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1章 我們相信你!(萬更求訂閱)

第931章 我們相信你!(萬更求訂閱)

長生竹貫穿天地,直奔人皇而去。

這是人祖的證道之兵,蘊養無數年,強大無比,從開天時代蘊養到了現在,屠過合一。

蘊含著強大的生命氣息,也夾雜著無數大道之力。

人皇拿下,必然可以恢復強大的戰力。

而此刻,悲天大聖,這位悲天憫人的強者,也有些慍怒了,聲音傳盪天地:「周,你是在自取滅亡!」

「聖上的強大,別人不知,你還不知一二?」

周,居然此刻出手了!

一出手,就是強大無比的實力,格殺一尊超等,以長生竹為療傷聖品,直奔人皇而去。

可惡!

可恨!

可殺!

這一刻,悲天大聖也是悲天憫人,雙手合一,默默念叨著什麼,這一刻,世界同悲,哪怕文鈺,儘管全力以赴地幫著阻攔,那也不行!

文鈺忽然慟哭起來,有些情難自禁,只覺得生無可戀!

可怕的七情六慾道!

連34道的文鈺,開天者,在這一刻,都受到了強大的影響。

悲天雙手合一,嘆息聲不斷,卻也是消耗巨大,文鈺的34道,開天者,其實當35道來看也一樣,只是36道終究還是強大一些。

儘管如此,為了影響文鈺,他也是消耗巨大。

可是,他不能讓長生竹落入人皇手中!

影響了文鈺的瞬間,他探手一抓,抓向人皇,強大的氣息覆蓋天地,人皇一旦恢復到了巔峰期,那今日……這一戰,恐怕就有不小的麻煩了!

此刻,人皇已經靠近長生竹。

而悲天後發制人,巨大的手掌遮天蔽日而來,朝人皇後背抓去,人皇敢取長生竹,他就有把握重傷人皇,你要不要放棄?

放棄,他就可以抓走長生竹了!

而就在這一刻,人皇咬牙,好像要強行抓取長生竹,哪怕重傷也不在乎!

蘇宇陡然暴吼一聲:「傻啊!」

人皇瞬間扭動身軀,如同泥鰍,一眨眼消失在原地,而悲天大聖下意識地抓住了長生竹,陡然變色!

因為蘇宇的一聲怒吼,讓他意識到了什麼!

果然,當他抓到長生竹的一瞬間,好像有一股澎湃無比的力量從竹子中湧現,好像要直接爆開!

竹子上傳來一股強大的吸收力!

好像要將他牢牢吸住!

悲天大聖這次不悲傷了,臉色瞬間變了,急忙手掌爆發出強大的氣息,想把這東西丟掉。

蘇宇再次大吼:「逃遠點,小心他將竹子丟給你……」

他再次提醒人皇!

人皇剛要逃,微微一怔,速度稍微慢了一些。

而悲天大聖,心中一動,暴吼一聲,一股駭人的氣息爆發,手掌直接斷裂開,強行將竹子丟開,丟向人皇!

這竹子,可能重傷自己!

但是,這東西必殺人皇!

32道之力的人皇,遭遇一位36道強者的證道之兵自爆,被殺的概率還是很大的!

而人皇面露驚恐之色,他想逃!

可是,竹子被丟來的速度太快了!

此刻,文鈺也清醒了,見狀頓時大驚,怒喝一聲,焚天火焰爆發,萬道匯聚,手中好像出現了一根燒火棍,一棍子朝悲天大聖打下!

轟!

悲天大聖倒飛一段距離,卻是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受點傷罷了!

他扭頭就朝人皇看去,可當他再看的瞬間,微微一怔。

此刻,人皇滑溜無比,一把抓住竹子和那斷裂的手掌,哈哈大笑:「多謝悲天前輩!」

「白痴!」

此刻,有人怒罵一聲,那是遠處和蘇宇作戰的擎天,此刻,忍不住怒吼一聲:「你是白痴嗎?那是周的證道之兵,爆不爆,不是他說了算嗎?」

你傻了嗎?

