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8章 越痛苦越真實(求訂閱)

第958章 越痛苦越真實(求訂閱)

沒人想要這樣的結果。

這一刻的稷天,凄厲嘶吼。

「蘇宇……你就算融了我……你還是你自己嗎?你也會活成我,活成下一個稷天……」

蘇宇聲音幽幽:「你只是情緒罷了,憤怒也好,興奮也好,開心也好,沮喪也罷……有何關係呢?」

人門劇烈顫動!

稷天瘋狂咆哮著,眼神不斷變換,一會冷靜,一會憤怒,一會絕望。

……

而外面。

地門也是臉色劇變,這些瘋子,壓根不去考慮,自己還會不會活成自己,這也是他們該考慮的,強者才會考慮在這些後果,勢弱的一方,豈會在意這些?

人皇的天地大道,不斷湧入天門內部,這麼下去,天門一定會被影響的!

人祖周,不在意人皇大道的影響。

因為他本就是人族,至於庇護人族,其實周也無所謂,能庇護就庇護,能盡責任就盡責任,周並非完全反對人族,也不需要去反對。

他還需要人族的信仰!

可除了周,其他人,都視人皇大道如洪水猛獸,文王也還,穹也好,壓根都不敢和人皇大道靠近。

此刻,數位36道強者,不斷壯大人皇的天地,壯大他的人皇大道。

天門這麼下去,真的會被度化的!

再聽聽稷天那滲人的吼聲和笑聲,地門臉色變幻一陣,忍不住想罵人!

怎麼辦?

此刻,不好辦。

他和天門都在壓縮長河,死靈之主還在阻攔他們壓縮,大家都融入了長河,這麼下去,他也沒辦法動彈,起碼在壓縮成功之前,他除非放棄壓縮長河,融合分身。

否則……他沒辦法阻攔!

用壓縮長河,阻攔蘇宇他們進攻自己,一旦進攻,就要承受長河的反噬之力,現在好了,倒是有些作繭自縛了!

地門無數念頭浮現,下一些,聲音震蕩天地,帶著一些低沉和不甘:「二位,還要坐視嗎?人門,你該出現了!你還要繼續看下去嗎?」

人門和長河之靈!

這兩位,也都在長河之中。

這一刻,天地之間,傳來一聲冰冷如機械的聲音:「魔焰,你太廢物了!」

廢物?

地門冷著臉,魔焰,說的便是他。

他本體便是一頭魔焰獸,混沌之中的一頭超級古獸,昔年也是強大無比,當年此片混沌區域,血祖最強,他應該排名第二。

只是,時光之主的到來,血祖霸道習慣了,遭遇對方,重傷隕落,倒是讓魔焰成了此地最強者。

可惜,時光之主是人族,留下的天地,也只有人族可進。

算計了這麼多年,等待了這麼多年,一直都在削弱長河之力,到了現在,好不容易看到了希望,壓縮了長河,眼看著長河壓縮之下,就能被吞噬了,出了這麼一茬。

地門也是憋悶無比!

比實力,這幾位36道,豈能比得上自己!

地門沉聲道:「你再不阻攔,對我而言,其實並不損失什麼,我若是真的被星宇之道影響,大不了守護人族,守護這方天地……可你,是這方天地的鎮壓之物,那時候,我該對付的就是你了!」

地門也豁出去了!

你不插手,那也別怪我。

雖說他其實不敢被人皇大道影響,可真到了那時候,誰還顧得上那麼多?

大不了,我化為人族的守護獸。

那時候,大家的目標,都是對付你人門了!

「不好阻攔啊!」

淡淡的聲音,在天地之間浮現,不過雖然這麼說,但是很快,長河之中忽然浮現出一頭巨大無比的噬蝗,其他東西無法進入長河,可這巨大無比的噬蝗,卻是暢行無阻,朝天門那邊飛去!

人皇臉色微變!

那頭噬蝗,實力很強,在天門和地門都要壓縮長河,無法反擊的情況下,這頭噬蝗足足有39道之力,也是強大無比!

