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3章 人門稷天(萬更求訂閱)

第933章 人門稷天(萬更求訂閱)

又是魔族!

蘇宇殺的魔族很多,魔族強者可以說,每一戰都是第一個死的,無他,魔族敢戰!

魔族的傢伙,不精於算計,每次還偏要戰。

蘇宇一直覺得魔族很傻!

有時候,魔族其實很是無法理喻,明知必死,非要去送死,比如當年在星宇府邸遇到的血火,非要死戰一戰,也不願意退走。

最終,他死在了蘇宇手中,也是當年蘇宇殺的最強者。

神仙魔三大族,神族低調,到如今,神族還活着許多強者。

仙族高調,但是仙族更擅長於鼓動人心,當然,仙族也善戰,可仙族往往不是第一個死的。

唯獨魔族,逢戰必死!

死了,還不算後悔的那種。

當年的血火魔族,大多都是如此,能征善戰,結果死傷無數,一直到血火隕落,血火魔族才徹底沒落。

「這算什麼?」

看到炎火隕落,蘇宇皺眉。

為愛獻身?

可是,這麼多年,你得到了什麼?

愚蠢的傢伙!

作為地門後裔,真要擅謀,就該和地門聯合,真正意義上去解封地門,也許還有個好下場,甚至是壯大魔族,結果,跑去和獄王糾纏了起來。

從當年追隨獄王進入門內,到如今為獄王奪道而死!

蘇宇一聲嘆息,為炎火而嘆。

白痴!

魔族的白痴,太多了!

魔族很強,從萬界到此刻,都很強,甚至和地門都能牽扯上關係,炎火可能是地門唯一的血脈傳承,否則,魔族都無法開地門,炎火的血脈,外界的聖族,卻是可以開地門。

這代表什麼?

代表炎火的血脈濃度還不低!

結果,坑了自己,坑了地門,只為了成全獄王。

有格殺兩位大聖的實力,何必呢!

正想着,轟隆一聲巨響!

一聲怒喝,響徹天地!

地門內部,劇烈震蕩!

地門的怒吼聲響徹四方:「炎火,你這蠢貨!」

憤怒無比!

地門都快氣炸了!

炎火的血脈的確相當精純,地門在被封印之前,本體是一尊魔焰獸,也是混沌時代,強大無比的一種古獸,在混沌中就橫行四方!

炎火哪來的血脈繼承,其實地門自己都不太清楚,後來回想了一下,可能是開天之前,他留下的混沌火焰被孵化了,誕生了炎火。

當然,也有可能是炎火的父輩母輩,有人使用了那開天時代的魔焰。

對炎火,地門是知道的,還相當照顧!

怎麼說,也繼承了自己的血脈之力,地門在這個時代,在所有時代,都沒有血脈留下,唯獨炎火……結果,他居然被這傢伙給坑了。

沒道理地坑了!

因為他要為了獄王出手……

地門能不氣炸,已經是沒辦法氣炸了,因為死靈之主這幾位趁着他力量被抽取的一刻,瘋狂轟擊,導致地門本尊都呈現了出來!

那是一道真正的門戶,懸浮天地之間,此刻,門戶上出現了一道道裂縫!

地門都快氣瘋了!

……

地門憤怒,人門強者也是憤怒無比!

遇到這種事,太糟心了!

死了悲天和擎天,這就算了,鴻天原本可以不死的,結果被一個瘋子給弄死了,這到哪說理去?

混沌之主,更是倒霉。

他只是想攔一下,馬上走人,結果倒好,沒栽在蘇宇手中,倒是栽在了炎火這白痴手中。

這一瞬間,驚天和稷天瞬間匯合,連帶着惑天,也瞬間脫離人祖那邊,迅速和他們匯合,帶着一些憤怒。

死了!

一日間,三位大聖被殺!

至於地門,也是倒霉無比,兩位超等被殺,一位36道的強者被殺,地門重創,最弱的地門時代,一下子就被打殘了!

三位大聖匯合,臉色難看。

而此刻,虛空波動!

