第928章 亂不亂,我說了算(萬更求訂閱)

第928章 亂不亂,我說了算(萬更求訂閱)

地門中。

蘇宇幾人進入,還沒幹別的,人皇就準備勾搭穹了。

儘管蘇宇覺得,穹未必會來。

可人皇既然要試試看,那就試試好了。

當人皇關閉了天門,蘇宇笑道:「你覺得他會來嗎?」

「不知道。」

人皇也笑了,不過還是道:「概率還是有的!劍修,其實不擅長陰謀詭計,不喜歡陰謀詭計,更喜歡一往無前!而在穹眼中,種族是不存在的,時代……與他而言,其實也不算什麼!他在乎的,只有那小小的天穹山!」

人皇看向蘇宇:「換做是你,當你不在乎種族,不在乎時代,只在乎你身邊那些人……下一個時代,他們可以活下去,你還會為了這個所謂的時代而戰嗎?」

戰爭的意義是什麼?

此刻,蘇宇沉默了。

他沒說話。

但是,人皇的假設不成立。

人皇見他沉默,笑了一聲,「其實,滅亡的時代,沒多少人在意時代會不會復甦了!他們在乎的,其實只有自己了。時代的復甦,其實只是一個名頭罷了。」

他說著又道:「比如我,此刻還在意這個時代,這個種族,然而,當我絕望了,當我覺得沒有勝利的機會了,當人族覆滅了……下一個時代,我還會為了人族而戰嗎?」

「責任大道……也只是對現在的一些人有一些責任罷了!」

人皇輕聲道:「其實,當我十萬年後歸來,蘇宇,你要明白,感情,其實淡了!時間,才是最可怕的武器!最可怕的敵人!當百萬年後,千萬年後,你還會在意種族嗎?」

這一刻的人皇,好像在闡述什麼,好像在表達什麼。

蘇宇看著他。

人皇繼續道:「明白我的意思嗎?蘇宇,其實,也許人,當年是好人,是時代的英雄,是種族的英雄!可幾十萬年後,他不再是了!而今的他,在我看來,更大的目標,也只是讓自己復甦罷了!」

蘇宇默默看著他,過了一會才道:「人皇的意思是?」

人皇沒開口,文鈺卻是無所顧忌,不以為意道:「還不懂?星宇大哥的意思是,屬於他的時代,屬於他的責任,已經過去了!在這個時代,你蘇宇,才是真正的守護者!」

文鈺吃著東西,頭也不抬,「這個時代,是你的責任了,而不是他的了!那些人族,那些戰士,那些強者,那些人……都已經是你蘇宇的責任了!所以,你別想逃,逃不了的!危機時刻,星宇大哥可以死了,你還不能死,明白了嗎?」

「……」

人皇苦笑:「文鈺,你這些年,就沒學會好好說話?」

文鈺不以為然:「我只是將你想說的都說出來罷了!你覺得蘇宇看到你回歸之後,放下了一些東西,覺得不該是如此,你又不好直說,那我替你說好了!」

是的,文鈺很乾脆,也很直接。

她見蘇宇不吭聲,再次道:「十萬年……不說星宇大哥,我們,我,我大哥,太山哥哥……這些人,你覺得還真的那麼在意人族嗎?」

文鈺抬頭,看向蘇宇:「哪怕星宇大哥的責任大道,他的責任,在上古,你們口中的上古!而上古……覆滅了!蘇宇,現在是新宇歷了!大哥他們還願意死戰到底,而今,也只是為了活命……並非有當年的信仰,守護的信念!」

她戳破了這一切,她看向蘇宇,明白地告訴他:「這是你的責任了!這個時代,這個人族,現在也許都是你的了!我們,才是輔助者,你才是主角!時代的主角!你的朋友,你朋友的家人,你朋友的朋友,你父親的戰友,你老師的親人,你朋友的親戚……蘇宇,整個人境,真要串聯起來,一個時代的人,是可以串聯到一起的!」