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候,被蘇宇一句話給引導了。

什麼人皇快跑,小心被炸死……去你的!

這竹子,又不是無主之物!

這是周的證道之兵,你丟哪不好,丟給人皇?

你這算什麼?

自己拱手將長生竹給了人皇,還送了一隻自己的手掌,你傻了嗎?

悲天大聖臉色微變!

剛剛電閃雷鳴之間,哪有時間去思考,蘇宇一說讓人皇快逃,他當然第一想法就是炸死人皇好,哪會考慮太多,實在是來不及了,太緊急!

關鍵在於,蘇宇在故意引導他!

他變了臉色,而此刻,人皇已經拿到了長生竹,卻是也微微變色,竹子上還閃爍著一道道大道之力光輝,好像要自爆!

此刻,人皇都有些膽戰心驚!

大爺的,我怕!

真的!

他不知道人祖到底什麼心思,這要是反裝忠,給自己來這麼一下……完犢子,他死定了!

人祖的態度,太難琢磨了!

誰也不知道他想些什麼!

所以,當感受到竹子上傳來劇烈的波動,他真的想把竹子給扔了,怕!

會自爆嗎?

人皇臉色一變再變,可時間來不及了,到底要不要把竹子納入天地,給他吸收了?

可真納入天地……一旦在天地內自爆,那真的是一點機會都沒了,逃生的機會都沒。

急死了!

人皇也是果決之輩,然而,這一刻還是遲疑了起來,沒辦法,人祖對他而言,太過陌生,幾乎沒打過交道,哪怕聽聞了一些,這位也不是什麼好人。

反天門,反人門,一反再反的傢伙!

下一刻,人皇嘆息一聲,將竹子納入自己的天地之中,納入人皇印之中。

因為這一瞬間,他想明白了!

人祖的心思不好猜,但是人祖若是真的是幫人門殺人的,那以他36道的實力,一旦參戰,聯手悲天大聖,壓根不需要這麼負責。

可以將複雜的情況簡單化!

直接強殺他和文鈺!

而人祖沒有這麼做,那利用這手段殺他的概率,不是太大。

只能賭一個概率!

……

同一時間。

年輕化的人祖,一連打出萬拳,打的混沌之主不斷倒退,打的他都恢復了本體,一棵巨大無比的大樹!

此刻,大樹之上,枝葉飛舞。。

生命力溢散!

混沌之主有些駭然,他居然不敵周!

而人祖,一連萬拳之後,臉不紅氣不喘,看向人皇那邊,見他將自己的竹子納入天地,忽然笑了笑,帶著一些玩味之色。

下一刻,人皇天地浮現。

就在此刻,他天地中,那棵巨大的竹子,忽然瘋狂抽取人皇的天地之力,迅速紮根在人皇天地之中!

人皇臉色大變!

人祖幽幽笑聲傳盪而來:「借天地之力一用,以人皇之道,蘊養這棵長生竹,我想,它會變成一棵更厲害,甚至可以堪比開天劍的長生竹了!」

四方皆寂!

此刻,人皇痛苦咆哮一聲。

那邊,正在鏖戰的蘇宇,也是臉色一變!

而悲天大聖,好像經歷了生死兩重天,此刻,顧不得悲傷了,忽然有些驚喜:「周……」

周這個傢伙!

不管他什麼目的,他此刻好像在抽取人皇的天地之力,這……人皇完了!

他居然放任長生竹進入了他的天地!

此刻,那長生竹直接抽取天地之力,紮根其中,以強大的人皇大道,直接灌溉,迅速生長,帶著一些金黃色。

人祖聲音再次傳盪而來,「當長生竹化為金色,便是徹底成熟了!多年來,殺了這麼多人,總算是成熟了!」

人祖露出一抹笑容!

「人皇的天地……很好!」

「該死!」

人皇這一刻也忍不住怒罵一聲,終究還是錯付了!

