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0章 到哪都囂張(求訂閱)

第900章 到哪都囂張(求訂閱)

永生山。

聖地。

元氣充足,規則之力濃郁,遠看不大,真進入后蘇宇發現,別有洞天,如同仙境。

整個永生山,足足有9座高大無比的巨山。

八座稍矮一些,環繞中間那座最大的高山,那才是永生山,也是法的道場,其他八座,則是八位脈主的地盤,只是如今,少了兩位脈主。

風雨雷電,陰陽生死。

八大脈主!

永生山,也是當年頂級的禁地之一,蘇宇上次吸納的一條生命大道,其實就是來自生脈的脈主,文王給他的,只是多年來消耗極大。

八大脈主,死了兩位,生脈脈主死了,陽脈脈主死了,都被文王所斬殺。

而今,還有六脈脈主活著。

八座大山,六座散發著光芒,兩座有些死寂,八大脈主,這在各大禁地中,也就天穹山的八堂可以匹敵了。

山上,強者不少。

每一座大山,都是一個國度。

每一座山,都巨大無比,生活著無數生靈,這就是禁地。

四大脈主,此刻都跟著蘇宇一起進入。

蘇宇判斷了一下,都很強。

風雨雷電,沒一個低於26道的。

幾乎都是26道到27道之間,顯然,這些年來,這些人和文王他們戰鬥,也有收穫,雖然死了兩人,可其他人都有些收穫。

見蘇宇好奇地張望,風雨雷電中,兩男兩女,雨電兩位強者,都是女性,剩下的兩位是男性。

此刻,那如雨水般輕柔的女子,笑道:「道友,傷勢沒事吧?需要我為你治療一下嗎?」

蘇宇剛剛跨入了25道,在這個時代,也是頂級存在了。

雖然比他們稍弱一些,可也算是一個層次的人物了。

幾位脈主,其實對蘇宇還是有些好奇的,和法主有關嗎?

否則,法主說讓對方進入,又沒說接下來如何安排,一時間,幾位脈主也疑惑,該如何處置此人?

蘇宇笑了笑,點頭:「若是雨脈主不介意,那勞煩為我醫療一二……」

「道友認識我?」

蘇宇笑道:「大人如水輕柔,擅長醫療,不是雨脈主還能是誰?」

雨脈主笑了笑,笑的愈發輕柔:「還不知道友名號?」

「日月!」

蘇宇笑了笑,帶著一些意味深長,「日月懸空,可是萬界美景,可惜,我門內沒有,畢竟只是破滅的時代!」

日月!

四人咀嚼著這個名號,其實日月這種名號還是比較常見的,可知名的人物不多。。

此刻,聽這日月說話有些意味深長,幾人倒是沒追問。

不過,雨脈主還是笑了起來:「日月道友,那我先為道友療傷……」

「勞煩了!」

雨脈主不說什麼,一股水之力溢散而來,朝蘇宇覆蓋而去,那股力量,一點點滲透蘇宇肉身,接著,雨脈主心中微動。

肉身很強!

擅長肉身道!

再蔓延力量,一股禁錮之力爆發,將她的力量阻擋,雨脈主也不在意,心中再次有了判斷,擅長禁錮之道。

之前氣息隱藏的很好,恐怕還擅長斂息之道。

不弱的傢伙!

當然,他們更好奇,之前阻擋文王那一招的背後之門,是什麼?

道法?

寶物?

還是其他?

雨脈主迅速探查著,蘇宇輕笑道:「道友想知道什麼,以後可以慢慢查,還是先為我療傷一二,你看如何?」

雨脈主心中微驚,倒不是驚訝對方看出來了,而是驚訝對方說出來了。

此刻,這人倒是大膽,沒了之前的謙卑。

在進入之前,謙卑的很。

進入之後,卻是有些桀驁了起來。

這種態度上的轉變……一時間,幾人也不好分辨出什麼。

雨脈主很快幫他將傷勢恢復,笑道:「傷勢不重,道友之前那一招真的很厲害,居然擋住了文賊一擊!」

蘇宇笑了笑:「一般,借用外力罷了!」

說完,蘇宇看了看四周,笑道:「能否安排個地方,讓我休息一二,然後……勞煩幾位,問問法主,能否抽出時間,見我一面?」

蘇宇笑呵呵道:「貴人事多,法主高高在上,恐怕也沒太多時間,當然,我不會浪費法主太多時間!只是的確有要事要稟報!」

幾人微微皺眉。

這話,聽著其實沒什麼,但是隱約有些說不出的嘲諷意味。

嘲諷法主!

