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3章 永不會散(大結局)

第1183章 永不會散(大結局)

洛夜辰將一疊銀票放到兒子面前,豪邁地道。

「你把這筆錢給公主,讓她幫忙喊那個宮女給你做糕點。」

洛天寶:「公主能看得上這些錢嗎?」

洛夜辰很有信心:「這世上沒有人能抗拒金錢的魅力!」

步笙煙不想對這兩人的言論發表看法。

她將食盒塞進書童手裡,讓他們趕緊把小神獸送去學堂。

等到了學思堂,洛天寶走到小可愛的身邊,從懷裡掏出一疊銀票,直接遞到她的面前。

「我想吃你上次帶來學堂的那種蛋糕,這些錢夠買多少?」

小可愛雖然年紀小,但已經知道了什麼是銀票。

她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多銀票,不由得睜大了眼睛。

「這麼多錢,全部給我?」

洛夜辰毫不猶豫地道:「對。」

反正他家有的是錢,不在乎這麼點兒。

小可愛頓時喜笑顏開,這麼多錢啊,足夠她買好多好東西了!

她喜滋滋地將銀票收起來。

折枝特意給她縫了個小挎包,包上縫了一隻可愛的橘貓。

平時她有什麼雜七雜八的小玩意,都會往小挎包里塞。

現在她便把銀票塞進了小挎包里。

摸著鼓鼓囊囊的小挎包,小可愛覺得這個憨憨堂哥似乎也不是那麼討厭了。

她甜甜地問道:「明天我給你帶蛋糕過來,你喜歡吃什麼口味的?」

洛天寶沒想到還能選擇口味,立即道:「我喜歡甜一點的!」

小可愛:「可太醫舅舅說你正在換牙,不能吃太甜的。」

洛天寶不滿地哼了聲:「這不用你管,我就要吃甜的!」

坐在旁邊安靜看書的小長生忽然幽幽地說了句。

「你難道就不怕滿嘴的牙都掉光嗎?」

洛天寶:「……」

腦子立刻就有畫面了!

他下意識捂住自己的嘴,他才不要牙齒全掉光!

小可愛摸著小下巴,故作老成地道:「不如這樣,我讓人給你少放糖,多放水果,也很好吃的。」

洛天寶勉為其難地答應:「好叭。」

等放血回到雲岫宮,小可愛將那一疊銀票拿出來,對母后說道。

「這是憨憨堂哥給我的錢,他想吃寶琴阿姨做的蛋糕,您覺得可以嗎?」

蕭兮兮看到面前這一疊厚厚的銀票,整個人都驚呆了。

這麼多的錢,別說是吃一塊蛋糕,就算是吃一座蛋糕山都沒問題啊!

「這事兒是你答應下來的,就得由你自己去完成,你去問你的寶琴阿姨,看看她答不答應?」

小可愛立即揣著銀票跑去找寶琴阿姨商量這件事。

很快她就又顛顛地跑回來了。

她喜滋滋地說道:「寶琴阿姨答應了,但她不肯要這些銀票,她讓我把這些銀票存起來,留著以後當嫁妝。」

蕭兮兮:「那你有沒有對你的寶琴阿姨說謝謝?」

小可愛使勁點頭:「我說了,我說三遍!寶琴阿姨誇我是好孩子。」

蕭兮兮摸了摸她頭上的小揪揪。

小可愛順勢鑽進母后的懷裡,感慨道。

「憨憨堂哥好有錢啊,他為什麼會那麼有錢?」

蕭兮兮摟著香香軟軟的小女兒,笑著道:「因為他是個富二代。」

小可愛:「什麼是富二代?」

蕭兮兮:「小憨憨他爹特別有錢,所以他爹就是富一代,而他是富二代。」

小可愛立刻揚起小腦袋,充滿期盼地道。

「我也想要當富二代!」

蕭兮兮笑眯眯地說道:「可以呀,你現在就開始努力學習,以後長大了就努力賺錢。等你賺到了很多錢,再把那些錢送給我,這樣一來我就成了富一代,而你就是富二代。」

小可愛聽得似懂非懂。

母后的話聽起來很有道理,但總覺得有什麼地方怪怪的?

