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7章 新宇之皇(求訂閱)

第947章 新宇之皇(求訂閱)

(收尾收的好煩,卡死了)

那一面牆壁之上,記錄了一些關於天地寂滅的原因。

此人沒留下自己的姓名,但是走血之道,也許稱之為血之主便可。

血之主在混沌中遊盪,遭遇了時光之主,也就是他說的那位「耍劍的」,對方手持蒼穹劍,是一位強大的劍客。

雙方在混沌中遭遇,具體為何衝突,蘇宇等人不知,血之主沒有記載。

但是,結果是知曉的。

血之主被對方輕鬆擊潰,天地都被切割的破碎。

時光之主並未斬殺血之主,但是當時那個情況,血之主被時光之主重傷了天地核心,根本無法活下來,縱然能活下去,也要廢掉了。

最終,血之主寂滅在了這片天地之中,連帶著他的天地都隨之徹底寂滅,大道熄滅。

「死了……」

看到這,蘇宇幾人有些複雜,這位居然死了,這是對方寂滅之時,留下的一些感慨罷了。

感慨生不逢時,感慨那傢伙太強,感慨天地開闢,卻是沒能成一方生靈宇宙。

言語之中,對時光之主倒是沒有太對憤恨,只是感慨對方太強。

又看了一會,眾人有些異樣起來。

「吾寂滅之時,氣血溢散千萬里……有數人被氣血侵襲,也不知天地可有重開之日……」

看到這一句,眾人你看我,我看你,忽然有些懂了。

文鈺開口道:「他說的是神仙魔三位吧?就是說,他寂滅的時候,氣血溢散,波動千萬里,侵襲了那幾位,甚至強行扭轉了那幾位的一些血脈之力……」

神仙魔三位的血脈來源,好像並非是傳承所致,而是對方寂滅的時候,氣血侵襲導致的。

由此可見,這位血之主的確強悍!

哪怕死了,血之力也能侵擾到神仙魔三位。

人死了,天地自封,化為了人皇印。

三族的始祖也由此,多了三門特殊的天賦技。

神變,魔臨,仙力附體。

其實都是一樣的,召喚一股血脈之力,加持本身,而這股血脈之力,便來自於此方天地,但是因為天地寂滅,召喚的力量並不強大。

其實,三族的天賦技越來越弱,不單單和人皇把人皇印弄走了有關,還有天地本身就在寂滅之中,越來越虛弱,所以召喚的力量也越來越是微弱。

天古,應該算是返祖的較為厲害的那種,繼承了不少這種特殊的血脈之力。。

所以,豆包一直都想吃了他……其實是一種天地之靈,為了補充自身消耗的一種本能反應!

因為天古的血脈之力,可能和天地中的血脈之力是一樣的,而豆包,作為天地之靈,因為天地寂滅了,所以,他急需補充這種能量。

儘管文王給它找了另外一條大道,幻化大道,但是本能還是在的。

所以,它盯了天古無數年!

血之主,只是在臨死的時候,留下了一些感慨,並無太多關於開天之前,關於時光之主的事迹。

此刻,蘇宇看了一陣,有些感慨:「若是三族始祖,或者天古進入,其實還是有很大希望,繼承這片天地的!不過我看這位,死的時候,更希望此地成為一片墓地,否則,也沒必要天地自封了!」

他既然能氣血侵襲到很遠的三祖,當時若是願意給人繼承天地,其實早就可以了。

而血之主,並未如此做。

他將天地也跟著他一起寂滅了!

眾人都是微微點頭,大體上了解了一些情況,但是血之主人都死了,也沒特意大書特書,最後的一些字,恐怕也只是寂滅之時的一些不甘,所以留下了一些關於時光之主的介紹。

一位強大的存在!

