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3章 誅心之戰!(求訂閱)

第953章 誅心之戰!(求訂閱)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

這是周最後一刻得出的結果,他靠著人族的信仰,人族的氣運,抽走了蘇宇的氣運,操控人皇他們的氣運,壓制人皇他們的成長。

最終,也死在了氣運之下!

當年,人皇他們被算計,周算是出了大力的,包括氣運之事,也是周為主,否則,一般情況下,非本時代的強者,非人族強者,哪有那麼容易操控人皇他們的氣運之力!

能做到這一點的,只有周和天門,不過天門已經被隔斷,分割了時代,其實也難以做到。

算計了一生,最終,把自己算計死了。

臨死的時候,倒是看透徹了!

可惜,也來不及了。

這一刻的蘇宇,帶著冷意,「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

操控人族氣運,操控萬界氣運。

匯聚氣運於一人!

靠著蘇宇,引出了人門大聖,殺了人門六大聖,靠著操控氣運,製造了上古劇變,導致人皇他們遇險。

又靠著氣運之力,要在此刻剝奪蘇宇氣運。

周真的以為,一切都在他掌控之中嗎?

之前差點死了,這傢伙都沒剝奪蘇宇氣運,不知是沒機會,還是篤定他自己死不了。

可這一次,真死了!

這位昔年帶著人族開闢時代的傢伙,從始至終,都想著操控萬界。

總覺得,一切都在他算計之中!

今日,卻是死在了氣運之上。

他是死在巔峰的,也算是求仁得仁,氣運之力,最後一刻,將他推動到了38道,若不是當日蘇宇破了他的計劃,也許他還能更強!

若是他當日天地和自己大道合一,也許當日就是38道了,今日也許能進入39道,甚至40道!

也許,這就是周的打算!

可惜,他的打算,遇到了蘇宇,蘇宇根本不按套路來,破壞了他的一切計劃。

否則,當日獄王進入40道,他要是也能進入40道,兩位40道,甚至可以匹敵二門了!

「真可惜!」

蘇宇回手一拳,打的獄王戒尺偏離,帶著一些冷意,帶著一些嘲諷:「無情無欲!可笑!人皇他們出事,不見你如此!炎火為你而死,不見你如此!你在外的聖族覆滅,不見你如此!到了此刻,你父親、母親隕落,你倒是無法接受了!既然如此,你殺別人的時候,怎麼不見你瘋狂?」

蘇宇冷笑連連,說的話,句句扎心!

「自私自利,所謂法道森嚴……那是法不在你身!你所謂的法道,只是剔除了你,剔除了你父你母的法道!」

這一刻,蘇宇揭穿了現實,說出了血淋淋的現實!

「你的法,是建立在你全家不受法道控制的法!」

「所謂法道天地,所謂一切皆有規矩……皆是建立在你獄,他周、天不受控制,不受轄制的情況下!」

「操控人心,操控萬族,操控萬界,操控這個時代……這就是你們的法?」

蘇宇聲音冷厲無比:「獄,你也配言法?你眼中,真的有法?」

轟!

蘇宇氣息大盛,氣運之力,算什麼玩意,他壓根沒在乎過!

何況,真要說氣運之力……此刻的他,也比任何人強盛。

天地之靈既然有打算,那就不會讓蘇宇此刻死了,所謂的氣運,也不過是這一方天地氣運,天地之靈作為此方天地的代掌主人,你的氣運,還能比它更強?

轟隆隆!

遠處,大戰再次爆發,稷天此刻急了,怒吼道:「天地二門,全力以赴!」

周死了!

那38道的獄,真的可以匹敵蘇宇嗎?

一旦獄也死了,蘇宇脫開身,那就麻煩大了!

當日說好的,誰死了,大道被誰汲取,可惜,此刻蘇宇第一時間剝奪了對方天地,誰能汲取?

無法汲取!

一旦獄也戰死,那他們真的麻煩大了!

「聒噪!」

蘇宇一聲冷笑,看向那邊,冷冷道:「真以為你們吃定我了?」

就在這一刻,蘇宇一揮手,一道人影被他飆射而出,沒有朝稷天他們飛去,而是飛向日、月那邊,武王正在壓著兩位超等打!

可是,日月也強大無比,都是超等,也不是那麼容易殺的!

然而,這一刻,日、月陡然變色!

