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2章 魔族!(求訂閱)

第932章 魔族!(求訂閱)

利用天門殺一位大聖,也是蘇宇無奈之下的選擇。

是的!

資敵不說,自己還少了一位大聖大道,其實若是可以,蘇宇是不願意的。

然而,沒辦法!

實力弱,沒能力自己獨殺對方,最終,蘇宇選擇了天門強者來殺人。

便宜天門內的傢伙了!

然而,這一刻,卻是驚呆了四方!

……

正在和人祖對峙的惑天,臉色劇變!

人祖也是眼神異樣。

悲天和擎天都死了?

擎天去哪了?

天門?

傳送進入了天門嗎?

正常情況下,除了本人,是沒辦法讓外人進入天門的,可蘇宇做到了。

此刻,他對面的惑天,臉色大變之下,再也不復妖媚,吼道:「降臨!」

再無大聖降臨,那就麻煩大了!

她和鴻天,可能都要倒霉。

這一刻,一道道門戶之力動蕩,人門八位大聖,他們幾個算是偏弱的,此刻,氣息比之前更強大,而地門,並未阻攔。

這符合地門的利益!

削弱人門!

只是沒想到蘇宇這麼利落,沒一會就幹掉了兩尊大聖,這麼下去,地門都在思考,要不要想辦法,讓人門八大聖都給栽了!

轟隆隆!

天地震蕩!

這一刻,再次有大聖降臨,人祖微微動容:「驚天!」

驚天大聖降臨了!

昔日,和他合作的那位大聖,也是極強的一位強者。

此刻,天地動蕩,此人降臨了!

驚天降臨之後,還不夠!

其他幾處,還有門戶之力動蕩,還有其他大聖在降臨。

人祖陡然回頭!

碧華山中,周稷一聲輕嘆,下一刻,一道氣息升騰而起,周稷面色一變,接著眼神滄桑起來,稷天大聖!

至此,足足六位大聖降臨天地之間!

擎天、悲天、鴻天、惑天、驚天、稷天。

第七位大聖,好像也想降臨,可是,很快被一股力量阻攔了。

那邊,驚天大聖一聲冷哼:「大膽!」

地門阻攔了!

在死了兩位大聖之後,地門居然還在阻攔他們!

而地門無聲。

不阻攔?

驚天和稷天,都超過了36道,足夠了!

你們還想如何?

再來人,我等著被你們弄死嗎?

這種一個個降臨……可以了!

地門現在覺得,也許這是好事,最好的結果還是蘇宇這邊也死幾個!

別一直死人門強者!

……

同一時間。

混沌之主瞬間消失在原地,朝遠處飛去。

此刻局勢變幻,他也有些動容,這時候,他直奔蘇宇他們那邊而去,不是為了幫蘇宇,而是為了阻攔蘇宇他們繼續殺鴻天!

是的,阻攔!

不能接連殺了三位大聖,殺多了,這麼下去,人門損失太大可不好!

若是情況允許……最好能殺了穹!

削弱雙方力量才符合地門利益!

也許,天古是對的,不該一直坐視,在蘇宇他們擊殺兩位大聖之後,這當前,也許應該擊殺蘇宇他們一方的強者。

……

同一時間。

無間地獄。

獄王凌空佇立,在這群36道強者大戰的時刻,她這位據說只有32道的修者,是插不上手的。

她面色冷峻,一身黑衣,在上古時代,是出了名的酷吏。

上古年間,她和文王他們鬧翻。

人皇帶人離開的時候,她不願進入時光長河上游,甚至想要牽制人皇,結果被人皇一擊打入了地門。。

此刻,她默默看著遠方,一直不曾插手,一直都是冷酷無情的臉色。

此刻,她身邊多了一人,火紅色的長發,桀驁的眼神,魔焰滔天。

炎火!

這位跟著她一起進入地門的魔族強者!

炎火眼神有些凝重,看向遠方,聲音不算低沉,但是有些凝重:「這些傢伙,都很可怕!這萬界蘇宇,崛起之快,無法想象!人門兩尊大聖被殺……此戰,哪怕人門獲勝,也損失不小!」

人門八位大聖,一次性降臨6位!