好像也很霸道蠻橫的樣子,雙方在混沌中遭遇,一言不合就開打的那種,打完了對方就拍拍屁股跑路,壓根不在乎血之主的死活。

至於蘇宇,幾人沒多說什麼。

蘇宇大概率是有一些三族血脈在其中,而且,有不小的概率,其實是有一些天古的血脈,當然,這些都是題外話了,幾人沒多說這個。

說了也沒意義。

別說天古,如今的人族,大多還有天門的血脈傳承,該翻臉照樣翻臉,人族傳承無數歲月,血脈實在是太複雜了。

星這些人,更是可以追溯上去的老祖宗,該對付還得對付,對方也不會因為你有點他的血脈,就覺得你是一家人。

看完了這些東西,人皇開口道:「這些信息,其實也沒太多東西。第一,時光之主用的劍叫蒼穹劍,那可能有兩枚神文,一枚是蒼,一枚是穹,穹就在這,那蒼是徹底破碎了,還是消失了?」

「第二,三祖不算是血之主的嫡傳血脈,只是對方寂滅之時,氣血溢散,侵襲血脈,導致的一些變異。」

「第三,這座天地,其實算是半死了,豆包並非一開始的天地之靈,而是在半死之中,被老二提取出來的一些靈,所以不是原生的靈!」

「第四,時光之主很強大,強大到,哪怕這位血之主,也被對方格殺了,要知道,這不是當場格殺,而是傷勢太重導致的隕落……這意味著,對方很強大,強大到血之主根本無法療傷,一位開天者,很難隕落的,除非當場死亡,能傷重不治而死,這才可怕!」

除了這些,在留下的文字中,倒是沒有太多信息了。

而天地中,除了這座大殿,好像也沒其他建築物,大殿其實也很簡陋,並未留下太多的痕迹。

此刻,人皇看向蘇宇:「這座天地,你血之道既然蔓延上了,應該是可以繼承的!配合豆包,也許可以融入你天地之中,這位血之主,生前在我看來,起碼有40道,最少如此!當然,現在天地寂滅了,這些年損耗又極大,目前來看,天地不夠強了,可是,我想對你的提升,應該不會太小!」

這座天地,適合蘇宇!

雖然是半廢的天地,遠不如當年,不會說蘇宇繼承了就有40道,可人皇他們判斷了一下,最少也能給蘇宇提升個兩三道之力。

甚至一舉達到死靈之主的地步!

如此一來,蘇宇的實力提升就不小了,天地二門還沒徹底恢復,蘇宇若是能在他們徹底恢復之前,消化掉這座天地,那他和死靈之主,就能聯手對付天地二門了。

這應該是蘇宇多次戰鬥來,最大的一次機緣收穫。

其他人倒是沒說什麼,穹卻是有些不在意這些,有些糾結道:「你們覺得,蒼到底是破碎了,還是丟在哪找不到了?」

「……」

他還在想這個呢!

蘇宇笑了起來,隨意道:「蒼穹劍,開天時期破碎了,蒼若是當年沒化為人,那大概率是破碎了,融入了時光長河,蒼……蒼天、蒼生、蒼穹……融入了時光長河……」

蘇宇笑了起來:「別不是如今的蒼生道所化吧?」

穹微微一愣,看向蘇宇,蘇宇笑道:「有些大道很特殊,前人沒開過,但是存在於時光長河之中,比如萬府長的七情六慾道,藍天的蒼生道!所以,蒼穹劍中的蒼,恐怕便化為了蒼生道了!」

穹頓時急了:「這麼說,他藍天還算是我兄弟?」

「……」

蘇宇聳肩,「也不能這麼說,蒼可能是化道了,藍天開了這條道,那就是藍天的道了!你若是當年也徹底破碎了,也許也會化為一條大道,融入長河,等待後人來開闢!」

蘇宇說完,又笑道:「當然,只是推測罷了!蒼生道未必和蒼字有關!蒼穹,也可以說是上天、青天……我們口中的天,便是時光長河映射出來的天,那蒼字神文,可能就此化為了長河的一部分,甚至是萬界的一部分。」

蘇宇繼續道:「時光之主很強,他的劍,我想也很強!開天卻是將劍開斷了,我想,也許便是因為力量消耗太大,化為了這萬界的一部分,導致蒼穹劍受損!蒼字神文,恐怕早已消散,分佈在了整個萬界!」

穹頓時大失所望!

「那這麼說,我是沒辦法將當年的蒼穹劍徹底復原了?」

蘇宇點頭,大概率是做不到了!

幾人此刻也走出了大殿,死寂的世界,死寂的血脈長河,一切都很死寂。

哪怕豆包進入了那本血道經中,也無法改變這個世界已經進入了死寂期。

想重新恢復生機,恐怕難度很大,需要很多時間去慢慢蘊養。

這樣的世界,吞噬掉,也許是最佳的結果。

蘇宇看向人皇:「這個世界,可是一直在你掌控之中,你就給我了?其實你自己也能用,這天地,我們不是用來繼承修復的,若是繼承修復,那你倒是難,但是吞噬的話……大家其實都行!」

若是繼承修復,其他人未必合適。

蘇宇倒是相當合適!

