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0章 總算遇見你(求訂閱)

第920章 總算遇見你(求訂閱)

蘇宇還是很果斷的。

打定了主意,也很少有人可以改變,何況,他也不覺得監天侯到了28道對他有什麼幫助,28道的氣運之力,氣運越強,一旦崩潰,對蘇宇影響越大。

哪天監天侯到了超等,到了32道,可能對方崩潰,蘇宇會承受巨大無比的損失!

……

在蘇宇的堅持下。

還在下界觀察文王天地的人皇幾人,此刻,人皇忽然臉色一動,下一刻,身上一股氣運之力升騰而起!

緊接著,氣息都強大了許多。

氣運之力,不能帶來實力上的直接強大,可人皇本就強大,剛剛一瞬間,忽然傷勢自己癒合了一部分!

人皇一怔神,蘇宇搞什麼?

而此刻,剛完成天地融合的文王,天地還有些不太穩固,感受到人皇的氣息變化,不由揚眉:「31道了?」

恢復倒是快了許多。

人皇本就強大,但是當年受傷太重,之前恢復到30道已經很不容易了,眨眼間居然恢復到了31道,而且明顯孩子繼續恢復中。

人皇點點頭,剛想說點什麼。

一道人影破空而來!

一瞬間,一股金色氣運之力湧入文王天地,文王剛融合的天地,原本震蕩不平,此刻,瞬間開始平復起來。

幫助文王迅速融合兩大天地!

文王之前有些沒能融合的大道,此刻都在融合。

文王急忙看向那人,帶著一些異樣。

而監天侯,此刻也是氣息有些萎靡,微微躬身:「奉宇皇陛下之令,為幾位大人送來氣運之力!」

他昔日,也是文王的下屬,還是文王將他化靈的。

而今日,他已經不再是當年的監天侯了。

氣運之力融入,文王氣息穩固。

很快,監天侯身上再次飛出兩條金龍。

人皇急忙道:「做什麼?」

監天侯不說話,兩條氣運金龍直奔武王和文鈺而去。

轟!

當一條金龍進入武王體內,武王瞬間將之前吞噬的大道全部消化掉了,氣息瞬間達到了32道,一條大道,直接納入體內,那是從蘇宇天地中納入了自己體內!

武王一驚,看向監天侯。

而文鈺,也被氣運金龍融入,一眨眼,之前吞噬法的天地后,天地有些不穩固,此刻也瞬間穩固起來。

氣運之力,不能幫助大家直接提升,可是,幫助大家穩固天地卻是好東西,幫助消化、融合,也都是順利無比。

蘇宇氣運多強?

單純的氣運,形成了28道之力的監天侯。

集萬界氣運於一體!

不知是真的時代選擇,還是有人故意算計,而這一切,蘇宇也不在乎,誰算計我也沒用,氣運之力散掉一半再說!

人皇忍不住道:「監天,蘇宇呢?」

那傢伙,搞什麼?

集氣運於一體不好嗎?

為何散掉氣運?

監天侯躬身:「陛下很快就到,卑下還有任務,先行告辭,幾位大人恕罪!」

話落,瞬間消失,好像進入了死靈界域。

文王幾人,忍不住對視一眼,文王忽然道:「感覺……心頭的一些壓抑和黑霧都消散了!」

人皇微微點頭,皺了皺眉:「的確被人動了手腳!」

絕對有人在他們巔峰時刻,在他們氣運上做了一些手腳。。

擅長氣運之力……人門做的嗎?

一般人,沒這個實力在人皇身上動手腳的。

他看了看文王:「如何?」

文王微微點頭:「勉強達到了34道,天門內開的天地太弱,疊加起來不強!」

他在門內開天時間太晚,要知道,他在門外的天地,本就具備32道之力,門內開天,他也有開天之劫,石的鎮壓就是劫難。

結果帶回來了天地,融合之後,也只是勉強達到了34道罷了。

和一旁的文鈺相當。

文鈺回來后,沒什麼提升,她的時光冊就是陽間道,之前就算是雙天合一了,只不過一個屬於法而已,和她早就融合了。

兄妹倆,此刻實力倒是相當了。

武王也進入了32道。

人皇忽然一聲感慨:「咱們蹉跎多年,直到今日,才算是將昔日錯過的一些東西彌補了回來……」

關鍵是,還不完全是他們自己彌補的,主要還是蘇宇出力。

文王微微點頭。

忽然看向遠方,看向地獄沉淪之地。

轟!

