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9章 人門(萬更求訂閱)

第919章 人門(萬更求訂閱)

蘇宇對大周王好奇,對星好奇,對當年時光冊副本融入自己也好奇。

此刻,他想去找大周王聊聊天。

不過思考再三,還是決定等等。

等文鈺那邊出結果!

那邊散修極多,看看什麼時候能徹底清理出來。

而此刻的他,等徹底融合了天地,便讓大家各自散去,留下少數幾人,以及日月和黑月、法三人在。

了解一下人門和天門的具體情況。

其實仙祖和咒應該了解的更多,不過這樣的強者,只能殺,活捉太難了。

……

大殿中。

蘇宇喝着茶,沒喝酒了,茶葉一直用的都是茶樹的茶葉,都快把茶樹薅禿了。

也不知道文鈺還記不記得茶樹,記得的話,會不會來要人?

反正蘇宇不太想給。

茶樹,跟我混了。

此刻,萬天聖也在,見蘇宇喝茶悠閑自在,不由笑了笑,也不打擾蘇宇,笑容燦爛,看向黑月。

日月和法,待會再審。

「你叫黑月?」

萬天聖看向黑月,黑月此刻渾身都在顫抖,哪怕他已經修鍊到了28道,也是一位極強的強者,可此刻,在蘇宇這,依舊忍不住顫抖:「是,我叫黑月!來自枉死城……」

蘇宇打着哈欠:「枉死城?我上次問你的時候,你不是說,你不知道嗎?」

「大人……」

黑月急忙道:「之前我真不知道……」

轟!

雷霆劈下,帶着陽剛之氣,劈的黑月痛呼一聲,一股黑煙溢散而出,蘇宇笑了笑:「陰陽結合后,我發現一個問題,你們這些過去之人,其實懼怕真正的陽剛之氣,比如這雷霆之力,全部以萬界規則之力爆發,對你們傷害很大,甚至可以劈散你們的本源!」

黑月戰慄:「大人,我沒說謊話!我本是散修,後來被神秘人收服,我一開始真的不知道咒是人門在天門內的使者,這次大人擊殺了咒,我才知道……」

蘇宇笑了笑:「那你只是個小人物了?」

黑月露出懼色:「大人,我知道的東西很多,因為當初為了拉攏我們,人門那位親自現身過,雖然只是投影,可也強大無比!我對人門,多少也有一些了解,為了拉攏我們,對方也不會一點人門消息不泄露……當然,都是那位說的,具體真假,我無法確定!」

「說說吧!」

蘇宇笑了笑,「別顫抖,來,坐下聊,喝杯茶!好歹28道的頂級強者,在這萬界,都沒幾人可以匹敵你,多厲害的角色,跟我裝的這麼可憐……怎麼,裝可憐給我看?」

「……」

黑月無奈,那也要看面對的是誰,他面對的是一位擊殺了多位禁地之主的存在。

可蘇宇這麼說,他也不敢反駁。

膽戰心驚地坐下,拿起茶杯,半晌都不敢喝,許久才道:「大人,我說出我所知道的一切,不知大人可否饒我一命?」

蘇宇笑了笑:「不好說,看對我有沒有用!沒用的話,那就斷道,融入其他人大道,灰飛煙滅!對待敵人……我從不手軟!有用的話,不是不可饒了你,我這人,沒別的,說話比較守諾……嗯,萬界都知道,你要試試嗎?」

黑月無奈至極,低頭,回想了一下,這才道:「我一直是天門內的散修,並無禁地從屬,開天末期誕生,後來被封印!大概在八千多年前,我還是24道,在散修中也算較為出名了,散修中25道以上極少!」

「那時候,我遭遇了一次危機,被人追殺……當時我不知道是誰,現在知道了,應該是咒!」

黑月解釋道:「那時候,對方能殺我,但是沒有殺我,而是囚禁了我。後來才知道,是為了收服我,為他賣命!」

蘇宇淡淡道:「行了,編什麼編!」

蘇宇不耐煩道:「你之前就是不說而已,真以為我不知道?咒要收服你,需要那麼麻煩?找到你,直接說他是咒,一位34道禁地之主,我還不知道天門內中人什麼德行?巴不得馬上倒頭就拜,喊一聲爸爸收下我!至於什麼勾結人門,在你們眼中,能強大,能活命,還在乎勾結誰?」

蘇宇哼了一聲,眼神冷厲:「之前不說,我看你還有幾分狠勁,被折磨幾天都不肯說!那是對咒,對人門那位有信心,後來發現咒被我殺了,你才慫了!」

「黑月,你若是覺得我蘇宇白痴,你儘管繼續編!信你一個字,算我蘇宇白痴!我也會讓你嘗嘗,生不如死,到底是什麼滋味!」

一聲冷哼,衝擊的黑月耳膜破碎,七竅流血!