地門也沒興趣,或者說沒時間,沒精力去阻攔了!

一瞬間,兩處地方,升起兩股強大的氣息。

人門大聖降臨了!

最後兩位大聖降臨了!

八聖齊聚,只可惜,死了三位。。

這一刻,死靈之主他們強行轟開了地門,一股滅世氣息,席捲四方,衝擊萬界!

地門怒聲咆哮:「末日的氣息覆蓋萬界,等著吧,你們自找的!天門和人門,很快都快降臨,不會超過一月!三門徹底復甦,這是你們自找的!」

混沌時代的末日氣息,貫穿了萬界,這也代表着,萬界正式要進入末日時代,三門即將徹底開啟,原本拖一下,不說十年,幾年還是能拖的!

可現在,整個萬界的時光長河,都被染成了黑色!

長河動蕩不停!

這代表着,很快,末日即將到來,甚至有些地方,已經開始出現噬蝗的蹤跡!

滅世徵兆愈發明顯起來!

地門怒不可遏之下,再也沒興趣阻攔,他受傷不輕,阻攔個屁!

地門時代,完了!

庇護的時代都完了,還玩什麼,此刻的地門,乾脆不再封印時代,讓那股氣息溢散,而萬界的氣息蔓延而來,無數古獸也在凄厲嘶吼!

萬界的氣息,也在干擾他們,三門一開,他們若是無法迅速奪取萬界陽氣,很快會隕落!

……

這一刻,站在黑暗門戶之前的死靈之主和文王幾人,也是微微變色。

地門直接開了!

那傢伙,不再封印時代了!

反正都受傷了,地門乾脆不再沉眠,而是強行在復甦,氣息越來越強,但是帶着一些虛弱的味道。

死靈之主此刻總算是看到了門內的情況!

五位大聖!

人祖!

外加佇立在無間地獄那邊的獄王,以及穹、人皇、蘇宇、文鈺幾人,這就是門內此刻所有超等的強者。

門內,11位至強者!

而門口這邊,地門此刻化身為一道小小的門戶,乾脆讓開了原本的裂縫位置,和死靈之主幾人對峙,此地,也有四位超等存在。

15位強者!

因為炎火這個小人物的攪動,導致整個局勢,瞬間出現了變化!

「該死!」

地門再次罵了一聲!

倒霉!

地門視線好像投向獄王那邊,帶着一些憤怒,一些惱火:「白痴的東西!這女人,明顯只是利用你,你居然當真了!」

有些氣急敗壞的意思!

獄王,顯然一直都只是在利用你罷了,你一個魔族之皇,這都看不出來嗎?

看出來了!

可炎火,就是一意孤行,就是非要如此,這讓地門也是無語!

而此刻,新降臨的兩位人門大聖,氣息也是動蕩天地!

強大無比!

超過了36道!

稷天三人並未前行,很快,五位人門大聖匯聚,稷天搖搖頭,淡淡道:「遇到這樣的傢伙……倒霉!早知道這麼性情,讓惑天去對付……也許還有一些意外收穫!」

鴻天死的才憋屈!

其他兩位不說,鴻天眼看着就能獲救了,被一個炎火給弄死了。

只因為,有個傢伙說,想看獄王笑一次。

稷天都覺得無奈!

這一次,地門和人門都虧大了!

五位大聖是強,可蘇宇他們這邊,人祖、蘇宇、死靈之主、穹包括人皇,都是能戰大聖之輩,文王和文鈺也是34道的開天者。

超等的話,還有個武王在,外加一個還在那邊發愣的獄王。

而地門,現在孑然一身,也不知道是何想法,不管也正常,管了,也未必是去對付死靈之主他們。

局勢,瞬間複雜了起來。

五位大聖匯合,都皺起了眉頭。

三位大聖的隕落,擎天死的意外,鴻天死的憋屈,倒是悲天死的還算正常,好歹也是被幾人聯手攻殺了。

人門下達了擊殺蘇宇的指令,結果到了現在,損失慘重,還沒能成功。

五位大聖看了看彼此,現在怎麼辦?

繼續嗎?