一股生死之力,好像穿透了界壁,這一刻,一股滔天之力升騰而起,一道宏大聲傳盪而來:「做什麼?誰讓你給本座氣運之力的?混賬東西!」

轟隆!

又一聲巨響,下一刻,監天侯直接被一拳打飛,穿透了界壁,嗖地一聲飛回了萬界,沒多久,穿透萬界,飛到了上界。

「哼!」

死靈之主冷哼聲傳來,很快那股滔天之力消失!

……

人皇幾人對視一眼,蘇宇這傢伙,連這位也送了。

而這位的實力……真的相當可怕!

文王看向人皇:「你巔峰期……」

「不敵!遠遠不敵!」

人皇直接搖頭:「他恐怕有39道,甚至接近40道之力!真正的諸天霸主級存在!當年我雖然即將跨入36道,可實際上沒能成功就遭到了算計……」

文王微微點頭,又道:「你現在有什麼辦法迅速恢復嗎?」

人皇現在恢復到了31道已經很快了。

但是,傷勢太重。

文王皺眉:「當年怎麼就傷成了這樣?」

一位頂級存在,差點直接死了!

這樣的傷勢,太嚴重了!

哪怕人皇又是融合天地,又是融合大道,又是化為天地之靈,可到了現在,他都沒恢復到巔峰。

「運氣太差。」

人皇沒多說,說了也沒用。

說到這,很快道:「想恢復,還是有辦法的,萬道石!」

文王眼神微動:「怎麼說?」

「等等!」

「什麼?」

「等蘇宇來了再說,免得說兩遍!」

「……」

文王看著他,就這麼默默地看著,你變了!

當年我家老大,很信任我的,什麼話都會告訴我,讓我給他出出主意。

現在,他變心了!

一旁,武王看了看老大,再看看老二,沒吭聲。

而文鈺,摸了摸還在睡覺的肥球狗頭,也沒說話,自己哥哥……好像地位下滑了呢!

凄慘!

人皇也不理會,看了看身後那些老兄弟,開口道:「有一部分弟兄,我天地內大道之力不強,要不挪移到你這邊來?」

此刻,提升大家的實力,也很關鍵。

雖說頂級強者才是決定命運的關鍵,可真到了關鍵時刻,規則之主層面上有人佔據優勢,也可能會讓戰局出現一些變化。

文王點點頭,早些年他是想隱藏天地,給敵人來個埋伏,現在他的情況差不多徹底暴露了,再隱藏,其實也沒太大意義。

兩人正說著,一道身影陡然浮現。

如同瞬移!

好像直接從混沌中挪移而來。

文王微微一驚,人皇也是意外,很快笑道:「你這是……35道了?」

蘇宇微微點頭。

「難怪!」

人皇笑道:「我說監天怎麼強大了這麼多。」

說著,開口道:「氣運之力你給分了,嫌棄自己氣運太昌盛了?」

蘇宇這傢伙,其實不止分了他一次,上次他也分了,倒是他氣運還在高速增長,好像真的在集合萬界氣運,這傢伙典型的氣運之子!

人皇他們巔峰期,其實也沒蘇宇氣運這麼昌盛。

氣運昌盛,體現在很多方面。

比如蘇宇往往能逢凶化吉,開天順利,算計順利,往往可能會暴露的情況下,都能避開暴露,這些,都足以改變整個戰局。

蘇宇笑了笑:「氣運不是實力,到了我們這層次,還看運氣嗎?一分運氣,三分算計,六分實力!」

說著,看了一眼幾人,輕笑道:「恭喜!」

這一次天門回歸后,大家實力都有提升。

蘇宇提升最快,這不用說。

文王比門內也強大了不少,武王總算是成功了,人皇也隱約快到超等了。

人皇感慨一聲:「多虧你了!」

「非我一人之功!」

蘇宇笑了起來:「其實,這一次的主要核心是兩人,一位是死靈之主,一位是穹!而穹,可是人皇的功勞,和我關係不大。」

人皇別看沒去,實際上沒有他出力,想打出這樣的戰績,不可能的!

人皇才是可怕的存在!

