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4章 一個不能少(就兩更了)

第964章 一個不能少(就兩更了)

大戰還在繼續。

此刻,蘇宇並未參戰,而是在遠處看著,思考著。

黑鱗是無緣無故說出這番話的嗎?

沒必要!

那他說出這番話的意義何在?

自己唯一可能勝利的機會……主子、奴僕、惡客、囚徒。

門是封印囚徒用的,門,也是阻擋惡客用的。

這一刻,不止蘇宇在思考,蘇宇天地內,人皇他們也在思考。

時光之子!

蘇宇他們他們誕生在萬界之中,萬界是時光之主開闢,人族的始祖,其實是天門,但是天門真的有血脈傳承下來嗎?

天門是魔焰的分身!

當年和天門一起進入萬界的人族不少,比如仙、魔、神、冥,都是第一批進入的人族,但是,他們並非誕生於萬界。

蘇宇他們這些人,真正始祖是誰,誰知道呢。

反正,都是很古老的事了。

這時候,人皇也在呢喃。

回想著黑鱗的話語。

忽然,人皇開口道:「蘇宇,是否只有回歸萬界,才有機會勝利?」

萬界,現在在蒼那邊!

化為了他的劍!

長河納萬界,萬界已經被蒼奪走。

「按照黑鱗的話說,萬界才是我們的基本盤,才是我們的家,關門打狗,也許才有希望勝利……將奴僕、惡客、囚徒全部關押進去!」

人皇迅速說著。

而死靈之主,此刻也眼神閃爍,迅速道:「蘇宇,你別忘了,長河萬界也是天地,是天地,就能壓制對手!但是……我們的天地,無法壓制他們,因為我們的天地太弱!」

蘇宇眼神微動,「你的意思是,掌控萬界?以萬界為天地?可是……」

蘇宇皺眉:「長河之書,在蒼那邊呢,又不在我們手中,殺了蒼,我們難以奪取,真能奪到,那都不需要萬界天地了,直接就把魔焰幹掉了!」

「不!」

就在這時候,文王的聲音忽然有些虛弱地傳了進來:「蘇宇,我說,假如說,你是萬界的門戶!你可以將他們封印進入萬界之內!但是,現在出現一個問題,無法掌控萬界的天地,是吧?」

蘇宇點頭,就是這個道理!

我就算化身為門,也許可以封印他們進入萬界,關鍵是,我打不過啊,封印了也白封印!

眾人紛紛思考起來,這時候,蘇宇腦海中,一道還算清明的意志,忽然開口,那是大周王,這一刻,大周王幽幽道:「大家的天地,大家的大道,來源於萬界,來源於長河!其實都相當於長河的分支!」

蘇宇眼神再次閃爍起來。

大周王迅速道:「陛下,你的天地,大道分支,若是聯手的話,可以掌控你的天地嗎?」

他沒開天地,所以不是明知故問,而是真的疑惑,若是他們這些人聯手,能否掌控蘇宇的天地?

蘇宇臉色微動,緩緩道:「很難!我有意志存在,你們是沒辦法做到的……」

「陛下說蒼?蒼並非原始天地之靈,也不是開天的時光之主,蒼的地位,在我看來,只和監天侯相當,那監天侯,也許可以操控陛下天地內的一些力量,但是,他可以阻擋大家掌控天地嗎?」

蘇宇心中微動,不行!

當然,前提是,大家可以掌控自己的天地。

可以嗎?

其實……可以的!

前提是,蘇宇自己不管!

可現在,這場景,何其相似。

時光之主不在,蒼相當於監天侯,魔焰是外來戶,黑鱗是蘇宇天地內封印的囚徒,此刻蘇宇若是不在,他天地內囚徒太強,惡客來襲,奴僕弒主。

那自己麾下這些人,可以反抗嗎?

可以的!

大道融合,總領竅穴大道,彼此相融,哪怕敵人強大,也是可以對付的。

比如大周王和武皇,如今,一人執掌360神竅,一人執掌360元竅,兩人聯手其他人,也可以開啟蘇宇天地壓制力,壓制外來之人,壓制敵人!