空中,一道人影不受控制,臉上露出猙獰痛苦之色,凄厲喊道:「蘇宇……你對我做了什麼?」

日月!

這是蘇宇擒拿的日月,日和月的後裔,法就說過,日月是日和月大道交合之下誕生的存在!

日月修鍊日月大道,才是最強的!

才是最可怕的,會對日和月造成一些影響,甚至是會剝奪對方對大道的控制權,所以日和月,一直沒有傳授他日月之道!

可這一刻,猙獰的日月,眼中露出一抹絕望之色,下一刻,口中發出滲人的笑聲:「這個肉身,不錯啊!有點靈的味道!」

藍天的聲音!

一直沒出現的藍天,忽然出現了,沒有幫助蘇宇,而是在這一刻,接管了日月的肉身,帶著一些笑意,燦爛無比道:「日月大道……真好!」

下一刻,日月肉身之上,爆發出一股璀璨的日月光輝!

日月大道融合!

而天地之間,忽然呈現出兩條大道,被藍天操控,好像要強行從他們體內剝奪出來,超等可以納道入體,可這一刻,被納入體內的大道,忽然被牽扯出來了許多!

藍天桀桀笑道:「武王,還不殺人!」

此刻,武王也是驚訝無比!

他打了半天,都沒打死這倆傢伙,這倆傢伙聯手真的很強,他這個接近36道的強者,都打不死他們。

可現在,這倆的大道,居然被強行牽扯了出來!

蘇宇這傢伙,真行!

趁著這時間,武王也是戰鬥的好手,暴吼一聲,手中浮現一把巨劍,暴吼一聲,那如同門板的巨劍,一劍朝日劈下!

這一劍,也是強大無雙!

35道強者,全力以赴,對方還被限制了一二,這下子,兩人聯手的趨勢,瞬間被打破!

轟!

一聲巨大的響聲呈現,如同天地崩塌,大日破碎!

轟隆隆!

巨大的太陽好像炸裂開,日凄厲嘶吼一聲,肉身卻是被一劍斬的四分五裂,大道呈現了出來,帶著一些絕望之色,日暴吼一聲,強行將大道往月那邊塞去!

日月融合!

如此,才能匹敵武王,否則,都要死!

「不要……」

月也是凄厲喊了一聲,剛剛還能匹敵武王的兩人,隨著日月浮現,隨著藍天接掌,日月大道瞬間出現了破綻,被武王抓住了機會,眨眼間斬殺了日!

月凄厲吼著,想要抓住那大道,想要融合,可遠處,藍天也是桀桀怪笑著,下一刻,日月軀體飛出,轟隆一聲爆裂!

作為雙道交合誕生的靈,他的自爆,一下子震蕩的日月大道都在顫動!

武王也是抓住時機,瞬間抓住了大日之道,冷哼一聲,一腳踢出,轟隆一聲,將月踢的肉身炸開!

局勢變化的太快!

誰也沒想到,武王這邊,居然也瞬間斬殺了一人,月也是岌岌可危,遠處,天門臉色一變!

日月二將,是他麾下最忠實的大將!

此刻,日已經隕落,月也要死了,他厲喝一聲,化為天門,朝穹籠罩而去,天門封印之力呈現,將巨大的長劍鎮壓下來!

轟隆一聲巨響,穹瘋狂爆發,劍氣衝擊天地,卻是無法掙脫!

此刻,天門也是探出巨大的手掌,朝武王那邊鎮壓而去!

到了此刻,他還是爆發了強大的力量,將38道的穹鎮壓住了!

與此同時,蘇宇一聲冷哼,一拳打出!

另外一腳踢向獄王,時光輪轉,天地變色,一切好像都在倒退,長河倒流!

時光之法,被蘇宇修鍊到了如今,也到了一個可怕的地步,一腳踢出,獄王直接倒退數千米,而蘇宇一拳打出,和天門手掌碰撞!

轟隆一聲巨響!

拳印破碎,巨掌也瞬間破碎!

天門低喝一聲,帶著一些憤怒!

他和蘇宇差不多,此刻大概都有39道之力,同樣,也都在鎮壓一位38道強者,他能抽調出的力量和蘇宇能抽調出的力量,其實也差不多。

一下子,雙方的攻擊都破碎了!

