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3章 成全你!(萬更求訂閱)

第943章 成全你!(萬更求訂閱)

人境之外。

此刻,一尊尊強者浮現。

原本只是天古和神皇在外,此刻,一位位強者從空間兵器中走出。

有龍天尊,龍皇,鳳天尊,鳳皇,冥皇,神皇妃,摩天尊,元聖侯,聖侯……

一群人!

有些人知曉,有些人卻是不知。

此刻,有人微微變色。

「人境?」

冥皇臉色一變,陡然看向神皇!

他就不知道這回事!

神皇一臉平靜,也不多說,只是淡淡道:「保命的唯一手段!」

「你!」

冥天尊臉色鐵青!

之前神皇和天古說,人多目標太大,先藏起來,再圖未來,他之前受傷不輕,至今沒痊癒,所以也就跟著其他人一起躲起來了。

畢竟,空間兵器中還有許多三族強者,他知道神皇他們在意這些人,也不怕他們丟了三族修者。

結果……來人境了!

瘋了吧!

冥皇瘋狂暗罵一聲,真瘋了!

他想逃!

可是,來不及了。

就在這一刻,一股股強大無比的氣息溢散而來,下一刻,一道道身影浮現!

駭人無比!

冥皇幾人,都是臉色劇變,再也不敢提現在離開的事。

此刻,罵歸罵,幾人也只能寄希望這幾個瘋子,不是來送死的,否則,被坑慘了!

以天古和神皇他們的智慧,未必會是來送死的,可能有求存之法?

幾人帶著一些期冀,此刻,也只能低頭,不敢多看。

虛空中,一尊尊強大的存在浮現。

很快,一些規則之主都浮現了身影,看熱鬧來的。

如今的萬界,混亂無比。

但是,熱鬧得看。

也許就是人生中最後一次熱鬧了!

關鍵在於,這一次,對壘的還是人族多年來的大敵。

神皇他們和人皇他們對峙多年,而蘇宇這邊,從人族這個潮汐開始,就和三族在打,打了五百年,人族才算是斗贏了對方。

上次為了對付百戰他們,蘇宇選擇了放走這些人,進入地門。

之後,地門被強行打破,這些人已經逃走了,誰知道,居然又出來了,還主動來了人境,更是出乎大家預料。

此刻,連大周王、大秦王、大夏王這些人都出現了。

一個個臉色異樣無比!

哪怕隱藏在暗中的一些人族強者,也紛紛出現,一個個都很意外。

當然,也有憤恨!

和三族鬥爭了數百年,開府之主死了一大批,五百年來,戰死的人族也數不勝數,對於這些人,蘇宇這個潮汐的人族,是不會有任何憐憫的。。

只有憤恨!

一些人,更是恨不得食其肉!

很快,蘇宇身影浮現!

看到蘇宇,之前沒說話的天古,此刻,微微嘆息一聲,沒有躬身,沒有行禮,只是看向蘇宇,許久才道:「仙族天古,見過宇皇!」

神皇這時候倒是沒說話了,之前,倒是他在喊。

天古!

此刻,人群中,忽然冒出一個大毛球,豆包兩隻眼都眯起了,忽然開口道:「天古,你還真不怕死啊!」

天古居然來了!

天古聞言笑了笑,此刻倒是坦然的很,看向豆包,再看看那邊的文王,忽然笑道:「文王前輩,豆包仇視了我很多年,天古不明其意,今日文王既然在,可否解惑一二?」

豆包的身份,蘇宇猜測過,但是不一定準確,文王作為當事人,也是一切的主導者,他應該是清楚的。

文王看了看天古,輕笑一聲:「天古啊!這些年了,倒是再次看到你了!」

天古,這個實力不算強的仙族,在上古時代更是弱者。

可文王知道他。

不止文王,老一輩修者,很多都知道天古,這位,昔年曾戰勝過文王的學生,武王的學生……他在那個時代,算是真正的絕世天驕!