這一刻,眾人都是心思波動的厲害。

人皇迅速道:「那就是說,我們天地還歸時光長河,加強掌控之力,聯手,想辦法融合大道,執掌天地,如此一來,才能將家奪回來!還能擊殺這些惡客!」

這一切,都是黑鱗的說法罷了。

一旦不妥,就是自尋死路,將天地大道還回長河,那若是無法執掌新的天地,也就是萬界,那就是死路一條!

可如今……有選擇嗎?

「蘇宇,萬天聖和藍天還在長河之中吧?」

蘇宇點頭,是的,還在。

他倆融入長河了,一方面是來不及走,一方面也還是不願意走,還想趁機尋找機會,給蒼來個致命一擊,蒼現在對手太多,大戰不斷,也沒時間管這兩個傢伙,剝離起來不好剝離。。

人皇迅速道:「要嘗試一下嗎?將天地大道還給長河!其實,如今也沒幾人了,你,我,文老二,太山,文鈺,死靈之主……就我們這些人了!其他人,要不在我們天地,要不沒執掌大道……執掌大道的,就我們了!我們將天地還給長河,能否奪取長河的控制權?」

「我呢?」

這一刻,穹忽然開口,我算啥?

惡仆是在說我嗎?

呸!

我才不是!

人皇迅速道:「你……你是……你是新主手中的劍!時代變了,老主走了,新主上位,你的原體早就破碎了,精華也被蒼給抽走了,你現在可以當新主的劍!」

怎麼這麼不好聽呢!

人皇再次道:「蘇宇,你覺得有希望嗎?」

蘇宇卻是在沉思中,還天地大道給長河?

若是成功,那自然是大歡喜!

若是失敗……那就是大家一起上路了。

門戶,封鎖萬界。

以自己為門戶,將整個萬界封鎖,天地大道還回去,開啟長河天地的壓制力,鎮壓幾位強者,這可行嗎?

這麼簡單……恐怕不行。

他想著自己天地,大周王他們想掌控自己的天地,難度可不小,不是說掌握就掌握的。

一定要有人為核心,大周王或者武皇都可以。

然後,其他人要配合,將大道融入,配合執掌。

720竅穴……

門戶?

天地?

一個個念頭,在蘇宇腦海中迅速浮現,他思考著,代入自己去思考,思考著大周王他們如何能順利掌握自己的天地,以此類推,也許真的有希望!

那時候,就算有人執掌了自己的文明志,能壓制文明志嗎?

是的,類比一下,就是現在蒼就在執掌自己的文明志。

要知道,文明志可是天地的核心。

文明志被人執掌了,被監天侯執掌了,那大周王他們斗得過嗎?

蘇宇想著,迅速在腦海中開會,一瞬間,所有人的意志浮現。

蘇宇問道:「現在,監天侯執掌了我的文明志,大周王、武皇,你們實力不如他……」

好吧,真不如!

別說,太符合眼前這場景了。

「那如何能從監天侯這裡,奪取我天地的控制權,反向壓制監天侯,從而擊殺他?」

意志群中,也有監天侯,此刻,監天侯有些無奈。

又拿我舉例子,何必呢!

大周王迅速道:「若是按照陛下的天地來推算,那必須要各自掌握大道,大道融合,抵禦文明志的壓制!文明志是大道本源所在,不聯手,我們是無法抵禦的!」

蘇宇點頭!

「關鍵在於,以誰為核心,誰來掌握大道,誰來定位如何融合……」

蘇宇再次點頭。

大周王繼續道:「另外,按照時光師的說法,時光長河其實是合一之後的大道,竅穴合一的那種,陛下,對嗎?」

蘇宇再次點頭,這時候的他,也在不斷思考著。

大周王聞言馬上道:「若是如此,那就需要做一點,在這些合一的大道竅穴之中,如何將自己能掌控的那一部分,給拆離出來!」

「拆開?」

蘇宇一怔,需要拆開嗎?

大周王迅速道:「要拆開!不拆開,難道陛下能直接執掌長河?」

不行!

廢話,要是可以,我還需要想什麼?

大周王馬上道:「這事,藍天要是還活著,可以讓藍天來嘗試!將合一的長河,拆開!不拆開的話,那長河之書,對大道的掌控力就太強,但是一旦拆開了,整個長河之書,也會分散……陛下,我們把你天地內所有大道都給拆開,那你的文明志,還能像現在這樣,具備絕對的控制力嗎?」

蘇宇判斷了一下,不行,若是自己意志在,那還可以,要不然,指望一本書,再加個監天侯,那時候,會失控的,無法完整地掌握天地大道。

拆開!