瘋了吧?

貴人事多……高高在上……

這話,還夾雜著一些怨念。

幾人都是強者,也是老古董,自然能聽出一二,心中卻是疑惑,當然,都是面不改色,這種事,最好不要摻和,可能有些其他原因在其中。

沒有出現什麼瞬間變臉,馬上呵斥……

都搞不清楚情況,貿然翻臉,若是其中另有隱情呢?

此刻,那斯文如風的男子,滿面笑容,輕聲細語,開口道:「日月道友不要著急,法主最近的確有些繁忙,禁地之會將開,文賊一再搗亂,我們很快會稟報法主!」

說著,他笑道:「雨,你陪日月道友四處看看,找個地方安頓下來,去貴賓閣那邊,我們去彙報法主!」

「好!」

「日月道友,那吾等怠慢了,稟報完法主,我們再來……」

「客氣了!」

蘇宇笑了笑,對這幾人,都是沒太多怨言。

幾人也是疑惑,這是專和法主過不去?

也不算,只是有種怨言的感覺。

……

很快,幾人離去。

中央大山,山頂上,一座懸浮天地的大殿,屹立高空。

三大脈主進來的時候,此刻已經有人了。

六大脈主,還有陰、死兩位沒露面,此刻都在。

三人進門,風脈主躬身,稟報道:「法主,那人名為日月,修鍊肉身、禁錮、斂息三道,具有25道之力,之前出現的門,只是說借力而為……他說他想見法主!」

法微微點頭,回想了一下,淡淡道:「知道了!」

三大脈主還是疑惑。

此刻,死脈脈主,死氣沉沉道:「法主,此人……」

法沉默一會,緩緩道:「也許是契機……也許不是!先等一天,明日我再見他!」

「諾!」

幾人也不敢多問,隱約其實猜到一些,畢竟在永生山多年,豈會一點不知。

而下方三大脈主,其實也隱約間猜到了一些。

門!

這是關鍵信息!

等眾人退走,法眼中呈現出一道人影,是蘇宇。

他陷入了沉思中。

只有他來了嗎?

會給我帶來什麼樣的消息,什麼樣的結果?

至於對方的怨念,他不在意,也許是想敲打一下自己?

可惜……你們還沒資格!

有資格敲打我的,還沒徹底復甦呢!

而就在他沉默的時候,忽然,身後冒出一道黑影,黑影浮現,帶著一些笑意:「法主,需要幫忙嗎?」

「幫忙?」

法淡淡道:「你能幫什麼?」

「讓這些人知道,法主是他們唯一的依靠……而他們,可未必是法主的唯一依靠!」

法冷淡道:「需要你來插手嗎?本座的事,輪得到你來插手?」

「不敢!」

黑影笑了笑,帶著一些笑意:「不過,我觀此人,心存怨念,這種人雖然不強,法主比他強大無數倍,可是,別人一直在那邊,回去了,隨便幾句,法主不尊重誰,挑撥幾句……最是難纏!」

「有時候,壞事,就壞在這些小人身上!」

黑影笑著,法也笑了:「你呢?」

「法主可別誤會,我可從未說過法主任何不是,而我的目標,也是讓法主儘快和我們成為真正的一伙人……」

法淡淡道:「談這些,為時尚早!一個文王,多年來,你們始終無法解決!讓他不斷牽制我,是無法解決,還是不願解決?」

「法主誤會了,實在是心有餘而力不足……此地,畢竟不是我們的主場!」

法冷笑一聲,也不多說,閉目不語。

他無法吞噬時光師,不單單是文王的牽制。

文王的確牽制了他,可還有人暗中推波助瀾,導致其他人都不願意出手,甚至散播出去了一些消息,否則,文王和武王兩人,如何能一直在這裡逍遙下去?

有人需要他們牽制自己罷了!