哪怕到現在,蘇宇都這麼覺得。

一位36道的強者,被他隔著天地影響了,這位是真的相當可怕。

可就算如此,這位當年居然還是被人算計了。

這代表,算計他的人門,更可怕!

人皇看了看四周,沒再說什麼,朝文王天地外指了指:「他的靴子天地太臭,出去找個地方坐坐,聊聊接下來的一些事。」

對於蘇宇閉關一日就出關,他是毫無意外。

這位,閑得住才怪了!

文王也笑了一聲,靴子天地?臭?

你走遠點更好!

雖然人皇說現在不給他了,可他也怕這位強行塞給自己。

蘇宇微微點頭:「去人境吧,有些時日沒回人境了!」

一行人同時點頭。

下一刻,幾人瞬間消失在原地。

……

到了蘇宇他們這個地步,都不需要走什麼人境通道,直接強行挪移,瞬間融入人境。

說起人境,還是蘇宇更熟悉一些。

太多年了,他們不曾回歸,人境早已是滄海桑田,和當年完全不同了!

一瞬間。

蘇宇浮現在南元小城上空。

文王看了一眼,有些熟悉,但是,也只是地理位置上的熟悉,其實如今的南元,和他當年的時代完全不一樣了。

「南元……」

他當年在人境,也是封南王的,居於南元,遠處的星落山,就是他的府邸所在。

文鈺也有些懷念,看了一眼遠處的星落山,開口道:「我家被搬走了是嗎?」

蘇宇點點頭:「當時需要鎮壓被我打通的時光長河通道,所以需要寶物鎮壓!」

說著,蘇宇看向他們:「時光冊副本當日就落在了星落山,被我父親撿走,星就跟著我父親一起回到了南元小城,而我,也就是在那個時候,被星強行融入了時光冊!」

文鈺微微有些異樣:「你父親,我可以見一見嗎?」

蘇宇笑了:「怎麼,懷疑我父親有問題?」

文鈺想了想道:「也不算,但是我的時光冊,原本的確是找星宇大哥的,忽然飛回了此地,其實不太正常!至於星……」

文鈺想了想道:「可能也存在一些問題。」

蘇宇看了看人皇:「大周王有問題嗎?」

人皇知道蘇宇在猜測什麼,考慮一下道:「不覺得他有問題,真有敵意,我肉身藏於人山多年,早就被他解決了,你崛起初期,他就殺了你了!」

蘇宇點點頭,是這個道理。

但是,時光冊的融入,的確存在一些問題。

蘇宇也沒再說什麼,一步跨入此地的遺迹,假遺迹,文明遺迹,這還是蘇宇和萬天聖一起打造的,而今倒是成了人境真正的聖地之一。

一行人紛紛跨入,守在門外的幾位人境強者,壓根沒任何感覺。

……

找了個地方,各自坐下。

蘇宇看向文鈺,不止他,其他人紛紛看向文鈺,文鈺一臉無語,還是取出了一些酒菜,鬱悶道:「我自己都沒吃!」

蘇宇笑道:「吃多了不好,少吃點!」

文王和人皇都笑了笑。

武王也咧嘴笑,順帶著繼續寫日記,今日,想必也是很值得紀念的一日,蘇宇、老大、老二他們都匯合了!

「散修解決了嗎?」

蘇宇開口,文鈺搖頭:「沒,死了一批,還有不少人被封印在了天地中!」

蘇宇笑了起來:「天門中的傢伙……怕死倒是真的,除非死到臨頭!這麼多散修,真敢沖一把,25道以上的都有多位,你還真未必能鎮壓住他們!」

文鈺點頭,這倒是真的。

34道是強,比31道強的多。

可是,數百散修,還有法的禁地中不少強者,結果,沒人敢衝擊,少數幾位衝擊的,被瞬間擊殺后,剩下的人都乖了。

沒有主心骨,又個個不想死,居然都安安靜靜地在文鈺的天地中等著。

「人道聖地,不知來沒來人,混入散修之中?」

蘇宇笑了笑,一揮手,法和日月浮現,日月蘇宇沒交給他們,法這邊,一道本源飛向文王他們,蘇宇開口道:「法這邊,我不管了!你們自己處理!」

空中,法的身影浮現,帶著一些無奈。

困了文鈺無數年,今日,他倒是成了對方的階下囚了!