「可惜了!」

文王忽然感慨一聲:「你這是走錯路了,當年你師父收下你,是想你打破他的禁錮,走出自己的大道的!可惜,上古忽然覆滅,你沒了你師父的指點,倒是走上了他的道,一葉障目……相當遺憾!」

文王沒急著說豆包的事,而是為天古遺憾:「你若是當年開闢自己的道,哪怕因為上古被封鎖,你無法晉級,也不至於走到今日!」

天古笑道:「還行吧,亂花漸欲迷人眼,走著走著,迷失了也正常!也和人族這些年沒崛起有關,給我製造的壓力不大,沒有當年那種迫切感!文王你們走後,九代人主,無一人給我製造出壓力,包括弧稱最強的百戰……不管因何避退,也沒給我帶來任何壓力……我贏了人族九萬年,沒壓力了,哪來的動力,去走出屬於自己的路?」

是的,沒壓力了!

天古說著,又笑道:「可惜,最後一次,跟頭栽大了,醒悟了過來,也來不及了!所以啊,得居安思危!」

「若是諸天萬界,只有人族,沒有他族,那其實也一樣,再也不會有什麼天才崛起了,沒有危機感,才是最大的危機!」

這話,話裡有話!

蘇宇默默聽著。

只有人族了,人族沒了危機感,這是來告饒的,想告訴人族,沒了萬族,人族遲早會徹底沒落,不管此次有沒有勝利是嗎?

天古拿自己舉例子,此刻,再次笑道:「我若是一直活在上古,活在那個強者如雲的年代,而今不說超等,一等巔峰,我都有把握!」

文王笑了笑,點點頭:「也許吧!當年你天賦的確不錯,在同時代的人中,你天賦勝過其他人!不過要說超越人族四王……那也不見得!」

說罷,看向豆包,再看看天古,笑了:「疑惑豆包為何一直找你麻煩?」

「有一點!」

天古點點頭,笑道:「宇皇之前曾有過一些判斷,說豆包是我族長生道尊死後的靈,佔據了大道,化為大道之靈,因為長生大道和我仙族皇者的生命大道出自同源,所以豆包想吃了我,彌補自己的道?」

「那倒不是!」

蘇宇有些意外,看向文王,不是嗎?

文王笑道:「長生道尊……你說那位被我煉製成長生丹的傢伙?我都把他弄的死的不能再死了,大道都給他崩斷了,還能給他保留什麼靈?」

這時候,豆包都好奇了,看向文王,我不是嗎?

我都以為我是了啊!

蘇宇判斷的不對嗎?

蘇宇這時候也來了興趣,笑道:「那我就好奇了,豆包到底是大道自然成靈,還是後天成靈的?」

「後天的!」

文王解釋了一句,「當年我喜歡做一些研究,大道化靈,也算是其中一個比較重要的類別!我製造的靈多了,比如書靈、監天都算是靈。豆包其實有些特殊,你也知道他大道的情況,幻化成真!我一開始盯上豆包,是因為這傢伙有個很特殊的能力……」

蘇宇疑惑,什麼特殊,沒感受到。

「可以幻化成真啊,心想事成的那種!」

文王都笑了:「其實當年豆包出現,主要是給文鈺玩的,文鈺喜歡研究,也喜歡吃,豆包心想事成,可以變成各種東西,所以文鈺可以吃各種東西……當然,都是假的,文鈺大了一點就不喜歡玩了!」

蘇宇張了張嘴,文鈺也是一臉無語,多少年前的往事了,還說呢。

豆包也有些鬱悶。

我……就是變東西吃的?

蘇宇此刻也不由失笑,文王繼續道:「豆包不是誰的靈,不是死人復生,死人復生其實很難!當年其實也就死靈之主可以做到,在死靈界域復生,真要那麼簡單,我們當年也不會讓一些人死亡了。」

蘇宇瞭然!

也是啊!

「豆包本質上是人皇印誕生的靈……」

蘇宇心中微微一震,是嗎?

天古他們臉色也是微變,是這樣?