此刻,噬蝗朝天門飛來,一旦進入天門,那會對人皇他們造成巨大無比的傷害!

看到這頭巨大的噬蝗浮現,地門倒是稍微安心了一些。

蘇宇口中的人門老七,還是有些忌憚的,忌憚地門真的化為了長河的守衛者,那就很麻煩了!

而就在這一刻,一聲帶著滄桑、古老的聲音,也響徹天地:「穹,融入長河,擊殺此魔!」

穹正在下方,等待著人皇所謂的機會。

此刻聞言,臉色微變,冷冷道:「你是蒼?」

長河之靈?

他沒發現這兩位在哪,但是隱約有些感受,這兩位都在長河中,很可能兩人都在時光之書中,或者在爭奪控制權,或者在彼此糾纏不休。。

噬蝗,也只是人門老七凝聚的破滅之物。

長河之靈卻是沒有凝聚出來什麼強大的存在抵擋,不知是否是消耗過大,畢竟比起人門老七,長河之靈,之前光是給蘇宇製造個未來身,就消耗不小。

而長河之靈,卻是想到了穹!

讓穹參戰!

融入長河之中!

長河之靈聲音再起,依舊帶著滄桑之意:「作為開天之劍,你有責任,也有義務,去消滅這些毀滅長河的噬蝗!你要知道,蒼穹劍本質上,就是為了度化封印此魔!此魔有滅世之能……穹,速度融入!」

穹皺眉,冷冷道:「本座試過了,長河排斥我!」

他剛剛出手過一次,但是現在長河排斥一切非融入其中的強者,蘇宇也好,人皇也好,他們都融入了自己,而穹,卻是沒有!

「化劍融入……此刻不會再排斥你!」

穹思考著,要不要出手?

噬蝗去對付人皇他們了,他和人皇他們一夥的,按理說要出手,可是……憑什麼聽這個傢伙的?

他再次道:「你是蒼?」

「是!也不是!」

長河之靈聲音再起,帶著一些古老韻味:「蒼穹劍已經破碎,時光長河,也可以說成是蒼穹之河!我已從蒼穹劍中脫離……融於長河,你還是蒼穹劍,而我……不再是蒼穹劍了!」

穹有些鬱悶,陡然喊道:「星宇,老子要不要去對付那噬蝗?」

此刻,那巨大的噬蝗已經穿梭而去,眼看著就要進入天門對付人皇他們了,他不出手的話,人皇他們要不選擇對付噬蝗,要不只能被噬蝗幹掉。

無論如何,都沒辦法再次阻攔天門和地門的融合了。

這關頭,出現一頭39道之力的噬蝗,還是很可怕的。

而就在這時候,人門劇烈顫動,稷天瘋狂咆哮起來,面孔不斷變換,一會化為蘇宇,一會化為稷天,顯然,那邊的意志之爭,也到了關鍵時刻!

此刻,那封印之門劇烈顫動起來!

人皇臉色難看。

這時候,穹來了,那有了幫助,他們可以更好地阻攔天地二門合一,可是……蘇宇那邊,可能更需要幫助。

人皇一聲厲喝:「去封印之門,斬斷稷天和長河的聯繫,快!」

穹不再思考,瞬間融入長河,一劍朝封印之門殺去!

長河之靈帶著一些憤怒,一些無奈:「胡鬧!」

而人皇,陡然起身,喝道:「聯手,幹掉這頭噬蝗!」

放棄繼續將大道融入天門。

必須要斬殺了這頭噬蝗,趁著現在大家都無力插手,否則,待會可能沒機會了,那多出來一頭39道之力的噬蝗,很是麻煩。

人皇起身之下,再次喝道:「死靈之主,不要再阻攔天地二門合一……殺了這頭噬蝗!」

39道的噬蝗,太強了。

哪怕人皇四人都是36道,攔下對方倒是可以,斬殺對方……可能會有些難度!