小長生過來提醒道:「妹妹,該寫作業了。」

一說到寫作業,小可愛瞬間就微頓了,就連手裡的銀票都不香了。

蕭兮兮放開她,將她放她哥哥那邊推過去。

「去吧。」

小可愛可憐巴巴地看著她:「母后,您小時候是不是也要寫作業?」

蕭兮兮:「當然了,我小時候每天都要上課,老師還要布置很多作業。」

小可愛趕忙問道:「那您是怎麼寫完那麼多作業的?」

蕭兮兮老神在在地說道。

「其實很簡單,我只要把作業本攤開,放到窗台上就行了,這就叫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小可愛一腦門的問號???

「這樣也能把作業寫完?」

蕭兮兮嘆息:「當然寫不完,雖然我準備得很周全了,但助我一臂之力的那道東風始終不來,所以每次第二天上課的時候,我都要被老師拎出來批評,還要罰站補作業,不補完不準吃飯。」

小可愛:「……」

這也太真實了!

小長生實在是聽不下去了,拉著妹妹趕緊走。

第二天小可愛按照約定,帶著小蛋糕去了學思堂。

洛天寶終於如願吃上了蛋糕,味道與他預想中的還要美味!

可能是因為他太過得意忘形了,以至於上課時都還沉浸在蛋糕帶來的美味享受之中。

夫子:「洛天寶,你來解釋一下,什麼叫做燕雀焉知鴻鵠之志?」

洛天寶想也不想就脫口而出。

「哥的世界你不懂!」

夫子:「……」

全班同學:「……」

下一刻,洛天寶出現在了教室最後面。

他被夫子勒令靠牆罰站一節課。

等到了下課,洛天寶終於可以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著。

小可愛轉過身來,朝他豎起大拇指:「你可真厲害,敢當著夫子的面自稱哥。」

洛天寶訕笑:「我剛才那不是一時嘴瓢嘛。」

他隨即問道:「你能把做蛋糕的方子賣給我嗎?價錢隨你開。」

他可太喜歡蛋糕的味道,恨不得天天吃,但他不能天天找小可愛買蛋糕,這太麻煩了,還是把方子買回去讓人做更方便。

小可愛歪著腦袋想了下:「這件事我不能做主,我得回去跟母后商量一下。」

等到了放學的時候,洛天寶還不忘提醒小可愛,記得跟她母后提蛋糕方子的事情。

小可愛跟著哥哥回到雲岫宮。

她把憨憨堂哥的話轉告給了母后,徵求母后的意見。

蕭兮兮卻沒有直接回答這個問題,而是看向旁邊站著的小長生。

「你覺得妹妹該不該答應這筆生意?」

小長生仔細想了下,一本正經地說道:「賣掉蛋糕方子並不是最划算的做法,妹妹可以在盛京城裡開個賣蛋糕的店鋪,專門售賣各種口味的蛋糕。這樣一來,將來憨憨堂哥想吃蛋糕的話就可以直接讓人去店鋪里買,非常方便,妹妹還能藉此賺更多的錢。」