因為他們知道,自己吞噬了時光師,也許會改變格局,而他們,也在逼自己站隊。

他心中門清!

可有些事,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做決定的,當然,這一次的禁地之會,也許就是最後的決定了。

身後,黑影見他不說話了,也不在意,輕聲道:「前期,準備不足,時間不夠……如今,法主若是願意,此次禁地之會,便可幫法主解決文武!」

「再看吧!」

法淡淡回應了一句。

黑影也不說什麼,默默退去,消失的無影無蹤。

等黑影消失了,法陡然睜眼,眼中帶著一些冷意!

也好!

日月來的恰好是時候,雙方都要爭取自己,那都需要拿出誠意來,拖了自己多年,一直被困在了這,此事,很快應該就有結果了!

貨比三家!

雖說,自己一直靠的都是那位,可是……那位若是還沒辦法,幫自己解決眼前的麻煩,自己只能選擇更有利於自己的方向!

「日月……」

他呢喃一聲,25道,不算弱了,此次前來,是威懾,還是給予實際的辦法解決麻煩?

那位畢竟開了天地,雖然還沒徹底復甦,可是……也許可以給予一些支持!

……

這日,雨帶著蘇宇,沒到處跑,只是在一些不太重要的區域轉了一圈。

夜晚降臨。

蘇宇棲居在一座小樓之中。

蘇宇閉目修鍊,忽然睜眼,下一刻,一道身影浮現,蘇宇面不改色,冷冷道:「來了!」

「使者,此刻召喚……我擔心……」

來人有些憂心忡忡,蘇宇冷冷道:「怕什麼?法師叔在這看著又能如何?他在外逍遙多年,大概都忘了,誰給了他今日?」

「使者,這……」

蘇宇哼了一聲:「是,這些年來,他是做了不少事,可他忘了,時光師是誰幫他引來的?是誰幫他開了半個天地?是誰一直在想辦法讓他強大?他呢?他回報了什麼?尤其是這幾年,是不是和人門的人攪合上了,就忘了誰才是他的恩主了?」

「使者慎言!」

來人驚恐萬分,這可是在永生山!

蘇宇起身,不復之前的低調,而是極其憤怒,「我差點被殺了!他眼睜睜地看著,卻是沒有第一時間來救援!他想做什麼?殺了我嗎?」

「誤會……」

「閉嘴!」

蘇宇看向面前之人,低沉道:「還是說……這些年下來,你們也忘了,這一切,到底是誰賦予你們的?你們是否覺得,沒了他,我們就什麼都不是?你們忘了,最後一刻,到底如何離開這世界,你們覺得,他能做到嗎?他能對抗其他強者?沒有主上……他什麼都不是!」

「使者,不可……不可如此說,此地是永生山,今日只是誤會一場罷了,吾等也從未忘記使命!」

蘇宇冷哼一聲:「希望如此!他成了禁地之主,實力強大,招惹不起了!當年的事……算了,當年本來要全力支持一人成為禁地之主,可不是他,是大家放棄了機會,給他機會,結果呢?」

蘇宇有些惱火:「結果就是我差點死在了他禁地門前!我本滿懷希望而來,滿懷期待而來,甚至在渴望著,他能強大下去,吞噬了時光師,成為這門內第四位至強者!」

「結果……我差點死了!」

來人也知道日月惱怒的原因了,還是因為文王的事。

「文賊突然出現,誰也沒料到……」

「閉嘴!你叛變了?」

蘇宇冷漠道:「不知道?文賊一直在這附近活躍,誰不知道?」

「使者來之前,我們的確不知……」

蘇宇怒道:「廢話!他既然傳遞了消息,那我們定然會給出回應,豈會不派人來?禁地之會,這麼大的事,他也是自作主張,然後傳遞了一次消息就沒其他了,先斬後奏嗎?我們費勁心力,召喚始祖,想方設法地為他解決問題,他呢?」

「他不知道最近一定會有人來嗎?」

蘇宇氣惱無比,「他知道,他故意的,他要給我一個下馬威!」

這一刻,面前的人也不敢再說什麼了。

這些事,涉及到高層了,再插話,也許會有麻煩。

蘇宇又冷哼一聲道:「有些話,不想說!八脈脈主,生、陽二脈,都是我們的人,為何……隕落了?這麼巧的嗎?真當我們不懂嗎?只是大家終究還是希望他能醒悟……現在看來,呵!」