「並非說,你保護了你身邊幾人,就是勝利,就沒責任了!」

「你的事,我知道一些,聽說過一些。你父親是軍人,那我問你,他有戰友嗎?你父親當初聽說好像離開了前線,之後等你成年了,再次回歸前線,只是單純的為了去殺人嗎?」

文鈺看著蘇宇,一字一頓道:「因為,他有他想見的戰友,想共同作戰的朋友,所以他去了!你保護你的父親,那你為了你父親,要不要保護他們?要不要守護他們?而他們,也有家人!守護了他們的家人,你需要守護他們家人的家人……」

「當年,星宇大哥就是這麼一步步被架上去了!」

「你麾下不少強者,這些強者,有種族,有親人,有朋友,你如果都要守護……那就註定無法脫身了!」

文鈺說著,嘆息一聲:「而我們……孑然一身了!蘇宇,時代,變了!」

她想告訴蘇宇,你看清楚一點吧,想清楚一點吧!

有些事,不一樣了!

「你蘇宇的宇皇之名,勝過人皇,為何?因為認可度不一樣!若是在十萬年前,你拿什麼和星宇大哥比?可十萬年後,星宇大哥其實也是孑然一身,他的老戰友,只有那麼幾十位!我也是如此,我哥哥也是如此,太山哥哥也是如此……」

文鈺戳破了一切,說的露骨無比!

她就這麼看著蘇宇:「所以,記住了,現在,為這個時代而戰的,是你!你救我也好,救我哥哥也好,幫星宇大哥療傷也好,你要記住一點,你救我們,只是為了讓我們為你作戰,進行輔助,我們不是主角!所以,在情況允許的情況下,你要救我們,幫我們!」

「但是,情況一旦不允許……你要學會放棄!」

蘇宇看著她,皺著眉頭。

文鈺有些不痛快道:「看什麼?這就是事實!作為你半個老師,今日我就說的清楚一點,免得你糊裡糊塗的!你若是死了,沒人會和你一樣,耗盡一切,來拯救這個時代!屬於我們的上古結束了,我認識的人,有幾個?我為何要為了一群是毫不相干,不認識的人作戰?那時候,也許我們會放棄,作為開天者,哪怕新時代來臨,我們也許也能活下去!」

血淋淋的事實!

這一刻,文鈺的話,忽然戳的蘇宇有些窒息。

他看向人皇,你可是修鍊責任大道的……你可是為了人族廝殺到了最後一刻的!

人皇看著蘇宇,嘆息一聲:「文鈺說的對,蘇宇,你要明白,我守護的,是我身後的上古!當上古結束的那一刻……其實,我的責任大道,已經告一段落了!是你,開啟了新時代,開啟了新宇時代,那麼,為這個時代而戰的人,也只有你,才有這個能力,這個實力!」

蘇宇忽然喉嚨有些乾澀:「你不會的!」

你不會放棄的!

人皇沉聲道:「我還願意戰鬥下去!可是,你要知道,當我出現了選擇,在選擇是保存我麾下那些老弟兄,還是保存這個時代……你覺得,我會如何選擇?」

蘇宇忽然苦澀起來。

他忽然發現……自己……可能真的有些糊塗了。

是的,上古結束了。

上古才有多少人?

而今,大家認可的,其實是他蘇宇。

包括人族!

如今的人族,知道人皇,知道宇皇,但是大家都會想著,人皇啊,好厲害,上古強者呢……可是,也只是如此了!

而蘇宇,他們會去想,蘇宇啊,我隔壁的隔壁的鄰居的兒子……我朋友同學的兒子……我戰友的兒子……我兄弟的同學……

他們,和蘇宇是息息相關的,他們更願意去討論蘇宇。。

就如蘇宇當初說百戰一樣,就如百戰自己說的一樣,六千年過去了,他的下屬沒了,他要庇護的人族沒了,所以,六千年後的百戰,沒殺人族,沒滅人族,只是因為人族,在他眼中,也只是陌生人罷了。

這還是六千年前,那十萬年前呢?

十萬年!

足以改變太多東西了!