小可愛:「可是直接把方子賣給憨憨堂哥,也可以賺很多錢啊。」

小長生:「你把方子賣了,只能賺這一筆錢,但你要是用這個方子去做生意,可以錢生錢,賺更多的錢。」

小可愛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她小聲嘀咕道:「可是我不會做生意呀。」

小長生:「那就讓會做生意的人去幫你做,父皇說這叫各司其職。」

小可愛露出崇拜的小表情。

「哥哥好厲害,什麼都懂!」

小長生有點不好意思:「都是父皇教我的,真正厲害的是父皇。」

小可愛:「可你能學會這麼多,也很厲害了。」

蕭兮兮提醒道:「做蛋糕的方子是你們寶琴阿姨研究出來的,你們要是想開鋪子賣蛋糕,得先跟你們寶琴阿姨商量一下。」

小長生提議道:「可以給寶琴阿姨一部分紅利作為報酬。」

蕭兮兮點頭,表示這個主意不錯。

小可愛立即跑去找寶琴阿姨商量此事。

寶琴表示開鋪子沒問題,但她不想要紅利,她不願意佔小公主的便宜。

小可愛把兩隻小手背到身後,學著哥哥的樣子,一本正經地說道。

「這是我們和母后商議后的決定,母后都已經同意了,你難道還要違抗母后的意思嗎?」

寶琴被她這樣子逗樂了,無奈地笑道。

「好吧,我都聽你們的。」

小可愛頓時笑開了花。

她用力抱了一下寶琴阿姨:「謝謝你!」

寶琴摸摸她頭上的小揪揪:「該說謝謝的人是奴婢才對。」

等到夜裡,蕭兮兮穿著單薄的淺色寢衣,側身躺在床榻上,單手撐著腦袋,將小長生給小可愛支招讓她去開鋪子做生意的事情說了一遍。

洛清寒換好衣服,掀開被子她身邊躺下,伸手摟住她,隨意地道。

「小長生確實成長得很快,再過兩年我就可以讓他跟著上朝聽政了。」

蕭兮兮:「會不會太著急了點?就算再過兩年他也才七歲。」

洛清寒:「七歲已經不小了,該懂得都懂了。」

蕭兮兮嘆了口氣:「時間過得可真快啊,就好像一眨眼,孩子們都這麼大了。」

洛清寒:「下個月我們出宮去玩一段時間吧。」

蕭兮兮立刻來了精神:「朝廷的事情你都安排好了?」

「嗯,都安排好了,到時候我們一家四口一塊出去走走看看。」

蕭兮兮笑著道:「長生和可愛長這麼大都還沒出過盛京城呢,他們要是知道能出去玩一段時間,肯定會特別高興。」

第二天小可愛和小長生照例去上學。

小可愛將開鋪子賣蛋糕的想法跟洛天寶說了。

洛天寶立即道:「我也要跟你們一塊開鋪子!」

小可愛很詫異:「為什麼?」

洛天寶搓著雙手興奮地道:「等蛋糕鋪子開起來了,我以後想吃多少蛋糕就能吃多少蛋糕!」

小長生提醒道:「鋪子里的蛋糕是用來賣的,你不能全吃了。」

洛天寶哼道:「我出錢還不行嗎?!」

小可愛想了下:「你想加入也可以,但你得負責找鋪子和人手。」

洛天寶拍著胸脯表示沒問題。

等放學回到家裡,他立刻就跑去找他娘商量開蛋糕鋪子的事情。

雖然平日里他闖了什麼貨,都是去找他爹幫忙收拾爛攤子,但像這種需要正經幫忙的重要事情,還是得找他娘。

畢竟這家裡的財政大權可是在他娘手裡捏著的。

步笙煙對小孩子們合夥開鋪子賣蛋糕的想法並沒有意見。

她拿出三張地契,放到洛天寶的面前。

「這三處店鋪的位置都不錯,你挑挑看要哪個?」

洛天寶很意外:「娘您這就答應了?」

步笙煙反問:「你干正經事,我為什麼不答應?」

洛天寶也知道自己平日里挺不著調的,他撓撓頭不好意思地笑了下。

「我也不知道哪個鋪子更好,我可不可以跟小公主和小皇子商量一下再做決定?」

步笙煙說沒問題。

「鋪子我給你們留著,你們做好決定后隨時都可以來找我。」

「謝謝娘親。」

十天後,盛京城中一個名為甜甜蛋糕坊的鋪子開業了。

起初大家都不知道蛋糕為何物?都有些不敢進去。

但很快他們就被蛋糕坊里飄出來的香甜味道給饞得不行,不由自主地順著香味走進了蛋糕坊。

蛋糕坊的掌柜是步笙煙從自家生意裡面抽調出來的人,是個做生意的能手,特別會來事兒,他不僅給每個進店的客人準備了免費試吃的蛋糕,還表示開業前三天所有蛋糕全都半價。

香甜可口的蛋糕很快就征服了盛京人民的胃,哪怕後來沒有了半價活動,每天依舊有絡繹不絕的客人前來購買蛋糕。

蛋糕生意這麼好,京中不是沒有人打過它的主意。

但都在得知蛋糕坊幕後真正的東家是誰后,全都識趣地偃旗息鼓,不敢再亂打主意。

今天,一輛普普通通的馬車駛出皇宮。

馬車裡坐著一家四口,正是洛清寒、蕭兮兮、以及他們的一雙兒女。

這是龍鳳胎的第一次離開盛京,心裡都很興奮。

小可愛抱著父皇的胳膊問道。

「我們要去哪裡呀?」