藍天!

讓藍天將已經合一的天地拆分開,時光長河,按照文鈺當初的說法,其實就是最終的竅穴合一狀態。

藍天可以做到嗎?

難度很大!

藍天雖然執掌萬道,走蒼生之道,可以他的實力,想將大道拆開,難度還是超級大!

萬天聖也在那邊,聯手的話,也許可以試試……但是,他們也許只能分割一部分,未必能全部拆分開。

執掌萬界天地,其實不是自己變強的過程。

蘇宇一直想著,自己唯有變強,才能幹掉對手。

可是,未必!

敵人若是變弱了,那其實就是你變強了,現在,若是能執掌萬界,不管其中力量多少,但是若是可以壓制對手,就是將對手削弱!

敵人弱了,我就強了!

大周王再次道:「拆開了大道之後,陛下對萬道也熟悉,陛下可以匯總,執掌一部分大道,精通的大道,人皇陛下他們可以和大秦王他們一樣,輔助融合,執掌一部分擅長的大道,最終,匯總到陛下這邊!」

「比如我和武皇,單獨對上監天侯,執掌了文明志的監天侯,那肯定不如!可一旦,大家都配合我們,配合我們執掌陛下的天地,那監天侯也可殺!」

蘇宇認真傾聽,這時候,一直沒怎麼說話的白楓忽然插話道:「徒弟,你不是一直說,天地四方,天上地下,都是你的嗎?」

蘇宇一怔,說過,因為我說過,我要走宇宙文明之道!

「你若是化身為門,籠罩萬界,那天地四方,就是你的!」

空間!

封鎖!

蘇宇眼神微動,白楓笑呵呵道:「其實,執掌之後,有很多難題,比如如何防禦敵人逃離?這就是一個好辦法,宇之道!也許……也是門之道!以門為宇,掌控四方!」

蘇宇心思波動,門為宇?

掌握門內四方?

自己的宇之道,其實蘇宇自己都放棄了,因為沒太多感悟,提升不強,穿梭一下空間還行,做其他的,其實都不咋樣!

既然無法真正做到掌握所有四方天地,那就掌握小小的門內天地,是否可以呢?

不給敵人逃離的機會!

白楓又道:「另外,我剛剛聽到黑鱗說,時間是否會倒流?乖徒弟,你覺得時光會倒流嗎?」

「不會!」

蘇宇一口否定,不可能的!

「可若是你的天地呢?」

白楓又道:「那我問你,你的天地,你可以做到時光倒流嗎?」

蘇宇皺眉:「也做不到!遲緩、停止、封印、加速,其實都可以做到,但是不可能做到倒流的!」

何況,時光倒流的意義在哪?

毫無意義!

蘇宇不覺得時光倒流有什麼用。

還能將敵人倒流到小時候不成?

白楓輕聲道:「我聽說,死靈之主會採集本源之力,你會嗎?」

「以前不會,現在會,何況我化身人門,人門本就有採集本源的作用!」

白楓沉默一會又道:「萬界生靈不止你,還有很多人,他們其實都分攤掉了萬界靈力,若是萬界生靈全部死掉瞬間,包括人皇他們!你將時光凝固,等你殺了敵人,可以瞬間讓本源回歸,萬靈復甦嗎?」

蘇宇吸氣!

他有些明白白楓的意思了。

白楓又道:「多重意志,對你其實還是有干擾的,你能否將所有人的意志和本源,都給瞬間凍結,讓時光在那一剎那停滯下來?如果你能做到,甚至可以以覆滅萬界為代價……一瞬間執掌長河之力,摒棄所有人的干擾,爆發出前所未有的實力!只要你能斬殺了敵人,那就可以再度讓所有人本源回歸復甦!」

蘇宇不斷吸氣,時光停滯!

也就是說,讓萬界瞬間進入一個凝滯的狀態。

可以嗎?

在蘇宇的天地,蘇宇其實可以試試,也許是可行的。

白楓繼續道:「要不……你試試看?」

怎麼試?

剛想著,大周王點頭:「你可以試試看,在自己的天地,我們瞬間死亡后,你能否將我們的死亡凝固下來?停滯一瞬間,斬殺對手,再來復甦我們……」

別鬧!