「使者……那真的只是意外!」

這一刻,來的老者還是迅速解釋道:「這一點,我可以保證,真的只是意外!法主絕對不會故意折損自己實力……」

蘇宇陰冷道:「我知道,他沒必要殺人,反而讓我們忌憚,不需要!但是我懷疑,其中有第三方在插手,故意的,但是他沒有給出任何解釋!」

此話一出,老者點頭,低沉道:「可能……是如此!我曾隱約看到過一次,一道黑影在萬法殿出現過。」

蘇宇皺眉:「跟我詳細說說,之前來的人,實力都太弱!這些年來,大家沒時間,沒機會管,也不想管,因為他是我們推舉出來的存在……現在倒好,想自立門戶了嗎?也不想想,他自立門戶,能不能匹敵始祖?」

「始祖無敵!」

老人低聲說了一句,這才迅速道:「稟報使者,這些年來,永生山其實沒其他變故,唯獨文、武二位,時常襲擾,一些當初安插的人手,也折損了一些……」

蘇宇默默聽著,點頭,許久才道:「文鈺那邊如何了?」

「她還是老樣子!」

老人無奈:「她倒是有些信任我們,尤其是前幾年,讓時光冊副本飛出天地,讓她信任了三分,可我們每次提及正本,她都轉移話題……」

蘇宇若有所思道:「她一點沒懷疑什麼?畢竟,這可是法的領域!」

「那倒沒有,當年要不是我們,她也活不到現在,我們還對她有救命之恩……何況,我們也有足夠的理由和原因接觸她……」

蘇宇微微點頭:「那就好!你們這條線很關鍵!這也是我此次前來的關鍵!」

說著,蘇宇又道:「不過……這條線要不要用,用過後可能就成全了法……我現在不確定!」

蘇宇吐氣:「不確定他的態度,不確定他的想法,不確定他的一切!他這麼下去,那我們反而是養虎為患,反噬自己了!」

「大人,法主……不會背叛吧?」

老人心悸。

蘇宇幽幽道:「到了他這地步,一切都很難說了!通知下去,大家都準備一下,明日他要見我,若是事有變故……想辦法撤離!」

「大人……」

「好了,下去吧!」

「諾!」

老人不敢怠慢,迅速消失。

而蘇宇,看向遠處的大山,喃喃道:「你聽見也好,沒聽見也好,我需要看到的,不是高高在上的法主,而是那個當日離開,勢要壯大我們的法師叔!都說外面容易亂了心……原本我不信,今日我信了,你居然沒有第一時間救我!」

……

永生山上。

法微微搖頭,有些無奈。

你的判斷來源……便是如此嗎?

我沒有第一時間救你,你便覺得,我背叛了?

這些傢伙,有時候也很不可理喻!

「真的能解決她嗎?」

此刻,他又想到了日月之前的話,是和之前一樣畫餅,還是真的可以解決掉麻煩?

若是可以解決,那禁地之會,就是他統一門內強者的大會。

若是不能……那禁地之會,恐怕會有些波瀾了。

「明日便知!」

……

禁地中,有日夜之分。

第二天,陽光明媚。

蘇宇還在修鍊,門外,響起雨脈主的笑聲:「日月道友,還在修鍊嗎?」

大門無風自動,開啟,蘇宇身形縹緲,出現在雨脈主面前,笑了笑,微微點頭:「雨道友來的剛好,修鍊結束了,法主大人,這是願意見我了?」

雨脈主笑的輕柔,「法主太忙,昨天一直在忙碌,我看他剛剛才回萬法殿,就很快傳來了消息,要見道友……」

「那都是有心了!」

蘇宇笑了起來。

「現在去嗎?」

「道友隨我一起便可!」

雨脈主其實對蘇宇很好奇,一邊走著,一邊不動聲色道:「道友此次前來,路上可否見到了之前的禁地之戰?」

「沒,但是隔空感受到了。」

蘇宇說著,忽然傳音道:「小心一些死靈地獄和萬劫山,我看道友面善,多說幾句,那萬劫山的蘇宇,來歷恐怕不太簡單!」

雨脈主若有所思,是嗎?