而死靈之主,是選擇繼續阻攔天地二門合一,還是聽他的,幫他們一起斬殺這頭噬蝗,人皇也不知道。

死靈之主一聲冷哼,死氣席捲天地。

此刻,不再阻攔天地二門,忽然死氣朝噬蝗席捲而去,帶著一些冷漠之意:「也罷,那本座就等天地二門合一,壓縮長河,三門合一之下,牽引出真正的長河之書,長河之靈,讓那兩個傢伙,也都現身!」

這時候,長河之靈他們沒出現,死靈之主也知道為什麼。

那兩位,恐怕也沒那麼容易出現。

但是,三門徹底合一的那一刻,將萬界壓縮成了球,他們一定會出現的!

「死靈地獄!」

一聲低喝,地獄浮現,噬蝗被瞬間捲入他的天地,長河之中,死靈之主腳踩一條黑暗長河,那黑暗長河之中,一頭巨大無比的噬蝗,瘋狂襲擊黑暗長河。

而人皇幾人,也不再阻攔,瞬間消失,眨眼間出現在死靈之主附近。

「聯手,殺!」

五大強者聯手,瞬間爆發出強大無比的戰力。

天地二門壓根不去管!

他得趁著這些人無力插手的時候,迅速將天門合一,合一之後,他才不會懼這些人搗亂,那時候,他實力飆升,甚至可能會達到44道之力!

那時候,也許也就僅次於當年的血祖了!

時光之主不出,長河之靈和人門老七,也未必能匹敵他。

這兩位具體什麼實力,地門不是太清楚,但是隱約是知道一些的,大概也就和血祖差不多,自己合一之後,縱然不如,也不會出現什麼太大的差距。

若不是有這樣的自信,他也不會和這些傢伙合作。

他哪管噬蝗死不死,死了,消耗的也是人門老七,反而是好事。

他們這些人合作,都是如此,該合作合作,該削弱也得削弱才行。

「聚!壓!」

地門也是瘋狂咆哮,他得趁著這時候,迅速壓縮合一,再耽誤下去,蘇宇那邊一旦真把稷天給幹掉了……那才是大麻煩!

稷天可不弱,何況,封印之門內,本源無數,一旦幹掉了稷天,再汲取這些本源,那時候的蘇宇,也許也會很可怕。

至於稷天吞噬蘇宇,那也是一樣的結果。

反正和他都不算一夥的。

之前合作對付蘇宇一方,現在,蘇宇一方若是完蛋了,那就得彼此開戰了。

……

轟隆隆!

封印之門中,暴動不斷,大量本源之力被稷天或者蘇宇汲取,稷天身上散發出各種不同的氣息,有些混雜,有些混亂。

稷天如同絕望的野獸,雙眼血紅,凄厲咆哮!

「蘇宇……你別想贏我……」

稷天聲音傳盪而出,此刻,在其他人看不到的地方,在意志之海洋中,一道道殘影浮現,有蘇宇的,有藍天的,有稷天的,也有無數其他人影。

這是意志的領域!

雙方並非鏖戰,或者說,稷天想擊殺他們,想撕碎他們,可蘇宇,卻是不這樣,哪怕在這意志的海洋中,他也在強行和稷天融合!

稷天每一次撕裂蘇宇,都是在撕裂他自己,痛苦無比!

一次次的痛苦,讓稷天有些發狂。

可他眼前的蘇宇,每一次被撕裂,都傳出愉快的笑聲。

「老同學……繼續,繼續撕!撕碎我,你不知道,這種感覺,其實我很享受……對於我而言,這種感覺,太舒服了,太習慣了……」

對年輕弱小時期的他,每一次撕裂,也是這種程度的痛苦。

對強大的他,現在稷天雖然也極其強大,可痛苦的程度,其實是一樣的,一次次的撕裂,並未讓蘇宇崩潰。

是的,他的意志,一如既往的執著、堅定,並未有任何毀滅的徵兆。

在這混亂的無數意志中,蘇宇的意志,反而是最光明的那種!