黑月臉色劇變,這一刻,才有些頹然:「是,大人教訓的是,是我……是我想活!因為之前我知道咒太強,大人哪怕實力強大,我覺得……覺得也不是咒的對手,我若是背叛,他們是知道的,那我就麻煩了!」

蘇宇懶得多說,靠在椅子上,繼續傾聽。

他嘆息一聲:「很早之前,咒就投靠了人門,我真的見過那位人門強者!我隱約聽過咒叫過一次對方的名字,應該叫稷天。」

蘇宇眉心跳動,沒說話。

稷這個名字,很少有人用。

他只知道一個,周稷!

稷天?

稷天大聖?

又一位大聖嗎?

這也是蘇宇之前才知道的,人門內,頂級的存在,好像被稱為大聖。。

周稷是他的人,還是說,周稷就是他的分身?

直接通過周稷的人門,早就侵佔了周稷的肉身?

周稷自己說過,他生來就是為了接引人的,那是接引人祖,還是接引這位稷天大聖?

這兩者有關係嗎?

一個個疑惑,在蘇宇腦海中浮現,他沒插話,繼續聽着。

黑月也不知道蘇宇的心思,繼續道:「在人門內,我曾隱約聽咒和這位聊過,人門和其他二門不同,人門內,人門是真正的主宰!在這位主宰之下,便是大聖,也就是稷天這一層!人門,是有規矩的,也是統一的,只是那些大聖,可能彼此有競爭,有任務……」

蘇宇這次打斷了他:「你是說,人門意志是清醒的,還統一著人門?」

「是,當然,我只是聽說……」

黑月哪敢說肯定,急忙道:「有一次,稷天曾和咒談過一次,不知是威懾我們,還是威懾咒,他曾說過,人門應該是時光之主那個時期的一位超級強者……人門曾和時光之主有過爭鋒,只是失敗了,才被鎮壓了!但是,而今時光之主消失,人門才是當今第一強者!早些年,一直沉眠,但是,這個時代,人門會復甦!徹底的復甦!再次席捲天地,找到時光之主……」

黑月繼續道:「還有一點,人門可能和噬蝗有關!」

蘇宇一愣,噬蝗?

那種滅世的怪物?

什麼鬼!

黑月解釋道:「這個是咒無意中說的,有一次我們滅殺了一些噬蝗,咒看到后,隨意說了一句,說人門真的可能徹底復甦了……噬蝗可能是人門的一些意志呈現……」

蘇宇眼神閃爍:「意志呈現,噬蝗,滅世,毀滅……人門代表毀滅和滅世?」

他微微皺眉,「人門發動了滅世?」

很快,將這些念頭壓下。

蘇宇不急,一點點收集情報,還原事實,當情報足夠的時候,他就可以推演出自己想要的結果,無法推演,只是因為信息不夠多罷了。

黑月繼續道:「人門的情報,除了這些,還有……還有所謂的大聖,可能是空他們那個級別的存在!」

蘇宇微微一動:「36道以上?」

「很有可能!」

黑月馬上道:「具體的我其實不清楚,但是有一次,咒提及穹的時候,稷天曾說過,不要去招惹,除非他本尊降臨,否則,他也拿這個層次的存在沒辦法!所以我推斷,他本尊應該也有這樣的實力!」

36道以上,為大聖!

「大聖有多少?」

「這個小人真不知道!」

黑月搖頭:「但是一定不多,因為稷天說過一次,他說,那幾位也有佈局……幾位,而不是那些、那十多位……所以我想,應該不超過10位!」

這個還是有道理的。

蘇宇想了想,如今三門中,有哪些是36道的?

空,石,穹,死靈之主,天門,地門……

目前已知的,就這6位應該都是。

天門和地門肯定是!

