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無需見外

第105章 無需見外

房內的陸世康和青枝聽到外面陸媛清和吳山的談話,便停止了交談,等著兩人進門。

陸媛清走在前面,也不敲門,便徑直推開門,門被推開后,見她三兄長和孔大夫站在房內,眼圈便紅了。

她站在門口笑中帶淚說道:「三兄長,你和孔大夫果真回來了?太好了!我不打擾你們了,你們繼續聊!」

她尋思著,三兄長這次回來,大約也馬上要回望山居了,而回到望山居,也應該馬上就再回江北城了。

兩人像現在這樣無人打擾的獨處的機會不多了,她可不能耽誤他們之間的獨處時刻。

所以,才剛開了門,她便把門關上了。

吳山還以為以四姑娘的作風,肯定要在陸世康房裡說上半天後才會出來,沒想到她才開了門便又關上了,不止如此,她還順便對他說了句:「吳山,只要我三兄長沒叫你,你就不要去打擾他,聽到沒有?」

「為什麼?」吳山極度不解地問。

「他們有正事要談。」陸媛清隨便撒了個謊。

「他們能有什麼正事?」吳山尋思著,三公子和孔大夫不就是大夫和病人的關係,怎麼談個話還扯上正不正事了?

陸媛清道:「我看他們的神情,就知道他們剛才談的是正事,你只管聽我的就是。」

她可並不真以為他們在談什麼正事。

吳山道:「行,我就等著三公子叫我我再去。」

陸媛清和吳山兩人的腳步聲聽不到后,青枝問陸世康:「剛才陸公子說什麼此鄭非彼鄭,又是何意?」

陸世康道:「鄭勁的長子今年也應該是和那位『少主』差不多的年紀,那『少主』要麼是和鄭勁毫無關係,要麼,那『少主』便有可能是鄭勁的長子。」

「那陸公子傾向於哪一種猜測?」

「此事現在說不定。不過,鄭勁家世世代顯赫,應該不會是山賊的後代。如果他不是山賊的後代,那『少主』可能便和他並無關係。」

「鄭勁什麼家世?」青枝有些難為情地問。

這些大隸人人都知道的事情,她卻一無所知,豈不能難為情?也好在有失憶這個晃子,不然當真顯得自己極度無知。

陸世康回她道:「鄭勁的祖父是開國功臣鄭禾聞,父親是前朝御史大夫,他自己自小便顯露出聰明才智,長大後文武雙全,數次率兵南征北戰,為大隸擴展了三分之一的國土,被當朝皇上封為定北王,如此家世,若是山賊後代,豈不荒謬?」

青枝道:「六百年過去了,誰又知道呢?山賊的後代也有可能成為了貴族......」

陸世康道:「也是。不過這件事情,倒是越來越有趣了。」

青枝又問:「那鄭勁又是如此從定北王被貶為平民百姓的呢?莫非是因為功高蓋主?」

家世世代顯赫,他自己亦是傳奇人物,這樣的人一朝遭遇變故,大抵可能是這個原因。

陸世康點頭道:「大隸的百姓大多如此猜測。當世人整日對定北王瘋狂追捧的時候,也便是他最危險的時候。只不過,當時皇上給他定的罪名是他拉攏當朝官員意欲造反。這大概是世人皆知的莫須有的名頭了。當時,不少朝中官員,只要和定北王關係稍密切的,也連帶著被一起革了官職。」

青枝感慨道:「當真是伴君如伴虎。那,當朝皇上又如何?」

聽了鄭勁的傳奇故事,她快要把皇上歸為昏君了。

雖然問話顯得她有些無知,但,她不能不問。

陸世康道:「當朝皇上也是個愛民如子,奮發有為的好皇帝。只不過,作為帝王,他必須確保自己的江山穩固,一旦發現有江山傾覆的潛在危險時,便會將那危險掐滅在萌芽之中。據說定北王在擴展了國土,且又六次擊退圖國進攻后,也變得剛愎自用,自認為勞苦功高,常常借故不出早朝,令皇上對他頗有微辭。」

接著,他話題一轉,憐愛地看了她一眼,道:「看來,孔大夫的失憶之症,非同一般。」

青枝沒想到他突然將話題轉到自己身上,吱唔道:「當時落馬之後,當真很多事情記不起了……」

陸世康微微一笑,道:「那可還記得咱們之間的前事?」

青枝驚訝道:「咱們之間有前事?什麼事?」

她非常想知道以前的青枝和陸世康的故事。

陸世康正色道:「其實無事。說也奇怪,之前對於孔大夫,本公子竟是毫無感覺。是本公子當時眼拙呢,還是孔大夫之前太會掩飾自己的心事?」

青枝聽他說以前和青枝無事,不知因何心裡倒是有些慶幸的。雖然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慶幸的緣由。

也許,下意識里,她將那個青枝當成了另一個女子。

而在其他時刻,她已經將自己當成那個青枝了。

或許,唯獨和情感有關的時候,她才意識到,她和那個青枝並不完全是同一個人。

現在也不知如何回他,於是沉默著。

他也一時無話。

青枝覺得自己該離開這房間了,雖然出去不知該去何處,只能在客棧內瞎逛,但,她不可能一直呆在他房裡。想問的故事已經問完。

於是抬頭道:「陸公子,你休息片刻吧,我出去走走。」

手卻被他突然牽住了,耳旁他低沉的聲音響起:「除了我這兒,這客棧並沒有孔大夫的容身之所。」

「這是你的房間,並不是我的房間。」她想要掙脫他的手。

「怎麼孔大夫昨夜能將這房間當成自己房間睡眠,今日便就如此見外?本公子認為,以現在孔大夫和本公子的關係,孔大夫已經無需和本公子有任何見外了。」

「誰和你有什麼關係了?」青枝簡直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病人和大夫的關係不是關係?何況,還是同床共枕過的病人和大夫……」說話間他攬她入懷。

青枝發現了,他現在隨時隨地對自己為所欲為。

想拉手就拉手,想抱就抱,甚至,想親就親。

剛這樣想著時,他便低下頭來,嘴唇瞬間抵達了她的嘴唇。

這一次她甚至忘記了該將他推開,而是任由他吻著。

被他吻到中途,她想到這次自己連拒絕的樣子都忘記做了時,心裡暗叫了一聲不妙,以後再拒絕他時,豈不顯得更加口是心非?。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5章 無需見外

18.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