可吞噬,那大家都有天地,吞噬起來都可以,不外乎利用轉換率高低罷了。

人皇笑了笑:「你是覺得我沒你蘇宇大方是嗎?進入地門后,我拿了萬道石,吞了長生竹,饕餮、古牛的大道之力都被我吞了,按照你的說法……這些東西,你都拿著好了?」

有時候,寶物易求,人心難得。

蘇宇這人,小氣起來,你得罪過他一次,他能記住你一輩子。

可大方起來,比如空的大道,他壓根沒經手過。

人皇印的確被人皇掌握多年,這天地,他其實也能吞噬,甚至吞噬后不見得比蘇宇提升少,他也可能成為38道甚至39道,成為抵禦對方的中流砥柱。

豆包這位天地之靈,還是文王弄出來的,其實文王吞噬了也行,豆包也會配合他。

可人皇覺得,還是蘇宇更合適!

他見蘇宇不說話,又笑道:「你是我們這些人維繫的聯繫人,中間人!你若是不夠強大,說句不好聽的,結果可能和稷天他們一樣。你說,大家都願意聽你的……有個前提,我們現在還活著,還沒感受到死亡的危機……真到了那一刻,也不見得就比他們更強!」

作為維繫這種關係的領袖,蘇宇應該更強大才行!

如今的蘇宇,比死靈之主弱不少,不見得是好事。

人皇繼續道:「你若是提升到了39道,天門和地門沒恢復,現在也就這個實力!你和死靈之主抵禦天地二門,穹38道,可以對付稷天!我36道,對付周也是可以的!空的大道,文老二吞噬了,若是能進入36道,配合文鈺,對付獄或者驚天也可以……太山去對付日、月……如此一來,我們勝算更大!」

那時候,差距就會縮小許多了。

當然,還是有差距的,獄或者驚天,文王配合文鈺,也只能抵禦一位,可擋不住兩位。

蘇宇看向人皇,再看看其他人,最後忽然看向死靈之主,笑了笑:「血脈之力,也蘊含了濃郁的生機之力!老死這邊,死亡之力一直勝過生機之力,若是能有足夠的生機之力,強化天地,我想,40道是有希望達成的!」

死靈之主微微揚眉,沒有說話。

蘇宇繼續道:「在場的這些人,最近或多或少都有些提升,老死目前算是我們的主力,雙天合一后,幾乎毫無提升了,有點想法嗎?」

死靈之主淡淡道:「再老死老死的,我想法會很大!」

說著,平靜道:「你若是要吸收就吸收了,說那麼多廢話做什麼?雙天合一之前,我在天門中寂滅一次,有過一次提升,還算可以了!」

蘇宇笑了起來,很快道:「算了,這天地我不吸收了!文王和文鈺平分了,兩人也許都能進入36道,空的大道給武王,武王最少也能成為34道……」

文王和文鈺都不由看向蘇宇,蘇宇平靜道:「多出幾位36道,也許更好!不是我蘇宇非要做個平衡,而是我這邊……現在強大了一道,未必是好事!」

幾人若有所思。

未必是好事?

蘇宇最近正在平攤所有大道之力,此刻,若是將血之道,強化的太過,的確未必是好事,當然,他可能會提升到39道。

但是,也不是百分百,而且天地屬性會出現變化!

吸收太多了,造成他天地之力,以血脈之力為主,那他會成為下一個血之主,其實沒太大意義。

有時候,並非什麼天地都能吞噬的。

「文王、文鈺都吸收一部分,強化天地,你們倆若是都晉級了,那就好辦多了!」

幾人面面相覷,蘇宇放棄了!

