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辯

第112章 辯

青枝順手帶了個葯架子上的包裝好的人蔘,便出了門,一路往南行去。

祖父孔石智家住花下巷,就在自己家所在的扶桑巷往南百來丈再往西幾十步遠處。

到了祖父家大門口,就見門口站著小齊子,看到她來,連忙對她說道:「青之,你祖父在等著你,快進去吧……」

祖父居住的院子二進深,前院是住小廝的,他和祖母往在後院,青枝一路往後院走去。

在到達後院之前,在前院的院子里便看到後院黑壓壓的站滿了人。

看來,來看熱鬧的不在少數。

在一片喧囂的嘈雜聲中,她聽到她大伯家老二的聲音:「你說,青之看到今天這麼大陣仗,會不會嚇得腿發軟?」

接著又聽到她大伯家老四的聲音:「就他那個膽子,怕是會嚇得連門都不敢進。」

老二又道:「真有可能,我還記得那年過年的時候他來這兒,我就給他開了個玩笑,就把他嚇得拔腿就跑。」

老四回道:「他一直是那個樣子,生怕我們把他吃了似的。不過,現在咱們不知道他是她還是他?」

兩人接著同時哈哈大笑起來。在青枝走過去以前,就他們的笑聲在人群中特別刺耳。

這些日子,青枝已經從側面了解過不少青枝以前的性格,不愛與人交談,性子軟弱,不愛聲張,想來也是深受十幾年的身份困擾,不敢與人過多交談。但這些,都被人當成了她性子軟,膽子小。

以前的青枝可以任人嘲笑,但,現在的青枝絕對不會。

她從容走到人群里,當有人看到她的背影后,低聲說了一句:「青之來了。」

她本以為,祖父是在大廳里等她,可沒想到,他正坐在院子里正北方向的一張桌子右邊的椅子旁,正耷拉著那張四方臉。

看來是大廳太小,容不下這麼多人,所以,將裡面的桌子椅子也搬了出來。

祖父所坐的那張桌子的旁邊的另一隻椅子上,坐的竟不是祖母,而是孔家現在的族長,孔尚謙。

連孔門的族長都搬過來了,這是要打算對她清理門戶了?

要是被他們識破自己是女子,被他們認為自己敗壞了門風,會是什麼下場?

她不知道孔門的族規,也不知道大隸當下流行的族規。

在她走到人群前面后,便看到了祖母,正坐在祖父右邊的一張凳子上,再旁邊是大伯孔仲信,伯母秦氏。

其他人,那些堂兄,本家們,以及遠近鄰居,俱都站著。

在她進去后,本來喧鬧的人群,瞬時啞寂無聲。

她先走到祖母面前,行了跪拜之禮,道:「祖母恕罪,孫兒沒能在祖母壽辰之時趕來祝壽,是大不孝,只因在外迷路多日,是以未能返回。現將孫兒途中所遇的人蔘獻給祖母,祝祖母壽比南山。」

不管如何,在眾多人面前,這禮節上的事情,還是要做的。

就聽得祖母冷冷哼了一聲:「你先起來吧。」

青枝起身,又對祖父彎腰一禮:「祖父安好,多日不見,孫兒甚是擔心祖父身體是否安康。」

聽到的卻是一聲呵斥:「你說說,你和你父親是不是太過份了,你祖母八十大壽,所有人俱都到了,遠的近的,你和你父親兩個卻一個都不出面,你們是不是想著你祖母早點死,你們好少個累贅?」

青枝佯裝驚訝道:「孫兒不知祖父因何如此動怒?孫兒來時,以為祖父派人讓孫兒火速來此,是因為擔憂我父親在外遇到意外,所以要和孫兒商量如何去尋找我父,怎麼,祖父原來叫我來的目的,不是這個?」

她抬眼觀察祖父,就見祖父臉上尷尬得很,一時之間想不到詞來回應她的那副尊容,讓她甚覺舒坦。

過了半晌,才聽她祖父回她道:「他要真有那份孝心,就不該在你祖母快八十大壽的時候出去!他那個時候出去,就是存了不想回來的心!」

青枝坦然正色道:「祖父怎麼會如此度量自己兒子?我父親可有任何時候對不住您和祖母?這宅里一磚一瓦,都是他派人製造的,一草一木,亦是他讓人種上的,您和祖母只是拿了些老房子里的物件就入住進來了。一直以來,您二老的吃穿用度所用的銀兩,亦是父親每月送來的,怎麼我父親一時沒回來,祖父不想著自己兒子可能遇到什麼意外,反而先是起了責怪他的心思?若我父親在外能夠感知,心裡定會萬分悲痛!」

此言一出,青枝見她祖父臉上難看得很。

他震驚地看了她一眼,彷彿不敢相信以前任他說什麼都不敢出聲的青之,突然之間變得伶牙俐齒地讓他無法接話。

這時青枝聽見伯父孔仲信在一旁說:「就算你父親沒回來是可能有情況,那你呢,你說你在外迷了路,所以沒有回來,我就問你,你迷個路,能迷個十幾天?」

青枝面無俱色面朝伯父道:「伯父要是不信,可以派人去問陸知府家的陸三公子,陸公子和我一同迷路的。」

她伯父孔仲信見她抬出陸世康,便不作聲了,誰能真因為家事去找一個知府的兒子問個究竟?

她話音剛落便聽祖父在那邊又道:「不管你有何緣由,有意還是無意不來給你祖母過壽,這事都過去了。今天讓你來這兒主要的也不是為了這事,是為了你的身份問題。你總該聽說了一些關於你的傳言了吧,我就問你,傳言可是真事?」

青枝心道,現在總算是該步入正題了。

「傳言?什麼傳言?孫兒剛回來,不曾聽到什麼傳言......」

「你到底是男是女?」祖父開門見山道。

青枝聞言開始大笑:「祖父,你是不是糊塗了?別人不信就也算了,你怎麼也不信?你不記得我小時候你去驗過我身了?」

青枝記得母親說過祖父曾經特意在她出生時來驗過她的身子。

為了瞞過祖父,父親借了個正在病中的男孩,對那男孩的父母聲稱要在藥房觀察一下午那男嬰的病症,將那男嬰逗留在自家一下午,祖父來時,父親借故支走那位母親,讓祖父看了一眼那男嬰。

還在母親郭氏平日吃飯時和閑暇時愛說起以前的事,她才能知道此事。

就見祖父愣了一愣,然後說到:「那時我沒看清,現在還是要再驗一次!」

青枝佯裝驚訝道:「祖父,您是不是當真糊塗了?您當我還是三歲小孩?您不覺得尷尬,我還覺得尷尬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2章 辯

1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