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1章 出來了

第711章 出來了

齊鶩飛一路往西,返回了西邊的秘道所在的山谷。

山洞就在前方,齊鶩飛心裡忽然那麼一點不安。

鬼國的人對這條通道並不十分了解,包括宇文長在和鬼王元茂在內。細想一下,這稍微有點不合理。

他們只知道這邊有一條通道,但有著非常厲害的針對陰神的禁制,所以通道具體通往哪裡,裡面是什麼樣的,他們都不清楚。

這麼多年來,也只有尹長天從這裡進來過,又帶著元庭弼出去了。

但這裡有一個問題。宇文長在是當年的土地神,和李靖一直保持著聯絡,陰神不能出去,那麼必然有李靖的人進來。宇文長在顯然是知道西邊的秘道位置的,李靖派來的人難道就沒有嘗試過從西邊進出?

宇文長在想借齊鶩飛給李靖傳遞消息,說明他和李靖的人已經沒法聯繫上了。按常理來說,李靖發現東邊的秘道被封閉,應該立刻派人從西邊進來,和宇文長在去的聯繫。

現在的情況說明他們沒有掌握西邊的秘道。

這就有點奇怪了。

齊鶩飛想來想去,就只有一種可能,西邊的通道不是想通過就能通過的,也許隱藏著極大的危險,那些嘗試過的人,除了當年的尹長天之外,可能全都失敗了。

宇文長在老謀深算,故意不提醒他。如果他通不過這條秘道,死在裡面,那對宇文長在來說就毫無價值,自然也不值得用心。如果活著出去,真把信送到了李靖手裡,那無疑就是給李靖送了一份大禮。不用宇文長在的信里多說什麼,李靖就會明白,齊鶩飛不是一般人,還很可能和尹長天有關聯。

所以,宇文長在交給齊鶩飛的那封信是具有多重保險的。即使信被破解了,被修改了,把齊鶩飛送到李靖手裡,目的就達到了。或許,宇文長在要送給李靖的,本就不是什麼信,而是齊鶩飛這個人。

想到這裡,齊鶩飛不禁出了一身冷汗。麻蛋,差點被這老傢伙陰了!

不過他此刻更擔心的是,小青他們全都進了秘道,不知道現在怎麼樣了?會不會遇到危險?

他顧不得別的,就直接沖了進去。

山洞裡蜿蜒曲折,連光線也帶著扭曲,彷彿有一股強大的力量拉扯著這個空間。

齊鶩飛知道這是結界的作用。聖人手筆,自然非同凡響。不知道這通道是結界自然的裂縫,還是聖人故意留下的通道。

又往前走了一陣,光線漸失,只剩下黑暗,因為空間扭曲的原因,神識也變得不太準確。

齊鶩飛感覺自己的身體像煙霧一樣,拉拉扯扯,忽長忽短,如夢幻一般。

空間撕扯的力量越來越大,而且這力量似乎無法用法力來抵抗,只能靠身體硬抗。

難怪李靖的人不用這條通道,任你法力高強,到了這裡完全發揮不出作用,除非你的法力超越了這個結界的力量。

天仙成就時,突破天地之間的界限,本身也要承受空間撕裂之力,但那都可以用法力相抗,不像這裡只能用肉身硬抗。

齊鶩飛擁有太古凶獸的體質,論肉身的力量,比那些半步天仙的高手還要強些,初入天仙門檻的人也未必比他強上多少,只是法力差距大罷了。

他的體質尚且只能堅持這麼一會兒,無法再深入,其他人可想而知了。

他心中焦急,不知道小青和昆奴他們都怎麼樣了。

此處神識無法展開,也不便尋人。

心急之下,齊鶩飛拿出了血羅衣,披在了身上。

血羅衣一上身,他立刻感覺到了十萬魔魂之力,神識中響起了千軍萬馬奔騰之聲,突然之間就有了莫名的安全感,如碎片似的身體一下子被拉了回來。

雖然還是黑暗,但神識已經可以伸展,周圍的空間也逐漸變得清晰。

但齊鶩飛發現,血羅衣之所以能夠護住自己的肉身,平復周圍的空間,並不是這十萬魔魂之力,而是這件衣服似乎本身就能構成一個獨立空間。也正是因為這獨立空間,才能容納十萬魔魂。而這魔魂之力又給他帶來了無限的力量。

他很快就找到了其他人。他們都像無頭蒼蠅一樣,在這個奇怪的空間里亂轉。如果任由這樣轉下去,必然會耗盡體力而死。

他走過去,神識一動,血羅衣自然伸展,飄然張大,將所有人都包住,圍成了一個獨立的空間。

「師兄!」小青和昆奴同時驚喜的喊道。

在所有人里,她們倆的體能保持得最好,相比之下,法力更高的端木博文和任春曉也只是勉力維持,而其他人則明顯已經不行了。

這說明小青和昆奴的體質異於常人,倒是讓齊鶩飛多了一絲欣慰。

「出去再說。」

他示意大家不要多說話,然後趕緊在空間裂縫當中尋找出路。

一路上,他們發現不少一些屍骨,不多,有人,也有野獸。野獸的屍骨應該是偶然闖進來的,而人自然是李靖派進來的人。

齊鶩飛想到,這些人裡面說不定就有天仙級別的高手,可惜也無法突破這片空間,就這樣和野鹿野狗一起死在這裡,實在不值。

他們沒有停留,繼續前進。

在冰鰲島的時候,齊鶩飛就已經有過一次跌落空間裂縫的經歷。從能量上來說,自然是冰鰲島那天然形成的洲界裂縫更強烈,但沒有這裡巧妙。這裡明顯是人為的,刻意按照奇門陣法進行了布置,再加上結界空間的力量,一般人還真沒辦法突破。

但齊鶩飛恰恰既懂奇門,又有血羅衣護體,還真不是一般人,就彷彿這條秘道是為他量身定做似的。

按照師父教的奇門知識,再加上自己這麼多年來的領悟,齊鶩飛很快就帶著大家離開了秘道。

秘道的出口就在起蛟澤和獅駝嶺的交界處。這個地方十分隱蔽,而且也有奇特的陣法守護。

出來以後,齊鶩飛隱身飛天,查看了地形,毫無鬼國的蹤跡,不免感嘆聖人手段,果然了得。

到了起蛟澤,終於離開了獅駝嶺。想起宗門大會,想起這幾天的經歷,大家恍如做夢一般。這時候繃緊的神經終於鬆弛下來,就算是修行人也一下子有些支撐不住的感覺。

齊鶩飛建議大家先不要回去,這次的事情到底如何收場還不知道,便將大伙兒先帶到了嶺西鎮,讓林林山幫忙安頓下來,先把傷養好再說。

而他自己則先帶著小青和昆奴回盤絲嶺,順便去納蘭城打探消息。

原本他還在猶豫要不要去見李靖,因為自己從秘道出來這件事不好解釋。

但回到盤絲嶺見到了陸承,知道陳光化竟敢公然帶人闖山,還要炮轟盤絲洞,連哪吒和孫悟空都來了,最後還是鎮元大仙幫忙解的圍,齊鶩飛便決定了,還是要去見一見李靖,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只有面對他,才有轉危為安的機會。

至於陳光化,此人不除,不給山上的兄弟們出口氣,還怎麼當老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在盤絲洞養蜘蛛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在盤絲洞養蜘蛛 我在盤絲洞養蜘蛛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11章 出來了

99.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