而那邊,沒了他的阻攔,武王一個35道,極其善戰之輩,哪還會錯過機會!

一聲厲喝之下,武王一劍斬出,轟隆!

月之大道,被斬的瞬間破碎!

武王探手一抓,日月大道紛紛落入手中,日月輪轉,武王手中浮現出一道道兵器,瘋狂切割,刀槍劍戟,他也樣樣精通!

幾乎是眨眼間,一聲凄厲慘叫再次傳出,月之大道上,月的殘影浮現,帶著一些絕望。

後悔嗎?

後悔!

日月的存在,就不該存在,早知道今日會因為日月導致隕落,當年就不該一念之差,留下了日月!

這位日月大道誕生的靈,實力不強,早早被蘇宇抓走。

在蘇宇幾次戰鬥中,都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包括對付法,拯救文鈺。

到了今日,更是發揮了最後的作用,將日、月兩位超等都給一起拖下了水!

轟!

巨響聲響徹天地,日月大道崩潰,也開始融合,而武王還在思考著給誰,蘇宇喝聲響起:「你吞噬了!速度!」

日月大道融合,也是強大的大道。

兩位超等大道,也許可以幫助武王進入36道!

雖說,武王並非走這種類型大道的修者,可兩位超等大道,還是有很大希望幫助他晉級的。

武王原本還想留給別人的,可此刻一聽,也不再說什麼,迅速將兩條大道納入體內,強行吞噬!

這些陰間大道,對他們幫助本來就很大!

天門他們希望殺了蘇宇他們提升,蘇宇他們也寄希望殺了這些陰間大道強者,吞噬大道提升自己呢。。

日月瞬間輪轉,在武王身上爆發出一道道璀璨光輝!

此刻,稷天再也按耐不住了!

一旦武王也進入了36道,那就攻守易勢了!

「天地二門,你們還在做什麼?」

他憤怒咆哮一聲,驚天因為之前被穹所傷,此刻,和文鈺鬥了個旗鼓相當,而文王和人皇聯手戰他這位36道,兩位都是開天者!

雖說他沒落入下風,可也沒有佔據任何上風!

倒是蘇宇這邊,武王一旦晉級,那就麻煩大了!

就算不晉級,此刻,武王斬殺了日月,也讓整個局勢出現了變化,接二連三地出現了強者隕落!

而三大強者的隕落,此刻也讓末日氣息動蕩,貫穿了時光長河,隱約間,好像看到了一座門戶,從未來朝此地飛來!

人門,可能要降臨了!

大量強者的隕落,加速了人門的降臨速度!

稷天倒是暗暗鬆了口氣,人門降臨,未必是壞事。

人門中,還有多位超等!

人門大聖八位,超等還要超過大聖數量,足足有十多位,和天門當初的禁地之主數量相當。

不過,稷天還是擔心!

擔心人門降臨之前,再出現強者隕落!

尤其是他和驚天!

想到這,稷天迅速擊退了人皇,和驚天匯合到了一起,吼道:「我和驚天一旦隕落,人門降臨,那些合一失控,你們考慮清楚了,還要防守為主嗎?」

他和驚天死了,人門那些超等,很可能會不受控制的!

天地二門,真的考慮清楚了嗎?

到了此刻,兩人還都只是39道之力,他不信!

天地二門,一直都有留手!

不是不想殺人,也不是想要其他人死,只是這倆各有盤算,都不想此刻付出代價,強行讓自己強大起來,那會造成一些後遺症!

……

而此刻的蘇宇,有些不耐煩,喝道:「武王,突破後去圍殺稷天他們!」

這傢伙,廢話太多!

就聽他在吼了!

不知道的,還以為你爹媽死了呢!

死的是獄王爹媽,也沒見獄王一直吼!

此刻的蘇宇,也是戰力全開,各種大道之力爆發,法度森嚴?

獄的道,最強的就是那法道!

化為戒尺,每一次攻擊,都會出現森羅地獄,每一次攻擊,都會讓蘇宇有些難受,好像在拷問,在鞭笞,38道的獄王,此刻拚死作戰,還是相當強大的!

天門拿不下穹,蘇宇也拿不下獄!

一時間,倒是僵持了起來!

而浮現出身影的藍天,此刻爆掉了日月的肉身,弄死了日月,順帶著把日和月都給弄死了,桀桀怪笑一聲,再次消失。

下一次浮現,卻是靠近了蘇宇這邊!