他覺得人祖沒必要殺自己,衡量利弊,無論如何,都沒理由對付用這樣的手段對付自己,結果,人祖並非為了殺他,而是要奪取他的天地大道!

「你會被我同化的!」

人皇怒喝一聲!

人祖並不在意,淡淡道:「不過是所謂的責任大道,同化便同化了!有什麼大不了的?」

……

「殺!」

此刻,蘇宇暴吼一聲,長刀瘋狂劈砍而下。

而擎天大聖,卻是一臉冷笑。

哪怕此刻被蘇宇壓制,他都不在意。

你們完了!

他也沒料到,人祖打的是人皇天地的主意!

而這時候的蘇宇,臉色有些難看。

人祖!

他也判斷衡量了許久,他覺得,當自己一方表現出足夠的實力,人祖作為萬界唯二沒被封印的存在,是不會和自己一方翻臉的!

結果……人祖還是翻臉了!

他在抽取人皇的大道之力!

此刻,蘇宇心中念頭無數,不能給他抽取,一旦真把人皇給抽死了,那就是天大的麻煩!

人祖的突然反水,還是超出了蘇宇的預期。

一切盡在掌握之中的感覺,瞬間破滅!

蘇宇知道,自己還是太相信自己的感覺和判斷了。

此刻,唯有撤離!

他看向擎天大聖,臉色一冷,下一刻,蘇宇忽然收刀,擎天大聖下意識地後退。

就在此刻,蘇宇手中浮現一根竹子,不算巨大的竹子,之前被三月融合的那根竹子,當然,融合了,也在蘇宇天地之中!

融合,也是融合進入蘇宇天地大道之中,當初三月爆了竹子,爆其形體,本質還在,融入了大道之中。

此刻,蘇宇陡然取出這根竹子,忽然一股強大的詛咒之力,順著竹子蔓延而出!

「我詛咒……長生覆滅!」

一股強悍的詛咒力,沿著這根虛幻的竹子,瞬間朝人皇那邊蔓延而去!

而那根巨大的長生竹上,忽然浮現出一條黑線!

這黑線,還在迅速蔓延,而蘇宇,不斷倒退,再次取出一物,或者一人,那人被他抓在手中,蘇宇冷漠無邊:「我以萬界氣運為基,詛咒長生隕落……」

遠處,正在和混沌之主糾纏的人祖,陡然回頭。

看到這一幕,微微凝眉,迅速道:「不要動手!」

蘇宇不管!

監天侯陡然慘叫一聲,形體開始破碎,一股黑線,洞穿天地,直接朝人皇天地中的長生竹飛去,蘇宇冷冷道:「人皇,困住那竹子,看我咒殺它!」

而此刻,人皇天地中,一股金色氣運浮現,那是蘇宇之前分離的氣運!

此刻,這股氣運之力,也在迅速焚燒!

一股股黑煙,瀰漫天地!

朝那劇烈掙扎的竹子覆蓋而去!

而人祖,再次變色:「蠢貨,我抽取他天地之力,是在幫他重塑根基!」

人祖大罵!

就在這一刻,人皇天地中,那根巨大的竹子,忽然崩碎,溢散出一股股強大無比的生機之力,人祖罵聲再次傳來:「蠢貨,如今只能破碎了,可這只是讓他恢復,無法讓他再進一步……你不亂來,他重塑根基,可能會跨入36道!」

人祖罵罵咧咧的!

而蘇宇,眼神冷漠,朝人皇那邊看了一眼,人皇天地正在迅速擴張,大道之力在迅速強化!

而蘇宇,再次看了一眼人祖。

心中冷笑一聲!

不好說!

真的假的?

若是自己不咒殺這棵長生竹,人祖真的會幫人皇重塑根基?

不一定!

人祖可能沒料到,蘇宇不但用了自己的氣運焚燒詛咒這長生竹,更是在人皇天地中留下了大量氣運之力,此刻,一起焚燒詛咒!