未必能佔據什麼太大的優勢。

不過,有一點好,地門被強行打破了,如此一來,滅世氣息瀰漫,萬界這邊,大概用不了多長時間,就可以直接降臨了,而不需要再中轉!

直接降臨,人門還有超等!

這一次,降臨的只是幾位大聖而已,超等,人門還是有的。

……

而此刻,蘇宇其實也有些意外於局勢的變化。

因為一個炎火,導致地門受創,從而導致死靈之主他們強行攻破了地門,這樣的結果,是蘇宇也沒料到的。

蘇宇視線投向遠方,那是獄王所在。

此刻,獄王面前,足足有三條大道之力波動。

人門這邊恐怕想奪回,可因為忌憚蘇宇他們,並未有行動。

蘇宇也在皺眉!

別看炎火剛剛沒對他們出手,可那不代表什麼,炎火真對他出手,蘇宇也沒那麼怕,炎火能殺鴻天和混沌之主,那是因為地門之力太強,壓制了兩人。

而地門之力,對於第四門的蘇宇而言,壓制力沒有想像的那麼強!

蘇宇只是不會運用門戶之力,不代表無法抵禦門戶之力。

炎火真要對蘇宇出手,不等他殺了蘇宇,也許自己就燃燒殆盡了,這玩意,還是有針對性的!

這一刻的蘇宇,更擔心獄王那邊給自己找麻煩!

三條大道一旦被獄王吞噬,都是36道強者的大道,雖然不算太完整,可獄王本就32道之上,當年還學過時光師的時光萬道,她不會此刻開天吧?

一旦開天,實力更強三分,也許可以進入36道,甚至更強!

那她若是開天,是阻攔,還是不阻攔?

是去圍殺她,還是不殺她?

這一刻的蘇宇,也是眼神變幻不定,炎火的出手,未必是什麼好事!

人門是死了一位強者,可也導致地門不再封鎖,萬界末日提前到來,給蘇宇的時間不太足夠了,否則,地門是不會輕易強行復甦的!

而且,也不會任由剩下的兩位大聖降臨的!

殺了鴻天和混沌之主,反而讓局勢更加難明了!

而此刻,蘇宇身邊,穹忽然悶悶道:「沒找到開天劍,是不是在他大道中藏匿著?」

蘇宇一驚!

沒找到?

開天劍若是真被鴻天拿着,那……還真有可能被鎮壓進入大道之中了,可現在對方的大道,在獄王那邊!

要知道,拉攏穹,全靠這些。

現在,開天劍沒了,鴻天死了,那穹……不會跑了吧?

蘇宇皺眉!

說實話,今日死了幾位強者,他是幾乎沒撈到什麼好處,撈了半條悲天大道,撈了半個不老根。

「萬道石找到了嗎?」

蘇宇傳音文鈺,之前混沌之主被殺,他讓文鈺翻找了一下,不知道有沒有找到萬道石。

這一次進來,本來就是為了奪取萬道石,給人皇復甦用的!

雖然現在人皇利用長生竹恢復了,可萬道石若是在,那最好不過!

文鈺也有些抑鬱:「不在!要不是人門還沒給,要不……也在不老根中藏着,你自己找找看!」

沒找到!

那若是在獄那邊,獄那邊的寶物就太多了。

蘇宇迅速探查不老根,混沌之主修鍊混沌大道,和一般大道不一樣,不是呈現出大道,而是呈現出了核心本質,不老根和其他人的大道之力差不多。

蘇宇深入探查一番,沒發現。

微微皺眉,沒有?

還是在獄那邊?

蘇宇看向遠處的五位大聖,忽然道:「你們沒把萬道石交給混沌之主?」

此話一出,五位大聖中,那稍顯書生意氣的稷天,輕聲道:「給了一枚當定金!」

蘇宇瞭然!

給了一枚,剩下的沒給,根據人皇得來的情報,是不止一枚的,那這麼說,剩下的應該準備混沌之主強行殺出去再給。

這麼說,這一枚,可能也在獄王那邊!