他們進來的時候,蘇宇血字神文化道,其實那時候大家就覺得,這天地,歸蘇宇了。

也許有些羨慕,可蘇宇的確在他們這個團體中付出了許多。

給他,其實也不是不能接受。

包括死靈之主,其實都能接受,當然,若是給別人,死靈之主未必能接受了,此刻,死靈之主就有些皺眉:「兩位34道成為兩位36道,還不如一位39道!蘇宇,你怎麼考慮的?」

他皺眉道:「你不要覺得我很強大,我的確不弱,也不自我貶低,二門之一,單打獨鬥,我不懼!可現在,我需要對付兩門……力不從心!」

蘇宇笑了:「急什麼,最近我也不是什麼事都沒做!放心吧,真要開戰,我會想辦法對付一門的……」

死靈之主看著他,一時間沒有說話。

能行嗎?

文王微微皺眉:「我和文鈺汲取這天地……」

蘇宇抬抬手:「好了,就這麼定了!何況,文鈺強大了,其實對我而言,也是好事!關鍵時刻,我還是可以借用文鈺天地之力的!」

讓這兩位強大,也是蘇宇一直想做,但是無法做成的事。

現在,倒是個機會。

而武王,也能提升一截,那他對付日月就沒問題了,要不然,之前一人對付兩位同階,武王未必穩贏。

現在,他若是進入34道,對付兩位32道,他又是最善戰的強者,那就十拿九穩了!

作為統籌者,蘇宇必須得將戰力最優化才行。

「就這麼定了,豆包,你配合文王、文鈺,汲取天地之力!至於你化天地之靈了,也好,文鈺天地中沒有天地之靈,你就去當天地之靈吧!」

蘇宇笑道:「你不是說肥球欺負你嗎?你化為天地之靈,實力大漲,肥球就打不過你了,你還能天天欺負一下肥球!」

豆包眨了眨眼,給文鈺當天地之靈?

文王已經有了天地之靈,書靈。

蘇宇和人皇,其實都是自己化靈了,倒是文鈺這邊,還缺一位,豆包本就是此地天地之靈,也是靈,其實還是很合適的。

文鈺聞言,也沒拒絕。

豆包,本就是她小時候的玩伴。

只是後來豆包不太好玩了,她就不帶豆包玩了,豆包主要跟著文王玩了。

一旁,穹嘀咕道:「給我也行啊,我38道了,給了我,我40道都有戲……」

蘇宇笑道:「你吃了獄王或者人祖,你也一樣的!你急什麼!給你,資源利用沒達到最大化,在我這,我蘇宇不說絕對公平,不過一般情況下,大家都會有機會!」

穹訕訕道:「就那麼一說!」

蘇宇,其實做的已經很好了,這個聯盟,比起對面的聯盟要穩固的多,便在於蘇宇努力去維繫這個聯盟不破碎。

穹、死靈之主、人皇一方,外加蘇宇自己,其實是四方人。

而今,四方人都能維持住平衡,蘇宇功不可沒。

「也別耽誤時間了,那就開始吧!」

蘇宇不願多說,迅速道:「文王,你和文鈺都汲取一些天地之力,若是還有多餘的,給武王!武王吞噬了空的大道,不知道能不能達到35道……若是不能,天地之力還有些剩餘的話,也有希望達到35道了……」

說到這,蘇宇又道:「36道的話就有難度了,武王短時間內,未必有什麼機會提升了!」

陰間大道也吸了,寂滅也寂滅了,那再想提升,除非他自己開天了!

可武王的道,太純粹!

蘇宇忽然想到了什麼,欲言又止,但是沒有說出來,人祖還有一條肉身道,人族的肉身道,留了下來,可這條道,他答應了給武皇!

最近,武皇也在吸收這條大道之力。

武皇實力其實現在不強了,到了此刻,也才堪堪達到了20道之力。

那條肉身道,給武王也許更合適一些。

不過蘇宇思索一番,還是沒有說出來。

「大家別愣著了,開始吧!老死,還要麻煩你們出去守一下……我感悟一下此地天地大道,文王你們開始吸收吧!」

人皇一聲嘆息,點點頭,感慨道:「蘇宇……你其實比我做的更好!」

有時候,他覺得蘇宇很衝動。

可有時候不得不說,蘇宇比他其實還要果決許多。

如今,這個團體能聯合起來,可以說,沒有蘇宇,幾乎沒有希望,完成這樣的聯盟。

蘇宇笑了笑,「這麼感慨做什麼?覺得自己老了?」

人皇失笑,也沒再說。

很快,人皇離開,穹和死靈之主也走了出去。

蘇宇盤膝坐下,並未吸收此地的力量,而是拿起那本血道經看了起來,豆包好奇地看著蘇宇,蘇宇抬頭看豆包,豆包好奇道:「蘇宇,咱倆到底什麼關係啊?」

「……」

蘇宇愣了一下,這時候,你跟我說這個?