這樣下去,人皇倒霉,那長生竹也會徹底被毀!

人祖,只會一無所獲!

還把蘇宇一方徹底得罪死了!

所以,當他看到蘇宇有辦法應對之時,有可能改變了想法,瞬間順坡下驢,給出了之前的答案,抽取天地之力,只是為了更容易重塑根基!

有這說法嗎?

有!

比如蘇宇寂滅幾次,就可以剔除掉所有負面狀態,人皇天地之力被抽取,再重塑,應該也可以消除掉之前的一切傷勢!

可是,蘇宇不會賭的!

所以,哪怕這一瞬間,燃燒了自己足足三成氣運,蘇宇也沒當回事!

他隔空看向人祖,露出雪白的牙齒:「多謝人祖相助,是晚輩孟浪了!」

蘇宇不再說什麼,迅速朝擎天大聖再次壓制而去!

……

而人皇,此刻額頭上滲出汗液!

重塑?

還是要殺自己,蘊養長生竹?

這個,也許只有人祖自己清楚!

是的,哪怕他,也無法判斷,人祖剛剛那瞬間的舉動,到底是什麼意思,是殺自己,還是幫自己?

一旦這長生竹真的抽取了自己的天地之力,必然可以強大無邊,人祖配合上此物,甚至吞噬此物,也許可以再進一步!

誰說的清呢!

這東西,只能裝傻,就當人祖說的是真的!

……

而此刻,人祖嘆息:「可惜了,破壞了重塑的機會,年輕人,太急躁了!」

「否則,星宇晉級……哎!」

一聲嘆息!

這一刻,哪怕混沌之主,也有些異樣地看著他,冷笑一聲:「虛偽!」

真的是重塑嗎?

不好說!

當然,他也無法判斷,任何人都沒辦法判斷他的心思,唯有人祖自己才知道,他那一刻的舉動,是幫還是害!

人祖好像也不在意這些。

當長生竹破碎之後,人皇的氣息在迅速強大,而悲天大聖,也在瘋狂攻擊文鈺,打的文鈺不斷吐血!

人祖看向混沌之主,嘆息一聲:「愚蠢,你還要攔我?人門大聖足足有八位,現在地門在限制他們的數量,我就算去參戰,殺了一位,他們很快還會降臨一位,不會少的!削弱人門實力,才是關鍵!地門和天門都損失慘重,人門卻是毫髮無傷……」

混沌之主稍有遲疑,一瞬間,人祖消失!

混沌之主想追,遲疑了一下,皺眉,迅速化為一道青煙,消失在此地!

而感受到人祖朝這邊趕來,下一刻,悲天大聖暴吼一聲:「其他人,強行降臨!」

這一刻,遠處,一道道門戶氣息動蕩起來!

有大聖要強行降臨!

鴻天大聖也是暴喝一聲:「地門,不要阻攔,你攔下我們,他們只會越戰越強!只降臨兩位便罷休!」

再來兩位大聖!

他要告訴地門,這不是威脅,而是人門無奈之下的選擇!

……

蘇宇微微變色。

人門就這點不好,強者太多,再來兩位大聖,哪怕人祖參戰了,也無法以一敵二。

而能不能降臨,其實取決於地門阻攔不阻攔!

地門一旦不管,那就是大麻煩。

還有,人祖這邊……蘇宇其實還是防著的。

因為剛剛那一幕,太驚險!

蘇宇也是一聲暴喝:「再給人門降臨強者,人門毫髮無損,對你有什麼好處?等我們殺了一兩尊大聖,對你也有好處,那時候,哪怕為了限制我們,再讓人進入,對你而言,也是利益最大化!」

不能現在放人進來!

否則,麻煩大了。

蘇宇吼道:「地門,最聰明的選擇,便是讓人門添油,死一個,降臨一個!兩敗俱傷,才是你的勝利,否則,任何一方碾壓,你的死期不遠!五位大聖降臨,我們一旦潰敗,死靈之主他們殺入,這五位大聖殺出……你必死無疑!」

這一刻,地門倒是極其重要了!