獄王都沒出手,倒是拿到了最多的寶物!

蘇宇眼神閃爍了一下。

合著,咱們打了半天,打生打死的,都給獄王撿了便宜……

炎火,你可真行!

之前還稍微震撼一下,現在,蘇宇暗罵一聲,這傢伙,死不足惜!

舔到最後,死了,換來一聲笑?換來一滴淚?

你要是把寶物給我,我天天對你笑!

你要是喜歡獄王那款的,我把藍天帶來,你喜歡哪款的都有!

妖嬈的,嫵媚的,清純的,冷血的,冷酷的……

你要啥有啥!

當然,現在說這些也遲了。

獄王那邊,大概也不敢貿然動彈,此刻,蘇宇這方和對方對峙,不代表大家會看着她吞掉寶物,然後跑去開天,強大自己。

人門不答應,蘇宇其實也不答應!

道不同不相為謀!

他和獄王,就不是一條道上的。

一個個念頭閃爍,此刻,蘇宇體內,一條條大道也在強化,吞了半條悲天大道,蘇宇體內那條人道,蘊含了七情六慾道的人道,正在強大!

蘇宇的竅穴,也在一個個融合。

朝36道進發!

蘇宇沒再說話,一口將不老根咬掉一半,一股濃郁到了極致的生命之力湧入體內。

天地中,蘇宇一直都是死靈大道之力比較強,和死靈之主這邊有點關係,上次融合了不少人的死靈大道,比如冥土他們。

此刻,混沌之主那股濃郁的生機之力,讓他生死大道也在融合,平衡。

竅穴也在加速融合,99竅,100竅……

蘇宇繼續吃着,默默吃着,等著。

108竅融合成功,他必然可以踏入36道!

跨入了36道,他也不怕這些傢伙。

短板還是在於,沒有必殺一擊!

缺乏一些自己擅長的獨特大道必殺招術!

蘇宇默默想着,天地雖然開闢了,但是,他的天地,和其他人稍有差別,他沒有人皇他們那麼明確大道主攻方向。

原本想打造宇宙文明之道,可蘇宇崛起太快,對宇宙文明,感悟太淺薄!

空間和時間大道,了解的都不夠深奧。

否則,空間困殺,時間強殺,一刀歲月老,應該是不錯的殺手鐧!

人皇的天地大道雖然沒蘇宇多,可他有專攻方向,蘇宇此刻,倒是有些學而不精的意思了。

遠處。

死靈之主也迅速判斷了一下局勢,後來降臨的幾位大聖,實力都相當強大,死靈之主也感應到了,其中恐怕有38道的大聖存在!

他也微微皺眉!

強攻地門,好像不是太好的選擇。

把人門的強者,都給打出來了!

現在,萬界當中,更是氣息震蕩,有滅世之兆,這也是地門衝擊導致的,這下,恐怕有些麻煩了。

關鍵在於,地門開啟,這些人,都可以進入萬界了!

一旦將主戰場定在了萬界,蘇宇他們會受到一些限制的!

所以這一刻,死靈之主幾人不敢走開,不敢放開這個缺口,任由這些人進入萬界,地門不守了,他們還得守在這才行!

……

戰場,瞬間停滯了下來。

人祖並未靠近蘇宇他們,而是在不遠處佇立,也沒說話,就這麼默默看着,彷彿旁觀者。

人皇則是稍有複雜,看了一眼獄王那邊,沒有吭聲。

五位大聖,一方面在觀察蘇宇他們,一方面也一個個盯着獄王那邊,因為那幾條大道,尤其是悲喜大道,是人門強者的!

不能讓獄王給吞了!

他們的氣息,也在鎖定獄王,若不是有些忌憚蘇宇他們,恐怕五位大聖,此刻要對獄王出手了!

片刻后,沉默被打破。

那酷似周稷,甚至是佔據了周稷肉身的稷天大聖,看向蘇宇他們,淡淡道:「獄王,可未必是你們一方的!蘇宇,你可是和她有仇的!血海深仇!你忘了死了多少多神文修者了?還是說,當你強大了,昔年死去的那些多神文,都不值一提了?」

「還有,她殺了二月,可是都知道的!三月、四月……一直到九月,都在為你征戰!你若不是有食鐵族扶持,你蘇宇,也走不到今日!」

稷天的話,句句誅心!