他相信人皇不會說不戰就不戰,可是,人皇說,在兄弟和時代之間,他選擇兄弟!

蘇宇深吸一口氣,看向人皇:「所以,你的意思是,若是遭遇了危機……我可以不管你?」

「是的!」

人皇平靜道:「也許你覺得,人皇不可以死,時光師不可以死,文王不可以死……那你錯了!都可以死!沒有誰不能死……但是,在這個時代,你不能死!你死了,這個時代才會徹底沒了希望!這個道理,活的久的其實都懂,所以,進入地門的那一刻,混沌之主只是說殺你,防著你,而不是防著我!因為,這是屬於你的萬界,而不是我的萬界了!」

「當你寂滅的那一刻,萬天聖他們選擇了追隨,我還活著,我就在身邊,我就在附近,為何,他們不追隨我呢?」

他看向蘇宇:「哪怕萬天聖他們,看的也比你明白!因為他們知道,你才是這個時代唯一的希望!你死後,多殺一人,少殺一人,沒有什麼區別的!而明王,選擇了退出,因為,他是我的兄弟,他不會跟著你寂滅而寂滅!」

這一刻,人皇忽然說了很多,時光師也說了很多。

因為蘇宇氣運動蕩了!

他們其實很擔心,因為,當年其實發生過,人皇當年就遭遇過這樣的事,這代表大危機!

很危險!

一趟地門之行,原本想著,鎮壓了地門,危險不大,結果,人門可能要摻和一手,人皇覺得,他必須,也有義務提醒蘇宇,記住了,你才是唯一的時代拯救者!

我們,過氣了!

蘇宇再次深吸一口氣:「明白了!一旦遭遇不可逆轉的危險,我會第一時間退走,不用為了救你們而喪命!因為……這個時代,這個人族,現在,屬於我!」

「沒錯!」

人皇笑了起來!

你總算是懂了!

「責任、守護、義務、信仰,都會有一個時間限制的!」

人皇用自己的經歷,去教導蘇宇,告訴蘇宇,笑容燦爛:「等你身邊的人死光了,你朋友都老死了,戰死了,屬於你這個時代的人都沒了……那時候,你其實沒有責任了!沒有任何責任!時間,才是最可怕的存在!」

蘇宇微微點頭:「這個時代屬於我,所以,你們倆老不死的,以後得聽我的,是這意思吧?」

「……」

人皇嘴角忽然僵硬了起來,時光師也是獃獃地看著蘇宇,有些獃滯,半晌才道:「你……喊我什麼?」

你喊我別的,我都無所謂!

你喊我……老不死的?

時光師頓時怒了!

她憤怒地看著蘇宇,「我還是個青春美少女!」

老娘想打死你!

蘇宇翻白眼:「剛剛不是說,這個時代,我才是主角,你們都是配角嗎?那我才是老大才對,我想怎麼喊怎麼喊!」

「你這傢伙……」

時光師惱怒,人皇也是無奈苦笑。

這小子!

正說著,蘇宇心中一動,下一刻,忽然露出笑容:「真上鉤了!」

幾人瞬間忘了剛剛的事。

剛剛那一切,只是讓蘇宇看清楚他自己的重要性,該戰還得戰,該騙還得騙!

人皇先是一喜,接著迅速道:「小心點,有時候這些劍修拎不清!他真要來了,可能第一時間先對付我們,想好了如何應對,一定要第一時間讓他放棄對付我們的心思!」

三人對視一眼,同時點頭,有道理。

穹來了之後,可能真的會對付他們,之前利用他的事,他可能還記仇呢!

……

而就在這一刻。

萬界。

地門忽然微微震動,帶著一些古怪。

有人降臨!

誰?

人門大聖?

不太像,從波動來看……

一瞬間,地門有些古怪,甚至想喊一聲,艹!

我要不要阻攔?

可之前為了給人門大聖降臨的機會,他撤銷了阻攔之力,此刻阻攔……會有波動的!