蘇宇差點想罵人,開玩笑呢!

而此刻,其他人,也紛紛開口:「是可以試試,剛剛黑鱗的話,包括人皇他們的話,我們都聽到了!若是能執掌萬界,將萬界化為你的天地……那摒棄一切干擾,抽取萬界所有力量,封印萬界,都是你該做的!」

蘇宇沉聲道:「未必需要抽取萬界之力,我本就是44道修者,若是能執掌萬界,那根本不需要冒險嘗試這種手段!」

「萬一呢?」

白楓開口:「萬一你無法和蒼奪取控制權呢?奪取不到呢?萬物寂滅,那一刻,蒼一旦沒有準備,長河也會進入一個瞬間寂滅狀態……你若是有了準備,你就可以做到瞬間奪取控制權!」

這也是萬一的情況。

若是蘇宇沒辦法奪取呢?

蒼的長河之書,畢竟是天地的核心所在。

此刻,大周王也道:「不錯,你可以試試看,我們所有人寂滅的瞬間,文明志是否會失控?若是失控,那就證明,這個方法是可行的,否則,前面的計劃一旦出現紕漏,你們還歸天地於長河,卻是沒辦法奪取控制權……那反而是個麻煩!」

大周王又道:「只要你能做到時光凝滯瞬間,那大家就不會死,可以復甦!陛下,反正都到了這地步了,死馬當活馬醫好了,也許可以成功呢!」

這一刻的蘇宇,思緒萬千。

奪取控制權!

以宇之道,或者說門之道,封鎖四方,一方面禁錮對手,一方面也是防止萬界本源外泄。

以宙之道,凝固時光,凝固本源,讓萬物復甦。

可是……蘇宇不行啊!

他自己沒信心,也是第一次這麼沒信心,他對宇宙之道,感悟太過淺薄了,門之道也許還行,但是凝固時間,哪怕只是一瞬間……蘇宇覺得,自己都很難做到!

此刻,大周王再次開口:「黑鱗剛剛說這話,是否也有提醒陛下的意思?以常規手段,哪怕拆分了大道,陛下也許都沒辦法掌控長河,奪走蒼的控制權?所以,唯有如此,才能奪取長河之書的控制權?」

蘇宇陡然看向遠處,他忽然道:「那我等蒼死了……」

大周王沉聲道:「不行,陛下,等下去……那魔焰一旦奪走了長河之書,那時候,陛下覺得,你還有機會嗎?他吞了萬界……萬界也是滅亡的下場!」

蘇宇深吸一口氣,下一刻,迅速道:「有道理……所以這事……老死和人皇,你們兩個來做,我輔助,我執掌人門,封印萬界!」

這一刻,蘇宇不幹了!

我輔助你們!

這些話,人皇他們也在聽著,蘇宇迅速道:「你們倆若是做不到,那就讓文鈺試試看,或者文王……」

蘇宇迅速道:「我輔助你們,我一定將他們封印住,不會讓這些傢伙逃了,也不會讓萬界本源流逝掉!這東西,實力差距一點沒關係,都是執掌長河……誰來都一樣!」

他剛說完,死靈之主就陰冷道:「我死道為主,做不到!」

蘇宇迅速道:「你可以的,你不是要吞長河嗎?老死,你來吧!你也有42道之力,真的,你可以做到的!」

死靈之主壓根不理他,直接閉目。

人皇也迅速道:「別看我,我不行!我對時光之道,一點把握都沒,也沒一點研究,你找我,那就是問錯人了!」

文王虛弱的笑聲傳來:「我一個36道都勉強的人,你讓我瞬間執掌45道,甚至更強的力量,我能行嗎?一下子失控了!真正能做的,也就你,老大,死靈之主!老大好歹還掌握了一會39道之力……我們掌控,那絕對會瞬間失控的!」

就你們仨有希望!

其他人,做不到的。

「那就人皇來!」

人皇才不幹,「不行,我說了,我對現在的萬界不熟悉!另外,我也做不到萬界瞬間寂滅,你倒是有希望……若是萬界還有一些人活著,人族和三大族應該是最多的,夏虎尤他們聽你的,摩多那那邊,雖然是敵人,可他們也會聽你的,你一聲令下,才有可能讓他們全部寂滅!我怎麼能行?等你下達了命令……我也不好瞬間發動……所以,只能你和死靈之主來!」

這一刻,那邊打的水深火熱,這邊蘇宇幾人,卻是在推卸責任。

蘇宇不幹!