一如既往!

未曾改變絲毫!

四周,藍天、萬天聖他們的意志,倒是有些虛弱不堪,甚至有些要覆滅的趨勢,可蘇宇的意志,卻是如同耀陽,始終不滅!

至於稷天,他的意志也很強大,可每次撕裂,其實都是一種互相傷害的過程。

稷天的意志光輝,隱約有些暗淡起來。

帶著一些絕望和不甘心,他看向蘇宇,甚至帶著一些祈求:「蘇宇,你退出去……你想要什麼,我可以幫你……我們不是敵人,我們的敵人是你口中的人門老七……」

說著,他有些抓狂道:「你口中的人門老七,才是真正的恐怖存在!他是劫難的化身,是天地的罪惡之源……你知道你所謂的人門老七,到底是什麼嗎?」

「不感興趣!」

「不,不,蘇宇,你會感興趣的!」

稷天忽然慘叫一聲,因為這時候蘇宇見他不出手了,忽然自己把自己給撕裂了,他和稷天現在融為一體,蘇宇撕裂了自己,也反傷了稷天。

稷天痛苦哀嚎一聲,很快迅速道:「蘇宇……你想啊,時光之主如此強大的人物,在這開天……可是,再強大,在這開天,他也付出了他的劍!你知道,對於頂級存在而言,至強神兵,並非可有可無的存在,而是至寶……這裡,沒有想象的那麼簡單……」

「我不知道,時光之主為何一去不回,也許死了,也許被困住了,也許回不來了……不管如何,此地都很重要,付出一柄劍的代價,卻是不殺人門老七,而是封印度化他……你還不明白人門老七的意義嗎?」

蘇宇淡淡道:「意義?什麼意義?時光之主蘊養的神文?還是他的惡靈?還是什麼?」

人門老七到底是什麼,重要嗎?

不重要!

蘇宇從未在意過這些。

「很重要的……」

稷天知道,再不說出一些重要的東西,蘇宇這瘋子,可能真要撕碎了他,他急忙道:「長河和封印之門存在的意義,就是賦予人門老七一些情感!整個長河,整個天地,其實最終目的,都是要將人門老七化為一位有情之人……而非無情的存在!」

「我隱約知道一些,猜測過一些,人門老七,其實最終意義,也是化為一道靈,一道有情之靈……」

蘇宇繼續撕裂自己,然後呢?

都不是好東西,管他是不是靈!

都給弄死好了,弄不死,那就一起毀滅吧。

稷天急了,迅速道:「這應該是時光之主,為了鍛造更強大的存在,或者說為了開闢更強大的天地……又或者關係到他未來道路的一種蘊養!本質上,人門老七,其實也是靈……但是,可能要超越一切的靈……」

「所以,必須拿下對方,否則,時間一長,萬界還是會被他摧毀……不止如此,一旦拿不下他,被他蛻變成功,那萬界也許也是死路一條……」

「又或者被他跑了,蘇宇,一旦他跑了,也許也會引起時光之主的關注,從而降臨萬界,摧毀萬界,因為萬界已經沒有存在的必要……」

蘇宇笑了:「說夠了?」

稷天急了:「不,還有……我……我覺得,人門老七,可能只是一件至強兵器,或者至強天地中的一份子,並非完整的存在!蘇宇,若是時光之主死了,那我們拿下人門老七,就有可能超脫出去,不再局限於這片天地,這片天地再強,也只是時光之主開闢的一處天地,茫茫宇宙,肯定不止我們一處天地……蘇宇,你不想見識一下更廣袤的天地嗎?」

「蘇宇,別再出手了……這樣下去,你我都會毀滅的!」

蘇宇笑了:「不,毀滅的只有你,不會是我!你難道還沒看透嗎?」

看透?