藍天,不強!

哪怕到現在,也不強,20多道的實力!

可藍天的情況,獄也清楚,這傢伙擅長意志衝擊,在她不敵蘇宇的情況下,一旦被藍天侵入天地,意志衝擊,那也是個大麻煩!

獄王冷喝一聲,巨大的地獄世界浮現!

地獄四周,皆是烈火!

地獄之火焚燒虛空!

阻攔藍天混入她的天地之中,而獄王此刻臉色也有些異樣,忽然嘆息一聲,有些悲天憫人,一聲嘆息,讓蘇宇心神微微一震!

七情六慾!

吸收了多條大聖之道的獄王,此刻,開始發揮出七情六慾道的強大!

「蘇宇……殺人者償命!你殺戮無數,該償命了!」

法度森嚴!

戒尺和鎖鏈,帶著各種慾望之道,朝蘇宇席捲而去!

蘇宇冷笑:「獄,你比他們還要噁心!我說過了,你的法,只是你的,而不是我的!也不怕笑掉大牙!」

說罷,蘇宇忽然笑了:「七情六慾之道?法道?」

「我會怕嗎?」

就在這一刻,蘇宇任由那些大道侵入自己肉身,任由鎖鏈將自己鎖住,也任由戒尺鑽入自己體內,獄王都有些驚訝!

蘇宇又要做什麼?

而就在此刻,蘇宇忽然臉上露出一抹瘋狂之色,帶著一些悲喜交加之意,帶著一些憤怒、哀愁之意,那張臉,還是原本的臉!

然而,他的神色,卻是不斷變化起來。

「我好憤怒……」

「我有罪!」

蘇宇凄厲喊著,聲音凄厲,如同泣血之言,凄厲無邊:「我有罪啊!審判我吧!獄,你來審判我吧!」

「天地當降大劫,罪人永不超生!」

「我召天地之劫,懲罰我!」

在獄王有些駭然的眼神下,天地之中,忽然誕生了無數噬蝗!

就在蘇宇他們身邊,無數的噬蝗,瞬間出現,罪孽,罪惡!

有罪!

這些噬蝗,都很強大,一瞬間,從四面八方湧來,時光長河之中,黑暗雷霆之力瞬間浮現,轟隆一聲,朝蘇宇劈來!

罪惡!

法度!

那一道道雷霆,瘋狂劈來,不止是蘇宇被劈,連帶著他身上的戒尺、鎖鏈,紛紛被雷霆劈中!

轟隆!

獄王天地顫動,她的大道核心,被蘇宇裹在了自己身上,蘇宇在召喚劫難降臨!

那雷霆之力,也是強大無比!

無數噬蝗朝他們洶湧殺來!

兩敗俱傷的戰法!

「法道森嚴?」

蘇宇冷笑:「我有罪,你也有罪!獄,到底誰罪孽更深重?何況,就算你我罪孽一樣,終究還是看實力,你沒有絕世的實力,還指望當這個執法者……你配嗎?」

就在這一刻,蘇宇天地覆蓋而來,席捲天地!

下一刻,和獄王天地陡然重合!

獄王臉色大變!

和蘇宇死死抓住她的鎖鏈和戒尺,任由天地雷霆轟殺,任由噬蝗吞噬,蘇宇笑的燦爛:「獄,你不是要走法道嗎?我們一起,接受天地的審判,接受你我大道的審判,好不好?」

獄王迅速倒退,卻是被蘇宇死死纏住!

下一刻,雙方天地徹底重合!

一瞬間,天地封鎖!

上下兩重天地,這一刻,居然完美地融合到了一起,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球形,將兩人困在了其中!

萬道呈現!

蘇宇笑了,獄王臉色卻是有些發白,蘇宇笑道:「法道森嚴……法道無情!那好,就讓你的天地大道和我的天地大道融合,看這大道,到底審判誰!讓天地來審判,讓長河來審判,讓蒼生來審判!」

一本書冊浮現,文明志!

文明志瞬間包裹了那戒尺!

而下一刻,人主印也浮現,一把將鎖鏈纏住!

四件寶物,瞬間糾纏到了一起,彼此相融,蘇宇此刻走上了藍天的路子,他居然也在融合對方的天地!