死靈之主這個一直想吞長河的傢伙也不幹,人皇更不幹了。

不負責任也不幹!

這稍有不慎,萬界還沒被其他人吞了,就被他們給弄滅了。

蘇宇有些惱火:「我說了,我輔助你們,我執掌門之道,你們隨便來個人,執掌其他大道,執掌天地,執掌時光之道……其實和時光之道關係都不大……主要做到萬界瞬間凝滯就行!」

「這都可以看成封印、禁錮之道!」

不回話!

人皇和死靈之主裝起了死人,都不出聲,閉目養傷。

而穹的聲音,忽然傳來:「要不我試試?」

「……」

這一刻,蘇宇幾人都想罵人!

滾蛋!

你?

那萬界等死吧!

沒活路了!

「蘇宇,這也許是唯一的出路了……」

此刻,人皇不得不開口,嘆息道:「萬界的命運,還是交給你吧!我們老了,你讓我們這時候做這種極其冒險的事,你也於心不忍吧?」

死靈之主也悶悶道:「別拖延了,再拖延下去,蒼真的被殺了,魔焰奪走了長河……那就完了!」

就趁著現在!

才是唯一的機會!

否則,不管蒼贏了,還是魔焰贏了,蘇宇都沒什麼好下場。

而蒼若是死了,那更麻煩。

人皇又道:「你別忘了,只有你才有融道的經驗,文鈺也許也會一些,但是文鈺其實只是理論上說說,並未實際操作,你才是實際操作的第一人!」

文鈺聲音也傳來了,「沒錯!我就是嘴上說說,可我這邊,也沒時間去操控,我沒經驗的,蘇宇,你經驗最多,其他人,都沒你有經驗!你不是一直要當老大嗎?現在給你機會了,你還不要!」

要個屁!

蘇宇罵了一聲!

這種時候,他其實很想拋棄一切,不管不問,老子悶頭幫你們打架就行了,不想當這樣的下令者和裁決者。

「老死!」

「閉嘴!」

死靈之主一聲低喝,迅速道:「我傷勢很重,療傷了,別煩我!」

「……」

真不是個東西。

就你還要吞噬時光長河?

我呸!

蘇宇暗罵一聲,有些糾結,時光瞬間凝滯,可以嗎?

可以在自己天地內先試試,不一定要他們去死,那沒必要,直接嘗試凝固時間和空間就行。

蘇宇考慮了一下,還是迅速開始嘗試起來。

他的天地,瞬間空間封鎖,這個其實不難。

但是時間凝固……

蘇宇嘗試了一下,天地瞬間安靜,可下一刻,砰地一聲,好像有什麼東西破碎了,一切如常,時間還是時間,並未凝固。

「時間……」

蘇宇喃喃一聲,時間凝固,不要把時間想的太複雜,所謂的時間流逝,也只是相對而言,在一片區域內,將一切都停止下來,那對這片區域而言,其實時間就是封印的!

甚至也可以歸類於空間!

將整個空間,徹底封印,包括意志、思緒、想法,都給他封印了,那就是時間的凝滯,這一片區域的時間凝滯!

「對,就當是空間、封印、禁錮多條大道同時運轉,也許可以試試看!」

蘇宇再次嘗試,迅速嘗試著。

一瞬間,天地凝固了!

一切的一切,都好像停止了下來,但是很快蘇宇又發現了新的問題,本源的力量,好像沒辦法封鎖。

「不過,人門本身就是封鎖本源的,起碼不會讓本源溢散出去……但是需要配合才行!」

此刻,蘇宇再次看向死靈之主,很快開口:「老死,你執掌死靈界域多年,也會抽取本源之法,其他人死了,你都可以保存他們的本源……你最高紀錄是一次性保存多少本源?」

「什麼最高紀錄?」

死靈之主有些頭皮發麻:「你不會讓我幫你穩固本源吧?」

「對!」

蘇宇迅速道:「若是大家一起寂滅,那不是一兩個人,而是億萬生靈,我不知道萬界還有多少人活著,也許死了許多,但是,十億八億的,終究還是有的,最少也有這麼多吧!你能在那一刻,瞬間幫我穩固他們的本源不消散嗎?」