稷天痛苦地看著蘇宇,此刻的蘇宇,依舊保持著光輝之態,蘇宇笑了笑道:「我發現,我撕裂了無數次,我還是我……哪怕我虛弱了一些,可是,我發現,我好像更加清明,更加冷靜了!」

這一刻的蘇宇,忽然有些感慨,有些懷念:「稷天,你還沒發現嗎?我其實應該一直處於這種痛苦中,才是清醒的!失去了痛苦的我,其實才是不清醒的!」

蘇宇很認真:「越是痛苦,我越是清醒,越是知道,我是蘇宇!我不是任何人,我也沒瘋!沒有任何時刻,會比此刻更真實!真實的蘇宇,真實的我!平日里,沒了這種痛苦,我反而有些渾渾噩噩,此時此刻,你還覺得,你能贏我?」

「對你,這是折磨,對我而言……這是一種回歸!」

蘇宇笑了笑:「回歸正常而已!並沒有超乎想象的痛苦不堪,也沒有讓我情緒崩潰,真的,沒有任何時刻,我比現在還清醒!」

這一刻的蘇宇,好像正常了!

徹底正常了!

稷天帶著痛苦的絕望之色,看向蘇宇,看向蘇宇的眼神,那雙眼,很清澈!

一點沒有之前的瘋狂!

他忽然有些崩潰,想哭,「原來如此……」

越是痛苦之下的蘇宇,居然越清明,那清澈的眼神,完全沒有了之前的癲狂失態,只有冷靜和平靜。

甚至,連之前的一些混亂意志影響,都被他壓制了下去。

大周王這些人的存在,包括藍天、萬天聖這些人的意志,之前其實是干擾蘇宇的,或者說,大家處於一個平起平坐的狀態,都是一份子!

然而,這一刻,卻是都被蘇宇壓制了下去,整個意志,反而徹底以蘇宇為主了!

時光師……文鈺!

稷天想瘋狂罵人,文鈺,你的一本時光冊副本,到底造就出了什麼樣的變態。

在這種環境下的蘇宇,居然比之前要更堅強。

而蘇宇,此刻也是一聲嘆息,帶著一些無奈和頹然:「人啊,真賤!平時,我其實一直想著,毀滅吧,大家一起死吧,死了拉倒!現在……我卻是不想死!我不想我父親死,老師死,朋友死,道友死……我忽然覺得,活著多好啊,有吃有喝的,沒事還能裝一下讀書人……太舒服了!」

蘇宇一臉惆悵:「你說,這人清醒了,其實是不是不好?稷天,我有些不想毀滅了!」

稷天不知道該說什麼,下一刻,砰地一聲巨響,蘇宇又撕裂了自己,稷天痛苦呻吟道:「蘇宇,你既然清醒了,不想死,那沒必要再和我兩敗俱傷下去……你這樣,你自己也有可能崩潰的……我退出去,此地本源全部歸你,我和你合作……不,我聽你的!」

清醒下來的蘇宇,他覺得,也許可以談談了!

多諷刺啊!

之前的蘇宇,一心想著滅亡,毀滅,同歸於盡。

等到他受不了了,蘇宇居然清醒了,他說,他不想死了,太他么諷刺了。

那劇烈的痛苦,沒讓蘇宇崩潰,這到哪說理去?

蘇宇笑了一聲,這時候語氣都柔和了許多,「別啊,我是怕死,又不是傻了!你這傢伙,賤的很!讓你出去了,你還得反水!兩敗俱傷?我只要不崩潰,吞了你死後留下的一切……我哪來的兩敗俱傷?我現在特別清醒!」

蘇宇笑了:「稷天,老同學,你是自己放棄,還是逼我一次次折磨你?也許折磨到了最後,你也會和我一樣,在痛苦中重生呢!當然,若是你自己放棄,我可以答應你一個要求,除了饒了你的命!」

稷天憤怒嘶吼:「蘇宇,我若是死了,我需要你答應我什麼要求嗎?你別想的太簡單,你想殺我……誰能堅持到最後,那都是不一定的事!」

轟!

就在這一刻,一抹劍光閃爍,這一次,居然直接轟入了封印之門中!