正在和穹鏖戰的鴻天,再次吼道:「不可!蘇宇此人不迅速滅殺,必成禍患……」

這也有道理!

這一刻,是否能讓大聖再次降臨,完全取決於地門。

而就在此刻,轟隆一聲,一尊大聖降臨了。

蘇宇大罵一聲!

而下一刻,第二尊要降臨的大聖,忽然……沒動靜了!

鴻天他們也是破口大罵!

懂了!

地門在打一個平衡,他不會讓蘇宇一方輕易獲勝,當然,更不會讓人門一方輕易獲勝,當他感應到人祖殺來,他放了一尊大聖降臨去對付人祖!

這就是地門的選擇!

而這一刻,蘇宇陡然罵了一聲:「不如聯手,先把地門幹掉如何?」

蘇宇一聲暴吼:「四位大聖,加上我們,外界的死靈之主,聯手之下,先殺地門如何?」

「……」

……

這一刻,萬界中,地門忽然微微顫動一下。

艹!

別失控了啊!

他聽到了蘇宇的吼聲,瞬間心驚!

他的確在遙控雙方,控制雙方的戰力平衡,可一旦失控……那就是天大的麻煩!

四位大聖降臨,穹、蘇宇、人祖、人皇、文鈺……

一旦聯手外界的文王他們,打爆他,其實不是難事!

地門此刻也就沒復甦,否則,一定會滲出冷汗。

遙控戰力平衡是很爽!

可如果稍有不慎,他就要栽大跟頭!

好在,下一刻,鴻天暴喝一聲:「聖上唯有一條命令,斬殺蘇宇!地門,再放一位進入,吾等斬殺蘇宇,很快離去!」

地門不吭聲,也不給降臨,到了這一刻,他不能再亂來了,再降臨一尊大聖,五位了,那太可怕了!

也要小心蘇宇他們,真的感覺要輸,從而選擇破地門!

那就麻煩了!

「戰力維持平衡了……不能再放任他們進入了!」

地門正想著,轟隆一聲巨響!

死靈之主一拳打來,死氣滔天,此刻,死靈之主冷冷道:「你好像在搞什麼動靜!」

地門顫動了一下,被這一拳打的地門本尊都在顫動。

他意志迅速波動:「沒,我在阻攔人門大聖降臨!你要害死蘇宇他們嗎?沒我阻攔,人門大聖全部降臨,蘇宇他們必死!」

此時此刻,局勢複雜無比!

死靈之主冷漠無比地看了一眼地門,又看了看文王,文王也是皺眉,地門封鎖,他們感應不到地門內的情況如何。

此刻,地門的一舉一動,他們也無法判斷情況。

不過剛剛,可能真的是在阻攔人門大聖降臨。

此刻,文王選擇了罷手,沉聲道:「別出什麼幺蛾子……看來戰鬥開始了!」

下一刻,他看向遠處一些人,沉聲道:「都盤膝而坐,閉關感悟!蘇宇或者大哥,任何一人隕落……馬上殺進去!」

他們那倆死了,他會知道的,因為,這地方不少人都是他們天地中的強者。

一但他們死了,那代表兩人中有人隕落了!

死靈之主也沒再說什麼,只是死死盯著地門,地門剛剛搞了小動作,他感應到了!

此刻內部情況如何,誰也不清楚!

……

而門內。

第四位大聖,降臨了!