死靈之主頭都大了,「你真看得起我!」

蘇宇忽然道:「人族為主,盟族其次,三族放後面,然後就是其他界域……能保住多少就多少,真死了一批就死一批!我對封印、禁錮之道,感悟還行,但是,本源很難掌控……所以,集合起來,也許可以充當時間禁錮來用!」

蘇宇認真道:「所以,不聯手,是很難做到的!咱們還得打配合才行!」

死靈之主深吸一口氣:「可以試試!」

那就好。

蘇宇想了想又道:「那人皇這邊……」

人皇直接道:「我和死靈之主還天地於長河之後,他控制本源,倒是可以靠意志做到,我的話……我好像沒其他能力了?」

廢話,當然有!

蘇宇迅速道:「你的任務很簡單,萬界要寂滅瞬間的話,關鍵在於,不是任何人都聽我的!我又不是無所不能,我讓大家都去死,大家都去死?你們也太看得起我了!你的大忽悠之道,可以瞬間溢散到萬界,在那一刻,人皇大道覆蓋天地,哪怕只是瞬間的影響……那就足夠了,我可以在那時候,以人主的身份,讓所有人寂滅!」

「什麼大忽悠之道?」

人皇不樂意聽了!

這話說的!

但是,人皇也有些頭大:「瞬間瀰漫萬界?這個……難度也不小!」

蘇宇淡淡道:「那你執掌萬界來戰!」

算了,你當我沒說,人皇迅速道;「好,那我儘力!」

蘇宇安排了一下任務,「那就這麼說定了,人皇負責瞬間讓萬界的人,都聽話,反正都是弱者,影響應該很大!至於少部分沒被影響的,也沒寂滅的,那就不管他們!大多數就夠了!到時候,強大的意志波動席捲,那些人意志若是還存在,被席捲爆了就爆了……不聽話的,我管他們死活!」

有時候,蘇宇還是很狠心的。

「死靈之主負責將那些寂滅的人,本源凝固!」

「藍天和萬天聖這邊,我會讓他們負責拆分長河大道!」

「萬界寂滅的瞬間,也是最容易拆分的時候……但是需要文鈺配合,文鈺,你和文王也別閑著,你們需要幫助他們一起拆分大道,拆分開!」

文鈺和文王同時回應。

蘇宇又道:「其他人也是,在寂滅之前,必須要出力,要將大道拆的稀碎,那才可以!」

「至於穹,你也有任務!」

穹悶悶道:「我做什麼?」

「你牽制蒼!」

蘇宇馬上道:「你的任務,很重要!萬界寂滅的瞬間,蒼執掌的長河之書也許會失控,但是他本人還是很強大的,也能瞬間反應過來,可能會幹擾我對萬界的掌控……你這時候,就一個字……吸!」

吸?

穹微微一愣,蘇宇迅速道:「對,吸他!干擾他!你們本是同源,他失去了對長河的掌控,那他主要掌控的就是蒼穹劍的力量,你要在那時候,牽制他瞬間!讓我有機會,去奪取對萬界的掌控力!」

穹考慮了一下,開口:「這個倒是可以,可我未必吸的過他!」

蘇宇無語道:「廢話,他那時候第一時間當然是想再次掌控長河之書,你覺得他會第一時間想著把廢渣吸回去嗎?」

「……」

扎心了!

穹差點氣炸了,「蘇宇,你後面那話,什麼意思?」

「……」

蘇宇剛剛也就那麼一說,此刻,乾咳一聲,急忙道:「不是說你,我是說,他不會第一時間想著將當年不要的力量吸回去……」

他么的,這不是一個意思嗎?

穹很生氣!

蘇宇急忙道:「別生氣,你這次成功了,你就是天下第一劍,現在這名頭被蒼搶走了!」

穹罵罵咧咧的!

而蘇宇,再次道:「既然到了這地步,那大家有力出力,都不要閑著,拆分大道的拆分大道,大周王,你們也都有經驗,當初我們也一起拆分過……拆家的活,大家都干過,對吧?」

眾人笑了,干過!

當初蘇宇拆時光長河的時候,大家都參與了。

這時候,武王忽然開口了:「都有了任務,那我呢?」

「……」

這個嘛!