剩下的,人祖、混沌之主不確定,人祖可能是,也可能不是,混沌之主的話,地門中唯一的頂級存在,據說文王被對方擊退,那對方肯定不弱。

人皇現在若是能徹底恢復,又開闢了天地,人皇還是有希望很快進入這層次的,就看怎麼恢復了。

文王雙天合一,萬界的天,他本來有32道之力,但是門內的天,他才開闢,可能能到34道,能不能達到35道,不好說的事。

還有獄王!

蘇宇想到了這位,這位,也是四極人王中彪悍的存在,還學過時光師走萬法之道,甚至想過開天的事。

文王和人皇這些年都陷入了麻煩中,她呢?

她若是一路順利,也許……也很可怕!

獄,夠狠!

按照武王對獄的說法,獄是個相當冷靜、毒辣的女人,她有自己的主張,當年她應該不如文王強大,但是現在,不太好說。

一個個念頭浮現。

算上這些人,天門、地門和外界的36道加起來,也不到10位。

36道和35道,其實也沒什麼質變過程。

但是36道強者,符合天罡之數,大道之力形成穩固閉環,蘇宇見過他們出手,大道和肉身幾乎徹底相融,真正做到了道身合一。

這樣的人,難殺!

不過死靈之主也很強大,此次他天地合一成功,可能進入39道,蘇宇覺得,哪怕在人門中,也難找敵手!

三門具體什麼實力,蘇宇倒是不太清楚,但是地門就在附近,也許可以試探一下,或者問問看,能不能得到答案。

死靈之主……

蘇宇還是感慨一聲,還是厲害角色!

到哪都是厲害角色!

從萬界到天門,從天門到地門,哪怕到三門齊出,這位也是最頂級的存在,自己當年一直把他封為萬界第二,還是有道理的!

眼光很不錯!

蘇宇自我誇讚了一下,他眼光相當不錯。

黑月見蘇宇陷入了沉思,等了一會,見蘇宇看來,這才繼續道:「當年文鈺被困的事,其實就是這位的佈局!他聯絡了法,也聯繫了天門,他掌握了很多情報,萬界的情報!」

「他知道萬界這邊,文王天賦強大,也知道文鈺的具體身份,甚至知道文鈺在謀求開天……所以,他在那個時候,和天門達成了一致,削弱萬界的力量!引誘文鈺探查時光長河,天門負責佈置陷阱,法負責用自己的萬法道引誘文鈺……文鈺為了開天,為了強大,一定會上鈎!」

「果不其然,文鈺最終上鈎了,她是在遊盪時光長河的時候,被天門主動吸入了門后,之後,就被法困住了,但是文鈺也很果決,在那個時候,選擇了瞬間開天!和法的萬法域糾纏在了一起,法不得不選擇開天,想要侵吞她,結果卻是被反制了!」

蘇宇笑了:「為了謀划文鈺,你們倒是捨得下本錢,天門、法、稷天都出動了,那既然把文王和武王引去了,其他人不說,咒為何不去殺了文王?」

黑月訕訕道:「牽製法!以免真的被法吞噬了文鈺,成功晉級!其實,這種合作是很複雜的!我們一方面希望能牽制萬界的力量,但是,又不希望天門這邊,人道聖地太強!所以,法這邊,大家都在看着,都在等著,就是不希望法徹底成功,成為門后第四位36道的強者!」

蘇宇摸了摸下巴,看向那邊一聲不吭的日月,笑道:「那天門這邊,為何不幫法解決文王的牽制?刀、武、日、月。足足四位頂級存在,出動一位,都可能解決掉文王了!」

日月沒吭聲,而此刻,角落處,法的虛影浮現,淡淡道:「還能為什麼?怕我尾大不掉罷了!人還沒徹底復甦,我32道,日、月還能對付我,一旦我真到了36道,他們怎麼和我斗?一方面希望麾下強大,一方面又怕我們超越,一旦真達到了36道,日月阻擋不了我,那我可能反制人,能答應嗎?」

「御下之道!」

蘇宇笑了:「哎,有意思,哪怕到了這時候,也不忘御下,以免以下犯上。」

法倒是平靜:「很正常!習以為常!和禁地一樣,為何禁地不會出現第二位禁地之主?是真的無法晉級嗎?有些達到了30道的強者,有時候無聲無息地就消失了……這種情況,十有八九,都是禁地之主自己出手乾的!散修中,為何沒出現禁地之主?沒人再開禁地?也是如此!」