瞬間浮現在了人祖前方,而這位,卻是一位女性,帶著一些妖嬈,輕聲笑道:「周,你明知道,他們不會贏的,我想,你之前是真的想殺星宇,對嗎?不如我成全你,和你一起去殺他,你看如何?」

「惑天!」

人祖看著此人,輕聲道:「居然是你來了,我以為來的會是驚天!」

惑天大聖笑的妖嬈:「他倒是想來,可我想想,還是我來更好,當年就是他接引你加入我們,結果你背叛了我們,他早就想殺你了……周,我來,我們還有緩和餘地,驚天來了,那就沒有任何緩和餘地了!」

昔年,周聯手人門,聯絡的就是驚天大聖。

而後來,周遁入地門,也讓驚天大聖怒不可遏,多次想要再次聯繫他,甚至想強行降臨,擊殺他,結果,因為在地門內,一直沒有得逞。

人祖看著面前的惑天,笑了笑:「你來,又能改變什麼?」

「何必呢!」

惑天一臉惋惜:「哪怕蘇宇他們真的可以殺一人,那又如何?人門八位大聖,才來了一半罷了,聖上的命令在這,哪怕赴死,也會一位接一位降臨,大聖哪怕死光了,還有那些合一呢!蘇宇他們,哪怕鏖戰到底,最終,也只是死路,這都不明白嗎?」

四位大聖,就算真死了,還有四位呢!

一位位來,車輪戰,蘇宇一方也會覆滅的!

所以,人門是立於不敗之地的!

「是嗎?」

人祖看向遠處的蘇宇,笑了笑:「他若是越戰越強,越戰越猛呢?」

你們車輪戰的基礎是,蘇宇一方,殺人之後,越來越虛弱。

可蘇宇,若是越戰越強大呢?

那又該如何?

惑天輕聲道:「八位大聖,我們幾位,只是36道,強的,還沒來呢!蘇宇真要越戰越強,自然會有更強者降臨,地門……不會阻攔的!」

兩人此刻在這閑談了起來,沒有交手。

不過,蘇宇幾人也不在意了!

人祖這邊,好歹讓長生竹破碎,讓人皇在迅速恢復,而且也攔下了這位新來的大聖,這就足夠了!

蘇宇可不指望他真的幫著殺人!

剛剛那一幕,蘇宇到現在都在後怕!

哪敢再次寄希望人祖如何!

……

此刻的蘇宇,邊戰邊觀察四方,眼神凝重。

這麼下去不行!

哪怕人皇恢復了戰力,他和文鈺也許可以比之前更輕鬆地抵擋,可要說殺了悲天,也是難!

而蘇宇自己,卻是缺乏強力的爆發手段。

他沒有足夠強大的實力,去殺一位36道。

哪怕他開了天地,哪怕他是一直戰鬥的35道強者,哪怕他雙天合一,哪怕他手段極多,哪怕他有些可以免疫憤怒之道……

可是,沒用!

對付一位36道,他沒有足夠強悍的一擊必殺之術!

蘇宇殺過不少超等,最強的,甚至殺過34道的咒。

可那是咒重傷的情況下,他撿漏殺的。

他獨自殺過32道的龍,雖然沒徹底擊殺,但是代表蘇宇有實力去殺32道的修者,可是……36道不行!

而對面,擎天大聖此刻也稍微放心了起來,他也發現了,自己可能真的多年沒征戰,有些生疏,可是……隨著和蘇宇戰鬥下去,他發現,自己越來越順手了!

是的,這一刻恰恰反了過來,不是蘇宇借他磨刀,而是他在借蘇宇之手,讓生疏的戰鬥手段,漸漸圓滿起來!

擎天忽然不再憤怒,而是笑了:「蘇宇……那就纏鬥下去!哪怕一直戰鬥下去,拖住你的腳步……就是我們的勝利!」

人皇恢復了又能如何?

35道,終究只是35道!

和時光師聯手抗衡,甚至壓制悲天,都有可能,可想殺悲天,洗洗睡吧。

到了這個地步,同等存在,都太難殺死對方了!

蘇宇不行,幾位人門大聖其實也不行。

而蘇宇,此刻一個個竅穴,繼續融合,然而融合速度,卻是沒之前快了,這時候的蘇宇,已經融合到了82竅穴,可距離108竅穴融合,還早著!

夜長夢多!

怎麼辦?

一個個念頭,在蘇宇腦海中閃爍。

對方可以持續不斷的增兵!

而我們,不行的!