他迅速道:「人門有強者降臨,我出力阻攔一二……」

他想糊弄一下,攔下降臨的強者。

好像不是人門的!

好像是……天門來的,劍氣衝天,十有八九是穹,而穹,之前和人皇是一夥的。

艹!

星宇這些人,進入后居然把穹給召喚來了!

門外,幾人一驚!

文王臉色微變,死靈之主也是臉色一動。

人門大聖降臨了?

阻攔?

這麼好心?

下一刻,他意識到了什麼,迅速喝道:「你敢!」

話落,氣息瞬間爆發!

死靈之主也是一驚,馬上爆發強大的死氣,喝道:「你敢動試試?」

地門暗罵,意志波動:「你們自己不讓的,不是本座不阻攔,蘇宇他們死了,你也別怪我!」

文王臉色微變,武王忍不住道:「要不要讓他阻攔……」

文王沉聲道:「人門大聖降臨,數量不多的話,這傢伙會阻攔?數量多了……他麻煩大了,還會詢問我們?」

武王一時間沒聽懂。

文王腦海中萬千念頭閃過,忽然平靜了下來,鬆了口氣道:「大哥還是有些手段的,大概率是穹來了!雖然他們不知道萬界發生的事,不過也知道,可能有些危機降臨了!」

地門這次沒忍住:「你怎麼猜到的?」

文王懶得理會。

廢話!

你非要主動問一句,說的好像跟我們一夥似的。

正如他所言,來的少了,地門巴不得看戲,打死一個少一個,他攔個屁!

來的多了,他都急死了,還用問的?

直接就攔下了!

否則,人門多位大聖降臨地門內部,那地門大概也寢食難安了!

地門有些無奈。

和聰明人爭鬥,很麻煩!

一眨眼的功夫,文王就判斷出這次降臨是好事,並非壞事,早知道不問了,直接阻攔,也許他們不會出手,就說人門來的大聖太多,自己阻攔……

地門有些後悔!

不該多此一舉的!

文王見地門不吭聲了,心中也有了底,笑了起來:「看來,大哥他們成功了,把穹給忽悠來了,好事,這樣的話,底氣就足了!」

死靈之主也微微點頭:「穹那個傢伙,實力還是不弱的!而且腦子不好使,容易使喚!」

文王沒說話,你也別說別人。

你呢,也差不多!

不也照樣被蘇宇拿下!

現在還幫他看門呢。

死靈之主忽然一道冷光朝他掃射而來,那是眼神,帶著森冷之意,文王一愣,死靈之主冷笑:「不要用你狹隘的目光來判斷本座!你懂什麼?在這個時代即將結束的時候,蘇宇這種人,極其難纏,極其難死!要不趁他弱,馬上滅殺他,要不就站在一邊,借勢而行!他以為他借我的勢,錯了,是我借他的!沒有他,我如何能輕易走出天門?沒有他,我如何能輕易雙天合一?沒有他,如何生死輪轉?而今,我39道之力!」

文王笑他,他也笑文王看不穿!

老夫活的比你長,你才多大?

跟我比眼光,跟我比局勢的判斷?

這一刻,文王也是苦笑一聲,嘆息一聲:「那……前輩當初為何不和我合作?」

死靈之主淡然:「為何要和倒霉鬼合作?一個剛進去,就被諸方盯上的倒霉鬼!我和你合作,我找死嗎?真要早早和你合作,我早就被人圍殺了!還能活到今日?你和這個傢伙,一看就知道霉運蓋頂!」

他指了指武王。

武王一臉無辜,我倒霉嗎?

沒有吧!

我這些年,一直在進步的。

不過話說回來,老二還真挺倒霉的!

老大……好像也是!