那有些事……也許有了解釋。

可是,豆包卻是狐疑道:「我是人皇印的靈?可是……可是我沒感覺啊!書靈遇到了你的天地有感應,我遇到了人皇印沒什麼感應的。」

文王點點頭:「此事其實我也好奇,當年我的確按照提取靈的方式,將你從人皇印中提取了出來,可是結果發現……你對人皇印沒太大的依附感!」

文王哭笑不得,無奈道:「可能是提取出現了失誤,或者出現了其他問題,又或者人皇印這東西有些複雜,分成了內外兩個部分,但是人皇印無法切割開……當年研究了一段時日,老大的大道對我影響力比較大,我不太樂意和他待在一起,最終便不再研究……老大其實也帶過你一段時日,發現你掌控不了人皇印,無法提升人皇印的實力,他就把你丟棄了,他不太喜歡養靈!」

一旁,人皇瞥了他一眼,你說這話什麼意思?

果然,豆包有些幽怨地看著人皇!

人皇很是無語,這也是實話,他的確不太喜歡養靈,文王倒是喜歡,文王喜歡,我就送文王了,有何問題嗎?

文王繼續道:「後來,我看你能力有些特殊,可以幻化各種東西,於是,我給你找了條幻化之道,將你依附其中,於是,你就成了豆包!」

「至於盯上天古……」

文王想了想道:「這個具體的我還真不清楚,但是當年天古聚仙族之氣運,和如今的蘇宇可能相當,你這傢伙,可能天生喜歡氣運強大的人,所以你對天古情有獨鍾……這九次潮汐,天古都勝了,氣運也是強大,你一直想吞他,也是情理之中!」

說著,又道:「又或者……和人皇印有些關聯!」

文王解釋道:「人皇印是老大當年隨意撿到的一塊石頭鍛造而成,堅不可摧,你從人皇印中誕生,但是卻是無法掌控人皇印……你是有些特殊和奇怪的,可惜……沒辦法深入研究!人皇印這東西,當年我就沒研究透徹,現在更沒辦法了!」

一旁,蘇宇也好奇,看了一眼人皇。

人皇印還真是撿來的?

這玩意,蘇宇也沒用過,但是他用過星宇印,星宇印就挺厲害的,人皇印應該也厲害,起碼鎮壓能力挺強的,鎮壓啥玩意好像都行。

連長河波動,都能鎮壓住!

還有,豆包居然是人皇印的靈,蘇宇倒是沒想過,因為豆包也從未表現出過和人皇印親近的感覺,壓根感受不出他是人皇印的靈。

蘇宇倒是不急著問天古他們來幹嘛,此刻,也來了興趣,笑道:「那炊餅呢?」

炊餅的來歷是什麼?

還有毛球呢?

毛球的來歷又是什麼?

這些,蘇宇也無法追溯過往。

「炊餅?」

文王回憶了一下才笑道:「炊餅我倒是還真的知道,炊餅倒是真的大道之靈,大道殘破后留下的一些靈,被豆包自己蘊養強大了!這個還是我當年讓豆包自己拿去蘊養的,他擅長養道,比我們更合適,當年是有一些計劃的,後來沒多久我就離開了。」

此刻,人群中,炊餅也冒出了腦袋,俺是誰?

文王笑道:「炊餅的事,我不太好說,老大你說!」

人皇無語,淡淡道:「你說好了!」

蘇宇這下子有些古怪了,你倆幹嘛呢?

文王哭笑不得,考慮了一下才道:「這事……還真不太好說!」

豆包都急了:「說啊!」

文王嘆息一聲:「說起這事,還和食鐵族有關!」

眾人一怔,人群中,一月、三月、四月、五月、七月、八月、九月、巨竹……紛紛伸出腦袋,都帶著好奇,一排的好奇臉。

文王猶豫了一下,但是還是說道:「當年獄暗殺二月,之前獄暗殺過幾次強者,我和老大趕去,都去遲了!暗殺二月的時候,我和老大倒是去的不算太遲……但是二月還是被殺了,獄剛要剝奪二月大道的時候,我和老大趕到了,獄先跑了……」

文王嘆息一聲:「因為大道沒滅,沒被崩斷,二月當年雖然隕落了,但是還有一些靈殘存,結合了當年的一些殘破規則之力,形成了炊餅。」

「二月的道,當年還在,我和老大將大道封鎖了,一方面是等待炊餅強大起來,看看能否繼承此道,一方面也是在想著,食鐵族能否再出一位天才,繼承二月之道……不過後來事情太多,我們直接覆滅了上古……」

此話一出,食鐵族一群月,都是瞪大了眼睛。

三月一臉懵:「文王大人的意思是……」

文王點點頭,就是那個意思!