時間久了,就怕人祖又起了別的心思,也怕穹有些不耐煩了,會不會選擇放棄!

畢竟,不是一夥的!

還有,此刻地門之中,其實還有兩位強者,一個是混沌之主,一個是獄,獄哪怕只有32道,這時候插手,也有可能改變一些東西!

「獄會幫人皇嗎?」

蘇宇心中浮現這個念頭,下一刻,他眼神一厲,那也不行!

獄一旦幫了人皇,後面,自己如何殺她?

再殺她,反而會和人皇徹底撕破臉!

而如此一來,蘇宇反而不好交代了,他可是當著一月的面說過,必殺獄的!

無數念頭浮現,砰地一聲巨響,蘇宇一個分心,一瞬間,被漸漸找回狀態的擎天擊中,一掌火焰掌打來,怒火焚心!

蘇宇劇痛無比,瞬間清醒了過來!

越是痛苦,越是憤怒,他越是清醒!

而擎天,微微皺眉。

一般人中了自己這一掌,早就失態了,蘇宇這傢伙,倒是清醒了許多,難怪這傢伙被聖上忌憚!

擎天也不說什麼,得理不饒人,迅速壓上。

巨掌夾雜著憤怒之火,一掌又一掌地拍出,這一刻的他,比之前的打法要熟練的多,打的蘇宇不斷倒退,從被蘇宇壓制,到現在,他反過來壓制了蘇宇!

這還是蘇宇第一次,從佔據上風,又被人反壓制的情況!

正常情況下,他壓制了對手,對方几乎沒有機會了,可今日,他反而給擎天餵了招,讓他恢復了巔峰戰力!

擎天也是怒吼連連,憤怒之火,瘋狂燃燒!

拳法、掌法都是爐火純青!

呈怒目金剛之狀,厲喝道:「蘇宇,多謝你給我練手,多年不曾戰鬥,的確生疏了!也算是給我們提了個醒,看來下一次,我們要多戰鬥戰鬥了!」

……

遠處,人皇氣息不斷在強大中,和文鈺聯手對敵,從一開始的落入下風,到現在,兩人聯手,倒也和悲天能戰個旗鼓相當了!

而穹,一劍接連一劍,雖然強大,可是,並未能徹底壓制鴻天,也是越來越不耐煩,被鴻天笑的心煩意亂,反而有些從一開始的佔據上風,又落入下風了。

三處戰場,都沒有出現碾壓局勢,這麼下去,這一戰,恐怕會持續很久!

怕就怕人門再來人,也怕地門插手!

……

遙遠的地門深處。

此刻,混沌之主回歸,冷冷看向遠方,皺眉,他想出手,可此刻,他懂了地門的意思,不要插手,任由雙方纏鬥!

地門,在這次戰鬥中,實力最弱。

饕餮和古牛算是白死了!

就在這時候,混沌之主微微皺眉:「有事?」

後方,天古這位弱小的修者,倒是比一般人鎮定許多,迅速飛來,也朝遠方看去:「大人,地門大人的意思是,任由他們纏鬥下去?」

混沌之主微微點頭:「不錯!」

天古微微凝眉:「不能拖,一旦拖久了……對蘇宇其實有利!」

混沌之主意外:「你不懂!你太弱了,看不明白,拖久了,倒霉的只會是蘇宇他們!人門這邊,只是來了4位大聖,還有大聖沒來……」

地門現在阻攔,不代表一直會阻攔!

若是有人門大聖,受傷或者其他,可能會允許第五位大聖降臨的!

「不不不!」

天古搖頭:「大人,我了解蘇宇!他現在也許沒有辦法,對付這些大聖……可一旦拖久了,也許就有了變數!」

混沌之主凝眉:「你的意思是?」

「應該先削弱蘇宇他們,殺人皇也好,殺文鈺也好,或者殺了天門來的那位……無論如何,要讓蘇宇一方出現損失……否則,糾纏下去,必出麻煩!」

天古認真道:「大人應該和地門大人協商一下,大人主動出手,幫他們攔下一位,或者攔下人祖!讓那新來的大聖,參與戰鬥中!大不了,對方死了一人,大人再幫蘇宇他們阻攔強敵……如此一來,才是消耗雙方戰力,現在雙方持平,並非是消耗他們!」

他覺得,地門和混沌之主坐山觀虎鬥,是很不明智的選擇!