我看你好奇,還以為你想說什麼呢,結果你問我,咱倆什麼關係?

「你想啊,我家小毛球是你夥伴,你算是我侄子……然後呢,你和九月是一輩的,我家炊餅是二月本源,那我就是你祖宗!我是這天地之靈,你可能是這天地之主的血脈傳承……那又是啥?」

「……」

你問題可真多!

蘇宇也是無語,這傢伙,有時候瞎想什麼呢。

蘇宇一把抓住豆包的腦袋,使勁揉捏了一陣,隨手丟給了那邊的文鈺,笑道:「你帶著玩,這傢伙,一大把年紀了,問題還真不少!」

豆包鬱悶,我是真好奇!

而蘇宇,不再理會,自顧自地開始看書。

他發現了,每一座天地,都有一本書,書,是核心!

文王有,他有,文鈺有……

大家都有!

包括這裡也有。

那時光長河有沒有?

時光長河若是也有,那這本書在哪?

這本書,又該叫什麼書?

蘇宇有文明志,文王有萬道經,文鈺有時光冊,人皇有人皇經,死靈之主有死亡圖冊……

「所以,時光長河可能也有一本書!而藍天想吞噬時光長河,首先還得找到這本書才行!」

「書……人門……」

這兩者會有關聯嗎?

蘇宇陷入了沉思中。

假設人門,蘇宇指的是萬天聖口中的那封印之門,若是封印之門,是書所化呢?

「不對……封印之門,是七情六慾之道為主!而時光長河,並非是七情六慾道為主!」

「那封印之門,很可能是一條獨立存在的大道,或者天地!」

而這,是有佐證的!

之前,蘇宇還無法確定,現在,人皇印都能是一座天地,那封印之門,可能也是一座天地或者一條大道!

而且還不弱!

既然是獨立存在的,那就不會是時光長河的核心書冊了!

所以,時光長河,九成的可能性,還有一本書隱藏在長河之中,這才是時光長河的核心。

「時光長河的大道核心,到底是什麼?」

蘇宇在思考,之前,他想過,可能是時光之力。

可若是按照稷天的說法,長河的作用其實是封印,那這麼說,時光長河的核心,可能是封印之道?

不……也未必!

一個個念頭,在蘇宇腦海中浮現。

不遠處,文鈺幾人看了他一眼,見他陷入了沉思中,文鈺傳音道:「哥,現在你覺得他還像你嗎?」

文王看了一眼蘇宇,笑了笑,微微搖頭,傳音道:「我和他其實不像,這傢伙,很複雜……不說這些了,吸收吧,他放棄了強大自己,既然讓給了我們……那也不能辜負了他的心思!」

文鈺也不再說,兩人天地牽引而入,很快,整個天地顫動起來,迅速開始吸收那有些死寂的血脈長河。

其實,這樣是很浪費的!

蘊養一些年,也許可以直接成為40道的強者。

可此刻,他們只能汲取那些力量,將整個天地納為己用,這有些涸澤而漁的意思。

可為了迅速強大,大家也顧不得了!

他們的氣息,開始提升。

而武王,也開始吸收空的大道,氣息也在提升。

……

至於蘇宇,一邊看書,一邊思考,一邊在繼續平衡自己的大道之力。

他要將大道之力,全部平衡。

甚至可以放棄一部分力量,也許會導致實力出現一些削弱,但是蘇宇不在乎,平衡之後,融合起來會更簡單,得失往往就在於這瞬間。

有舍才有得!

原本,蘇宇融合了108竅穴,進入了36道。

此刻的蘇宇,不斷平衡大道之力,已經融合了136竅穴,卻還是36道之力,並未提升!

武王其實還和他有些牽扯,但是蘇宇直接屏蔽了武王,不再控制武王之道,甚至準備等武王強大一點,把他直接踢出自己的天地!

讓武王自己,徹底納道入體,脫離自己的天地。

以前的蘇宇,在做加法,到了此刻,他其實也在做一些減法。

「我的天地,未必需要那麼多人,實力強不代表什麼,更需要的,其實還是智商高的……得能幫我融道的,一個頂十個!」

「所以,走神文師一道的,其實更好一些!」

神文師,都掌握多枚神文,大道也許不強,但是這些人,融道還是有點本事的。

武王這些人,別看厲害,但是對多重大道的掌握,其實不強。

術業有專攻!