三月張大了嘴巴!

九月也是一臉震撼:「炊餅是吞噬大道!之前還和我搶過吞噬道,文王大人的意思是……炊餅是二月?」

「不算是!」

文王再次解釋道:「炊餅只是二月殘存的一絲絲本源匯聚了一些殘破的大道之力,匯聚成了大道之靈!嚴格來說……」

他想了想,半晌才道:「對,和辰類似!辰其實也是大道本源的一點點,並非真的辰,就這情況!」

儘管他這麼說,三月還是無法接受:「文王……我可不認!炊餅都給豆包當媳婦了,你說……你說她是我爹?」

我可不認!

文王有些尷尬,又咳嗽一聲:「鬧著玩的罷了,靈哪來的性別之分!何況,我說了,炊餅嚴格意義上並不是二月,炊餅算是靈!懂了嗎?」

不是二月!

但是,又能算是二月。

想到這,他只好又道:「對,和那個小傢伙有點類似……」

他又指了指浮土靈:「這傢伙,算是當年五行老祖的殘留孕育,也算是一種靈!他說他是五行老祖,你們覺得他是嗎?」

浮土靈訕訕道:「我一直把自己當老祖的兒子!」

「這就對了!」

文王點點頭:「三月你的話……可以當成你兄弟……」

呸!

三月無語了,你兄弟!

二月畢竟死了很多年了,傷感倒是沒太多,但是,現在忽然多了一位二月的靈,他也是無語了!

合著,我爹的靈,給豆包搶回去當媳婦了?

這……這他么沒法說了!

蘇宇也是一臉驚訝,這麼八卦?

這麼勁爆?

這關頭,還給我上演一幕這麼勁爆的大戲?

豆包也是一臉無辜:「炊餅活著的時候是公的啊?」

這就不太好了!

不過沒關係……豆包很快道:「我不分公母,炊餅要當公的,我也可以當母的!」

「……」

一群人看著豆包,無語至極,你還真是不挑食,這是鐵了心了,這就是你家的了是吧?

此刻,一月也是臉色複雜,這些食鐵族複雜不複雜,看眼圈大小就知道了。

明明一件極其傷感的事,此刻,卻是讓人哭笑不得。

難怪文王說,這事不好說!

文王又道:「大體上就這些,炊餅也不用當二月來看,二月的確隕落了……」

他看了一眼一月,沉默一會道:「此事,當年我和老大的確私心過重,也沒什麼好說的。」

一月也沉默一會,開口道:「沒事,當年人皇將人族氣運分割一部分給我族,讓我族和人族同存亡!在那個時代,人族滅了我族也沒難度,人皇能分割一部分氣運……已經超乎想象了!只是炊餅之……」

文王解釋道:「也是怕你寄予太多希望,反而失望!二月隕落了,就真的隕落了,炊餅並非二月,希望這一點你能明白。」

一月點點頭,可此刻再看炊餅,卻是多了一些唏噓,一些複雜,「難怪當年豆包和炊餅來我族搗亂,我捨不得傷他,原來如此……血濃於水啊!」

炊餅渾身都在顫抖,急忙躲到了豆包身後,一月瘋了,看我眼神不對勁!

早知道不問了!

蘇宇也是哭笑不得,沒想到這兩族還有些淵源。

文王雖然一再說了,炊餅並非二月,只是二月大道之力,結合了一些殘破的本源,形成了新的靈,可一月他們,大概……大概還是會當二月看的!

果然,此刻一月嘆息一聲:「三月,炊餅雖非二月,不是你爹,以後……喊一聲叔叔吧!」

「……」

三月嘴巴張大,半晌才道:「我……我還是算了吧!我爹的道,還被九月繼承了呢,那我還要喊九月叔叔不成?」

得了吧!

你就當我不知道這事!

要是按照一月這麼說,他還得喊九月叔叔才行,這都哪跟哪!