加上混沌之主、人祖、穹,以及鎮壓地門的死靈之主、文王這些人,外加天門中實際上參戰了的石和空幾人。

可以說,這一戰,看起來發生在地門中,而實際上,除了三門沒出手,外加兩位大聖沒降臨,幾乎所有強者都參戰了!

或主動,或被動。

說著,炎火看向眼前這女子。

無數歲月來,女子崛起的都極少,至於惑天這些老古董,也是極少數,或者投靠哪位無敵強者,或者為哪位無敵強者效力。

倒是眼前的獄,並非如此,哪怕當年人皇他們崛起,這位也是一同打天下的,並非借人皇他們之力,在人族一統期間,也是出力巨大。

而今,離開了人皇他們,也在地門中站穩了腳跟,實力強大。

炎火,還是很佩服的。

他默默看著眼前的女子,一時間有些走神,而獄,卻是頭也不回,並未看他,只是遙看遠方,聲音清冷:「人門強大,大聖還有沒降臨的,新來的兩位,給我感覺,都有36道之上……混沌插手,這些人想贏,恐怕難!」

炎火點點頭。

的確難!

就算蘇宇繼續殺人,殺一個,再來一個,殺一個,再來一個……

除非能殺八聖,否則,遲早玩完。

消耗很大的!

大戰,並非不消耗實力的,消耗天地之力,消耗規則之力,只是平時感覺不明顯罷了。

炎火看向獄王,輕聲道:「我們要插手嗎?」

插手,很可能會死。

不插手,這樣的大戰持續下去,也許會有些麻煩,不管誰贏了,對他們恐怕都不算好事。

「萬界來的那些人,跑了?」

「跑了!」

炎火回應了一句。

獄王清冷無比:「炎火,你故意放跑了他們,是嗎?」

炎火沉默一會,點點頭:「畢竟有魔族在,我知你心思,可這些人都是弱者,你要滅各族所有人,抽取本源和大道之力……我覺得還是太過了!」

故意的!

此刻,天古他們不在。

否則,恐怕會震動。

摩天尊覺得炎火不管他們了,不顧他們了,所以他寧願跟著天古他們走,也不敢繼續留下來。

而獄王卻是說,炎火故意放了他們。

因為,獄王要殺他們,留著他們有用。

獄王聲音愈加冰冷:「你可知,我需要這些人的大道之力,完善自己的道?放走了他們,我的道,如何完善?」

炎火再次沉默一會,開口道:「殺強者補道!那些人,有些才是騰空境,有些更弱……」

「你放走了魔族便罷,為何連仙神這些種族,也一起放走?」

找一個八九道的修者去看守……明擺著放水!

炎火能在地門中活到現在,怎麼會那麼大意。

一代魔皇,豈會那麼容易就被天古這些人算計了。

只是不願罷了!

炎火思考一番,輕聲道:「魔族太弱了!天古此人,還有幾分腦子,神族那邊,外界還有人,神皇也還活著……三族一體,終究還是有幾分活命的機會!否則,單純的魔族,哪怕我現在放走了,遲早也會滅亡!」

他也並未隱瞞。

他看向獄王,輕聲道:「你應該可以攔下,為何沒出手?」

獄王淡淡道:「念你為我效命多年,你放走了他們,這麼多年的功勞,一筆勾銷!」

炎火自嘲一笑,點點頭。

只是功勞嗎?

他也沒再說什麼,朝遠處看了看,仔細判斷一番,開口道:「你修地獄之道,又希望萬道開天……」

環顧一圈,再次開口:「死靈之主的死亡大道其實很適合你……不過他太強了!萬道開天,蘇宇和文鈺的天地,都比較適合你,不過他們死了,人族可能會敗……你想過對他們下手嗎?」

獄王淡漠:「能變強,有何區別嗎?」

炎火笑了笑:「每個人變強,都有自己的目標,自己的目的!你當年和文王他們鬧翻,只是因為你想走你的路,他們不願意跟著你走罷了……你殺了不少強者,卻是沒殺人族強者……」

「不過,這些人可未必會感激你不殺之恩!」

他看向遠方,「那蘇宇,我知道一二!你不殺他,他遲早有一日會殺你!咱們的人在外阻攔文王回歸,想讓文王繼續拖著天門和人門……他可是恨極了你,連你的王位都給剝奪了!這也代表,你昔年為人族作出的貢獻,已經被他抹去!」

