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陸公子,請保持君子之風

第99章 陸公子,請保持君子之風

這一夜她沾床便睡著了。

醒來時,見窗桕處的窗紙上映著白花花的陽光。想來日頭已經升得頗高了。

轉臉看了看陸世康,見他還在睡著。

他的胳膊,不知何時又放在自己頸下了。

然而昨夜她根本不記得他是何時放在自己頸下的。

她快快地起了床,也不叫醒他,便往門口走去。

走了幾步方才想到,自己這樣離開,也是無處可去,自己的房間被陸媛清住著,於是只好退了回來,就站在窗戶邊上,等著陸世康醒來。

拉開窗帘,將窗戶開了半邊,往外看去。

只見遠處的山巒在晴空的照射下一派青蔥,偶有黃葉零星點綴著山脈。近處的樓宇古色古香,與風景融合得恰到好處。

正呆看時,突然聽到身後的聲音:「孔大夫看什麼呢?」

回頭,就見陸世康不知何時已經起了床,現在正站在自己背後。

「沒看什麼。」她道。並下意識地離他遠了一步,站在窗戶邊上。

他往前走到她身側的窗戶邊上,和她並排站著。

一時之間,兩人無話可說。

過了片刻她道:「陸公子,本大夫有些話要和你說,你現在聽好了……」

「洗耳恭聽。」他道。

「還望陸公子以後能與本大夫保持距離……」

她認為,一切該結束了,她不想越陷越深。

「孔大夫放心,在人前本公子會和你保持至少一尺的距離......」

「我......說的是人後。」

「人後嘛,本公子覺得這距離不取決於我,而是取決於你。」

「什麼意思?」

「你只要不誘惑本公子,本公子就可以和你保持足夠遠的距離。」

「我......何時誘惑你了?」

「把心脈算不算是誘惑?時不時地對本公子痴然而望算不算誘惑?」

「我何時對你痴然而望了?」

「你每次看著本公子的時候......」

「陸公子未免自我感覺過於良好了,本大夫看任何人都是一樣的眼神。」

「孔大夫自己相信自己的話么?」

「我說的就是事實!」她有些懊惱。

「好,本公子相信你。」說著,他伸出胳膊,將她攬在懷裡。

「你不是相信我么?」她欲想將他往外推。

「相信你和怎麼做並不矛盾……」

「你......陸公子,希望你可以保持君子之風……」她用力將他往外推,卻無論如何推不開。

「孔大夫也沒對本公子保持君子之風。因何孔大夫對本公子可以為所欲為,卻讓本公子保持君子之風?」

說完,抬起她的臉,道:「孔大夫,你應該知道,什麼叫做責任。」

「責任?什麼責任?」

「你不能挑起本公子的愛慕之心,便一走了之。」

說著,低頭輕吻她的面頰。

「我從來沒有挑逗過你!」她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了。

「我信。」

說到這兒,他的嘴唇從她面頰上移到她嘴唇上。

背靠著窗戶,他擁吻著她。

她一動不動任他吻著,想要做些什麼,說些什麼,卻又什麼也說不出,也做不了。

她唯一能感覺到的,是他的唇很軟。

他的懷抱很溫暖。

他抱著自己的時候自己的心像個柳絮似的在飄蕩著。

現在她明白了,愛情之門被命運打開的時候,她是關不上的。

突然的一聲敲門聲,讓她清醒了起來。

他不自覺地放開了她,她立刻往門口走去。

開了門,便看到門口站了吳山。

吳山見到她,立刻笑著說道:「孔大夫,你醒了?」

一大早他就起了床,想在這明月山下的這片建築的大街小巷再找一遍,看看有沒有奇迹發生。也許,三公子和孔大夫會突然出現在某個巷子口呢。

讓他驚喜的是,他剛到一樓大廳處,就被店小二叫住了。

那店小二告訴他,昨天晚上他家陸公子和孔大夫回來了,吳山聽了便狂奔著上樓了。

來到三公子住的那間房,敲了半天門無人回應,於是擅自打開了門,就見三公子在床上躺著,裡面好像還躺了一個人,雖然那人的面孔因為被三公子擋住而看不清臉,但想來應是孔大夫了。

他沒有打擾他們的睡眠,便又悄悄關了門,讓他們多睡一會。

他回到自己房裡后,一直呆不住,於是便決定站在三公子門口等著他醒來。

他還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想快些見到自己三公子。

他差點兒就以為,此生再也見不到他了。

那種難受,就別提了。

他這輩子還沒這麼忐忑不安和焦慮過。

現在見孔大夫已經起了床,他從孔大夫打開的門裡往房內看去,見自己三公子也醒了,正站在窗口處,不知往外在看著什麼,於是和孔大夫寒暄了一句后,就走了進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9章 陸公子,請保持君子之風

17.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