三月也是無語了,說著又道:「這就是大道依附,爺爺你的大道,若是有人依附了,難道依附你大道的都是我爺爺了?我還依附了你的大道,那我還是自己的爺爺了?這可不行!」

以後大不了親近一些,你讓我喊叔叔,這就過分了!

一月也是無言以對。

半晌無言!

也是,可畢竟蘊含了一些二月的本源在其中,還是有些關聯的。

倒是九月,忽然道:「那炊餅以後就是我兄弟了……」

一群人紛紛看向他,九月訕訕,咋了?

蘇宇忽然失笑:「豆包嚴格來說,和一月都算是一輩的,就算輩分低點,也是二月一輩的,現在成你兄弟了,你給三月當叔呢?你這是鐵了心要當三月前輩了?」

九月訕訕,我沒想那麼多好吧!

不過別說,挺刺激的啊!

下一刻,八月意外道:「那我和一月祖宗算一輩了?」

七月喃喃道:「一月祖宗還得喊我叔?」

「……」

一群人翻白眼,你們食鐵族可真會玩!

而對面,天古這群人,此刻也是無奈至極。

顯然,人族這邊,不是太重視他們。

這也是一種悲哀!

哪怕舉族來投,對方也只是當他們無足輕重!

實際上,蘇宇的確沒太重視,此刻的他,更多的還是在思考,豆包居然是人皇印的靈,關鍵還無法掌控人皇印……的確有些古怪。

他傳音道:「文王,豆包的確是人皇印中誕生的?」

「的確是!」

文王也傳音道:「我知道你想什麼,覺得人皇印內部,可能還存在一件寶物,不過……這也沒辦法查!老大探查了多年,其實也沒探查出什麼東西來,這玩意,除非你想辦法給他破開才行,可人皇印強大,老大現在更是當天地核心來蘊養……你給破開了,一旦沒什麼東西,那就徹底廢了!當年我們什麼手段都用過,結果也沒用……就算有寶物,那就只能如此了,也沒辦法!」

破開了,人皇印都沒了,何況,還破不開。

「你們都破不開?」

「嗯!」

文王微微點頭,人皇此刻也傳音道:「沒法破開,不但如此,豆包被提取出來后,它都沒辦法進入,若是人皇印存在一層封印隔膜,那就是密不透風,豆包這種靈被提取出來后都無法回歸了!」

「我原本猜測是萬道石,可之前吸收了一枚……感覺又不太像!」

人皇這些年,倒是真當萬道石來看的,萬道石僅存於傳說之中,他也不是一點不知道,遙遠的時代,隱約聽過這名字,但是也沒實物證明就是了。

可之前,他吸收了一枚,萬道石是什麼樣的,他倒是清楚了,現在又忽然覺得,自己的人皇印可能不是萬道石了。

這幾天還在研究來著,可惜,也沒研究出個一二三來。

蘇宇也沒再問。

說完了這些,這才看向天古,豆包對天古有興趣,是因為氣運之力?

那還能比我更強?

也沒見豆包一天到晚要吃我!

毛球倒是一天到晚地想舔自己,可毛球又不是豆包。

他看向天古,揚了揚眉:「閑聊聊完了,天古,今日來這,你不會想將你們各族交給我,保你各族傳承吧?」

蘇宇笑了!

說笑間,探手朝天古抓去:「既然來了,就不說什麼了,留下吧!上次沒殺你們,也只是因為時機不對,可不是真的喜歡你這種人……」

天古知道這傢伙心狠手辣,壓根不會遲疑什麼,此刻,也不敢耽誤,急忙傳音:「人皇印有關!秘密!可能多成就一位36道之上修者!」

砰!

蘇宇化抓為拍,砰地一聲,天古被拍飛,口吐鮮血,跌落虛空,迅速爬起,吐出大量血塊,卻是笑了,沒死!

天古看向蘇宇,露出笑容,再次傳音:「秘密,換你護佑各族!」

蘇宇挑眉,淡淡道:「我自身都難保!」

天古笑了:「你活一日,各族存在一日,你死……自然不指望其他!」

蘇宇微微皺眉,天古又道:「我知你不容我,我自會給你一個交代!」

蘇宇淡淡道:「交代?」

「先不談這些!可以我們獨自聊一會嗎?」

蘇宇揚眉,和人皇印有關,卻是和我獨自聊一會?