「你想說什麼?」

獄王聲音淡漠,炎火笑了笑:「沒什麼!你說什麼便是什麼,你覺得你是對的,那就走下去,其他人不願支持你,我卻是願意支持你走下去……哪怕……滄海化桑田!」

獄王不語,不回頭,不去看。

只是繼續看著前方大戰。

不知過了多久,獄王忽然淡淡道:「你這種人,在我眼中,只是利用的棋子,是個白痴罷了!」

「知道!」

炎火笑了笑,點點頭,好像並不在意。

他繼續四處觀察,開口道:「周雖然態度不明,可目前來看,還是幫人族牽制了一位大聖的!周,不可殺,是嗎?」

獄王不語。

炎火繼續看:「那穹也不行了,你肯定也覺得不能殺!這麼說,只有人門大聖和混沌符合你的預期了。」

炎火繼續說著,「稷天可能和周達成了什麼協議,否則,周不會允許他留在碧華山!所以,惑天、鴻天、混沌這三位,才是關鍵!」

「你當初進入地門,盯上的應該是混沌,他的不老根,生命氣息濃郁,也許可以中和一下你大道中的滅亡氣息。」

說著,炎火又笑道:「鴻天和惑天,其實也都不錯!鴻天走歡喜之道,笑口常開,你太冷了,若是能汲取一些歡喜之道,笑口常開,那也是好事!獄,你笑過嗎?」

獄王依舊冷漠,只是默默看著。

炎火笑道:「惑天……不太好,魅惑之道,慾望之道,我喜歡看你笑一次……可不想看你走這妖媚之道!」

「夠了!」

獄王清冷道:「還不需要你來提醒我!」

炎火點點頭,看向遠處,看向已經匯合到了一起的那些人,混沌之主跑去救人了,此刻,和鴻天聚集到了一起,而蘇宇一方几位,也都正在瘋狂圍殺他們!

不過,隨著驚天和稷天降臨,那兩位只要撐住一會,問題不大!

炎火再次看向背對自己的獄,笑道:「機會就在眼前,那倆傢伙聚集在了一起,都是你需要的!只要你看我一眼,笑一聲,說一句,我便去為你取了他們的大道,你看如何?」

口氣大破天!

這一刻,這位在地門中,名氣不大的傢伙,一位20多道的修者,口氣卻是狂妄的嚇人!

你只要說一聲,我便為你取來兩位36道強者的大道!

只為紅顏一笑!

獄王並未出聲,也沒回頭。

沉默一會,忽然道:「你當年為何退位?」

炎火,魔族第二位魔皇!

魔祖之後,誕生了三位魔皇,當然,魔戟他們不算,只是上古時期。

三位魔皇,第一代還沒強大起來,就被武皇釘死在了魔界。

炎火是第二位,第三位是時光長河上游被斬殺的那位。

當年,人族一統諸天之時,炎火退位,將魔皇之位傳承給了第三代魔皇,就此消失,再次有蹤跡顯露,已經是跟著獄王一起進入了地門之中。

最後一刻,跟著獄王去了地門。

而炎火為何退位,當年普遍說法是因為人族太強,一統諸天,炎火忌憚人族,不敢和人族廝殺,又性格剛毅,不願魔族在自己手下臣服人族,所以選擇了歸隱!

而此刻,獄王卻是忽然問起了當年往事。

炎火笑了起來:「當年不敵你們……」

說著,見獄王好像失了興趣,又笑了笑,「好吧,說實話,因為當年你在人族!」

炎火露出笑容,「我父被釘死在魔界,我看在眼中,是武皇那個畜生乾的好事,多年來,我一直想找他報仇。後來,武皇被擒拿,被封印,雖然沒直接被殺,我也算出了一口惡氣!」

「當然,武皇被擒拿,被封印,甚至被羞辱無數歲月,原因你知我知,因為他妄自開天門,導致星宇之妹星月被圍殺……」

獄王沒說話。

炎火又笑道:「當年你是追查此事的主查者,我記得沒錯的話,你追查到了一半,便沒再繼續追查下去……否則,當年我大概難逃一死,不是嗎?」

一段往事,緩緩揭開。

此事,若是蘇宇在這,也能聽懂一二。

武王曾告訴蘇宇,他為何要羞辱武皇。

因為武皇當年亂開天門,導致天門波動,差點降臨萬界,文王他們為了去封禁天門,導致星月被人圍殺,所以武王也遷怒於武皇,才有了羞辱之事,但是沒殺他,因為武皇也不知造成的後果。