文王忍不住笑了,點頭:「前輩說的也有道理,這麼說來,的確是我狹隘了,前輩的眼光,還是毒辣!不愧是從開天時代活到現在,唯二不滅的存在!」

一個是人祖,一個就是死靈之主了。

其他人,其實都算寂滅了,只是,存在於過去之中罷了。

想到這,文王忽然對人祖來了興趣:「前輩,周這人,前輩打過交道,雖然不太熟,但是前輩如何看周?」

死靈之主淡淡道:「能在那個時代,全身而退,周旋於人門和天門之間,甚至在地門多年也平安無事,還能怎麼看?老奸巨猾,審時度勢,眼光毒辣,實力智慧都有!」

不需要貶低此人,哪怕對方當年和自己切磋一次,自己輕鬆擊潰對方,也沒必要去貶低那位。

在那個開天時代,人才輩出,人、穹、石、空這些強者橫行,地門、人門紛紛出動的情況下,活到現在,依舊平安無事,這樣的存在,小看他,才是真的蠢。

文王微微點頭:「好事!」

「的確是好事!」

死靈之主也微微點頭:「這種人,眼光不會錯,當然,也要看情況!蘇宇勢弱,他會給蘇宇致命一擊,換來人門的再次信任!蘇宇一旦有逆天之姿,那傢伙,必然會出手錦上添花,絕不會幹看著!」

所以,他判斷,人祖不會坐看風雲,必然會在這一次出手!

就如他自己!

文王和武王在門內多年,他都懶得搭理,因為他知道,風險太大,蘇宇來之後,他很快開始參戰,而收穫,也的確喜人。

這就是聰明人的選擇!

……

他們在聊著。

同一時間。

地門內。

虛空波動,一股劍氣隱約溢散而出。

下一刻,穹的身影浮現,帶著一些怒火,他在思考,我既然來了,要不……一劍劈死蘇宇他們算了?

正想著,他剛浮現,手中忽然出現一個雞腿。

「前輩,吃一點,餓了吧?挺香的!」

穹一驚,剛想出手,再看,真是雞腿,不是什麼殺傷性武器,他拿著雞腿,看著時光師一臉燦爛的笑容,一時間有些不好意思翻臉。

還沒完,蘇宇瞬間遞來一瓶酒,笑道:「前輩,喝一杯,這次辛苦前輩了!劍尊還好吧?沒跟著一起來?」

穹微微一滯,想說幾句。

還沒開口,人皇一臉感慨,嘆息一聲,微微躬身:「上次,是我心存不良,倒是讓穹兄見笑了,我給穹兄賠個不是!」

「……」

伸手不打笑臉人!

人皇……他給我道歉了?

穹一時間有些茫然,我……要不要劈死他?

還沒來得及說什麼,人皇忽然拿出一柄劍,瞬間放到穹手中,下一刻,舉著穹的手,一劍插入自己的心臟,一臉痛苦,七竅流血……劇烈咳嗽:「這一劍,償還之前的欺騙之舉……穹兄,再給我一劍,別殺我,我還要留有用之身,再戰三門,穹兄可以重傷我……」

穹手握長劍,一時間無言。

蘇宇嘆息:「人皇陛下之前的確做的不妥,我們都是聯繫志同道合之輩,一起反抗三門!而不是靠忽悠,靠欺騙,大家是為了理想,為了信念,為了利益,才會聯手!單純的欺騙……換成誰,都會生氣!」

穹點頭,帶著怒火,是的!

人皇欺騙了他!

「所以這一次,我們也不指望前輩會為了其他東西和我們聯手,這一次,咱們只談利益!」

蘇宇迅速道:「超等大道,劍體本尊!前輩是為自己的未來而戰,而不是為了別人,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

穹再次點頭,有點道理!

下意識道:「鴻天真的來了?」

蘇宇笑道:「還沒確定,但是不來,也得讓他來,逼他來!釣出來!不來也得來!這是機會,否則人門一開,這些人門強者一起行動……如何匹敵他們?」

不錯!