不簡單?

如何個不簡單?

不過很快,也沒時間再問了,那座巨大的高山上,大殿溢散出淡淡的光輝,雨脈主迅速道:「法主,日月道友已至!」

「讓他進來吧!」

法的聲音傳盪而來,「你在下面候著!」

雨心中微微一震,單獨見面嗎?

連我們這些脈主都沒資格知道?

好吧!

她看向蘇宇,笑的愈發輕柔:「那道友自己上去吧,法主在等道友!」

蘇宇點點頭,破空而起,朝高山上的大殿飛去!

……

很快,一座巨大的大殿,呈現在眼前。

殿門敞開。

一道虛幻的人影,隱約可見。

蘇宇一步踏入大殿,一股強大的氣息爆發,震蕩的蘇宇不斷後退,蘇宇咬著牙,滿頭大汗,咬牙道:「法師叔不愧是禁地之主,倒是強大無比,能鎮壓小侄了!」

法的聲音幽幽傳來:「小小年紀,脾氣倒是不小!尊重長輩都不會了嗎?還是覺得,在那邊,你被人寵慣了,在這,也要寵著你?」

蘇宇咬牙:「並無此意!」

「那何必一再表露出來?」

蘇宇咬著牙:「懇請師叔,斬殺那人門來人!」

「正話反話,都是你來說,你可知,當年誰主導此事?」

蘇宇繼續咬牙:「知曉!可當年是當年,現在是現在,現在那些傢伙,已經引動師叔心火,必須要殺,否則,遲早會出事!」

「我自會判斷!」

蘇宇惱怒:「師叔是覺得,人門那些蛆蟲對師叔更有利是嗎?」

就在這一刻,一道黑影浮現,帶著一些笑意:「小傢伙,一再罵人,這可不好……」

蘇宇臉色一變!

下一刻,蘇宇咆哮一聲,一拳朝黑影打出,帶著憤怒。

「混賬東西!此乃絕密之會,你也敢摻和?」

此刻的蘇宇,表現的憤怒無比,一拳打的空間爆碎,朝那黑影打去,黑影卻是瞬間消散,帶著笑意:「別衝動,都是盟友,何必呢?」

蘇宇怒吼:「法,你是一定要背叛嗎?」

此刻,大殿上方的法,終於回頭了,帶著一些冷漠:「好了,都給我住手,這裡……不是你們放肆的地方!」

黑影瞬間消失,笑聲依舊:「法主大人,我可沒有出手,這小傢伙太衝動了!」

蘇宇怒不可遏!

握著拳頭,看著法,再看看黑影,很快,蘇宇壓下了火氣,聲音帶著一些冷意:「是我衝動了!我不知此人是法主的座上賓,若是知道,我不會來的!」

法在高台上坐下,沒說話。

此刻,蘇宇直視他!

法很年輕,眼如星辰璀璨,黑髮飛揚,帶著一些書卷之氣,卻也很強大,氣息微微溢散,蘇宇如同刀割,那黑影也不斷扭曲。

法微微沉默一會,緩緩道:「當年,是你們讓我接觸人門,而今,又是你們說不該接觸,這些年來,我不曾對不起誰,只是,一再拖延我融合時間,也容許我自尋出路。」

蘇宇咬著牙:「那是沒辦法,不是故意的,誰想讓你一直卡在這個地步?」

法不置可否。

是嗎?

也許吧!

可也有限制的意思吧?

否則,真的沒辦法解決嗎?

還不是一些人擔心我迅速進步,甚至威脅到了那位的統治?

敢說沒有嗎?