蘇宇笑了:「何必呢!」

「何必?」

法笑了:「蘇宇,到了你我這個地步,有些事,你還是沒看透徹,不,應該說你太年輕!門后……末世啊!」

蘇宇微微一怔。

「末世,末法!」

法平淡道:「你不會真覺得,我們修鍊,完全不需要外物吧?規則之力要不要?很多禁地,幾乎修一樣的道,雖然不是完全相同,可大道幾乎都挨在一起,你一旦晉級了,那我怎麼辦?我還能修鍊嗎?原本只夠我一位合一修鍊,現在你也要納道入體,以大道淬體,那我怎麼辦?那就有衝突了!」

蘇宇想了想,點頭:「也是……我倒是沒在意這些了,主要是我修鍊,現在不太用那些,主要靠搶,靠剝奪別人大道,也對,你們大多靠規則之力!」

「……」

這話才是最狠的!

他不靠那些,他靠搶來的,殺來的。

蘇宇見法主動開口了,笑道:「法,既然主動開口了,日月不想多說,你倒是和我說說,天門那邊,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法淡淡道:「你不是都知道了嗎?人有四大門徒,八部首領效忠!刀、武,還有我,都是門徒,其實還有一位,但是當年就死了,人的門徒都是在暗,首領在明!八部首領,周背叛了他,甚至取代了他的人祖名號,其實從這就可以看出一二……人祖……除了一族開創者,後來的,哪敢稱祖?」

「辰也是當年戰死了,日月文星都在人道聖地,也就是門內,天和明沒死,可能在地門當中。」

蘇宇微微點頭:「你是他的門徒,那你應該知道,他開了天,是吧?」

「對!」

法微微點頭:「他當年就開了天,實力極強,當然,他很低調……可是沒用!人門早就知道他的實力,當年我們和你們一樣,也面臨滅世之危,那時候不是三門開啟,而是人門和地門開啟……但是人門極其神秘低調,地門當年是先鋒……地門當年可比現在強多了!」

法自嘲道:「那個時代,我們的主要對手就是地門,也就是我們的上一個時代,混沌時代!開天時代,強者是真的多,可混沌時代,封印的都是當年縱橫天地的古獸……現在你看到的不強,那是因為當年強大的一批,大多都被我們斬殺了!」

「很多強者,在那個時代戰死!萬族的開創者,其實大半都死在了那個時期!比如我記得,當年縱橫天地的五行靈!金木水火土,五行五人,極其強大,都戰死在了那個時代!」

「陰陽二老,也戰死在了那個時代!」

「……」

法一聲感慨,「像我們,在那個時代,其實處於二線,一線就是人、穹、石、空這些存在,都是大有來歷之輩!人在這其中,更是頂級的存在!」

蘇宇笑道:「那為何會失敗呢?按照你的說法,的確很強大!」

「因為地門和人門聯手,人門暗中插手了,否則,單獨地門,還真未必能贏我們!」

法平靜道:「還有,不要小瞧了地門!我看你們,好像覺得地門不太行……這很可笑!地門是那個時期真正的頂級強者,開天時代,隕落的強者,大半都是被他殺的!他受傷太重,也是需要殺的人太多……最終被眾人聯手擊潰,打爆了門戶,不得不退走!」

蘇宇挑眉:「地門比人還要強?」

「當年是這樣的,但是現在他受傷了,哪怕這麼多年過去了,應該也沒痊癒!」

蘇宇這下來了興趣:「他這麼強?那他多少道之力,你知道嗎?」

「36道以上,具體以上多少,我不清楚!」

他說着又道:「如今,最強的死靈之主,可能比他還要差一些,但是,人在那個時期……可能和現在的死靈之主相當了!」

蘇宇笑了:「這麼弱?」

「……」

愣住了!

法真的愣住了,猛然看向蘇宇,什麼意思?

蘇宇輕咳一聲:「抱歉啊,我不是故意的,我是說,三門這麼厲害……就和死靈之主差不多?」

「……」

法有些獃滯,半晌才道:「人……可能有40道之力!」

弱嗎?

我不覺得啊!

真的弱嗎?

我很懵!

還有,你這意思,是覺得死靈之主不強?

可是……那傢伙現在真的很強啊!

恐怕有三十八九道之力了吧?

現在可能是能活躍的,第一強者!

蘇宇笑了笑:「這麼說,天門可能有40道之力,而地門比他要強一些,人門也許最強,是這樣吧?」

「大概……是吧?」

法一下子被蘇宇搞的有些懵!