穹點頭:「人門的確不弱!」

蘇宇迅速道:「前輩,邊吃邊聊!」

一瞬間,桌椅板凳浮現,蘇宇扒拉了一下人皇,噗嗤一聲,長劍拔了出來,血流如注,人皇一臉虛弱,蘇宇一揮手,止住了血液,招呼道:「前輩,之前的事,算過去了,咱們今日不談感情,只談利益!」

「……」

穹看著他們,再看看面前的吃食,再看看受傷的人皇,忽然冷笑道:「苦肉計?」

蘇宇笑了:「不算,只是讓前輩心情愉快一點,免得合作出現問題!憋著口氣,不舒服,合作起來不爽,那沒必要!前輩現在有沒有覺得爽一些?」

穹冷笑道:「不夠!」

「那隻要不打死人皇,前輩隨意!」

「……」

穹哼了一聲,再看看人皇虛弱的樣子,冷冷道:「你欠我一枚萬道石,想讓我出手,還要一枚!兩枚萬道石,我的本體,以及一條超等大道!」

人皇瞬間痛苦萬分:「別,萬道石大概都沒幾塊,我還要拿來療傷,給了你,我怎麼辦?這樣,你還是再給我幾劍好了!」

看到人皇痛苦的樣子,穹忽然爽了許多,冷笑:「不可能!斬你幾劍又如何?你這種人,要財不要命!本座只要萬道石!」

「不行……」

人皇痛苦,蘇宇也是糾結,時光師也是可憐兮兮:「要不還是給星宇大哥幾劍算了,前輩覺得如何?萬道石這東西,對前輩未必有用……」

「不,本座只要這個!」

穹瞬間心情透心涼的爽!

不,我就要這個!

很爽!

你管我有沒有用,你們不爽,我忽然很爽!

儘管他覺得,這幾人可能在演戲,但是,萬道石一定是他們需要的寶物,一定是,尤其是星宇,需要療傷,必然需要這個。

哪怕演戲……你們也得痛苦!

蘇宇皺眉:「那就如此!兩塊!」

穹這一次爽了,看向人皇,嘲諷道:「怕就怕,對方只有兩塊,那時候,你沒有這寶物療傷,可不要反悔,否則,咱們走著瞧!」

人皇微微皺眉,很快點頭:「放心!」

穹這一刻心情不錯,吃了一口肉,喝了一口酒,別說,味道真不錯!

他露出了一些笑容,此刻才有時間看四周,笑道:「地門內?混沌氣息濃郁,倒是不錯的地方,可惜,也帶了一些滅亡的氣息……不過感覺比天門還要強一些,起碼沒天門那麼衰敗。」

混沌時代的滅亡,是直接被封印,這和天門時代的滅亡還是有些差別的。

穹喝著酒,吃著肉,心情好了,看他們也沒那麼不爽了。

「怎麼釣鴻天出來?」

蘇宇笑了:「我在,就是最大的餌!人門想對付我,必然會有強者進入!否則,真讓我輕鬆滅了地門強者,那麼人門哪怕出來了,我們這邊,也難纏許多了!只要這邊夠亂,死的人夠多,對方降臨的概率極大!」

穹微微點頭,這倒也是。

「那鴻天一定會帶著本座的本體進入?」

「只能說九成可能性!」

蘇宇迅速道:「唯一一成不確定,是不確定他真的有,若是他有,前輩如此強大,本體更是開天之劍,這樣的寶物,他不會不帶來!」

有道理!

穹又道:「他若是看到我,主動還我,那我可就不管了!」

「……」

蘇宇笑了:「前輩覺得可能嗎?」

穹冷笑:「為何不可能?本座如此強大,忽然殺出,他為了殺你,也許真的會還我呢?」

當我啥也不懂嗎?

老子明白著呢!

蘇宇想了想道:「那也行,他真還你了,前輩也可以不管!但是,有個前提,前輩幫我把他打回人門,或者阻攔他對我出手!」

「憑什麼?」

穹不屑一顧:「他真還我了,憑什麼我要幫你?」

蘇宇暗罵,怎麼不太好忽悠。

人皇忽悠的時候,不是很好忽悠嗎?