文鈺也不多說什麼,直接抓起法,塞入自己天地入口,「把散修中人道聖地的人找出來,我可以考慮不殺你!」

法很快被她塞入了天地。

人皇只是看著,沒說什麼,等他們處理完了這些,這才開口道:「我先說說萬道石!當年時光之主開天,開天期間,一些大道感悟,過於濃郁,凝集成了萬道石!而這些石頭,幾乎都落入了人門中!因為人門是長河的奠基地!」

「這種開天期間,形成的萬道石,被稱為萬道源石!」

「還有一種萬道石,就是多年來,時光長河流淌,萬道之力匯聚,分離,再匯聚……形成的一股精純萬道力量,這叫萬道規則之!」

人皇繼續道:「根據我得到的消息,地門中,人門有人想和混沌之主合作,而混沌之主提出了要求,希望可以得到萬道石,雙方進行交易!」

幾人默默傾聽。

人皇又道:「但是,我等待了多日,並未有任何結果!」

他沉聲道:「萬道石,很強!很珍貴!對方想要交易的話,要不直接從人門中帶出來,進入地門交易!要不,就通過一些修鍊了人門的修者,進行傳送……但是,哪怕傳送,這樣強大的寶物,也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傳送的!」

蘇宇默默聽著,文王思索一番:「老大的意思是,雙方到現在還沒完成交易,所以想截胡?」

人皇點頭:「不錯!但是,也有可能……這東西已經被混沌之主拿到手了,只是我沒有發現,對方既然敢交易,也考慮過會不會被我發現,有可能是一些強大的傢伙,比如人祖開了人門,直接傳送寶物?」

人祖!

蘇宇此刻開口:「按照法的說法,人祖現在未必願意給人門效力!當年給人門效力,也許是實力不濟,也許是其他原因……但是,到了此刻,他可未必會願意了!」

人皇點頭:「有這樣的可能!既然說到了這,也說到了萬道石,那我和你們講講地門現在的局勢!」

「地門當年開啟,和開天時代一戰,損失慘重,大量的古老混沌古獸戰死……地門中其實也存在人族!沒開天之前,也有人族的存在,否則,也沒萬界人族!」

「如今,整個地門中,混沌之主稱霸!」

他看向文王:「我沒和混沌之主直接交手,老二和他打過一次交道,你說說,他實力如何?」

文王開口:「很強!」

他迅速道:「不強的話,當年我不會放棄直接攻入,但是我當年剛進入地門瞬間,就被他感應到了,其實沒怎麼交手,隔著一段距離,交手了幾招,被他擊退了……按照我的判斷,當年的他,可能是35道或者36道之力,具體的不清楚。因為沒真的廝殺!」

人皇開口道:「大概率36道之力,當年我其實在外鎮守,感受到了威壓,那傢伙也感受到了我的存在,所以才會很快退去!有些忌憚我們聯手,但是也沒到不敵我們的地步……所以應該是36道!」

說著,人皇繼續道:「現在,地門之中,就三方勢力最強!第一,混沌之主!第二,人祖!第三,獄!」

「地門當年的強者,戰死了許多,超等的幾乎死的差不多了……而今,這幾人都是超等,和天門中的禁地之主類似!」

「但是,還有一點,在地門中,人門勢力不小,甚至有自己的地盤,比天門更張揚,就是欺負地門內強者少!」

「人祖具體實力不知,但是當年據說也和死靈之主切磋過,還是有幾分本事的,我看,可能進入了36道……」

「獄……」

說起獄,人皇頓了頓才道:「獄的實力,應該在32道到34道之間!也許35道,但是沒到36道是一定的!」

「她天賦不差,而且這些年和我們不一樣,當年她實力和太山差不多,太山這些年進步也不慢,按照太山的進步,現在32道了,可太山沒她那邊安逸,有更多的時間去修鍊……」

人皇說了一陣,看向蘇宇道:「這就是人門大體上強者分佈,具體的得進入了才能知曉!繼續說萬道石的事,混沌之主哪怕拿到了,也沒那麼快消耗掉!而這東西,對穩固天地,修復天地,修復大道,強化大道……都有很大幫助,甚至可以讓大家感悟時光之主的大道……」

蘇宇知道他的意思,問道:「地門和我們,據說互相廝殺,有填充本源之效,我對這一點還是不太清晰,人皇可否為我解惑?」

天門,蘇宇知道,陰陽相合。

地門呢?