而武皇開天門,造成動蕩,其實也有緣由。

只是武皇自己,大概都不太記得了。

因為,有人找他報仇,逼迫的他不得不開天門,非但如此,連星月被殺之事,都和眼前的炎火有關。

而獄,是那個時期的追查者,因為這種事,都是獄在負責。

此刻,獄王並未說話。

炎火笑道:「你當年為何不繼續追查下去?」

「查什麼?」

獄王淡淡道:「查到武皇那邊,便足夠了!星月之死,誰也不願意看到,可難道因為星月之死,和當年強大的魔族作對嗎?難道因為星月是他妹妹,就要為了星月一人,壞了當年統一諸天的步伐?」

她不覺得有什麼大不了的,此刻,冷淡道:「你不會覺得,我不再追查下去,是為了保護你吧?炎火,那你太天真了!」

「我知道!」

炎火笑著點頭:「我知道你的心思,外人說你冷酷,說你是酷吏,卻是不知,當年的人族五人,唯你最公平公正,其他人,私心、私情都比你重!這種得罪人的事,也就你會做,換成其他人……也做不來!星宇這些人,偽善罷了,涉及到自身,往往會失去分寸……」

炎火笑了:「所以,從那一次之後,我便覺得,你極其有魅力……你應該生在魔族!真的,魔族其實很需要你,你這性格,在魔族,一定比在人族強!魔族……沒那麼多偽善,那麼多偽君子!」

獄王冷漠道:「你很愚蠢!」

「愚蠢?」

炎火笑了起來,點頭:「也許吧!不過你也一樣!」

說著,輕笑道:「獄,說實話,你想打造的人間,到底是什麼樣的?哪怕到了今日,我還是不懂,不清楚,不明白!」

獄王好像在思考,許久,淡淡道:「無欲無求,無情無道,規則森嚴,法大於情!不別親疏,不殊貴賤,一斷於法!」

炎火微微皺眉:「後面的,其實沒問題!我想,人皇他們反對的應該是前面吧?無情無道……獄,作為人,七情六慾本是常理,你這有違綱常了!」

獄王淡漠道:「人門講情!人門存在於心,存在於情!欲要滅絕人門,斷情斷性,人門自滅!滅三門,當無情無道,否則,人門遲早還會復甦!」

炎火嘆息:「太難了!也太不現實了!」

獄淡淡道:「事在人為!星宇他們,不但前面做不到,後面的也做不到!不別親疏,不殊貴賤……既然我當年殺人被抓,當一斷於法!他們,終究和我還是不同!」

炎火失笑:「你還想著當年他們抓了你,就該殺了你?」

「為何不殺?」

獄王淡漠無比:「不殺,便是無法!情大於法,天下自亂!萬族反人,便是星宇情大於法,包庇我,也包庇太山、文道諸位!文鈺遭難,兩大人王擅離職守,當殺,以儆效尤!作為人王,開疆守土,分內之責!擅離職守,星宇不但不追究,還暗中讓太山前往天門助戰!」

