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259 所謂解釋

第259章 259 所謂解釋

第259章259所謂解釋

墨景天抬手想覆上姜沫的額頭,看看她額頭的溫度,卻被姜沫身子微側,避過了過去。

這樣明顯的躲避,讓墨景天下意識的皺了皺眉頭,「宴會的事情我可以解釋。」

姜沫勾了勾唇角,「你解釋,我就要聽嗎?」

墨景天微怔,他設想過姜沫可能不相信他的解釋,可能不接受他的解釋,但是卻沒想到她連聽都不想聽。

姜沫低頭看了看貼在身上的衛衣,高燒之後出的汗讓她渾身黏黏的,衣服緊緊的貼在身上,很是難受。

她起身就要下床,卻被墨景天一下攔住。

「別鬧,你正在輸液。」他立刻抬手覆上了她的額頭,沒之前那麼熱了,他總算是放心了些。

「誰鬧了,你讓開。」姜沫皺眉,踩著鞋就想起身。

墨景天起身,雙手按住她的肩膀,讓她重新坐在了病床上。

他俯身凝視著她,解釋道,「我故意把你支到安城,不想讓你聽到宴會的消息,是我的錯。我在墨家排行老四,可是,卻只是私生子。」

「他們只知道我是墨家四少,只知道我出身豪門,卻不知道豪門之中的勾心鬥角,爾虞我詐,其他家族我不知道,但是在墨家,是要刀刀見血的。」

「我不想你被牽扯進去,所以,才沒告訴你這件事情,至於所謂的相親,那只是墨家人的一廂情願而已,一開始,我就否決了,純粹是他們自作主張。」

墨景天一邊說著,一邊凝視著姜沫的雙眼,觀察著她的神情。

姜沫連淡笑的都消失了,美麗的臉上很是平靜,沒有任何錶情,就算是他,也猜不到姜沫心中的想法。

「那些所謂的豪門千金,我連正眼都沒給她們一個,而且,宴會結束的時候,我已經公開表示你是我的人,以後這種所謂的相親,絕對不會再有,我保證。」

墨景天態度認真,一臉嚴肅。

姜沫只是掀了掀眼皮,「說完了?」語氣平靜,很是淡然。

墨景天下意識的點了點頭,對她的反應,很是不解。

「那就麻煩讓開。」姜沫撥開他的手,站了起來。

「你說吧,要怎麼樣才能原諒我?」墨景天再次擋住了她,低聲問道。

「讓開。」姜沫眉頭緊皺,某種強烈的生理需讓她暴躁了起來,「誰規定的,道歉就能得到原諒。」

墨景天被這突然而來的怒意嚇到了,語氣更軟了,「不原諒就不原諒,你不要這麼激動,你現在身體還很虛弱,回床上躺著。」

姜沫感覺自己快要爆炸了,一把推開了礙事的人,手背上的針頭也被抽了出來,一連串的徐血珠兒全都冒了出來,在她白皙的手背上,順著青色的血管,一直滴到了地上。

墨景天還沒有反應過來,姜沫已經衝進了衛生間,一連串的放水聲傳來,墨景天這才明白自己鬧了多大的烏龍。

他以為姜沫是太生氣,不想看到他,所以,才一直鬧著要離開,原來竟然是要去衛生間。

姜沫終於解決了生理問題,頓時感覺身心舒暢,只是,不能洗澡,這感覺實在是不太美好。

她推門而出,抬頭就看到墨景天那張長著青色胡茬的臉,幽深的鳳眸壓著笑意,極力壓著上翹的嘴角,姜沫惱羞成怒,挑著眉梢,「很好笑?」

墨景天搖了搖頭,視線掃到她手背那鮮紅的血跡,眸色一緊,「先回床上躺著,醫生馬上就到。」

這次姜沫到是沒有拒絕,她從來都不會跟自己的身體過不過去。

科主任認認真真,仔仔細細檢查了一遍,直接換了滴管,重新輸液。

「已經退燒了,再多休息休息,注意不要勞累,修養個幾天,就好了。」

墨景天陰沉緊張的神色終於退去了,難得給出了一個好臉色,醫生也鬆了一口氣,被這樣冰冷的視線注視著,身為醫生,也是有很大壓力的。

醫生快步走了出去,腳步比來的時候快了一倍。

病房裡又只剩下墨景天和姜沫。

窗外夜色漸濃,姜沫躺在病床上,歪著腦袋看著窗戶,視線所及,恰好能看到昏黃的路燈。

「重新回到墨家,你應該很忙吧?不用一直待在這裡,醫生不是說沒事了嗎?」姜沫開口打破了沉默,語氣平淡,通往日無異,只是,少了平日里的親昵。

墨景天垂眸,眼中閃過一絲黯然,「好好休息,別想太多,我會陪你。」

姜沫嘆了一口氣,認真的看著他,「你知道我為什麼連夜趕回安城,一刻也不想在京城多待嗎?」

墨景天抿著唇,神色黯然,沒有吭聲。

姜沫揚了揚唇角,淺笑著,「看來,你是知道的。」她斂起笑容,認真說道,「我不想見你,所以我連回來。」

墨景天瞳孔微縮,胸口悶著難受。

「在動車上,我閉著眼睛的時候,腦中反覆迴響著你在宴會上,對初初說的話,」姜沫轉過頭來,挑著眉頭,自嘲著,「你說,你會在宴會上選出夫人。這是你的原話,我就想啊,我在你的心裡,究竟算什麼?」

微啞的聲音輕不可聞,卻像是一柄鋒利的劍刃,戳進了兩人胸口的位置,傷人傷己,疼痛不已。

墨景天剛開口要解釋,卻看到姜沫澄澈的眼中匯聚了薄薄的水霧,她一向自尊心極強,流淚的次數極少,除非到了極傷心的時候。

「你剛剛又跟我說,把我支到安城是為我好,說相親宴不是你的本意,你不覺得你自己前後矛盾?」

姜沫揚了揚頭,沒讓淚水流出來,唇角儘是嘲笑。

「或許蘇禾白做事情別有用心,但是,他說的其中一點,我還是挺認可的,」她看向墨景天,笑的明艷動人,「她說,你城府極深,如果你想騙一個人,就算對方再聰明,也看不出半分端倪。」

「現在我算是深刻體會到了,我已經不知道你說的哪句話可信了?」

墨景天心中猛然一陣酸澀,一把將姜沫攬入懷中,急切的解釋,「宴會上是因為姜初初太衝動,我擔心她會說出我們之間的關係,所以才會那麼說。」

「她現在是周昊的未婚妻,在墨家的宴會上大打出手,如果我不制止,把事情鬧大的話,周家對她也會有意見。」

「我只是想要制止事態的繼續惡化,才隨口那麼一說。」墨景天語速加快,很是急躁。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259章 259 所謂解釋

35.58%
目錄
共72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