故意挑撥?

他看向天古,天古卻是坦然自若,沒挑撥的心思,沒意義。

蘇宇微微點頭,一揮手,四周出現一個禁制,將所有人攔截在外。

天古微微鬆了口氣,也不拐彎抹角,很快道:「人皇印存在秘密,可能會製造一位36道甚至更強的修者!當然,具體的不好說!豆包盯上我,我也許明白點什麼,便和此事有關!」

蘇宇淡淡道:「不說這個,開條件!」

他很乾脆,天古也不多說,開口道:「第一,你庇護各族修者……起碼是我帶來的這些人,你要庇護!至於萬界的,沒走的,那都和我無關!」

「第二,我是這些年對付人族的各族首領,其他人……」

他看蘇宇面色冷淡,又道:「各族首領,可以伏誅!至於軍士……戰場之上,各為其主!兩軍交戰,哪怕戰敗,一般情況下,投降的軍士也很少會屠殺殆盡吧?」

他看向蘇宇:「若是你都要殺,那手染人族之血的人多了,戰爭初期,你人族還內部戰鬥過,三十六府都戰鬥過,難道也要屠殺殆盡?」

蘇宇淡淡道:「不關你事,繼續說!」

天古點頭,繼續道:「各族起碼七成人沒參與過戰鬥!起碼沒參與過和人族的戰鬥!這些人,必須要活下去!」

「第三,各族會選出一位領袖……不是別人,摩多那你看如何?」

「第四,人皇印中的東西,可以給摩多那,其他人未必能拿走……當然,若是你們可以拿走……懷璧其罪,你們要帶走,那也可以!」

「第五,若是你最後贏了,若是萬界還能存在……各族你可以放逐,未必一定要和人族生存在一起,我說過,居安思危,沒了外族的威脅,你人族喜歡內訌,遲早還得內訌!」

「第六,保存各族文明!不要滅絕各族文明!文明是璀璨的,也是智慧的結晶,我希望保存各族的語言、文字、習俗,甚至是各族功法!」

「第七……讓我能有機會……風光的死一回,我不希望成為豆包的口糧!」

他看向蘇宇:「最後一點,個人的請求,和此次協議無關!你也可以拒絕!」

蘇宇笑了:「你沒說換你的命?」

天古平靜道:「不可能的事,為何要提?若是人皇,我會說!哪怕人皇不願意,他會考慮!而你……我太了解你了!」

蘇宇笑了:「其實我挺佩服你的,當然,可惜了,你是我的仇人!」

天古笑了:「你的仇人,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我是仙族領袖!其實,我當年就錯了,我和神皇說過,我不後悔和你為敵,我只後悔,沒有早日全力以赴地殺你!」

「的確可惜了!」

蘇宇笑道:「你倒是夠狠的,當年我那麼弱小,你就派人來古城殺我,逼的我不得不化為半死靈……也好,此次倒是讓我有了機會崛起!」

「只恨來的人不夠強!」

天古也笑了:「若是夠強,也沒今日這麼多事了!」

蘇宇笑了笑,「有些事,有待商榷!說說看,什麼秘密,我聽聽,人皇印當中有什麼。」

「一條道,或者一座天地!」

天古也沒隱瞞:「類似於人門大聖他們的那些道,獨立存在的道,也是三族始祖共同修鍊的道,或者說繼承了一點點皮毛,三族老祖都未必清楚!」

他簡單將事情解釋了一遍。

蘇宇揚眉:「這樣嗎?那倒是有趣了,昔日我借用時光冊,可是也用出了你們的天賦技!」

人族是沒天賦技的,也沒辦法用他族的天賦技。

可蘇宇,當初借用時光冊,其實用出來過。

而時光冊中,是文鈺收集的一些大道之力,難道也收集了這條存在於人皇印中的大道之力?

當然,也許是血脈中天然帶的。

混雜在了其中,倒是也有可能,時光師主要還是借用了血脈中的力量來催動。

天古也不在意:「要不是時光冊中自帶的三族血脈之力誘發的,要不就代表,你有些混血!混血其實很正常,五百年前,各族殺入人境,人族和各族混血的不少,人仙混血的更多,其實追溯起來都是人族,體現的不明顯罷了。」

這很正常!