有了長河之靈的幫助,穹這一劍,居然直接殺進來了!

一劍將蘇宇和稷天徹底粉碎!

其實,兩人聯手,穹壓根無法匹敵,關鍵是,蘇宇不反抗,就這麼壓制著稷天,那道強大的劍光,一下子將兩人都給粉碎了!

下一刻,封印之門中本源波動,瞬間,蘇宇和稷天再次重生。

稷天痛苦不堪,蘇宇也是有些頭疼,無語,喊道:「穹,你殺我幹嘛?」

「……」

封印之門之外,穹一愣,誰殺你了?

他喊道:「我在切斷本源和你們的聯繫……」

蘇宇眼神一動,感應了一下,忽然笑了:「開天劍芒!鋒利無邊!若是靠我和稷天自己撕裂,還不知道多久才能把我倆給撕沒了!穹,你繼續,就用開天劍芒,來磨滅我們!」

找殺?

那我可不客氣了,穹聽出來了,蘇宇感覺中氣十足啊,好像沒啥事,甚至比之前更有親和力……什麼鬼?

合著,這傢伙和稷天搞到現在,沒啥事?

倒是稷天,那痛苦的呻吟聲都虛弱了許多。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氣了,嗡地一聲巨響,一道劍芒再次殺入人門之中,轟隆一聲,大量本源覆滅,蘇宇一直糾纏著稷天,一下子,兩人再次被劍芒磨滅!

一次次的覆滅,一次次的重生!

從本源中重生!

每一次,蘇宇都愈加燦爛,好像被打磨了出來,愈加光明,甚至還庇護著其他的意志,庇護在自己心中,光明的影子中,蘊含著不少混亂的意志。

那些,都是其他人的。

蘇宇不但自己抗住了,還有心思庇護其他人,更是讓稷天崩潰。

再一次的覆滅重生,稷天眼神已經有些渾濁了,帶著一些絕望,看向那清明無比的蘇宇,喃喃道:「難道……差距如此大嗎?蘇宇……我想知道……當年的你……如何撐下來的?」

蘇宇笑了:「我當年和你不一樣,我是一天來一次,又不是連續的,有時候熬夜幾天不睡,那就不會出現這種情況,我這叫循序漸進……你這一下子,被磨滅了幾百次,每一次都是真實死亡,陷入寂滅,一次次的,你當然撐不住了,和我學學,一次次慢慢來,一口氣吃成一個胖子不好!」

他又鼓勵道:「加油!你可以的!只要撐住了,你就可以和我一樣了,以後,再發生這種事,誰也奈何不得你了!老同學,你可以的!」

稷天已經要徹底崩潰了,眼神渾濁不堪。

可以的?

可以個屁!

接連不斷的被磨滅,意志上的崩潰,精神上的崩潰,每一次都是折磨,你說可以就可以嗎?

稷天虛弱不堪,忽然有些絕望到了極致的感覺,越是絕望,越是崩潰,虛弱無比道:「蘇宇……老同學……我鬥不過你……看來,這一次還是我輸了!」

他輸了!

他知道,自己鬥不過蘇宇,再來七八次,他可能就徹底崩潰了,而蘇宇,反而有些打磨到了極致的感覺,意志都在熠熠生輝!

這麼下去,蘇宇的意志,甚至可以直接化靈了!

原來,蘇宇最強的,不是肉身,不是天地,不是戰法,而是他的意志。

強大的意志,堅韌不拔的精神,是不可戰勝的!

蘇宇,經歷了太多苦難折磨,他沒被擊倒,其實就已經勝利了,自己選擇在這和他意志碰撞,在這個場合下,在這個地方,其實才是最錯誤的決定!