應該先削弱一方!

最好是蘇宇一方,然後回頭再去幫蘇宇他們……蘇宇不得不接受混沌之主的幫忙,再來削弱人門!

「可是……」

混沌之主皺眉:「可是,他們一旦因為我的插手,聯手對付我們呢?」

「……」

天古無言以對!

這種忌憚心理,是最大的障礙!

此刻,就該孤注一擲!

賭他們無法聯手!

你如此忌憚他們聯手……那地門,可能就失去了最後的機會和希望!

否則,這是最佳的削弱兩方實力的機會!

天古其實想爆發,想咆哮,這樣的想法,昔日我也有,所以我敗了,你不該有!

可是……他沒法去說。

他一個10道修者,對一位36道強者咆哮,混沌之主拍死他都有可能。

天古只好道:「大人想辦法和地門大人商量商量吧,不能這麼看下去……這是我的建議,大人願意聆聽,那就試試看!」

他恭敬地後退,看著混沌之主的背影,並未再出聲。

地門不抓住這次機會……地門必定要完蛋!

三門中,地門可能會第一個完蛋!

他再次看向蘇宇他們那邊,大戰蔓延千萬里,此刻,還是無法分出勝負,他也在思考,蘇宇這邊,會如何應對?

「他會如何逆轉局勢?」

此刻,天古心中嘆息,他想蘇宇死,可他又覺得……各方強者,都太過謹慎!

人門出動4位大聖,看起來已經極其重視了!

可是……還是不夠的!

真的不夠!

等他退了回來,神皇妃傳音:「混沌之主不願意出手?」

「對,地門也不願意……怕被圍攻!」

神皇妃眼中露出一抹焦急和無奈之色,傳音道:「顧忌太多了!可惜,我們人微言輕,實力微弱,否則,此刻集齊兵力,先滅蘇宇,再考慮其他……」

天古也無奈,我也知道!

可是,我們一個10道,一個4道,誰信我們?

誰聽我們的?

小事就算了,事關生死存亡,沒人相信我們的!

這才是最悲哀的事!

我明知道拖延下去,不是好事,可我,卻是無力更改什麼!

「所以,外力……終究只是外力!」

天古傳音一句,又道:「待會混沌之主走了,我們也走!」

「去哪?」

「混沌河!」

天古眼神閃爍:「趁著這些強者鏖戰,我們去混沌河中,汲取混沌本源,強大自己才是最重要的!也許對這些36道強者而言,那混沌河不再重要,對你我而言……這是絕對的寶地!」

神皇妃微微點頭,心領神會。

顯然,她也感受到了實力微弱的無奈和悲哀。

「混沌之主什麼時候會走?」

神皇妃問了一句,天古不動聲色:「等吧,出現變故的那一刻,他必然會走!」

而這個變故,極有可能會出現在蘇宇那邊!

至於到底如何逆轉,他不知道。

但是,不妨礙他篤信這個大敵,會有辦法解決擎天!

此刻,最相信蘇宇可以翻盤的,不是其他人,而是天古他們。

是的,哪怕人皇和文鈺,此刻都有些無奈。

因為他們知道蘇宇的情況,翻盤……怎麼翻盤?

這場戰鬥,最好的結果是雙方都撤離。

好處是,他恢復了傷勢。

可想殺人門大聖……大概是沒機會了。

倒是不知,有一群蘇宇的敵人,從萬界驅逐的敵人,會無腦相信蘇宇一定會贏,有時候,最了解你的,只會是你的敵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31章 我們相信你!(萬更求訂閱)

95.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