混血的,如今的人族,有多少純血的?

純血的,才不太正常!

當初禁天王的血脈被他爹換了,換成了純血人族,提純的乾淨,反而是個問題,第十潮汐,其實混血的人族不少。

蘇宇微微點頭,又道:「那這條道,如何弄出來?人皇印,連人皇都無法打開!」

天古思考了一下:「提純!提純三族血脈,將血脈之力澆灌進去,也許可以打開!剛好,死一批人,可能足夠你來澆灌打開人皇印了!」

蘇宇淡淡道:「若是不夠呢?」

「那就殺!」

天古也是狠角色,「先殺三族領袖,再殺三族參戰之人,不夠的話,從日月之上開始殺……一直殺到夠為止!」

「三族殺光了都不夠呢?」

蘇宇看著他,天古深吸一口氣:「那也是命!既然你們無法獲得好處,你蘇宇會幫我保存三族嗎?不會的!既然如此……那就只能賭,賭不需要那麼多血脈之力去開啟!賭只需要我們的血脈,就足夠了!還有,有個神族26道的一直在追殺我們,26道,血脈濃郁!雖然是上個時代的人,可也是神族血脈,也可以用,那些殘留的傢伙,血脈之力都可以用!」

天古說到這,又道:「該說的,我都說了,你覺得如何?」

蘇宇笑了:「為何不和人皇談?」

天古也露出笑容:「我就算和人皇談好了,你不會顧忌什麼規矩的,人皇今日接納了我們,明日,你就敢將三族殺個乾淨!反過來,我和你談好了,人皇倒是不會做這事!」

「我有那麼兇殘嗎?」

蘇宇呵呵直笑:「天古,你這可是把我魔化了,我哪有那麼兇殘,三族活著的人可不少,加在一起,不說百億,幾億生靈還是有的……這麼多,我都給殺了,我也太血腥了吧?」

蘇宇呵呵直笑,天古也笑,卻是不說什麼。

將人丟在空間兵器中,丟在界域中,又不用你一個個殺,直接崩碎了界域,一切自然完了!

蘇宇淡笑道:「你說給摩多那……算了吧!這個不可能!天古,摩多那是不錯,可不代表我會培養一個強敵出來,那才是給自己找麻煩,我蘇宇就算再敬佩一位敵人,也不會把敵人當自己人!敵人越是優秀,越是麻煩!我巴不得我的敵人都是草包!」

天古有些失望,但是也沒多說,點頭:「你若是可以自己拿走,那也沒問題!」

「保存各族文明……」

蘇宇陷入了沉默,許久才道:「你倒是會提要求,文明這東西,其實最可怕!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啊!一個文明的寂滅,也許下一次會更璀璨的崛起!滅其精神,才是真正的滅族!文明依存,種族不滅!」

活多少人,其實都是其次的!

活的再多,文字沒了,語言沒了,功法沒了,一切過去的輝煌全部消失,老一代人死光了,新一代的各族,其實都廢了!

文明再次崛起,那是需要無數歲月累積的!

天古看似不起眼地提出了保存文明種子,這才是他這次提出來的條件核心!

不需要多少人,哪怕只有十萬人,甚至萬人,但是文明依存,這些人一旦不滅亡,將文明傳遞下去……也許若干年後,還會再次崛起!

天古看向蘇宇:「你不敢嗎?你怕各族再次崛起,再次擊敗人族?」

蘇宇笑了:「你這激將法,太幼稚了!」

天古也笑了:「在你眼中,還有什麼不幼稚的嗎?我就賭一次,賭你心氣高,不會在意無數年後的事!三族就算想崛起,那也是無數年後的事了!那時候……也許你不在了!你若是還活著,三族如何和你匹敵?」

「給三族一些希望……總比行屍走肉地活著要強!」

他看著蘇宇:「宇皇覺得如何?」

蘇宇笑了笑:「其實無所謂,我的未來,我自己都不知道,何況你三族的未來!」

天古微微鬆了口氣,又道:「你的未來……我倒是相信你能贏!」

「我擊敗你,所以我能贏?」

蘇宇笑了,我都不相信我自己一定贏,你倒是相信了?