武王他們專註於一道,這其實不是蘇宇想要的那種人才。

蘇宇陷入了沉思之中。

文明師……

自己的老師他們,其實都是文明師,但是他們對大道感悟不算太深,但是多神文系,都對多重大道有些了解。

是否要請他們幾位出山呢?

實力太弱了!

一條道,都沒感悟到極致,融合大道,可以做到嗎?

還有,從天門中帶回來的那些散修,也許要剝離出去,蘇宇不會過河拆橋,直接就殺了,但是,可以讓給人皇他們,他們的天地大道也不少。

「也許,我需要清理一下我天地大道中的人數了……未必需要強大的,但是一定要一些腦子好用的!」

如此一來,還能強大人皇他們,一舉兩得!

「一批一直追隨我的人,一批腦子好使的人,剩下的……都給讓出去好了!」

要那麼多人幹嘛?

剔除一部分人,蘇宇實力肯定會下滑,可如此一來,也能讓自己的天地更純粹一些!

至於老師他們,蘇宇還在思考中。

他們的藏身地雖然隱秘,可未必安全,人祖的天地之前就在人境,也許也掌握了一些東西。

「萬道融合……」

「藍天!」

蘇宇再次想到了藍天,藍天獨立開天,脫離了蘇宇的體系,現在正在融合萬道,甚至蘇宇做好了讓他吞噬長河的準備。

可是,未必能成功!

如果無法成功,那最好的選擇是……他和藍天合一!

藍天,其實比文鈺這邊更合適一些,文鈺也是萬道,但是文鈺開的天地,和蘇宇開的天地,本質上只是一種疊加,而不是藍天那種可以幫自己萬道融合的一種狀態。

疊加,會變強,融合,會變的更強!

而融合藍天之後,也許自己可以嘗試著吞噬掉長河!

念頭閃爍,蘇宇瞬間消失在原地。

而文王他們,氣息也在迅速強大。

不知過了多久,天地劇烈顫動,有破碎的徵兆,原本就是寂滅的天地,此刻,被兩人瘋狂吸收,連本源都給吸收了,天地豈能不破碎!

……

伴隨著一聲巨響!

天古他們死後第三天,距離天門地門開啟的第六天,人皇印徹底破碎!

三道人影浮現在宇皇大殿。

人皇幾人迅速趕到,此刻,一個個都有些複雜。

人皇印沒了!

不是蘇宇吸收了,而是文王他們。

這一刻的文王他們,氣息都很強大。

文王和文鈺,都進入了36道,而武王,吞噬了空的大道,也吸收了一部分天地之力,此刻的他,居然真達到了35道!

人皇看著幾人,有些唏噓!

到了這一刻,七人組,唯獨武王還沒進入36道,其他人,都跨入了這個層次,蘇宇此刻,反而顯得不算太強大了!

至此,血之主留在天地間的痕迹,也被消除掉了。

這一刻,死靈之主39道,穹38道,蘇宇、文王、文鈺、人皇都是36道,武王35道。

「蘇宇呢?」

文鈺問了一句,沒看到蘇宇。

人皇指了指天空,幾人朝天空看去,很快,都有些異樣起來,此刻的蘇宇,居然躺在時光長河中睡覺,任由萬道衝擊,好像在感悟什麼。

而身邊,有個人在護道,藍天!

文鈺看了一會,沒再說什麼。

蘇宇安安靜靜地躺在長河中睡覺,而此刻,為他護道的,卻是只有藍天,不知是蘇宇不願意讓其他人去護道,還是人皇他們沒去。

大概率是蘇宇不需要他們去跟著!

這一刻,哪怕表現的魯莽的武王,也輕輕一嘆,低不可聞。

卻是在自己的日記中,留下了一句話。

蘇宇,新宇時代的皇!

他心中,新宇時代的人,也許才是他的真正的道友,朋友,兄弟,親人……

而其他人,哪怕蘇宇表現的再友好,其實,也沒那麼重要。

忽然間,有些悵然若失的感覺,幾人都有。

他們,並未走入蘇宇心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47章 新宇之皇(求訂閱)

97.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