不過,蘇宇比藍天更絕!

他實力比獄王強,但是想殺她,難度很大!

就在這一刻,蘇宇陡然拋出一物,那好像一一座破碎的天地,這破碎的天地,瞬間化為一個光球,如同通道,連接到了時光長河!

四面八方,眾人都是一震!

穹更是吼道:「蘇宇,你在做什麼?」

蘇宇在幹什麼?

他好像要把剛剛殺了人祖的天地,給報廢掉!

蘇宇笑了:「人祖天地,乃是天地氣運所化!人祖,是她之父,也是我人族這個時代開代之主!人死了,定能公平公正,不偏不倚!以人祖天地為能量來源,以人祖的萬界氣運,為審判標準,我要和獄賭一把,賭到底誰是罪人,誰是罪孽!她不是走法道嗎?我也想看看,這天地之法,到底是審判我蘇宇,還是審判她獄?」

轟隆!

一聲巨響,人祖天地融入時光長河,化為一根竹竿,強悍無邊,卻是沒有任何生機!

蘇宇大道和獄王瘋狂糾纏,冷笑一聲:「獄,你走法道,那我就用你的道,破了你的法!別掙扎了,為了殺你,今日,我可是賭上了自己,我蘇宇也想看看,誰才是這個天地的罪人!」

他也是瘋狂無比,以人祖天地,為懲罰力量來源!

此刻,他糾纏獄王大道!

讓天地來審判,讓獄的父親母親,死後來審判!

公審自己,公審獄王!

那巨大的竹竿,呈現在天地之上!

蘇宇聲如洪鐘,帶著滔天之力,和獄王大道糾纏不休,放聲喝道:「凝萬界意志,凝天地意志!以萬界氣運為源!以蒼生為鑒!」

轟隆隆!

長河劇烈波動起來,萬界萬物,萬界萬靈,此刻都忽然心有所感,紛紛抬頭看天!

這一瞬間,好像有什麼人在問他們。

「審判蘇宇,審判獄,萬界為證!」

他們紛紛抬頭,紛紛看向天空,看到了那根碧綠色的竹子,看到了那懸浮天地的兩位強者,此刻,兩位強者,彼此糾纏!

而這一刻,一道人影浮現在那碧綠色長竹之上,正是藍天,藍天笑了起來:「我以蒼生為道,代天審判!獄,你乃法道之主,天地唯法,可願接受天地之審?」

獄此刻臉色變幻不定,看向自己天地中,蘇宇迅速融入,幾乎融為一體,臉色變幻之下,冷冷道:「審判我?好,本王看看,你們如何審判我!」

藍天笑道:「不偏不倚,天地為鑒,蒼生為鑒!否則,法道不崩,也傷不到你,殺不了你!」

話落,他手持竹竿,冷聲喝道:「為人族,當以七情六慾為基!當以遵紀守法為本!獄、蘇宇,蒼生為鑒,人族崛起,二位可有功,可有過?」

他聲如洪鐘,震蕩天地:「萬界生靈為評,誰功高,誰過多?」

冥冥中,長河波動!

萬界生靈腦海中不由自主浮現出兩人的過往,獄王有功嗎?

有!

上古時代,她清內患,平判亂,法道森嚴,內外皆懼!

吏治清明,規則森嚴,功臣不敢自傲,敵人不敢逾越……

獄王有功!

而蘇宇,平定萬族之患,解救人族蒼生,三門回歸,阻敵於人境之外,平萬界,盪三門,庇護蒼生,也是功勞巨大!

兩人有過嗎?

有!

此刻,藍天好像在收集萬族萬靈意志,淡淡道:「獄,誅盟友,陷害文鈺,無法無天,無道無矩,當罰!」

轟!

一竹竿朝獄打去,獄王無法反抗,此刻,被蘇宇糾纏到了一起,雙方都在互相消耗,根本無法抵禦!

轟!

那竹竿也是強大無比,一竹竿打來,砰地一聲,打的獄王左腿斷裂,砰地一聲,半跪在地!

蘇宇哈哈大笑!

剛笑著,藍天好像化身天道,冷漠道:「蘇宇,功不抵過!挾私報復,瞞得住天下,瞞不住蒼生!蒼生如明鏡,既然審判,當不偏不倚,當罰!」

竹竿落下,砰地一聲,打在蘇宇腿上,蘇宇一個趔趄,劇痛無比,卻是沒有斷裂,忍不住怒罵一聲:「我挾私報復誰了?」

這審判,有毛病吧!