自己若是不貪心,不進來汲取萬天聖的大道之力,自己不會被蘇宇這麼輕易擊潰的。

後悔,已經來不及了。

稷天苦澀無比,嘆息一聲:「我以為……我可以成為贏家……可以火中取栗,可以替代所有人,可以成為這個天地的最終勝利者!可我發現,我錯了……想的太輕鬆了……」

「我知道你難纏,知道你很難擊敗,可我沒想到,有朝一日,我會這麼敗在你手中。非是實力上的失敗,而是意志,精神……」

蘇宇笑道:「你比我活的久,你其實也可以很早之前試試,自我磨滅個幾千次,和我一樣,我肯定鬥不過你的!」

稷天苦笑一聲:「作為一個還算正常的本源之靈,我想……任何人都做不出這種事!閑著沒事幹,把自己磨滅了幾千次來玩……有人會做嗎?」

也是!

蘇宇點頭:「沒錯,我也不想,這不是被逼的嗎?」

蘇宇笑道:「若是當年不把時光冊融入我體內,我才不會這麼傻,天天把自己磨滅了玩!」

而今,說這些,其實都沒用了。

也遲了!

劍芒再現!

砰地一聲,兩人再次炸裂,再次恢復,稷天已經痛苦到了麻木,到了崩潰的邊緣,有些無以為繼了。

他不再說那些,不再後悔什麼。

到了這個地步,他知道,自己敗了,一敗塗地,他迅速道:「蘇宇……你知道嗎?其實,汲取萬明澤那一段回憶的時候,我忽然發現,做人……真的很美好!」

「哪怕是虛假的人生,可是……當我汲取了萬明澤的記憶,我覺得真的美妙……一位位青年俊傑,為了萬明澤的夢想,不顧世俗反對,不顧派系之爭,跟著他一起走南闖北,一起為了一個信念戰鬥……真的很美好!」

「他們很弱,萬明澤也很弱……在你耀眼到如炙陽的地步,那些人,依舊追隨著萬明澤……大家都說,你蘇宇天賦再強,實力再強,你蘇宇……也只是個自私自利的小人,我萬明澤,才是聖人!」

稷天笑了:「那種感覺,太美妙了!那時候,心中有信念,有堅持,蘇宇……萬明澤是我神文所化,但是我早已放棄控制,所以一切的一切,都是他的本心,他想當聖人……當一個守護世界和平的聖人!也許很傻,看起來很虛偽,可有人相信他,信任他,追隨他,我也許理解你這一刻的心情,那種被大家信任,被大家追隨,心中有信念而去戰鬥的感覺……不管強弱,都是值得羨慕的!」

砰地一聲,他再次炸裂,這一次,迅速恢復,他眼神有些黯然,再次看向蘇宇:「蘇宇……你說,你能答應我一個條件的……」

蘇宇此刻光明燦爛到了極致,看向他,點點頭:「你說!」

「我想當個人……」

稷天笑道:「我想當個真正的人!蘇宇……若是……還有機會,你……讓我當個人!這個萬界,這個天地,人,才是最美好的存在!有血有肉,有思想,有理想,有信仰,有堅持的人!」

「不是單純只有人的軀殼,那沒意義,周為我鍛造的周稷肉身,已經是真正的人,完全契合我的肉身,可我的思想,我的信仰……都是空虛的!」

「為了強大而強大,強大為何……卻是不知,一片茫然!」

這一刻的稷天,儘管快崩潰了,可意志上,卻是閃爍著一些光輝,蘇宇吸氣:「老同學,你稍等啊,你這麼下去,你搞不好可以起死回生……按理說,你迷途知返,我該給你機會……可是……還是算了吧!你要不要自殺,不自殺,我繼續殺你了,你這是有些感悟,再這麼下去,你跟我能耗到死的節奏!」

這算是頓悟嗎?

可怕!

英雄惜英雄……不存在的。

你他么再不死,你可能會起死回生的,這傢伙這一刻居然有些感悟,甚至是浴火重生的感覺,蘇宇都嚇到了,別啊,你浴火重生了,那咱倆真就沒完沒了了!

稷天瞬間露出苦澀笑容,這……

「蘇宇,你果然還是如此的……現實和賤!」

蘇宇太現實了!