有些尷尬,武王沒啥用!

作為一個不會拆大道,不會凝固本源,不能影響到蒼,也不能忽悠萬界生靈赴死,還不能執掌天地的武王……這一刻,好像真的沒啥用了!

蘇宇考慮了一下:「你意志負責錄像吧!」

「……」

這算什麼活?

武王差點慪死!

此刻,武皇的聲音忽然傳了出來,帶著一些嘲諷:「太山,你嗓門大,可以那時候負責罵人,罵蒼,把蒼給罵懵,你也算出大力了!」

蘇宇一聽,有道理啊!

「武皇,你聲音也不小,當年罵太山的時候,挺滲人的,你和武王配合,也是……你們沒什麼事干,那就負責罵人,轉移注意力!」

「……」

武皇瞬間閉嘴。

武王則是冷笑:「挺好的!行,那就這樣!」

武皇還好意思嘲諷自己?

這下好了,大家都有用,就他倆沒啥用,也好,罵人就是了,罵戰誰不會啊?

這時候,人皇開口道:「蘇宇,黑鱗既然提出這些,代表他知道,或者說,就希望我們這麼做,那黑鱗這邊……你覺得是否會存在問題?他是否會在那一刻,奪取長河控制權,你別忘了,他掌握了三成長河之力,並非說蒼一人掌控!」

「他會不會利用我們,在那一刻,選擇完全奪取長河掌控?」

蘇宇沉默一會,搖頭:「不會!若是他想,當年他就不會逃,這長河,其實本就是時光之主用來禁錮他的,是他的囚籠,你說,一個囚徒,會想著徹底奪取囚籠,成為囚籠中永生不滅,一直被關押的存在嗎?」

黑鱗,給蘇宇的感覺,更多的還是一種無自由,毋寧死的那種感覺。

無法恢復自由身,那就徹底死亡!

他連復甦的心思都沒有!

人皇想了想,點點頭,其實大家都有這種感受,其實黑鱗,幾乎沒有什麼希望逃走,無論誰贏了,是吞了長河也好,還是保護長河,反正,黑鱗幾乎都沒好下場!

黑鱗,才是真正的絕望!

他沒有什麼機會,脫離這個長河的,除非時光之主來了差不多,又或者……蘇宇他們這群人,能有一些辦法,放他離去。

可是黑鱗自帶三分長河之力,他能走的了嗎?

這時候,蘇宇不再去想黑鱗,沉聲道:「那就準備動手,我們得回到萬界才行,把所有人都給引入進來,我化門封印他們!」

一時間,眾人也是心潮澎湃!

這一次,這一戰,大家好像都能參與了,不管能出多少力,起碼可以參與進去,自己去掌握自己的生死。

眾人紛紛吸氣,而蘇宇,也是瞬間朝那邊飛去。

這一刻,被魔焰燒的渾身冒煙的蒼,眼神一喜。

蘇宇是來幫我的?

如果不是,蘇宇此刻沒必要參戰。

而魔焰,眼神一冷!

該死的,還是來了!

黑鱗和蘇宇這兩個傢伙,太煩人了。

這一刻,蘇宇陡然吼道:「拉魔焰進入萬界開戰!」

蒼稍顯遲疑,可是……在萬界外,還是萬界內,差別也不大。

再說了,他快死了!

蘇宇他們再不參戰,他根本無法匹敵魔焰。

到了這一步,他也不去想什麼了,是死是活,都得賭一次!

一瞬間,巨大的長劍,再次化為了長河!

蒼瞬間鑽入其中,而魔焰,眼神微變,冷哼一聲,也瞬間鑽入,進去又如何?

之前大家就在萬界內戰鬥!

而黑鱗,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蘇宇,也踏空跟了進去,顯然,他猜到了什麼。

蘇宇不管太多,一瞬間也鑽入了長劍之中。

長劍之中,就是萬界!

整個長劍,都是萬界。

進入的一剎那,蘇宇化為一道門戶。

是死是活,就在這一搏了,此次成功,萬界之戰徹底結束,此次失敗……嗯,也結束了,因為失敗,必死無疑!