他淡笑一聲:「當然,有奶便是娘!獄王若是強大了,你蘇宇,也許也不介意再次接納她回歸人族,對嗎?你若是殺了她,也許人皇他們會和你翻臉呢!幾萬年的兄妹之情,難道還比不上和你蘇宇相交幾日之情?」

「再說了,死去的都只是些小人物……用小人物的死亡,換來一位強大的助力,也許也符合你們的心意呢!」

他聲震諸天,帶着笑意,「悲喜生三道,都是36道強者留下,她吞了三道,再開個萬道之天……你蘇宇,恐怕都沒她強大!」

稷天笑容燦爛:「還是獄王有手段啊!先和人皇他們假裝翻臉,避開了三門算計,三門因為她和人皇他們翻臉,這才沒算計她,甚至扶持她!再利用炎火的地門血脈,給她爭取來了最大的好處!」

「而今,又因為兄妹情誼,人族未來……你蘇宇,他人皇,也許還得繼續扶持她一把!」

稷天笑容愈發燦爛:「獄,當代人傑!算天算地算人,可謂是謀划無雙!甚至周也出手相助過,而周助她在地門站穩腳跟,原因便是因為抵禦混沌之主和饕餮三位,免得他們聯手,獄進入地門,可謂是一步好棋!」

稷天笑聲很大:「真的好棋!去人門,必死!去天門……以她當初的實力,也必死無疑!她可不是死靈之主!唯獨來地門,因為周在這,周也擔心被地門強者圍殺……扶持一位合一境崛起,倒是可以免去不少麻煩……」

稷天感慨:「厲害!太厲害了!蘇宇,你看懂了嗎?」

他笑容燦爛:「看懂了,你應該學學,這才是一位強者該做的算計!任何一步,都是穩紮穩打,一切人和物,都在她謀划之中,包括此刻的對峙局面,都在謀划之中!炎火剛為你們解決了一些麻煩……人皇是她兄長,你說,你蘇宇要不要幫她一把,度過這個難關?」

「獄,不入人門,可惜了!」

蘇宇繼續啃食不老根,吃的嘎嘣脆。

他想了想,點點頭:「你的判斷……有點道理!」

沒否認。

當然,他不知道稷天的說法準確不準確,但是,若是按照稷天的說法,一切都在獄的算計之中,那獄的確很厲害!

論天賦,她未必比得上武王。

可此刻,一旦開天成功,她可能一舉成為超越文王和人皇的存在!

而付出的代價……很小,小的可憐,炎火死了而已!

僅此而已!

文王、武王、人皇這些人都被人算計過,唯獨獄王沒有,因為她當年叛出了人族,和人皇他們鬧翻了,那三門也沒必要替人皇清理門戶。

這一步,要是算計,那才是真厲害!

是巧合,還是算計……蘇宇不清楚。

若是當年獄就判斷,人皇他們要倒霉,那蘇宇佩服,真的佩服,手段太厲害,斷定人皇不會殺她,又能擺脫三門桎梏……這手段,蘇宇不服都不行!

默默發展,默默崛起。

進入地門后,也是如此,人祖為她出手過,幫她站穩了腳跟,否則,她剛來的時候,也不會如此順利的!

蘇宇吃着東西,如同吃着甘蔗,嚼動着嘴巴,看向獄王那邊,笑了笑:「獄,你說,這位大聖說的有道理嗎?」

稷天笑道:「我叫稷天!」

蘇宇點頭,我知道,看你和周稷一樣,我就知道,但是,老子不喊你名字,你又能如何?

稷天和周稷是什麼關係,蘇宇不關心。

分身也好,彼此算計也好,還是其他,蘇宇都不關心。

蘇宇其實只想知道,獄王當年背叛人族,到底是不是因為提前感應到了危機?

