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飲少轍醉

第9章 飲少轍醉

陸世康見第一次計數已經完成,桌上兩隻杯子都空了,對周大說:「周大,倒酒......」

「公子,你可不能再喝了......」周大站著不動。

「讓你倒你便倒。」

「可是......,你可還在病中,怎能喝多了?孔大夫您說是吧?這有病之人還是要戒戒酒的……」

周大說話的時候,錢六正和青枝用眼神交流著。從錢六的神色里,青枝已經知道他的答案。

那就是,陸世康眼下是個完全健康的人。

但他卻還是讓自己和錢六過來了,為的是什麼?

莫非他是想要弄清楚自己的身份?

如果這是他的目的,那麼自己眼下其實是有些危險的。

一旦他懷疑自己,必會想辦法弄明白,而自己又是陸府的大夫,常常接觸他,必會露出破綻。

正凝神沉思時,只聽陸世康問道:「孔大夫似有心事?」

青枝突然想到從野外回來時遇到的鄭容娟,於是不暇思索說道:「陸公子不知,在下也有傷心之事......」

「孔大夫也會有傷心之事?若是可以,能否告知陸某一二......」

「陸公子有所不知,我前日拒絕一女子,原是為了另一姑娘。」

能遮掩自己女子身份的最好的工具,莫過於另一個女子。

「原來孔大夫竟然是原有意中之人?即是如此,孔大夫又因何會去相親?」

還是那副探究的神色,在矮几對面視察著她。

「我家母親喜歡之人和我所愛者非同一人,在下也是無奈前往......」

說著,做出苦悶彷徨的神色,自己將酒倒滿,又一飲而盡。

陸世康雙手環臂,不動聲色看著她,眼睛里的神情讓人無法猜透。

青枝喝了一杯后,又自己倒滿,喃喃地自語道:「若是無法和自己喜歡的姑娘一起,人生有何意義?有何意義?」

眼看她又想倒上一杯,錢六連忙將手放在杯上攔住她,道:「你不能再喝了,咱們給陸公子看了病便回去吧……」

「不,今晚我要不醉不歸......」

她認為自己酒量尚可,因為自己曾經和好姐妹一起喝過酒,八兩不在話下。

所以,她認為自己還可以繼續演下去。

直到四杯酒下肚,眼皮突然越來越重的時候,她才驚覺不妙。

她忘記了自己眼下並非是那個曾經的自己了。

她忘記了,古代的這個青枝,不喝酒。她的身子因從未飲過酒而迅速地醉倒,她的頭趴在矮几上,失去了意識。

錢六看著突然間醉在桌上的青枝,無奈搖頭說道:「這下好了,這可還怎麼回去?」

出陸府要爬梯,可是那麼高的圍牆,誰敢背著她爬上去?況且還是這大晚上的,萬一一不小心將她甩下來,那可就麻煩大了。

但要是從陸府大門口出去,又多有不便。陸世康本來就不欲被人知道請大夫一事。這大晚上請了大夫來,還給弄醉了。這可怎麼能編出個讓陸家老老少少們信服的謊言呢?

陸世康身邊的幾個小廝也不知怎麼辦了,都拿眼睛看著陸世康,打算聽他吩咐。

「今日就讓孔大夫在西房睡上一晚。」

「那我呢?」錢六問。

「你可回去告訴你家夫人,說你家公子要和我秉燭夜談……」

「這......」錢六覺得這個說法不靠譜。雖然沒有人告訴過他青枝是女子,但朝夕相處,他早就心知肚明,同時也早就猜出了師傅這樣做的意圖。。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章 飲少轍醉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