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九十章 大結局(下)

第一千八百九十章 大結局(下)

這個時候,方可兒邁步走了過來。

「修哥,時間差不多了。」

「好。」點了下頭,洛修就與眾女下了樓。

隨著他露面,熱鬧的現場頓時安靜了下來。

在場的各家家主和各集團的董事,紛紛躬下身子。

「洛生。」這異口同聲的兩個字,響徹了整個廣場。

看到這一幕的眾女,臉上滿是自豪,此生能夠跟在洛修身旁,是她們的榮幸。

「好了,各位,我們開始剪綵吧。」隨著洛修開口,眾人同時點頭稱是。

可就在這時,一陣汽車的聲響從遠處傳來。

聞聲的眾人同時一頓,然後就轉頭看了過去。

車門打開,於老和明志的身影邁步而下。

見於老來了,洛修立刻迎了上去。

方可兒在看到於老時,先是一愣,然後就露出了一抹震驚之色。

她的公司剪綵,於老竟然親到,這等殊榮估計也只有洛方才有資格擁有。

「於老,您怎麼來了?」

「你的公司剪綵,我怎麼能不來?」

周圍眾人聽到兩人的對話,臉上紛紛露出了震驚之色。

在這個大廣場上,可是聚集了整個燕京的頂層人物,所以認識於老也屬於正常。

兩人又客套了幾句,便朝著剪綵台走去。

眾女一一與於老打過招呼,然後方可兒親自將一把金剪刀,遞到於老面前。

「這位就是方小姐吧?洛生真是好福氣啊!」

聽到於老的話,方可兒露出了一抹笑容。

「於老您就別誇我了。」

又笑著說了幾句,便站好位置準備剪綵。

能夠有資格上台剪綵的,都是燕京最頂層的存在,雖然藍梟雄也混了一個位置,但那是因為藍粉的關係。

剪綵過後,方可兒就安排眾人拍照。

為了拍這張照片,勢盟成員可是搬了百把椅子。

在拍照時,於老在第一排最中間的位置,於老左側是洛修,右側是方可兒。

能夠有資格進入這張照片的人,無不是燕京的大人物,隨便跺跺腳便可以令燕京震三震。

將於老送走,方可兒便安排眾人去帝國酒店用餐。

因為洛修的關係,無一人缺席。

陪著眾人喝了幾杯,洛修就帶著眾女離開了,留下一些公司高層,陪這些大人物繼續。

想到今天的場面,方可兒臉上出現了一抹激動之色,她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有生之年竟會做到這一步。

想到這一切都是洛修的功勞,方可兒轉頭之後,就直接送上了香吻。

她沒有顧及身旁的眾女,可能是因為太過激動。

兩人就這樣吻了好一會,才慢慢分開。

「謝謝你修哥。」

「跟我還用客氣?」笑著說了一句,便將她攬入懷中。

一天後,陳天會所。

今天的陳天會所非常熱鬧,到處都張貼著喜字。

雖然親人都已經不在,但陳晶晶和吳劍還是請來了一些好友。

一早起來的罰主換了套衣服后,就邁步走出。

看著院內洋溢的喜氣,他的臉上滿是笑容。

就在這時,一道身影走進了會所。

看著到處張貼的喜字,這道身影的眉頭動了一下。

罰主剛要邁步,便發現了這道身影。

四目相對,戰意迸現。

見這洛修竟然還敢主動露面,罰主驚訝之餘,便打算趁著婚禮還沒開始的這段時間將其解決。

「你終於露面了!」

「是在這裡?還是出去?」洛修也沒有廢話,直接開口問道。

見他竟然如此乾脆,罰主不禁有些驚訝,又打量了他一番,便發現了對方的不同之處。

「你……?」剛要再說,就看到對方已經轉身走出。

眉頭輕動,罰主便邁步跟了上去。

兩人走出會所大門,便朝著遠處空地走去。

「看來你是又突破了,難怪敢主動來送死!」

「你我之間的恩怨,今天就徹底了結吧!」

聞言的罰主撇了下嘴角,然後便再次開口。

「你覺得現在的你,可以勝我?」

洛修也沒有廢話,直接散勢而出。

煞氣迸發之時,罰主的臉色瞬間就變了,反應過後,眉頭就緊皺在了一起。

對方的氣勢之強,竟然令他有種恐懼之感。

意識到他的實力可能提升不少,所以罰主不敢大意,直接爆勢而出。

勢出之時,鬼影和黑罰先後出現。

再見這兩物,洛修的臉色沒有任何的變化。

隨著罰主兩指一揮,黑罰瞬間化作一道黑芒,直奔著洛修而去。

眼見如此,洛修沒有立刻動手,而是邁步朝著對方走去。

等到黑罰臨身之時,洛修的右手才有所行動。

五指微張,一把抓向了黑罰。

只聽砰地一聲,黑罰竟然被他握在手中。

黑罰在與手掌碰撞之時,洛修的身影竟然紋絲未動。

這一幕,令罰主的心頭猛地一震。

洛修剛要再動,鬼影便憑空出現。

有所察覺的他,右手中的黑罰直接揮去,鬼影還沒出手,黑罰就划身而過。

鬼影消失之後,洛修抬起左手握住了黑罰的劍柄。

有所猜測的罰主心中一驚,趕緊控制黑罰回飛,可黑罰掙扎了片刻,卻無法從洛修手中掙脫。

看著手中*的黑罰,洛修雙臂猛地發力,只聽當地一聲,黑罰竟然直接被他給折斷了!