洛清寒:「我們先去一趟聖光寺。」

等到了聖光寺,洛清寒帶著一家人去了供奉長明燈的地方。

在他繼位后,追封沈昭儀為太后,她的陵墓也被重新修葺,除此之外,他還命人在聖光寺給沈太后供奉長明燈,希望她下輩子能夠投個好胎,不要再被捲入權力的鬥爭之中。

蕭兮兮不知道長明燈能否管用,但她也出錢讓寺中和尚幫忙點了兩盞長明燈。

這兩盞燈是分別給玄機子和南月王點的。

願他們下輩子能相依相伴,不再分離。

點完燈后,一家四口往外走。

巧的是,他們恰好在門口見到了正迎面走過來的薛氏和蕭知嵐。

薛氏和蕭知嵐是見過皇帝皇后的,她們立刻就要下跪見禮,卻被洛清寒先一步阻攔。

洛清寒:「我們是微服出訪,不要驚動別人。」

薛氏誠惶誠恐,不敢再亂動。

她比以前老了很多,眼角生出了許多細紋。

蕭兮兮見蕭知嵐的視線一直往自己身上瞟,便主動問道。

「你們是來做什麼的?」

蕭知嵐已經嫁人生子,她現在梳著婦人的髮髻,面容看起來比以前圓潤了些,看起來應該過得不錯。

她老老實實地回答:「我們是來給姐姐點長明燈的。」

薛氏趕緊拽了小女兒的袖子一下,示意她別在皇後面前提蕭側妃的事,免得惹皇后不高興。

蕭兮兮宛若沒看到薛氏的小動作,笑著道。

「你姐姐若是泉下有知,見你們仍舊惦記著她,她一定會很欣慰的。」

蕭知嵐抿了下唇。

現在還能記得蕭側妃的人已經很少了,敢提起蕭側妃的人就更是去屈指可數。

蕭知嵐為自己的姐姐感到不值。

可她知道,有些事情並非她一個普通女子可以改變的。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永遠記住姐姐。

哪怕全世界的人都忘了蕭側妃,她也還要記得這世上曾經有過一個蕭側妃。

蕭兮兮:「那你們忙,我們先走了。」

薛氏和蕭知嵐微微躬身,恭送皇帝一家。

蕭兮兮牽著女兒的手,從薛氏和蕭知嵐面前走過去。

他們就這樣擦肩而過。

連帶著今生的親情,也這樣擦肩而過。

蕭兮兮走的速度不快不慢,始終沒有回頭。

哪怕離開了蕭家,她也不會孤獨。

因為她已經有了獨屬於自己的家人和愛人。

一家四口坐進馬車裡。

趙縣負責趕馬車,他和寶琴分別坐在車轅的兩邊。

馬車的車軲轆緩緩轉動,平穩地駛向了官道。

洛清寒說:「我們先去甘谷縣,看一看當年我們開鑿的河流,然後再去陳留郡祭拜母親,順便看望聶長平,最後再去南月國,祭拜你的師父和師母,看望你的師弟們。」

蕭兮兮對這個行程安排表示很滿意。

小可愛眨巴著眼睛好奇地問道。

「甘谷縣在哪裡呀?」

洛清寒順勢將這個問題丟給長子。

「長生,你告訴妹妹甘谷縣在哪裡。」

小長生立即進入學習模式,一本正經地回答道。

「甘谷縣位於景壽郡內,是一個擁有三千人口的小縣城。」

小可愛繼續發問:「父皇說要去看河,甘谷縣有河嗎?」

小長生:「十一年前,甘谷縣遭受旱災,民不聊生,父皇為了拯救當地百姓,命人開鑿出一條河流,為了紀念父皇的功績,那條河被命名為清河……」

小少年的聲音飄出馬車,散在風中。

可他們的故事仍在繼續,永不會散。

(全文完)

……

鹹魚終於寫完了!

撓撓頭,該說點什麼好呢?

首先,非常感謝大家一年多的陪伴,鞠躬。

其次,鹹魚已經簽約出版社,實體書很快就會上線,漫畫版也在籌備中,具體詳情可以關注我的微博,我的微博名字是超好吃的大果粒。

再其次,原本承諾的現代篇番外被我放棄了,我發現自己現在寫現代背景的文感覺有點怪怪的,為了不讓大家失望……好叭我承認我就是想偷懶,別打我(捂臉)

最後,新書的開篇我已經寫好了,正在存稿中,新文名字叫《娘娘她不想再努力了》,仍舊是放飛自我的沙雕宮廷文,新文目前正在預收中,預定1月15號正式開文。

ps:預收的文只能在QQ閱讀才能看到,其他網站或者APP暫時是搜不到這篇文的,有興趣的小夥伴可以下載一個QQ閱讀收藏一下我的新文。

揮揮手,咱們下一篇文再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貴妃每天只想當鹹魚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貴妃每天只想當鹹魚 貴妃每天只想當鹹魚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83章 永不會散(大結局)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