人皇解釋道:「地門一直佇立在萬界之中,修鍊的大多都是混沌大道,也在汲取萬界的本源之力!本源你也懂,每個人只要生存過,有生存規矩,都有本源溢散!地門修者,對我們而言,斬殺了,並不能有直接的實力提升,但是殺了地門修者,吞噬本源,可以讓我們本源強大起來!」

「本源強大,代表我們的潛力更強,上升的瓶頸會被打破!」

蘇宇點點頭:「和三身法一樣?」

「不,還是有區別的!」

人皇再次解釋:「三身法,三身修鍊的其實是自己的本源,地門中的本源,其實是整個時代的本源,或者說無數人的本源之力匯聚,被地門抽取了一些!對我們,對天門,甚至對人門,其實都有好處!」

他給蘇宇理了一下邏輯:「所以,現在的情況是,天門人出來,先殺我們,陰陽相合,強大自己,再殺地門強者,奪取本源,打破上限,繼續提升!而地門強者出來,也是先殺我們,奪取本源,強大自身,再殺三門強者,陰陽相合……」

反正,都要殺我們就對了!

蘇宇又道:「那人門呢?」

「不知!」

人皇搖頭,又很快道:「但是,人門大概率也有這樣的作用,甚至……」

人皇思索了一下,開口道:「甚至,人門乾脆就是一個沒被毀滅的時代!」

蘇宇微微皺眉:「什麼意思?」

人皇笑了:「人門和地門還有天門不同,那兩個時代,都算是覆滅的時代!而人門,也許是一個完整的時代,並未徹底覆滅,和我們其實可能相當,他們只能說是被封印……真正的封印,哪怕不出人門,也未必會面臨滅世!或者說,人門,可能本身就代表滅世!」

「時光長河的作用,到底是為了開天,還是為了鎮壓人門?」

又是滅世!

蘇宇想了想,這一點,黑月也提過一次,人門可能和噬蝗有關。

蘇宇沒再多問,很快道:「那人皇的意思是,我們進入地門,看看能不能奪取萬道石?地門內實力不強,若是能喊上死靈之主,我們一起進入……直接打爆地門都有希望!」

地門,也許以前難纏,可現在,感覺比天門還是差了一籌的。

蘇宇這夥人,現在實力都能強大。

強行打進去,好像也能平定地門。

人皇點點頭:「是有希望……但是,現在還是要擔心人門會不會出幺蛾子!天門內動靜那麼大,人門強者也知道了情況。」

人皇考慮了一下道:「所以,我在考慮,現在進入地門,會不會給人門可趁之機?」

幾人都陷入了沉思中。

到了這地步,天門不弱,但是他們不怕,地門的話,更不怕了!

主要還是來自人門的威脅!

「三門大概還要多久開啟?」

蘇宇問了一句,人皇判斷了一下道:「快了!大家的天地之力,一次次暴動,其實也加速了開啟過程!地門復甦了不少,天門也是,人門也一樣……四方匯聚的時代,我看快要到來了!」

要殺入地門嗎?

蘇宇在思考。

人皇又道:「進入地門,也許也有風險!最大的風險,其實是地門本身,別看這傢伙現在很好說話,可作為一個時代的最強者,他也想回歸,想解封,不想再成為一道門戶……所以,還得考慮地門的危機!地門本身,起碼有40道之力!為了安全,最好的辦法其實是讓死靈之主就在外界威懾地門……那樣的話,殺入地門內,危機就大了!」

死靈之主,最好不要進入,小心被算計。

此刻,人皇都把死靈之主算上了。

蘇宇看著他:「人皇是想跟我一起進去?」

「對!」

人皇直接點頭:「我想恢復實力,就不能一直等待下去!但是這一次進入……和去天門不一樣,因為我們在天門出手的消息,必然泄露了!只要地門中有人門使者,消息就會傳遞過去!所以,別看實力都提升了,可一位36道都沒有,反而不敵地門!」

蘇宇35道了,可比起36道還是有差距的。

蘇宇思考了起來,正說著,文鈺忽然道:「法說,找到人了!」

蘇宇笑了:「法還真是……不遺餘力啊!」

還真把人道聖地的人給找出來了?

這傢伙,為了活命,也是夠賣力的!