黑罰折斷的瞬間,罰主直接噴出了一口鮮血,緊接著,他就滿臉不敢置信地看著洛修。

「你……你……?」驚呼了好一會,也沒有把後面的話說出。

折斷之後,洛修將劍柄那端扔在了地上。

「天罰的人在下面等著你!」話出之時,手臂揮動。

半截黑罰瞬間射出,直奔著罰主而去。

看到這一幕的罰主,手臂快動,鬼影瞬間出現在身前。

鬼影出現的剎那,雙刀直奔著黑罰劈去。

隨著兩聲脆響過後,鬼影便直接消失。

眼見鬼影竟然沒有擋住,罰主頓時心中大驚,顧不得其它,趕緊轉身躲避。

雖然極力躲閃,但手臂還是被劃出了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

感覺到手臂的劇痛,罰主立刻看了過去。

當他再次轉頭之時,洛修的身影竟然已經近在咫尺。

這一幕,令他的瞳孔收縮了一下。

「這第一下,是為了我的家眷!」話出之時,洛修的右手已經揮出。

只聽砰地一聲,罰主的身影直接倒飛而出。

身在半空的罰主,眼中滿是不可思議的神色,他怎麼也沒想到,對方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

身子撞倒了數棵大樹,才慢慢停下。

可還沒等他反應過來,洛修的身影已經出現在面前。

「這第二下,是為了寧浩然!」話音剛落,右手再動。

一時間,罰主宛如孩童一般,被洛修從東邊一直打到西邊。

等到洛修停下之時,罰主已經滿嘴是血,狼狽至極。

看著依靠在牆邊的罰主,洛修邁步而去。

此刻的洛修在他眼裡,宛如從地獄走出的死神,每走一步彷彿都踏在他的心頭,令他的呼吸越發困難。

臉色有些蒼白的罰主,試著從地上爬起,可無論如何掙扎,都無法起身。

「結束了!」

這三個字,令罰主的身子猛地一顫,緊接著,便想到了陳晶晶。

就在洛修準備動手之時,他突然開口。

「等……等等!」

聞言的洛修動作一頓,然後就看向了對方。

「能……能不能讓我……讓我看完婚禮?」

轉頭看了眼遠處的會所,洛修後退了一步。

對方已經油盡燈枯,所以洛修根本就不在意。

眼見如此,罰主喘息了幾口。

「謝……謝謝。」

目送著他遠去,洛修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原地。

罰主來到會所門口之後,有些艱難地整理了一下衣衫。

剛放下雙手,便有血液從嘴角溢出,用手抹了一把,他才邁步而入。

此時的陳晶晶和吳劍都在尋找著他的身影,當看到他從外面走來時,趕緊跑了過去。

「李爺爺,你去哪兒啦?」

「我……出去走走。」吞咽了口鮮血,才勉強開口。

「李爺爺,你怎麼了?」感覺到他的異樣,吳劍忍不住問道。

「沒事,就是有些不舒服,你們……趕緊開始吧。」知道自己時間不多了,所以就想趕緊看到。

兩人對視了一眼,便扶著他朝著主位走去。

因為兩人都沒有了家人,所以就打算請罰主為自己證婚。

看到二人為自己準備的位置,罰主不禁有些驚訝,但他沒有多言,因為自身不允許。

看著換了衣服走出的二人,罰主的臉上出現了一抹慈祥的笑容。

婚禮他們選的是中式,所以兩人都是一身紅衣。

在主持人的宣布下,兩人開始拜天地。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眼見兩人對自己鞠躬,罰主臉上的笑容越發燦爛,這或許是他這輩子最高興的一天。

有些艱難地從口袋中掏出了一張卡片,然後放在了桌子上,這是他為二人準備的新婚禮物。

「夫妻對拜!」

三拜過後,便從周圍響起了一陣歡呼聲。

陳晶晶和吳劍相擁在一起,臉上滿是幸福的笑容。

看到這一幕的罰主,眼中滿是慈愛之色,又看了二人片刻,他的眼睛就慢慢合攏,合攏之時,身子便無力地依靠在了椅子上。

到死的那一刻,他的臉上仍有笑容殘留。

數月後,粉園。

此時的洛修和眾女正在園內曬太陽,經過這幾個月的時間,不僅藍粉的肚子大了起來,就連方可兒和殷九鳳的肚子也大了不少。

想到公司那邊的事情,方可兒便轉過了頭。

「修哥,咱們商量一下,明天讓我去公司吧?」

她的聲音一響起,眾女就先後看向了洛修。

「你現在有孕在身,還是別去了。」

聽到他那拒絕的話語,方可兒的紅唇慢慢噘起。

「主人,有我們陪著,沒事的。」看到方可兒求助的目光,伊麗莎開口道。

「對啊,修哥哥,有我們在沒事的。」宗倩倩也沒有閑著,也幫著方可兒求情。

「那可不行!什麼都沒有我兒子重要!」他這句話剛出口,藍粉便發出了一聲嘆息。

「哎,洛哥哥真是重男輕女啊!」

聞言的殷九鳳笑而不語,因為她懷的也是男孩。

正當他們說話之時,藍行風扶著惡休走進了粉園。

「我這才三個月而已,用不著扶著!」

「那可不行,我可要對我的孩子負責!」直接拒絕的藍行風,沒有鬆開的意思。

見他們來了,藍粉立刻起身迎上,看到她那毛躁的舉動,伊麗莎趕緊追了上去。

「哎,干扁平,你怎麼過來了?」

「臭丫頭,你叫誰干扁平呢?」

「我叫誰誰心裡清楚!」

看著二人那鬥嘴的模樣,洛修的嘴角慢慢上揚。

全書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屠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屠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八百九十章 大結局(下)

100%
目錄
共189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