我什麼時候報復人了?

此刻的藍天,當保持中立,以控長河和人祖天地大道,如此,才能讓大道爆發出強大的威力。

蘇宇知道,這還是他自己的想法和算計。

可是……我怎麼就有過了?

藍天好像在汲取蒼生之念,淡淡道:「蘇宇,蒼生有怨,人族有怨,你登頂人主之時,有人不服,不教而誅!誅殺三十六府強者,誅殺功臣,誅殺諸府強者……」

蘇宇怒罵一聲:「這也算?」

的確干過這事!

登頂人主的時候,有人不服,蘇宇乾脆全給殺了,壓根沒去管他們是好人還是壞人,其中還有府主級存在,也一起給殺了!

連這茬都算?

蘇宇也是無語了!

藍天不管這個,繼續道:「人皇、文王諸強,有功於天地,有功於人族!獄,你叛變兄長,陷害忠良,致使上古覆滅,民不聊生……當罰!」

轟!

竹竿再次打下,轟隆一聲巨響,打的獄王右腿斷裂,鮮血直流!

獄王咬著牙齒,跪倒在地,冷冷看著上空:「我為蒼生謀,上古規矩,無法無天,我不認罪!」

藍天才不管她!

「蘇宇,人祖周,開闢時代,帶領人族崛起,功勛蓋世,你誅殺周……」

蘇宇臉都綠了:「殺他也有罪?」

「有罪!」

藍天淡淡道:「未經公審,擅殺功臣,當罰!」

「艹!」

蘇宇大罵一聲,這可不是我預料中的!

砰地一聲,竹竿打下,打的蘇宇左腿斷裂,蘇宇卻是不肯跪下,怒罵道:「這個老子不認!」

他比獄王要強,這玩意,就算審判,他也比獄王有優勢!

藍天不管這個,繼續道:「獄,這就是法道!真正的法道,不是你想懲罰誰就懲罰誰,不是你能代天執法,一切皆有法度!」

獄王咬著牙:「公平審判,本王接著!」

蘇宇殺周都是罪,此刻,她認!

認這個法!

「獄,你之一脈,擅殺人族,脫離人族,置人族十萬年危難,不管不顧,多次暗殺文王傳承……當罰!」

轟!

又是一竹竿打下,砰地一聲巨響,獄王胳膊被打斷!

「蘇宇,文乃你先祖,無情無義,逆伐先祖,當罰!」

蘇宇罵道:「是不是找不到老子麻煩,隨便按個罪名就罰?他先殺我,還不能反抗了……」

砰地一聲巨響,竹竿再次打下!

藍天忽然笑道:「你要公審,天地審判……那就接著,要不就閉嘴,又不是我控制的,這是蒼生意念,長河意志!」

他沒辦法控制這些,他只是代替萬界,代替蒼生來說出這一切罷了!

蘇宇右腿也被重重一擊,但是竹竿的殺傷力,不如對付獄王那麼強!

「獄,勾結人門、天門、地門,謀害蒼生,當罰!」

轟!

又是一聲巨響!

獄王雙臂徹底斷裂,帶著一些憤怒:「本王不服!」

她也不服!

藍天都懶得多說,愛服不服,你想的再多,那也沒用,這就是你要的法!

無情之法!

結果沒出現之前,過程有問題,那就罰!

不以結果論英雄!

功也不可抵過,何況,你獄的法道天下,還沒出現呢,更是不可能因為你的一些想法,就為此赦免你!

藍天繼續審判:「蘇宇,你誅百戰諸強,誅雲水、暗影……」

他都沒說完,蘇宇忍不住再次開罵:「什麼鬼玩意,他們要對付我,要造反……」

砰!

又是一聲巨響,蘇宇右腿傳來斷裂聲,有些趔趄,就是不倒地!

反正,這些懲罰,沒有對付獄王那麼厲害。

這玩意,他自己搞出來的。

但是,其實到了此刻,也不受他控制!

不過,蘇宇可以現在放開獄王,回收這東西,那就不存在這個了,但是……不幹!

蘇宇就是要繼續審判下去,哪怕他覺得,藍天給自己報的罪名,都是無妄之罪!