只是如今,門戶將開,那位即將復甦,這才不再那麼忌憚罷了。

他淡淡道:「此次你來,可有辦法?」

蘇宇看向黑影,咬牙,堅持道:「還請師叔斬殺了他!陽、生兩位脈主,如何死的?文武雖強,可法師叔在這,八脈脈主,獨獨死了他們……我不信沒人做手腳!此人必然做了手腳,以逼迫法師叔和我們割裂,我相信法師叔不會為了外人,殺了自己人!」

「這兩人的存在,師叔不是不知,何必殺他們?」

蘇宇沉聲道:「那唯有此人,才有這樣的動機!」

黑影幽幽笑道:「豈會?文武二人還是極強的,小傢伙,靠臆測可不行!」

蘇宇忽然閉目不語,就這麼直直站立在原地不動了。

法見狀淡淡道:「你先下去吧!」

黑影微微一震,很快笑道:「那我先退下了,法主消消氣,只是小傢伙罷了……」

他很快消失。

而蘇宇,此刻才再次睜眼,恢復了平靜:「師叔是想告訴我,哪怕我們不再支持,也有他們支持師叔嗎?師叔,這就是你的目的嗎?」

法看著他,緩緩點頭:「是!我只是想告訴你們,修道修到了我這地步,什麼權利,什麼權勢,什麼未來……其實都是空的!我們,追求的只有道,只有自由!」

「當你們阻攔我的道,那就是敵人!」

法平靜道:「到了這一步,也無需隱瞞什麼,你們給不了的,有人能給,那我只能選擇另外一方,因為……我等不及了!」

蘇宇深吸一口氣:「那信仰呢?夢想呢?一切都沒了?」

「有一些,在同樣的基礎上,我自然更願意支持你們!」

法看著蘇宇,輕聲道:「你不懂我,也不需要懂我,你只需知道,我要的,你能給,那我依舊是你師叔,否則……也只是陌路人!」

「始祖呢?」

蘇宇有些憤怒:「你連始祖都要背叛?」

「背叛?」

他笑了笑:「他……沒復甦!所有的一切,都是你們的意思罷了,而今,修到了我這地步,你們還要妄圖操控我嗎?我縱然吞噬了文鈺,他也不會阻攔我,只會為我叫好,倒是你們這些人,假借他之名,妄圖掌控我,掌控一位合一強者,何其可笑!」

他有些嘲諷。

蘇宇皺眉:「我帶來了吞噬之法,你確定你這樣,我會給你?」

法不慌不忙道:「你們會給的,因為吞噬之法,你們無法創造研究出來,唯有他才可以……他既然讓你來了,那就是聖意!你不給,你覺得,你會比我好過?你的那些長輩,會比我好過?」

蘇宇咬著牙:「起碼,我可以決定時間!等到禁地之會結束……我給你,那也是給!」

「滑頭!」

法笑了起來,淡笑道:「說吧,你想要什麼?」

「第一,我要成為陽脈脈主!」

「可以!」

法無所謂,這只是小事。

「第二,斬殺那人……」

「若是你成功了,斬殺也就斬殺了,只是小事,但是要在事後,而不是現在!」

法給出了答案,成功了,那我自然可以殺了那傢伙。

可沒成功呢?

蘇宇皺了皺眉,點頭,「第三,要配合我演戲給文鈺看,此刻,我還沒十足把握,我要近期內,山內所有人聽我號令!」

「可以!」

法笑了笑,「需要我離去嗎?可以借口去追殺文王。」

「這個再看看,目前還沒確定,但是我要見文鈺才行!」

法微微皺眉:「她也許會發現什麼。」

蘇宇搖頭:「那也顧不得了,此法不一定能成功,必須一點,也是關鍵一點,找到具體核心所在,才能迅速吞噬,這個是必須的!」

法也是微微皺眉:「你確定,你可以做到?」

蘇宇點頭:「起碼有很大把握!此次我來這,就是大家商討后的結果,一致覺得,我來,才有希望成功!」

「可以!」

法再次許可,笑了笑,「距離禁地之會,還有16日!若是這16日內,你無法解決……那也別怪我不念舊情,我不殺你,但是……以後的永生山,就不再回去了!」

蘇宇臉色微變,有些惱怒,但是還是壓了下來,低沉道:「我知道!」

說到這,蘇宇想了想又道:「還有一件事,我……可能需要你的配合,師叔的核心所在,我可能要泄露給文鈺!」

法變了臉色!

蘇宇沉聲道:「此事師叔可以三思,不冒險,我覺得希望很小,但是想成功,那隻能冒險!當然,現在不急著這事,師叔也是至強者,我也希望不需要到這一步,文鈺就能交出核心,可是……一旦無法成功,那隻能寄希望師叔能答應此事!或者偽造一個核心也行……」

法擺擺手,說的簡單,你懂什麼!