之前還認真聽著,現在倒是急了,瘋狂撕裂自己,這傢伙,清醒的時候,那是真的狗!

蘇宇卻是急切道:「廢話,你是敵人,我能給你復甦了?我好不容易把你逼到了要死的地步,給你再浴火重生了,我不是傻嗎?」

稷天無奈,「別撕了……我說了,我想當個人……」

「沒問題!」

蘇宇迅速點頭:「你要是還有一些靈存在,要是這萬界真能建立起生死輪迴的體系,我讓你投胎成人,行了吧?老同學,別留戀了,該走就走!」

蘇宇急切道:「真的,放心!我要是不死,我還贏了,你放心好了,我已經有些打算了,你知道我是第四道門戶的,我發現,想要維持萬界平衡下去,建立生死輪迴,也許是最好的選擇!」

「我這道門……也許就是隔絕生死的門!萬界的體系不完善,強者不死不滅,一個個想法太多,我全都給弄死……給新人機會……那時候,也許就是萬界太平的時候!」

「隔絕生死的門……」

稷天微微一怔,建立生死輪迴?

他看向蘇宇,這是蘇宇的打算嗎?

蘇宇瘋狂點頭:「相信我,獄說要法治,死靈之主說要建立生死兩界,你說做人美好,萬界需要和平……那生死輪迴,也許是一種不錯的選擇!」

「老同學,快上路吧,不然待會我連做人的機會都不給你了……」

蘇宇瘋狂撕裂稷天,撕裂自己!

別他么留戀了!

這傢伙,真的有些可怕,若是繼續下去,再感悟一下,搞不好和蘇宇一樣,能習慣這種折磨,那就難纏了。

那時候,他倆就撕吧!

撕到天荒地老,也許都沒個結果。

「哼……」

一聲沉悶的哼聲響起,稷天被他不斷撕裂,打斷了思路,打斷了情緒醞釀,也是無奈,蘇宇這傢伙,是真的一點機會不給啊!

「蘇宇……你……」

稷天一聲長嘆,嘆息一聲,再次被蘇宇撕裂,再次恢復,卻是已經失去了很多光澤,被打斷了!

他開始走向滅亡,稷天再次嘆息一聲,其實……還是有些遺憾的。

蘇宇若是剛剛被自己撼動了一絲絲,給自己一些機會,他未必會死的。

「那希望……能有再見之日,能有成為真正的人的機會!」

帶著一些苦澀,他的意志,正式走向滅亡,開始迅速崩潰!

整個封印之門中的本源之力,不斷湧現,想要將他復甦,在這,本源之力存在,稷天是很難覆滅的。

可是,當他求存的意志,徹底放棄,本源也無法拯救他了。

稷天不得不如此選擇!

蘇宇這傢伙,心太狠。

轟隆隆!

一連串的巨響聲,響徹天地,稷天帶著一些遺憾,身影徹底潰散開,意志深處,那誕生的一點點光輝,也溢散在了本源之中,隨著長河之力,流淌消失。

蘇宇看了一眼,沒去管。

這傢伙,也許真有希望存在於天地中,不被徹底磨滅。

最後一刻,藉助一些萬明澤的人生感悟,或者說聖道光輝,這傢伙居然保持了一點點靈性存在。

蘇宇來不及管了,下一刻,吼道:「穹,還打,打個屁,快點去殺噬蝗……」

還殺呢?

殺誰呢?

他迅速汲取大量本源之力,而萬天聖也在瘋狂汲取七情六慾之力,吸收一切,強化自己!

遠處,伴隨著一聲巨響傳來!

39道的噬蝗,在穹加入的瞬間,被死靈之主和穹,以及人皇幾人徹底擊潰,巨大的噬蝗,瞬間崩碎!

而這一刻,一聲厲吼,響徹天地之間!

天地二門,這一刻瞬間壓縮合一,整個長河,被壓縮了一半,天地二門的合一,也意味著,地門要恢復到巔峰戰力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58章 越痛苦越真實(求訂閱)

98.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