可獄王受傷比他重,這就夠了!

「獄,利用情義,讓炎火赴死,無情無義,當罰!」

轟!

竹竿再次打下,打的獄王頭破血流!

「獄,徇私枉法,暗中驅使炎火對付武皇,造成武皇天門開啟,星月枉死,徇私放過炎火……」

此事,大家還真不是太清楚!

此話一出,遠處,人皇臉色陡然一變,瞬間朝獄王看來!

人皇臉色鐵青,瞬間暴怒:「獄,你告訴我,當年武皇開天門,是你暗中唆使炎火所致?」

獄王沉默不語!

砰地一聲,竹竿再次打下,藍天幽冷聲響起:「天地為鑒,非真不罰!此道,法道!問詢獄之本心,是與不是,獄最清楚!」

人皇暴怒!

「該死,混賬!當年我知你犯錯,念及兄妹之情,一再饒恕,獄,你敢暗中坑殺星月……混賬東西!」

人皇怒了!

當年星月之死,讓他怒不可遏,若是心地稍微狠毒一些,早就遷怒武皇,斬殺了武皇!

可他念及武皇也只是無心之過,並未追究,至於武王出頭,非要懲戒武皇,人皇知道,但是最終還是默認了,但是也沒殺武皇。

結果,罪魁禍首是他當年一再放過的三妹!

這一刻,人皇暴怒之下,一拳砸的稷天都倒退數步,人皇憤怒無比:「獄,我一再容忍你,顧忌兄妹之情,不願殺你!你一再利用我,我還是看在兄妹情深的份上,不願對付你!你卻是殺我妹妹,你不可饒恕!」

話落,他一聲厲喝:「今日,本皇和獄,割袍斷義,今日獄不死,本皇窮盡此生,必殺她!」

他憤怒無比!

這才是最大的背叛!

轟!

金色長袍斷裂,斷了數萬年的兄妹之情!

而蘇宇,撇撇嘴,有些鄙夷:「早就讓你殺她,你非不殺……」

沒說太大聲,怕人皇受不了刺激瘋了。

人皇這人,有時候還是有些優柔寡斷,為了獄王的事,多次犯錯,如今,真輪到了他親妹妹,他就受不了了,這傢伙,活該!

當然,這些話,憋在心裡就行!

而此刻,文王幾人,也是臉色鐵青,紛紛割斷長袍,文王更是冷哼一聲:「你謀划文鈺之道,冒充文鈺之名,殺戮無辜,為了你,我讓文鈺隱姓埋名,萬界皆知時光師殺戮無數,我連一聲辯解都無,都讓文鈺抗了下來,而今,文鈺之困,和你有關!星月之死,和你有關!獄,你有父母,有親人,你會珍惜,何曾考慮過我們?」

那都是他們至親之人!

他和星宇,都只有一個妹妹,父母早亡,天地之間,唯一的嫡親!

結果,都被她坑害!

此刻,文王也是怒不可遏!

獄王冷著臉,任由竹竿擊打,打的她頭顱都在碎裂,等他們說完,獄王聲音冰寒:「我所做一切,無錯!」

不認罪!

蘇宇笑了:「她沒救了,繼續!」

獄王到死,恐怕都不會認罪的!

而此刻,人皇他們憤怒無邊,瘋狂無比,三大強者,聯手之下,殺的驚天和稷天不斷倒退,傷勢呈現,稷天都忍不住想罵人!

那邊還沒打完,這邊,三大強者倒是瘋狂了!

人皇這些傢伙,原本也許還缺乏一些動力,現在……那是徹底怒了,血性激發,廝殺起來,比之前難纏了不止一籌!

而遠處,武王也要徹底晉級了,此刻,也是憤怒無比,朝他們那邊殺去!

稷天想罵人!

你去殺獄好了,來我這邊幹什麼?

而天地二門,一時間也拿不下兩人,地門都忍不住怒道:「法道……真他么不靠譜!」

獄王這是自己把自己給坑了!

蘇宇用法道去審判她!

獄要是不認可這法道審判,她自己的道,就是錯誤的,大錯特錯的,那天地還會崩碎,她不得不接受法道的審判,這才是最大的笑話!