「明禾擅自升空星辰海,將星辰大陸,賞於妻族,便是枉法!星宇不以為意,當作佳話,在人皇大殿,肆意宣揚,大聲說笑,毫無綱常!」

「有功不賞,有過不罰!以情治理天下,星宇之錯,萬族反人,理所應當!」

炎火笑了起來:「聽你這麼一說,星宇好像的確壞的很!不過……他口碑可是很好的……」

獄王淡漠:「君王不重口碑,法治天下,方為正道!以情治天下,歪門邪道!」

「所以,你就無情無道了?」

炎火感慨一聲,「今日,倒是和我說了不少,比往日都多,雖然不太認同你……好吧,我還是認同你吧!」

炎火笑道:「嗯,有道理,你說的都不錯!法大於情……有理!星宇這些人,不懂你的心思,活該被萬族造反!」

贊同了一句,他笑道:「可你現在這個實力,不行啊!沒辦法和他們爭!我支持你,創造這樣的人間,創造這樣的萬界!獄,堅持自己的信念!不要因為實力弱,就妥協!」

獄王淡淡道:「我也枉法過!」

「那不一樣!」

炎火想法設法地思考著,很快道:「這是為了創造法的天下,你只是在這過程中,完善你的法道!不過呢……獄想讓人無情無欲,我覺得吧,你得先有……你才知道,如何去斷絕!」

「所以啊,你得先學會笑……」

炎火笑著,又道:「你好多年都不笑一次,你都不知道歡喜是什麼,你如何讓人斷絕歡喜?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不了解的東西,你給一刀切了,當然不能獲得大部分人的支持,你得了解了,才能去設置這樣的法道!」

說到這,遠方已經打的天崩地裂。

剛剛佔據優勢的蘇宇他們,眼看著又要陷入逆勢了!

因為,驚天和稷天都快到了!

蘇宇他們,到現在也沒能拿下鴻天和混沌之主,這麼下去……還是不行的!

炎火吐了口氣:「好了,我得走了,獄……這些年,其實還是很滿足的,唯一不太滿足的是,你沒對我笑過,哦,也沒為我哭過一次……有些遺憾!」

他笑容燦爛:「魔族,性情中人,隨心所欲,我族不擅陰謀詭計,但是,我魔族只求隨心!無所規矩,獄……你創造的世界,我大概待不下去,太刻板了,不符合我的心意……嗯,還是支持你!」

「別硬拼,我走後……你未必能斗得過他們,拿到了大道,躲起來,等待最後再出來,要不然,蘇宇、星宇這些偽君子,未必容得下你!」

獄王回頭,看向他,一臉冷漠:「你要為我奪道?」

「當然!」

炎火笑了一聲,又看看那邊,「來不及了,再遲,驚天他們就趕到了……獄,說句實話,當年到底有沒有追查到我……」

「沒有!」

「你連騙我一次都不行?」

炎火無奈,搖頭,「一點不感動人,可惜了!」

話落,這位20多道的修者,一步步踏空而起,朝遠處飛去,笑容燦爛,笑聲傳盪而來:「獄,也許當年你不在意,可如今,我放走了那些人,你也沒懲罰我,法,終究還是無法大於情……你又徇私枉法了!」

獄王不說話,默默看著。

……

而這一刻,蘇宇也是憤怒無比!

一刀劈的混沌之主倒退,怒罵一聲:「你這老東西,找死!」

混沌之主一直在準備著,距離此地不遠,他們要殺鴻天的時候,老傢伙上來阻攔,兩大36道聯手,倒是讓蘇宇幾人,一時間無法迅速擊殺他們!

而驚天和稷天都要到了,眼看著機會沒了,蘇宇豈能不憤怒!

該死的!

若不是混沌之主搗亂,不說多,鴻天死定了!

斬殺三尊大聖,蘇宇壓根不懼這些人!

他憤怒,穹也是怒不可遏,罵罵咧咧的,三位大聖降臨,死了兩個,第三個就是他的對手,卻是活蹦亂跳的,他也氣急敗壞!

一劍又一劍,瘋狂劈砍著鴻天!

鴻天大聖雖然被他們圍殺,人皇、穹二打一,再過一陣,他就可能會隕落,可是……我不是還沒死嗎?

「混沌……多謝了!」

鴻天雖然被劈的渾身流血,卻是哈哈大笑,歡喜異常。

在這一刻,居然是混沌出手攔下了蘇宇和文鈺!

否則,他死定了!

而混沌之主沒說什麼,他該撤了,因為驚天和稷天來了!

你們繼續斗吧!

他邊戰邊退!

這一次,最好雙方兩敗俱傷,那是他最期盼的結果!

而就在這一刻,一股不算太強的氣息,迅速出現在他們附近。

炎火露出笑容,看向這邊。

有些人不認識炎火,有些人卻是認識,人皇正在困住鴻天,忽然微微一愣,皺眉,看向炎火。

獄,要插手嗎?

而混沌之主,也是微微凝眉,炎火來了,獄也想插手不成?