下一刻,文鈺忽然探手朝虛空一抓,一瞬間,三道人影浮現。

此刻,三人都是一臉憤怒。

法的虛影也漸漸浮現,三人看向法,帶著憤怒和絕望,被抓出來了!

法看向文鈺,輕聲道:「這三人,都是人道聖地的人!」

說著,看向三人,平靜道:「都只是為了求存罷了,恨我也好,不恨也好,都無所謂!」

他看向蘇宇幾人,開口道:「這三人,我都見過!」

說完,再次看向人皇。

沉默一會又道:「你……應該有感應!」

人皇微微點頭,看向三人中一位老者,也微微點頭,沒起身,就這麼坐著,「後輩子孫,見過星祖!」

三人,兩男一女。

其中一位老者,眼神微變,見人皇開口,半晌才嘆息一聲:「你……便是星宇?」

「是!」

人皇笑了笑:「沒想到老祖宗居然也進入了文鈺天地,早知道,我該早點進文鈺天地看看,也免得老祖宗受苦了!」

老人看起來很英俊,沒有絲毫老人的邋遢感,唯有一種感覺,年輕的時候,一定帥氣的驚人。

人皇又道:「老祖宗介意介紹一下其他二位前輩嗎?」

星嘆息一聲,點頭:「我是星,這兩位,分別是夜和文羿。」

夜,是那女性修者。

文羿……

文王和文鈺都很淡然,沒太在意。

蘇宇也很淡然,沒多看其他人,而是一直看著星。

星此刻也看向蘇宇,有些狐疑,又有些……不太確定!

蘇宇見他看來,笑了笑:「久違了!」

星微微一怔。

「18年前……不,也許對你而言,只有五六年,那時候我們見過面!」

星眼神劇變,許久才有些不敢置通道:「真的是你?」

蘇宇笑了:「是我!前輩,還記得我?」

「你……」

星一臉獃滯,苦澀無比:「沒想到,真的沒想到!當年,好像……也是在這?」

蘇宇點頭:「是在這!沒有前輩,也沒晚輩今日!」

蘇宇笑了起來:「這些年,我不知前輩存在,倒是前些時日,我探查過去,才發現了一些情況,我進天門,第一個目的是找文鈺,第二目的就是找你!前輩當日走的時候,讓我進天門後去找你,我想找來著,一直沒找到,倒是沒想到,前輩真的在這!」

蘇宇笑了起來:「我就在想,日月是超等,文是智囊,那平時有什麼要做的,應該有可能是前輩這位八部首領去做,沒想到,真的遇到了!」

星一臉感慨:「我還是無法相信!」

蘇宇笑了起來:「我和前輩有很多話想聊,前輩不介意的話,可以和我好好聊一聊!我對前輩的態度,太好奇了!」

星有些無奈。

而身後兩人,都咬牙切齒:「你們不會贏的,始祖一旦復甦……」

轟!

蘇宇一掌將兩人直接拍碎,四分五裂!

星臉色一變!

蘇宇平靜道:「實力弱,放狠話的,都沒好下場!實力弱,又被抓了,非要說幾句狠話,顯示自己很有能力骨氣嗎?我相信,星前輩沒他們那麼傻,對吧?」

說著,再看星,笑了:「18道,說弱也不算太弱,說強,也就一般!」

星有些尷尬。

蘇宇卻是喃喃道:「18道,哪怕降臨,15道之力有吧?」

你一個18道,你會喊人家七道至強者?

蘇宇笑了!

這一次,笑的很燦爛,我想去上游看看大周王了,大周王,上次我回溯記憶,你是不是搞鬼了?

而星,也很無奈,兩位同伴,直接就被拍死了!

他忍不住道:「文羿,是文的後人,你們……」

你們幾個,三個都算是文的後人!

下手也太狠了吧!

蘇宇,文王,文鈺,都是強者,超級強者。

結果,這位文羿,算下來還算是你們祖宗輩的,這就拍死了……太……可怕了!

而人皇,笑了起來:「還好,我就不會拍死老祖宗,蘇宇下手太狠了!」

「……」

星徹底無言。

這話,算威脅?

不算吧!

是真的不會拍死,還是說,他都懶得拍死?

反正,萬界的這些傢伙,對他們這些老祖宗,好像沒太大善意。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
上一章下一章

第920章 總算遇見你(求訂閱)

0%
目錄
共103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