到了我這地步,到了文鈺那地步,我們共同執掌天地,假的,對方一眼就能看出!

唯有真的,才能讓她相信。

可是,這是極其冒險的一件事!

這一刻,法也陷入了沉思中!

而蘇宇,不再多說什麼,躬身道:「那日月先出去了,師叔想好了再做決定也不遲!」

法看著他退後,忽然道:「你那門的力量……」

「始祖賦予的!」

蘇宇面不改色:「始祖……已經復甦七成了!」

此話一出,法微微震動!

復甦七成了!

那就代表,要徹底復甦了!

法沉聲道:「還有,之前死靈之主召喚天地,為何沒有阻攔,你可知道內情?」

蘇宇想了想道:「具體不知,當日我已在外,有可能和星宇有關……此事,只能等待回歸后,再去詢問,或者師叔自己親自詢問一番。」

法這一次沒再說什麼,擺了擺手。

而蘇宇,很快退出。

下山。

山下,幾位脈主都在,蘇宇也不多說,直接道:「勞煩雨脈主送我去陽山,法主有令,讓我執掌陽山!」

眾人一愣,這就成為脈主了?

果然,大有來頭啊!

雨脈主也頓時笑靨如花:「恭喜了!日月道友,沒想到剛來,就和我們一樣……」

蘇宇嘆息一聲,搖頭:「你不懂……算了,以後你們會懂的!陽脈主和生脈主都是我長輩,如今隕落,都是小人作祟!」

蘇宇冷哼一聲,很快又道:「幾位小心一些,我想大家可能知曉一二,那人若是找你們,若是誰能擊殺了他,我必有厚報!放心,法主這邊,我自會承擔一切責任!」

幾人不吭聲。

大體上猜到了!

都不好惹,我們還是別惹禍上身了!

一邊是老東家,一邊是可能的新東家……反正都不好惹就是了!

蘇宇又道:「另外,這半個月,整個永生山,全部聽我號令!」

眾人一愣,紛紛看向高山,高山上並未傳來任何聲音,但是大家知道,是法主默認了。

很快,眾人紛紛凜然,「定當從令!」

蘇宇這才露出笑容:「幾位道友,多謝了!若是此次成功了,大家都有好處,這可不是那些奸人可以給予的!這裡,畢竟是天門內!」

蘇宇說的意味深長,意有所指,指著天空:「有些人,想插手,也要看看,他面對的是誰?再強,你也不在這,何況,只是個傀儡罷了!」

幾位脈主都是訕訕,也不好接話。

只知道,這位不好惹就行了!

蘇宇哈哈大笑:「行了,我也不為難幾位,遲早幾位會明白,選擇誰,才是正確的道路!」

話落,蘇宇朝一座大山飛去,雨脈主急忙跟上。

惹不起,但是套套近乎還是沒問題的。

……

很快,整個永生山都知道,第七位脈主出現了,陽山安靜多年,一位強者的到來,瞬間成為脈主,也是讓人意外。

不止如此,這一日,其他七座大山,都有強者,不管其他,紛紛朝陽山匯合。

至於幾位脈主,都沒阻攔,心中有數。

這些,都是那邊安插來的,看樣子,這是不隱瞞了。

好像也沒必要隱瞞什麼了!

因為,這次法主可能要作出選擇了。

……

而這一刻,佇立在陽山上的蘇宇,露出了一些笑容!

身後,跟著一些人,之前來見他的老者也在其中,蘇宇幽幽笑道:「安排一下,我要見文鈺!」

「諾!」

眾人應聲,老者低沉道:「大人,那需要給您安排什麼身份?」

「什麼身份……我自有主張!」

蘇宇露出笑容:「對這位,我也很好奇,能反製法師叔的,倒也少見!」

眾人苦笑,你還好奇呢,為了這事,多少年了,法都快氣瘋了!

蘇宇沒再說話,帶著一些期待。

我要去見時光師了!

凄涼?

可憐?

還是其他?

上次見到背影,哭的那麼悲涼……哼,我怎麼不太信呢!

PS:太困了,晚上一章遲一點,10點多點吧,我眯一會。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
上一章下一章

第900章 到哪都囂張(求訂閱)

0%
目錄
共103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