炎火沒理他們,回頭看了一眼無間地獄所在的方向。

笑了笑,感慨一聲:「這世間,真無趣!算計,勾心鬥角,爾虞我詐……我魔族,果然還是不配生存啊!」

一聲感慨,帶著無限情緒。

無趣的世界!

唯一醉心的人,卻是不會笑,不會哭,也很讓人悲哀。

他看向蘇宇,笑道:「悲天大聖的道,可以留下一部分給我嗎?」

蘇宇微微一愣。

「我拿別的換……有悲有喜,才是生靈……」

蘇宇還在思考中,此人……炎火魔皇?

瘋了嗎?

這麼多強者大戰,他也敢來這大放厥詞!

狂人,他蘇宇就是。

可這麼狂的,也是少見了。

「我當你答應了……」

炎火笑了。

他看向遠處,看向地門所在,笑了一聲:「地門……難道還真是我老祖宗?可怕,我居然是一道門的後裔……真可怕……」

就在說話間,他笑容燦爛。

下一刻,一股股特殊的力量,從他體內爆發而出。

炎火笑聲爽朗:「不管你是不是我老祖宗……反正不熟悉,那就坑你一次好了!謀劃了這麼多年,總算是成功了一二,還得多謝大家相助!」

在眾人有些異樣的眼神下。

下一刻,眾人紛紛眼神一動,而遠處,地門陡然劇烈波動!

地門宏大聲迅速傳來,帶著憤怒:「你……該死……你這混蛋……」

「老祖宗莫要生氣,不會那麼容易死的,死了……也就死了!」

帶著一聲笑意,忽然,一股強大的天地之力,湧入炎火體內,從地門那邊湧入而來!

炎火氣息,瞬間強大起來!

「老祖宗還是有些蠢笨啊,我們這些年,一直在你附近徘徊,來來回回地貫穿門戶,大量聖族強者血液澆灌你……你不會真以為是幫你復甦吧?」

「有點蠢!」

炎火笑了,就在這一瞬間,地門陡然咆哮一聲,可地門那邊,一股強大的力量,被抽取而來。

「別怕,只是借用一會,你撐住了啊,等我血脈燃燒殆盡……你就可以收回去了,老祖宗還是厲害,都這樣了,我都沒辦法剝奪你天地之力……可惜了!」

這些年來,獄王和他在這,可不是什麼都沒做。

獄王一脈在外,經常用血脈澆灌地門,按照門內的說法,是為了接引獄王,實際上,炎火是真的具備地門血脈,而他當年和獄王,用血脈之力交合混雜,留下了獄王一脈,也具備一些地門血脈。

所以,月羅他們可以修鍊出地門。

無數年的澆灌,自然不是單純的為了接引,而是為了侵佔地門!

可惜,地門太強。

這麼多年了,炎火和獄王也是無奈,只能臨時抽調一部分力量,想完全剝奪,還是不可以!

今日,也是機會!

要不然,等地門徹底復甦了,這樣借力的機會都沒了!

這一瞬間,地門劇烈波動,而炎火身上血脈燃燒,氣息強大,一瞬間,好像浮現在一座門戶之中,帶著一些笑容:「蘇宇,真正的門戶之力,可不是你那樣的……你的門戶之力,太弱了!你小看三門了,他們強大,可不單單是因為大道之力強……本座讓你看看,什麼叫門戶!」

在蘇宇震動的眼神下,炎火氣息瞬間飆升到了36道,甚至還在增強!

37道,38道……到了38道,戛然而止!

炎火哈哈大笑:「夠了!老祖宗自己保重,被打死了……別怪我這不知道哪一代的後裔坑了你!」

「混賬!」

這一刻,地門再也忍不住了,怒吼一聲,帶著痛苦的聲音,因為隨著他力量被抽離一大半,門外,有人動手了!

死靈之主他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他們感受到了地門的虛弱,也感受到了大量的力量被抽走。

難道是去殺蘇宇?

有可能!

這麼一想,門外三大強者,瘋狂轟擊地門起來,轟隆聲震蕩整個地門世界!

……

而炎火的突然出現,突然爆發,這一點,沒有任何人想到。

除了獄王!