蘇宇再次笑了起來:「別誤會,是很強,可是……真沒超過我想像!我想像中,三門強悍無比,現在一聽你說,可能就和死靈之主差不多,我這和死靈之主接觸多了……總覺得也就那樣吧,你這一說,我忽然安心了!」

這麼說來,老死真的厲害啊!

可以!

法不太想說什麼。

死靈之主,他要是不強,他敢這麼狂嗎?

他敢招惹天門嗎?

可他就敢!

因為他雙天合一,哪怕這次沒領悟生死大道,合一之下,徹底合一,也可能會進入38道,超越萬界第一獸,第一石,第一劍!

「明白了!」

蘇宇點點頭,繼續道:「那人道聖地,還有別的強者嗎?」

「沒了……當然,若是有後代崛起,那就另當別論了,但是可能性不大,末法末世,沒有未來的時代,除了老古董,哪還有新人出頭。」

這話,有些自嘲!

也是事實!

三門中,強大的其實都是老古董,新生代進入一等的幾乎都沒有,比萬界還可憐,萬界這邊,人皇他們都算是新生代,萬族也都算是新生代,一等還是誕生了不少的。

而禁地中,活躍的強者,都是開天時代的存在,被封印后,除非繼承上一代的大道,否則,幾乎沒人崛起,劍空這樣的二代,也只是達到了22道。

「那,天門……哦,就是人,最後如何被算計了?我聽說,他還想獻祭所有人,結果失敗了,反而被他們坑的自動封印了時代?」

法想了想才道:「那是戰爭後期了,人受傷了,和地門的一次交戰,受傷不輕!最後一次大規模的戰爭,他和地門兩敗俱傷……所謂獻祭,其實你開了天地也知道,就是想把其他人納入天地,強大自己,其實也是互惠互利,未必一定要殺他們……結果被周背叛了,消息提前泄露,而周添油加醋,說是直接殺了所有人,獻祭所有人!」

「這導致幾位強者在關鍵時刻,給了人致命一擊!」

「最後,為了自保,為了能活下去,人選擇了自封時代!」

蘇宇疑惑:「為何自封時代就能活下去?」

這一點,他很好奇!

法又道:「因為你這邊還沒感受到真正的末日降臨!那個時候,其實時光長河都在坍塌!大家本源都在消散!那時候有兩個選擇,第一,徹底打爆地門,消滅地門內的末日氣息蔓延!第二,自斷長河!將長河截取一段,封鎖在天地之內!讓長河本源不再溢散!」

「人就是選擇了第二種,將那個時代的長河直接截斷,封鎖天地,這時候,大家沒有其他選擇了,只能選擇自保,鞏固黑暗長河,維持長河不崩!」

蘇宇似懂非懂,還是疑惑:「長河這麼容易截斷?」

很厲害的!

別說蘇宇,現在的死靈之主,也截斷不了吧?

「不一樣的,末日的時候和現在不一樣!」

法嘆息一聲:「到了那時候你就知道了,長河動蕩,隨時可能坍塌!所謂截取長河,只是將我們所在的那一段截取,存在於過去的長河截斷……這也是開天者才能做到的事!其實死靈之主開天,和那個時期也有關,長河動蕩,死氣蔓延,他才有了在那個時期,開闢死靈天地的資本!」

原來如此!

所以,死靈之主是在後期,戰爭快要結束的時候,才開天成功的。

也有幾分藉助了時代的意思。

「那周,就是人門的棋子?」

「對。」

蘇宇摸著下巴:「那他在後期,還活躍在新時代,後來為何跑了?他不跑,一直留到現在,他可能是第一人,直接掌控時代,安心等待人門降臨好了!」

既然是人門的棋子,那何必跑呢,就這麼等著,等到現在,不給人皇他們機會,萬界還能有現在?

法笑了:「沒人願意當一輩子棋子!」

蘇宇一愣,笑了。

「所以說……周,可能有自己的想法了?」

「對!」

法倒是一點不意外:「你若是周,你甘心嗎?若是你一開始是人門的棋子,等你強大了,你甘心一直等待着人門降臨,誇讚一句,乾的漂亮,然後……繼續當小弟?」

「周大概率也開了天地,開天者,幾個甘於人下的?在那個時期,死靈之主離開,他就是諸天第一人,這個時代,甚至是他帶着人族徹底崛起,他就是人祖!那他為何,不成為這個時代的霸主,將三門徹底解決呢?」

蘇宇一愣,「你的意思是……周,可能也在庇護這個時代?」

「為何不會?」

法笑了:「這是你的時代,也是他的時代!他又沒被封印,他的大道也許都留在此地,他也可以和死靈之主一樣歸來!既然如此,他為何非要滅了這個時代,而去給人門時代當屬下?」

蘇宇一聽,有道理啊!