蘇宇想了想道:「就憑前輩走我的天門進來的,這算不算人情?而且,我真死了,代表我被幹掉了,人皇他們都可能掛了,人門來的大聖,那時候會放過前輩?」

蘇宇迅速:「幹掉我們,對方還能善罷甘休?放任前輩離開?還有一點,前輩真要拿到了本體,37道能到嗎?38道能到嗎?若是能的話……前輩確定,鴻天敢還給你?不怕前輩晉級之後,翻臉找他報仇?」

「……」

穹微微一怔,也是啊。

蘇宇鬆了口氣!

這就對了!

咱們講道理,對方還給你的概率不大的,他再次道:「前輩拿到一切,我覺得不比死靈之主弱,這樣的情況下,其實不止他們,地門都未必會放任前輩在他內部行走!而現在地門沒插手,是因為外面死靈之主他們在鎮壓,我死了,他們還會鎮壓地門?」

「天門都不願意讓死靈之主強大,地門也不會放任前輩強大的!」

這麼沒毛病!

這一刻,穹考慮了一番,淡淡道:「那也要看看,對方若是真不還,我自然會對付他!」

這就對了!

很好,可以確定,鴻天真來了,可以少一個人門大聖了!

可穹又道:「若是鴻天死活不來呢?」

蘇宇笑了:「殺人門大聖啊,都是一夥的,人門是一統的!現在殺一個少一個,難道前輩要等人門大聖全部匯聚,再去奪本體?當然是削弱他們的實力最重要!」

穹冷哼一聲:「那麼一來,本座不就再次成了你們的打手?」

蘇宇聳肩:「不算是,大家利益一致,既然有利益共同點,殺了對方,對前輩有利,對我也有利,怎麼算是打手?那我還是前輩的打手呢!我替前輩殺人門大聖,那前輩是不是也要補償我?」

去你的!

補償你祖宗!

穹暗罵一聲,再看看幾人,微微皺眉:「地門可不弱!別小覷了地門,你們……真的能行?星宇這垃圾,我看才31道,可不是當年的35道修者!差距大了!你的話,倒是進步了不少,可我看來,也沒辦法橫行地門……」

蘇宇迅速點頭:「所以,先殺兩個合一,給人皇補補身子!」

穹沒吭聲。

懂了!

還是想讓老子當打手。

不過,也許合作,的確更好一些。

一切為了奪本體!

蘇宇又笑道:「前輩暫時不用出手,殺手鐧當然要留在後期!對了,前輩消失在天門,天門那邊強者知道嗎?」

穹冷笑一聲:「他們還敢找我麻煩不成?我不找他們就算好事!」

「不是,我是擔心他們知道了,會告訴人門那邊……」

人門那邊,未必還能和天門聯繫了,因為咒和仙都被殺了。

但是,也要小心還有人暗暗開啟了人門,這也是不一定的事。

所以,最好還是沒人知道。

穹淡淡道:「無妨,他們知道個屁!天穹山還在那邊,本座又沒帶著天穹山走,只要天穹山在,他們猜不到我離開了天門!」

這就好!

消息不會外泄,那穹的到來,就是秘密。

至於死靈之主他們,地門沒動靜,人門強者和地門強者,閉著眼睛都能猜到,外面有人在震懾地門,除了死靈之主還能有誰?

所以,死靈之主沒進來,那是必然的!

而穹,便是大家判斷外的因素了。

此刻,蘇宇巴不得萬界有人給地門內的傢伙傳遞消息,說文王他們都沒進來,如此一來,這些人更不會考慮到穹的因素。

三個人,一番好舔,總算是把穹給擼順了毛。

對穹這種人,暴力脅迫,是最要不得的。

該軟還得軟!

再加上利益一致,這是事實,搞定穹,也沒想象的那麼難,當然,主要是三人都不要臉……文鈺也挺不要臉的,蘇宇算是發現了,這位老姑婆,喜歡裝嫩,裝萌,一天到晚就知道拿吃的收買人。

當然,這話不能說,說出口,文鈺能馬上和她翻臉。

很快,蘇宇等穹吃飽喝足,迅速道:「那前輩現在可以隱藏氣息,跟在我們後面了,我們現在去殺人,地門……該亂一亂了!」

人皇和文鈺也都笑了起來,是該亂一亂了!

