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3章 熏熏就是楚夫人的剋星2

第1313章 熏熏就是楚夫人的剋星2

聽得楚長河一愣一愣的。

楚夫人更是啞口無言:「這孩子是顧安西生的吧?」

「亂扯。」楚長河疼愛地把小孫女抱在腿上,親了親:「分明就是我們楚家的孩子,看這眉眼和楚慈多像啊。」

楚夫人佯裝不喜的樣子,看了看,而後就不經意地說:「看著倒是更像姑媽多一些。」

楚長河一聽就笑了:「顏顏又不是咱們親生的,熏熏怎麼會像?」

楚夫人聽了這個話,就不大爽快,不過她也沒有怎麼說。

楚長河忽然就悟了過來,目光灼灼地盯著自己的太太。

楚夫人沒有出聲,面容略有些壓抑,後來就在小熏熏看不見的角度低語:「長河,我是不是對顏顏那孩子很差?」

楚長河嘆息。

有些話本不該再說了,因為楚慈楚顏都有了家庭,顏顏生活得十分幸福,楚慈也喜歡了默染,一切都過去了。

但是那些傷害卻是真實地存在的。

楚長河便沒有出聲,他沒有辦法寬慰太太。

楚夫人直接想哭了。

小熏熏一抬眼就見著了,小傢伙小嘴張多大的:「奶奶,你是不是想哭?」

楚夫人感覺到一種久違的溫暖,把小傢伙摟過來放在懷裡,拭了下淚:「你是不是捨不得奶奶?」

「沒有。」小熏熏想了想:「但是我可以給奶奶拿紙巾。」

楚夫人:哪個教出來的小魔鬼?

她迅速地收回眼淚,心酸得不得了,現在流個淚丈夫不疼孫女不愛了。

小熏熏小手捏著她的臉,左看右看,楚夫人假裝生氣:「捏奶奶臉幹什麼?」

小熏熏唔了一聲:「爸爸和媽媽說奶奶臉皮厚,我想看一下有多厚。」

楚夫人呆住了。

楚夫人震驚了。

她那個兒子真的和旁人這樣說她?

她不信:「是不是媽媽和爸爸說的?」

「不是,是爸爸說的。」小熏熏肯定地說,一臉的純真:「奶奶,臉皮厚是不是不好啊?」

楚夫人狠狽得不得了,看看自己的丈夫,希望他能為自己說句話。

楚長河卻是笑了,「總算是出現一個人能治治你這病。」

「長河。」楚夫人失聲道,然後又委屈了。

小熏熏奶聲奶氣地說:『奶奶這病是不是就是矯情啊?』

楚夫人氣炸,「這又是誰說的?」

「白荀叔叔說的。」小熏熏揚著小腦袋,不解地說:「可是白荀叔叔說要感謝奶奶。」

楚夫人沒有防備心,「為什麼?」

「因為奶奶拆散了爸爸和姑姑,他才會有機會,他說奶奶是他的再世恩人,不然他再等五百年也等不到姑姑。」小熏熏奶聲奶氣的,也不知道真不懂還是假不懂。

楚夫人咬著拳頭,心情複雜到不能說。

楚長河心中好笑又苦澀,於是就和小熏熏打了個商量:「這都是奶奶的黑歷史了,咱們以後不提了好不好,再說沒有奶奶的矯情哪裡來的熏熏啊,熏熏也沒有爸爸媽媽了。」

「熏熏也喜歡爸爸媽媽是不是?」楚長河倒底是明白小孩子一些。

小熏熏又想了想,點頭:『好像是這樣哦。』

楚夫人鬆了口氣,一會兒就看著自己的丈夫:這小傢伙哪懂這麼多?

楚長河便摸摸小孩子的小腦袋,但笑不語。

這些年,他何曾不痛苦?

可以說,楚長河是這一場磨難最痛苦之人,但他能怎麼辦,旁人能恨能怨,但是他……顏顏是他抱回來的,一切都因他而起,所以這些年太太再怎麼作他都沒有能下定決心。

楚夫人不經意就見著丈夫眼角滑過的痛楚,心頓時像是扎到一樣。

這時候她才發現丈夫老了,不複壯年。

一時間她竟然有很多的話想對他說,可是又說不出口。

楚長河自然看出妻子的異樣,握了握她的手:「如果不知道說什麼,就不要說了。」

楚夫人玄然欲泣,聲音很低:「現在我要是想見顏顏,和她說對不起,想抱抱她的孩子,她大概也是不願意的吧?」

楚長河仍是輕撫她的手、沒有說什麼。

當初,顏顏傷得太深,而且是三個至親的人一起傷的,這輩子,那孩子都不可能再回來了。

他還記得,那個自小被照顧得好好的女孩子後來回了家,連一杯愛喝的花茶都沒有,而是放了一杯她最不喜歡的……

一想到這個,楚長河心如刀割。。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她被偏執大佬寵在心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她被偏執大佬寵在心尖 她被偏執大佬寵在心尖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313章 熏熏就是楚夫人的剋星2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