在這之前,他把周,也就是人祖當假想敵的!

可法這麼一說……未必啊!

周,可能也想解決三門的!

蘇宇來了興趣:「聽你這麼一說,都是有些意思了!不過……算了,哪怕他要庇護這個時代,跟我可能也有仇,他後裔被我幹掉了不少!」

蘇宇笑了一聲,又道:「還有別的要說的嗎?」

「沒了,其他的你該知道的都知道。」

法依舊平靜:「對了,最後再說一點,人門可能真的復甦了,徹底復甦的那種!甚至……就在你身邊!人門狀態可能有些特殊,你身邊任何人,都可能是人門所化!」

蘇宇笑了:「挑撥?」

「不,事實而已!」

法倒是沒興趣挑撥什麼,平靜異常:「人皇重傷,可能就和人門有關!是,當年是有人從天門中進攻,擊傷了人皇,可虛弱期,不是隨便就會到來的,未來的本源,其實和人門有些關聯!凡是修鍊了三身法的修者,都可能被人門佔據了肉身……而人門,還能操控你何時迎來虛弱期,否則,哪有那麼巧合!剛好虛弱期到了,剛好人皇天門被攻打,剛好一切都被人皇遇到了?」

法笑了笑:「這些,是我自身的一些判斷,但是三身法,一定和人門有關的!天門中當年其實也流傳過三身法,但是後來被消除掉了,我們這些人都知道三身法是有缺陷的……而這功法來源不明,大概率是人門流傳下來的!」

蘇宇摸起了下巴:「你的意思是,未來的本源之力,其實不是借的時光長河,而是人門的!人門掌未來長河,所以,其實未來身,是朝他借力?」

「對!」

蘇宇頓時笑了:「厲害!若真是如此……人皇敗的不冤!早在抽取未來身實力的時候,就入瓮了!」

這個,倒是很關鍵。

蘇宇還得問問,文王他們有沒有抽取未來身實力。

蘇宇也抽取過,但是很快他就解決了未來身,增強了一點點實力而已,很快又迎來了虛弱期,算是還回去了。

可其他人,不知道有沒有遇到過虛弱期。

若是沒有,一旦和人門遭遇上,可能會出大問題!

「還有其他嗎?」

「沒了。」

蘇宇點點頭。

「人門和毀滅、破滅、未來身都有些關係,是時光之主同輩人,同時代的人,甚至爭鋒過……門內有多位大聖級存在!」

這是他對人門的了解,還是不夠詳細,但是起碼比之前知道的多多了。

蘇宇再次看向黑月,黑月也連忙搖頭:「小人也不知道其他了……」

蘇宇看向日月,日月一臉沮喪和絕望,見蘇宇看來,有些無奈,輕聲道:「劫主何必再看我,當日我知道的,都告訴劫主了!」

當日我可是把你當救命稻草對待,結果我發現,我就是個白痴!

這下好了,坑了自己,坑了法,坑了很多人,法看他眼神,那叫一個冰冷,而日月,也很無奈的,我真以為過去了百年呢!

蘇宇笑道:「你真是日和月的後裔?」

不等日月開口,法就淡淡道:「勉強算吧!」

什麼叫勉強?

蘇宇疑惑。

還有勉強算的?