沒什麼求證的心思,只是的確好奇。

若是提前感應到了……她怎麼判斷出來的?

她和人皇相處多年,人皇大道,對她真就沒影響嗎?

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匯聚到了那邊,匯聚到了無間地獄。

門口的文王和武王,也在看着。

蘇宇身邊的人皇、文鈺,也在看着。

當年,真的只是因為獄感受到了危機,提前叛離,劃清了界限嗎?

若是如此,他們更願意去相信,獄,只是因為理念不合,和他們分道揚鑣!

因為,這兩者太不一樣了!

不等獄王說話,稷天就笑道:「蘇宇,還需要問嗎?你不傻,文王他們也不傻!真要是理念不合而已,何須殺二月他們?真想走文鈺的萬道,她只要開口,你覺得,人皇和文王他們,會不去想辦法,幫她討要一些大道之力?」

「又不是非要剝奪全部大道才行!」

他笑容燦爛:「殺二月他們,只是給其他人看,給三門看,她獄,真的和人皇他們劃清了界限!而不殺人族,不是因為人族不能殺……而是她敢殺人族……人皇他們必殺她!殺盟族,人皇和文王他們只能想辦法幫着善後……可殺人族,你看看,人心一亂,那時候,她會不會被殺?」

「獄,太聰明了!」

稷天一聲感慨:「真的,這些年,我其實想過,但是,若不是炎火這一出,我無法斷定,這一切都是她的計劃,可炎火這一出發生了……我斷定,一切都只是計謀罷了!至於炎火如何被她心甘情願地利用,那我就不清楚了,也許,這是另外一個故事了……也許,這其中有一些不為人知的手段!否則,炎火好歹也是一代魔皇,怎麼就輕易願意為了她而去赴死?」

「人皇和文王他們,真的一點感覺都沒嗎?」

稷天又笑道:「也許,只是不願意去相信罷了,相信這個三妹,會去背叛他們,只為了完成自己的計劃……」

人門大聖!

這一刻,這位稷天大聖,才真正意義上,告訴了所有人,什麼叫人心。

人門,最神秘,最擅操控人心!

而這一刻,所有人的思路,想法,都跟着稷天在走。

符合情理嗎?

符合!

他們沒聽到炎火之前那番話,若是聽到了,恐怕會不寒而慄,因為,獄,當年真的不知道炎火有地門血脈嗎?

若是當年就知道……那有些東西,就很可怕了!

那也許從一開始,炎火就入了局!

一場持續了無數歲月的局,最終,以赴死為代價,為獄王奪來了她想要的東西!

而若是當年那是局……佈局的自然是她獄王。

那星月之死……就不太尋常了!

星月的死,導致武皇後來被遷怒,武皇被遷怒,才換來了炎火的感激,否則,武皇無大錯,以人皇他們的性格,要不是因為星月之死,遷怒了武皇,那一定會想辦法去收服武皇,而不是鎮壓他,封印他,羞辱他!

而若是武皇真入了人族陣營,炎火如何報仇?

如何覺得心情開朗?

因為那樣的武皇,在炎火看來,其實比死還慘!

所以,炎火自覺報了仇,才有了後來的感激。

這一切,蘇宇此刻還沒去想,因為他不知道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讓炎火追隨了獄!

若是知道,也許,蘇宇會去猜想一些東西。

這一刻的蘇宇,沉默不語。

而稷天,繼續主導著整個局面,笑道:「蘇宇,你是不相信?還是如何?那我再說一件更有趣的事,想要聽聽嗎?」

蘇宇淡淡道:「說就是了,嘴巴長在你身上,我還能攔着你?」

稷天笑了:「時光師文鈺,當年修萬道之天,其實很隱秘,幾乎無人知曉,她又沒開天,人前低調無比,知道她存在的人都不多,直到她出了事,文王去救援,才有一些人猜測到了她的身份,都不敢確定!你猜,人門和天門,當年如何想到,要利用時光師當餌的?我們都不知道她在謀劃開萬道之天,哪知道法會對她有極大的吸引力,這一點,你們沒思考過嗎?」

稷天笑容愈發燦爛:「你猜,當年有幾人知道,她在開萬道之天?記住了,當年不是現在,現在因為你蘇宇的緣故,才被大眾所知,時光冊開萬道之天,可當年,你要不要問問文王他們,有幾人知曉這個秘密?誰會想到,文王的妹妹是個強者,還是個很有想法的強者!」

稷天掰着手指頭數了數,笑道:「文王、武王、明王、人皇、獄王。四王一皇,大概都知曉,除了他們呢?」

還有人知道嗎?