口氣大破天的炎火,說要為獄王取來兩人大道,這一刻,他開始了!

「讓開!」

一聲低喝,炎火瞬間浮現在蘇宇他們這邊,蘇宇臉色微變,急忙倒退。

炎火哈哈大笑!

而混沌之主,臉色劇變,「你……」

「別喊,我不愛聽!」

一聲輕笑傳出,下一刻,一座門戶衝天而降!

「門戶,封印,鎮壓,隔絕,斷道……能力太多了,同階強者,門戶無敵!蘇宇,你還嫩了點……我想殺你的……可惜……罷了!」

隨著炎火的聲音發出,門戶鎮壓而下,轟隆一聲巨響傳來!

混沌之主瞬間化為一棵大樹!

炎火淡淡道:「你就被封印在地門之中,你還能逃?」

混沌之主大恐,暴吼道:「吾乃地門唯一36道修者,你殺我,混沌時代完了……你……」

「與我何干?」

38道,不是讓混沌之主恐懼的存在。

而是那一道門戶,瞬間降臨,隔絕大道之力,封印他,鎮壓他,一瞬間,讓他氣息下滑的厲害!

哪怕蘇宇,也是微微一驚!

這股門戶之力,太濃郁了!

或者說,那股封印之力強大的駭人!

這就是封印時代的門戶?

儘管不是地門親自出手,可這一日,這一刻,蘇宇知道了門戶的強大所在,如何封印一個時代!

36道的混沌之主,一瞬間被鎮壓,氣息下滑,35道,34道……

炎火血液燃燒,臉色也漸漸蒼白,卻是笑容燦爛。

陡然,暴吼一聲,一拳打出!

帶著一股焚燒天地的火焰,一拳打出,屬於混沌之主的那棵大樹,被這一拳打的根本無力反抗!

「門戶,不是蘇宇你那麼玩的……我都研究多年了,可比你會用……」

炎火笑聲傳盪而來,下一刻,再次一拳打出,轟!

巨大的不老樹,在他無數拳的爆發下,根本無法逃脫!

轟隆一聲巨響!

夾雜著混沌之主的慘叫聲,大樹炸裂開,金黃色的根須卻是保留了下來!

而炎火魔皇,冷笑一聲,殺入門內,以最快的速度,眨眼間,將那大樹樹根打成了兩截,一截丟給蘇宇,淡淡道:「我要悲天剩下的大道之力!」

蘇宇眼神微變,沒說什麼,迅速將還沒被徹底吞噬的悲天之道,丟給了炎火。

因為此刻,他看出來了!

此人,要死了。

他在燃燒自己的血脈作戰,借用地門之力作戰,一旦血脈燃燒,力量反噬,他會瞬間爆裂,徹底隕落!

此刻,和炎火交戰,那是給自己找難受。

蘇宇也是好漢不吃眼前虧!

何況,對方還給了一半的不老根,也不吃虧。

炎火一把抓住那殘破的大道,瞬間門戶之力封印大道,再將剩下的半邊不老根封印,露出一抹笑容!

而此刻,其他人都有些震動。

一位36道強者,就這麼被幹掉了?

轟!

遠處,地門好像被打的鼓包了,帶著一些憤怒和絕望:「你快將力量還我……混蛋!」

他被算計了!

這些年,獄王一脈在外,炎火他們在內,都在不斷用血脈之力澆灌他,他還以為這些人是為了讓他加速復甦,結果……他別坑慘了!

他么的,快還我力量!

雖然這傢伙不能長期持有,很快會死,可你快點死,再不死,我力量無法回歸,我就完了!

因為39道的死靈之主,是真的不弱!

「稍等!」

炎火笑了一聲,一瞬間,出現在鴻天面前,鴻天也是臉色劇變。

而穹還想繼續劈砍,人皇一把拉住了穹,迅速後退。

炎火看向人皇,嗤笑一聲:「本該對付你才對……這一切,當年我最初的目的,都是為了對付你……可惜……也不可惜!」

一聲暢笑,地門再次降臨!

強大的門戶之力再次浮現,而他身軀已經消失一半。

鴻天大驚!

後方,驚天和稷天也是紛紛變色,瘋狂朝這邊殺來,帶著強大無比的力量轟擊而來!