法淡笑一聲:「日、月經常一起修鍊,修鍊之時,日月之道相交,大道都能成靈,何況其他!時間久了,大道交合,誕生了新的生靈,也就是此人了!說他是日月後裔也沒錯,但是並非肉身交合的後裔,而是道合之下,誕生的生靈。」

蘇宇頓時興趣來了:「這也行?日月,你這和大道之靈有些類似了啊!合著,你不是人啊?」

「……」

日月無言,半晌才道:「一樣的!」

蘇宇笑了:「可是……你為何沒掌握日月之道?」

法淡淡道:「他是日月大道交合誕生,他一旦修鍊日月之道,到了後期,是他掌握日月大道,還是日和月掌握?所以,能修鍊,也不會給他修鍊!日和月又不是白痴,在門內,誰不防著一手?」

日月冷冷道:「我父我母,可沒你那般心思!只是我修日月之道,根本不順暢罷了!」

法一臉嗤笑:「當然不順暢,我說了,你是日月大道交合誕生,那當然要修融合之道,你單獨修一道,要不大日之道太過強烈,導致你自爆,要不就是冷月之道太森寒,導致你凍斃!你唯有修鍊日月融合之道,才能順利修鍊,這個道理都不懂?我懂,日和月自然也懂,可你修鍊過日月融合之道嗎?」

「就和生死之道一個道理!」

法也是萬法道的專家,此刻,幽幽笑道:「生死融合,誕生的大道之靈,你讓他單獨修鍊生之道或者死之道,他也不行!可修融合之道,那就沒問題了,而且速度極快!明白了嗎?」

日月臉色難看,沒吭聲。

蘇宇卻是來了興趣,笑了起來:「日月,要不回頭試試?我弄個日月融合之道給你修鍊試試?」

日月不吭聲!

蘇宇再次笑了起來:「有趣!門內,還真是……無情啊!」

日月閉目,不語。

「行了,那就差不多了!」

蘇宇也不再問了,三人知道的都說了,天門其實不存在太多秘密了。

人門這邊,想必這些傢伙也沒辦法給自己提供更多情報了。

蘇宇起身,萬天聖見狀道:「要出去?」

「對!」

「去找文王他們?」

「嗯,怎麼了?」

蘇宇疑惑,有問題?

萬天聖半晌才道:「你……才離開一天!」

你之前不是說,天塌了都別找你,你要閉關嗎?

合著,你的閉關就一天?

我懷疑,蘇宇現在忽然出現,那幾位大概會很無語!

蘇宇古怪道:「閉關一天還不夠嗎?」

「……」

行吧,你說的都有道理!

蘇宇哈哈大笑,忽然一把抓向虛空,抓出一人,看向監天侯,帶着一些不太滿意:「我說,我這提升到了35道,你坐着提升到28道,還在迅速提升,到底是我給你打工,還是你給我打工?」

「……」

監天侯其實也很……很無語的!

他沉默了一會才道:「我乃陛下氣運所結,陛下氣運……越來越昌盛!」

我也不想的!

我哪知道,你氣運為何會如此昌盛!

蘇宇挑眉:「你這麼搞,提升的太快,我不太爽!也不太舒服,你被擊潰了,我覺得我會倒霉!去,自己散掉一些氣運,去給人皇他們補補身子!氣運聚於一身,不是好事!還有,我氣運昌盛,身邊若是一群倒霉鬼,再昌盛也沒用!」

監天侯古怪無比,還有嫌棄自己氣運太昌盛的!

蘇宇想了想道:「給那幾個倒霉鬼,一人散一成氣運之力!我嚴重懷疑,有人故意剝奪了他們的氣運,聚集在我這,把我擊潰了,大家都倒霉!散掉!」

好吧!

監天侯真的覺得蘇宇……太牛!

這不好嗎?

而此刻,法有些異樣,半晌才道:「你是我見過氣運之力最強的,也是……最敢做的,沒人會散掉自己的氣運之力!」

這不是給自己找倒霉嗎?

蘇宇嗤笑:「有得有失,你懂什麼!所以,你是失敗者,我是成功者!當你氣運昌盛到了極致,盛極而衰,你就知道,你被一群豬隊友坑,是什麼下場了!」

一群倒霉鬼圍着你,你不倒霉也得倒霉了!

人皇這些人的氣運,一定被人動了手腳,可能就是人門。

而自己,氣運太強,沒那個必要!

法不再說什麼,監天侯也沒吭聲,他是蘇宇氣運聚集,蘇宇要散,他也沒辦法,只是覺得好不容易到了28道,一下子散掉,其實還是很可惜的!

「陛下,那散給人皇?」

「人皇、文王、文鈺、武王、死靈之主,一人散一成!」

蘇宇無所謂道:「留下一半就行了!這幾個都是倒霉鬼!」

一半!

真捨得啊!

此刻,萬天聖都咋舌,這小子,有時候辦起事來,真的是毫不含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
上一章下一章

第919章 人門(萬更求訂閱)

0%
目錄
共103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