有嗎?

蘇宇沒有回頭,沒看文鈺,而文鈺,撇了撇嘴,也沒說話。

有嗎?

她若是沒記錯……沒了吧!

哦,肥球知道的!

可肥球……嗯,宅狗,無數年都沒出去過了!

而偏偏,就這樣一位神秘無比的強者,被人算計了,甚至還知道,法一定對她有極大的吸引力,用法來釣時光師,算是用對了人,其他人,任何人,都很難釣到文鈺!

這一刻,大家都心思萬千。

人門大聖的手段,倒是可見一斑,連蘇宇都忽然覺得……好有道理!

這四王一皇,一定有人出賣了文鈺,是這樣嗎?

平時能說會道的蘇宇,此刻就這麼聽着,彷彿在聽故事。

而稷天,再次笑道:「再說一個有意思的事,虞、百戰、月羅他們這些人,一直以來的想法,都是接引人祖周回歸天地!一直都不遺餘力地在推進這一切,甚至暗中聯手,擊殺強者,阻擋任何一方強大,防止人皇封印開啟,不給人皇他們回歸的機會,滅絕文王回歸的希望……」

「為何讓萬界一直維持一個平衡?」

稷天笑道:「因為平衡了,才會造成現在的局面,那就是,不會有強者提前歸來,而不提前歸來,獄王一脈就可以繼續澆灌地門,讓地門繼續和血脈融合……否則,人皇回歸了,所謂的獄王一脈,還能存在?既然無法存在了,炎火還能繼續融合血脈進入地門?」

「可我現在想知道,人祖周,他想回歸萬界嗎?」

稷天笑了:「他回去做什麼?他回去了,沒有地門阻攔,他就不怕人門找他麻煩?不怕天門找他麻煩?他來地門,是避難的!避難……他回去做什麼?」

此刻,蘇宇吃瓜一般,看向人祖。

人祖見他看來,緩緩道:「我從未讓人接引我回歸萬界!」

就在此刻,稷天探手一抓,一人被他從虛空中抓住,稷天笑了笑:「還認識她嗎?虞!」

他笑道:「虞,你說,你接引人祖,是人祖讓你做的嗎?」

此刻,虞有些虛弱的樣子,不復當初的桀驁,聽聞此言,有些沉悶:「是!我當年留守人境,一開始的任務是觀察萬界,守護巨人一族!直到有一日,我受到血脈召喚,前往地門附近,得到了一些人祖信息投射,讓我想辦法接引他回歸萬界……」

「而那時候,獄王一脈就在地門附近留守,所以我們很快達成了一致……不斷澆灌地門,維持萬界實力的平衡,任何一方強大,都要去削弱……」

「為什麼呢?」

稷天笑道:「為何要削弱萬界各方實力呢?」

虞沉聲道:「因為一旦萬界平衡被打破,不管是人皇一方回歸,還是萬族回歸,都不會允許我們從地門中接引人祖這樣強大的存在出來!所以,當年百戰勢大,人族強大,我便聯手獄王一脈,震懾百戰,最終將人族壓制了下去,以免他們打破封印,迎回人皇他們!」

稷天笑了起來,「蘇宇,聽到了嗎?你問問人祖,他投射過什麼出來嗎?早些年,地門沒開,沒地門血脈,你靠近地門,地門都不會給你靠近,投射個屁!你問問地門自己,人祖這些年,靠近過他嗎?他會讓人祖這樣的36道強者靠近嗎?既然如此……能投射影像過去,甚至欺騙虞的,通過地門還能讓她深信不疑的……好像只有剛剛死去的那傢伙了!」

遠處,地門幽幽笑道:「周可沒靠近過我,除了進來的那一次,現在看來……倒是很有趣啊!」

蘇宇繼續吃着不老根,別說,挺好吃的!