就在進入的這一剎那,最先動手的是人皇。

人皇幾乎沒說任何話,一進入,從蘇宇體內飛出,就在蘇宇化門的一瞬間,他天地忽然浮現,瞬間崩潰,無數大道之力湧現,朝人境附近籠罩而去!

或者說,此刻的萬界,只剩下一界,萬界歸一了!

無數的力量,湧入那邊。

席捲天地!

責任大道!

每個人,都該有責任,去為這最後一戰出力!

大道溢散的瞬間,蒼和魔焰就有些變色,人皇……散掉了天地!

一位頂級強者,直接二話不說,就散掉了天地,力量溢散的太開,對魔焰他們而言,是沒有任何影響的,太微弱了。

然而這股力量,對那些弱者,是有極大影響的!

就在這一刻,蘇宇聲音響徹天地:「萬界生靈,不想死,不想覆滅,就聽我的,全部寂滅!為了種族,為了萬界,崩碎竅穴,散去元氣……」

一聲厲喝,響徹四方!

這一刻,整個天地安靜了一瞬間,伴隨著人皇天地之力的溢散,這一刻,各方都有了動靜。

人境這邊,天地一直劇烈波動。

死了不少人!

不過夏虎尤這些人一直都在庇護著,此刻,聽到蘇宇的聲音,人皇之力的影響其實無所謂,夏虎尤相信蘇宇。

這一刻,夏虎尤聲音震蕩:「崩碎竅穴,散去元氣,相信宇皇!我們……必勝!」

轟!

他第一個崩碎了全部竅穴,散去了所有元氣。

他附近,那些府主,也是一個個神情複雜,很快,紛紛崩碎竅穴,散去元氣,作為修者,崩碎了竅穴,散去了元氣,幾乎只有死路一條!

可這一刻,夏虎尤他們相信蘇宇,義無反顧!

……

這一刻,人境人族,紛紛追隨。

與此同時。

人境附近,摩多那看向遠方,深吸一口氣:「聽令!按照他說的辦!」

「魔君……」

砰!

一聲巨響,摩多那一掌擊斃要說話的那人,冷冷道:「想要延續種族,想要復仇……那就聽我的,其他人不做,死了,也別怪我!」

轟!

大道崩斷,竅穴崩碎,元氣散去,一瞬間,摩多那蒼老無比,氣息微弱,眼神有些渾濁,意志開始消散。

後方,萬族強者,見狀,也不再猶豫,低吼聲響起:「追隨魔君!」

轟!

一道道炸裂聲響起,也許會死,但是,他們相信魔君,這是天古陛下他們選擇的繼承人,帶領他們再次崛起的繼承人!

這一瞬間,加上人皇大道影響,無數人紛紛自我寂滅!

整個萬界,一瞬間元氣溢散開,大道之力紛紛溢散。

萬界的元氣、規則之力,瞬間濃郁了許多!

而蒼,臉色卻是劇變,因為長河之書,這一刻出現了一些波動,隨著這些人紛紛寂滅,長河之書,有些顫動,好像要吸收那些力量。

還沒等他反應,轟隆一聲巨響!

文鈺、文王天地紛紛崩碎,大道還歸天地!

下一刻,死靈之主一聲暴喝,意志穩固天地內生靈本源,天地卻是也瞬間崩碎,無數死氣溢散開!

天變了!

這一刻,一道道意志力湧入時光長河,下一刻,無數藍天浮現,迅速開始拆分大道,長河之書迅速顫動起來。

而穹,一聲厲喝,瘋狂朝蒼吸去!

魔焰則是一臉鐵青,他想出手……可就在這一刻,黑鱗瞬間浮現,帶著一些笑意,「這樣……才有趣?不是嗎?」

魔焰臉色劇變!

有趣你祖宗!

黑鱗,你在找死!

轟!

一聲巨響傳出,他一擊打的黑鱗渾身冒火,而黑鱗卻是笑著,一臉笑容。

這很有趣的!

魔焰,你不懂。

而這一刻,蘇宇化為一道巨大無比的門戶,將整個天地封鎖,天地四方……他要掌控!

一股強大的意志力,湧入長河之中!

奪取長河控制權!

成功了,他必勝。

失敗了,那就不管了!

PS:就兩更了,31號完本,該寫的其實都寫完了,開新地圖沒意思,可能會留個尾巴,後天看大結局就知道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64章 一個不能少(就兩更了)

9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