進來到現在,總算是把籌備工作搞好了,接下來,就該正面幹了!

穹見三人這副態度,也是暗罵。

幾個傢伙,感覺比我這劍修還要殺氣重!

也是,在天門內,這幾個傢伙,可沒少殺人,都是心狠手辣之輩。

才搞亂了天門,又要搞地門了。

他這麼想著,而不遠處,犼乖巧無比,繼續給幾人帶路,額頭上冷汗都快流下來了,我好像看到了什麼了不得的東西!

我不會被殺人滅口吧?

至於穹的到來,不算什麼了不得的東西,關鍵在於,人皇那自殘的一劍,時光師用吃的賣萌,蘇宇討好的笑容……

跟著武王無數年,他可是知道,這些人,有些八卦是不能聽的!

犼此刻都快嚇死了!

早知道,我剛剛躲遠點好了,我可不是武王,一天到晚喜歡偷偷錄製這些,結果被打了無數次,還繼續。

話說回來,武王在的話,剛剛大概會偷錄吧?

帶著這樣的念頭,一群人,迅速朝地門深處飛去。

……

與此同時。

碧華山中。

周稷忽然道:「有消息傳來,文王、武王、死靈之主還在萬界,在地門附近,所以說,蘇宇幾人可能真進來了,人皇和時光師,可能一起進入了!」

老人忽然看向他,意味深長道:「此刻,你還能收到萬界的訊息?」

人門在萬界還有安排!

周稷笑了笑:「稷天說的,和我無關!人門布局多年,有些安排很正常,未必是什麼大人物,小人物當中,有些探子,也沒人會在意。不需要掌握太多東西,幾大強者在萬界沒走,這也不是什麼秘密,不是嗎?」

「何況,之前才吃了蘇宇的虧,在天門布局被毀於一旦,現在,人門自然也會更多幾分警惕!」

若是之前早早關注萬界,知曉蘇宇離開萬界一年之久,天門中,早點知道蘇宇進入了,也沒那麼多麻煩。

可惜,之前人門釘子被拔除,導致人門對萬界失去了必要的關注,還有人皇一直帶著通天侯在抓捕探子,這也是天門那邊失利的關鍵。

老人笑了笑:「三人……具體實力清楚嗎?」

「蘇宇在離開天門之前,32道實力!文鈺34道!人皇的話,重傷未愈,目前不好判斷。」

老人想了想,點點頭,沒再問什麼。

回歸后,蘇宇應該有些進步,雙天合一的話,34道甚至35道都有可能,36道倒是希望不大。

死靈之主幾位,威懾地門,看來地門這一次是不大可能會參與進來了。

還沒徹底復甦的地門,想和幾人搏鬥,付出的代價太大,那傢伙未必會願意。

「若是如此的話……這幾人,有些懸了!」

老人說了一句,沒再繼續說下去了。

一個36道都沒有!

人門又極其重視蘇宇,這麼一來,危險程度大增!

周稷點點頭,也沒繼續說什麼。

此刻,兩人都在等待,等待蘇宇自己打響第一戰,暴露行蹤,他會主攻哪一邊,目前還不確定,也許是隱藏的那兩位,也許乾脆就是混沌之主,也許……會是獄王。

所以,大家現在都在等,至於第一個被襲的傢伙,一定會吃虧,周稷沒興趣提醒什麼,不吃虧,大家不長記性!

「等吧!」

老人繼續摩挲著面前的竹子,笑了一聲。

等結果吧!

大概率是隱藏的那兩個傢伙,管他呢!

也沒人去通知他們,混沌之主喊了一聲,那倆若是不在意……死了也白死!

周稷默默退下,一直退出了山谷,這才回頭看了一眼,也看到了那碧光之中,藏著一些血色,周,大概要出手了!

「你會幫誰呢?」

周稷心中想著,很快哂笑一聲,管他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28章 亂不亂,我說了算(萬更求訂閱)

95.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