而蘇宇幾人,紛紛出手!

轟隆隆!

就在炎火身後,蘇宇這幾人,同時出手,攔下了那兩人的攻擊。

「炎火……」

稷天大聖暴喝:「你瘋了,你必死無疑……」

「我知道!」

炎火笑了:「可是……我想看她,對我笑一次……嗯,一定很美!一定!」

「死!」

一聲厲喝,一股強大的地門之力,直接爆裂開!

遠處,地門慘叫一聲,瘋狂怒罵:「艹你祖宗!你殺人就殺人,爆老子規則力量做什麼?」

炎火不再理他!

因為這樣,殺人更快啊!

我沒時間了!

快來不及了,我還想回去看她一眼,哪怕無數年來,他一直在看,可她……一直冷著臉,還是很不舒服的!

轟!

一拳打出,鴻天被地門力量炸的痛苦嘶吼,被這一拳打的肉身破碎,炎火卻是根本不管自己燃燒的軀體,瘋狂轟殺,打不死就用地門力量自爆!

反正,這又不是我的力量!

借花獻佛!

殺了鴻天……送她歡喜之道!

轟隆隆!

一連串的巨響傳出,一位38道強者,正在自爆力量,重傷的鴻天,如何抵擋?

鴻天額頭上浮現出一道門戶,那是人門,他想逃,哪怕逃走一些意志也行!

可是……炎火不給他機會!

轟!

一拳打出,門戶徹底粉碎!

炎火下半身徹底消失,身軀也在消失,他雙臂還在,一把抓住鴻天還完好的腦袋,下一刻,暴吼一聲,轟隆一聲巨響,將一條七彩斑斕的大道抽離了出來!

轟隆隆!

天地震蕩,炎火身上的氣息,迅速下滑。

他也不管這些,露出了燦爛笑容,歡喜之道,不錯!

最後一股地門之力湧入,將大道封印。

他沒看蘇宇他們,笑容燦爛,瘋狂穿破虛空,朝無間地獄飛去,飛行到一半,他雙臂消失,再飛,他除了頭顱,其他地方,全部焚燒殆盡!

他張了張嘴,厲吼一聲,再次朝遠處飛去!

我能趕回去!

轟!

頭顱開始燃燒!

漸漸地,他意志迷糊了起來。

四周,已經黑暗一片!

當他眼前再次閃現亮芒,已經出現在了距離無間地獄不遠的地方!

他嘴巴已經消失。

而這一刻,一道身影浮現,看著他,那眼睛,依舊無情!

就這麼看著他,炎火笑了,三道力量,在殘軀面前浮現!

「給你……」

獄王看著他,沒看那三條大道,哪怕都極其強大,她沒去看,只是默默看著燃燒殆盡的炎火,許久,低沉道:「你是個白痴……」

「嗯……你說的對!」

炎火笑著,「融道,我想看你哭,看你笑……」

話音未落,意志開始崩塌!

來不及了!

忽然,無限的遺憾生出,來不及了,來不及融道了!

這一刻,意志忽然有些冰涼,一滴如同淚水的液體滴落。

他意志保留最後一絲清醒,朝上空看去。

還是那雙眼,無盡的冷漠,卻是多了一些不同,一滴淚,緩緩滴落。

炎火忽然笑了,瘋狂地笑著!

「我……贏了你!」

「不後悔!」

一聲大笑,回蕩諸天!

她為我哭了!

沒融道!

獄王伸手抓了抓,只抓住了燃燒殆盡的一縷灰燼,這一刻,她僵硬地佇立在原地,這一刻,忽然覺得有些東西,可能……錯過了就不會再有下一次!

勉強露出一個僵硬無比的笑容,比哭還要難看。

你看見了嗎?

我笑了!

為你而笑!

無情無欲……

你……為何非要打破我的道?

這一刻,四面八方,都有些死寂,哪怕蘇宇,此刻也忘了作戰,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去表達自己的想法,炎火……死了!

這個不太熟悉的傢伙,這一次,卻是讓蘇宇震撼無比!

上一次震撼,來自魔族的血火!

魔族……他忽然有些不知該如何去評價魔族!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
上一章下一章

第932章 魔族!(求訂閱)

0%
目錄
共103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