蘇宇笑道:「稷天,你說了這麼多,我給你總結一下!第一,時光師被算計,有人背叛了她,出賣了她,對吧?」

「當然!」

「第二,炎火追隨獄,而獄接納了,是因為他有地門血脈,這一點獄早就知道,甚至故意找機會,讓炎火對她愛慕……這個機會如何產生的,也許也涉及了一些算計,是吧?」

「不錯!」

「第三,當年她殺二月這些盟族,不殺人族,一方面是為了讓三門知曉,她背叛了人族,一方面不殺人族是讓人皇他們顧念兄妹情分,不會殺她,取了一個中間臨界點,對嗎?」

「對!」

「第四,萬界維持了多年的平衡,哪一方強大,哪一方倒霉,是因為虞和獄王一脈聯手,暗中維持這種平衡,而有人冒充了人祖,讓虞誤以為是人祖讓他們這麼做的?」

「不錯!」

「第五,那若是今日沒有這一幕……」

稷天笑了:「沒有的話,地門就是算計的目標!你們的進入,也許還打亂了一些計劃,不得不提前發動,要不然,地門復甦前夕,也許才是計劃的開始呢?有人也許還遺憾,你們為何來的這麼早,再等等,也許地門的天地都會被吞噬掉呢!」

蘇宇摸著下巴,笑了:「而對人門出手,沒對我們出手,是因為需要我們在這一刻,為她阻擋強敵?因為,畢竟這裏有她的結拜兄弟在?」

「對,而且還順手賣了一個人情給你蘇宇,幫你算計了兩位強者,你不感激一下?」

稷天笑容燦爛:「你說,我這些推斷,是有道理,還是沒道理?蘇宇,你是聰明人!你和她也沒任何關係,所以,你的腦子才是最清醒的,這話,說給人皇他們聽,沒用的!所以,我只說給你聽!」

蘇宇鼓掌!

笑道:「若是如此,那就厲害了!一場維持了無數歲月的大戲……稷天,你太壞了,為何此刻說這些,那不是功虧一簣了?」

稷天笑道:「只是為剛剛那個白痴覺得有些不值得罷了!否則,真給她成功了,其實也未必是壞事!甚至可以離間一下你和人皇他們,而我選擇此刻揭露,只是覺得,一個傻子,如此死去,太過悲哀!」

「那我得感謝你?」

「那倒不用!」

稷天笑了:「我都說到了這份上,我們要拿回鴻天和悲天的大道,你會攔我嗎?」

蘇宇吃着不老根,笑了:「你能不能等我一會,等我進入36道,我再考慮一下?很快,三分鐘,你先鎖定她就是了,你看怎麼樣?」

稷天笑了!

而其他幾位大聖,眼神異樣,你……還真是囂張!

蘇宇笑道:「別這麼看我,你們又攔不住我晉級!我這兵強馬壯的,也不怕你們!所以,多幾分鐘,也沒關係,不是嗎?」

稷天輕笑道:「好,我等你!」

「不愧是老同學!」

蘇宇哈哈大笑:「你是稷天也好,周稷也好,萬明澤也好,反正,你都是我的老同學,還是老同學靠譜!」

稷天大聖笑了笑,也沒說什麼。

這一刻,整個戰場,詭異的平靜了下來。

而獄王,從始至終,都沒說什麼,因為,有時候說了也沒任何作用。

在擅長操控人心的人門面前,在鐵血無情,能說會道的蘇宇面前,一切的解釋,都是極其蒼白的!

這一刻,所有人只能等待蘇宇的決定。

他若是非要出手阻攔,人門無法阻攔獄王開天吞道!

他若是不阻攔……那人門五位大聖,輕易可以斬殺獄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
上一章下一章

第933章 人門稷天(萬更求訂閱)

96.24%
目錄
共103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