天古卻是搖頭道:「也不算相信你一定能贏,但是我相信,你輸了,那就都沒有贏家!你就算輸了,那些傢伙也討不了好!你把帶陽氣的萬界都給屠了……他們遲早還得死!」

蘇宇豎起大拇指,忽然笑道:「聰明!」

天古笑了笑,不聰明,其他人不敢去想,我敢,你這人,太狠!

你真的敢這麼干!

他笑了一聲:「其實很簡單,這些人不夠了解你而已!其實百戰也好,雲水、暗影也好,嚴格來說,對你這個時代,並未造成太大影響!可你殺起來,也不見手軟!你對這些人,對你熟悉的人之外,是漠視的,哪怕你是這個時代的人主,你也是漠視他們的!」

天古笑道:「所以,你若是輸了,你豈會在意萬界生靈?縱然雙手沾滿鮮血……你也會一意孤行!」

「有你們的功勞!」

蘇宇笑了一聲,點頭:「可以,你的要求我可以答應!至於最後一條……你想如何風光去走?我成全你!真的,百戰想留個體面,我沒成全他,因為我看不起他!你……我給你一些體面,一些尊重!」

「多謝了!」

天古笑了一聲,「我猜到了!我想,你應該也不會拒絕我!」

這一刻的天古,笑的如沐春風,仙風道骨。

蘇宇打趣道:「你信不信我現在一巴掌拍死你,你可能就不太想笑了?」

天古再次失笑:「怕,別人說,我當開玩笑,你說,我就當真了!」

說罷,他看向人群中幾人,半晌才道:「我、神皇、寂無、魔戟、神皇妃……我們這些人,你都留個體面吧!讓三十六府主來戰!」

天古平靜道:「如今他們也不弱了!鬥了太多年,我想,我們這麼被你拍死了,他們也會有些遺憾!今日,有仇報仇好了!我們都想在戰鬥中隕落……你看如何?」

蘇宇看著他,今日的大秦王他們,可不是昔日的大秦王了。

天古現在14道,神皇更是接近20道。

可是……也只是如此罷了!

三十六府主中,還是有人可以匹敵他們的!

天古見他沉默,又道:「戰鬥途中,你看能不能不插手,至於他們……若是戰敗了,你們可以換人……直到我們隕落!」

蘇宇看了他一會,點頭:「好!」

「多謝!」

天古再次道謝,露出笑容。

而蘇宇,一揮手,禁錮解除。

眾人紛紛朝他看來。

蘇宇淡淡道:「大秦王、大夏王、大周王、大明王、大唐王……諸將聽令!和天古他們切磋一番,生死勿論!」

轟!

四周,瞬間響起驚駭聲。

什麼意思?

蘇宇卻是不再多說,恩恩怨怨的,萬族恩怨,今日便在此結束吧!

下一刻,蘇宇朗聲道:「天古,你們放出部眾!我人境,也會投影此戰!讓人族看看,讓你們各族看看,一旦懈怠,就是如此下場!沒有長盛不衰的種族!沒了神仙魔,照樣有其他種族崛起!這就是萬界!」

天古陡然看向蘇宇,帶著一些震動。

給三族修者觀摩,此戰他們必死,那仇恨的種子……會一直留下!

銘記不忘!

沒親眼看到,那還沒什麼,親眼所言……這樣的仇恨,也許永不遺忘,銘記在血脈之中!

他看著蘇宇,蘇宇卻是平靜如水。

仇恨的種子?

我會在意嗎?

我不在乎!

修行就是如此,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今日我可以庇護你們,他日呢?

責任,是有期限的。

就算此次我戰勝了那些人,我不會一直庇護你們的,當這個時代不再屬於我,那就需要你們自己去撐起新的時代!

天古既然要一個體面,我成全你!

三族,這些老人,起碼永遠不會忘記你們!

而這一戰,蘇宇也會記錄下來,銘刻在歷史長河之中,讓後世人謹記,三族領袖的下場,便是翌日失敗者的下場!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43章 成全你!(萬更求訂閱)

9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