而藍天的審判聲卻是繼續響起:「獄,你妄圖擊殺稷天、驚天,完善天地,補充天地情慾之道,背叛盟友,一錯再錯,當罰!」

轟!

竹竿再次降臨,打的獄王軀體都在破碎,獄王依舊冷漠:「殺他們,完善七情六慾之道,抵擋人門,有何不妥?」

稷天:「……」

稷天和驚天這時候都想罵人,算了,你被打死算了!

知道這女人有想法,結果,這女人是真的想殺他們!

這女人不死,和他們翻臉,也是早晚的事!

而獄王,此刻肉身破碎不堪,天地有些崩碎,蘇宇齜牙咧嘴的,這傢伙,真行!

都被打成這樣了,都不認!

這可是你自己想要的法道,今天算是成全你了!

藍天也不管她,好久沒審判蘇宇了,下一刻,忽然道:「蘇宇,你坑蒙拐騙,欺騙穹、陰……」

去你大爺的!

蘇宇想罵人,這也算?

轟!

竹竿敲打而來,還好,力道不算太重,蘇宇陡然看向死靈之主和穹那邊,有這樣的結果,顯然是這兩人,心裡有點小怨念,被天地大道捕捉到了,才會誕生這些!

這倆,有點不服氣啊!

死靈之主和穹一聲不吭,瘋狂廝殺起來,別看我,我倆肯定有點,你看也沒用,這個不受控制的,我們也沒辦法!

「獄,你欲滅絕人性,斷絕人族七情六慾,化人族為傀儡,當罰!」

獄王氣息虛弱,陡然怒吼道:「情慾,本就不該存在……」

「那你還憤怒什麼?」

藍天一句話堵了回來,你既然覺得不該存在,你憤怒什麼!

「石頭無情無欲,你不如化身石頭好了……也不對,石頭成靈了,都有情慾!」

「狗屁不通!」

砰!

又是一聲巨響,獄王被這一竹竿,打的肉身撕裂,直接四分五裂,痛苦呻吟起來!

而此刻的蘇宇,依舊活蹦亂跳!

蘇宇哈哈大笑:「看來,這天地真要說公正,你獄,就該第一個死!就你這不公平不公正的傢伙,還妄談法度,可笑!」

「這可是你父親化身的大道,來懲罰你!是不是法道,你自己清楚……」

獄王肉身難以恢復,帶著絕望,帶著不甘,帶著迷茫……

我所追求的法道,真的錯了嗎?

在天地看來,我的錯,比蘇宇更大是嗎?

蘇宇只是受傷,她卻是被天地大道懲罰的幾乎覆滅,為何?

而蘇宇,一聲嗤笑:「開天的時光之主就有情,哪來的無情無欲,狗屁不通!」

噗!

一口血液噴涌而出,大道之力溢散,獄帶著濃濃的不甘和遺憾。

我錯了嗎?

蘇宇繼續誅心:「你爹媽都看不慣你,你兄弟全部斷交,你的盟友全部恨不得你死,你的大道都背叛你,你還是死了算了,活著,豈不是浪費糧食?浪費大道之力?浪費元氣?浪費空間?一個不需要存在的傢伙,按照公平公正的法則……是不是該自我毀滅?」

噗!

一口口血液,噴涌而出,大道潰散,獄臉色慘白,看向蘇宇,再看看四周……

無一人認同嗎?

「這個世界,也許唯有炎火那個白痴認同你,要不,你去找炎火算了?」

蘇宇繼續嘲諷!

獄王大道斷裂,帶著一些迷茫和茫然,這個世界,唯一認同我的,唯有炎火嗎?

而藍天,此刻也是嘆息一聲:「執法者,法道不嚴,罪加一等,再罰!」

轟!

竹竿再次打下,獄妄圖成為萬界執法之人,可她自己就不是法道森嚴的主,罪孽深重!

罪上加罪!

這一聲巨響,打的獄徹底崩潰,大道散亂,天地崩裂,她看向蘇宇,帶著一些祈求之色:「我的道……真的錯了嗎?」

蘇宇卻是毫無憐憫,冷漠道:「天地見證,別問我!」

獄慘笑一聲,「蘇宇……你好狠!」

用最誅心的手段,誅殺她!

這一刻,獄的天地,開始崩碎,大道崩斷!

法道,再也無法維持!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53章 誅心之戰!(求訂閱)

9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