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佔據上風

第113章 佔據上風

青枝祖父孔石智板起臉道:「傳言不會是空穴來風。」

青枝道:「祖父該有自己的分辨,何以別人說什麼,祖父便信了?」

孔石智道:「你自幼便見我就遠遠躲開,和其他人也不親近,你做何解釋?」

青枝道:「祖父怪孫兒遠離祖父,青枝甚是委屈。常言道祖慈孫孝,孩童實際最善察言觀色,孫兒幼時看到祖父嚴厲的臉便怕了,常自反思是不是孫兒做錯了什麼,使得孫兒如此不討祖父您歡心。」

看到祖父臉色難看得像青石頭,她繼續說道:「孫兒一直以為自己生來帶有原罪,所以才如此不討祖父歡心。孫兒後來才想明白了,孫兒之所以不討祖父歡心,是因為孫兒的出生,擾亂了祖父大人您的計劃……」

「你休要胡說八道!」孔石智憤怒吼道。

他實在不明白,這個一直不敢和他正面說話的幺孫,今日竟有如此膽量,對他明的暗的冷嘲熱諷。

他今日是吃了豹子膽了?

說什麼祖慈孫孝,不就暗示他為祖不慈,所以他才理所當然不孝?

現在又扯到他的出生擾亂了他的計劃上來,雖然實情如此,但,他怎敢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說出來?

他本來想趁二兒子不在將他(她)身份曝光,趕出家門,本來自己這邊占理,畢竟他有可能是假男子,這可是大大的欺騙和不孝。誰能想到他說來說去,反說的都是自己的不是?

而他本來以為,自己吼一聲,他就嚇得跪地求饒。

現在看來,不如暗自先摸清他的身份,再公之與眾。

失策啊失策。

但現在也只能繼續下去。

他道:「青之,你休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青枝道:「孫兒怎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孫兒知道,自己若是不出生,父親的藥房就有了別的繼承人。所以孫兒的出生,於祖父而言,便是孫兒的原罪。但是,孫兒想讓祖父明白,就算孫兒不出生,我父也不會將醫術傳給大伯家的幾個兒子的。而且,那也是為他們好!」

孔石智臉一板,道:「你何出此言?」

青枝道:「為醫之人,需具備幾個條件。」

孔石智道:「你的意思是,你的幾個兄長,全都達不到你所謂的條件了?就你能達到?錢六也能達到?」

說到錢六孔石智便生氣。二兒子讓錢六去當學徒,卻不讓他幾個孫子去當。

青枝道:「錢六學醫,是去學些醫術回村開個小藥房的。且錢六確實適合學醫。」

「你的意思是,你那幾個兄長,連錢六都不如了?」

青枝暗暗冷笑,錢六當學徒,遲早是會離開的,她那幾個堂兄,卻是會鵲巢鳩占的,這能一樣?

她面無懼色回祖父道:「在別的方面,我那幾個兄長確實可能比錢六好,但,為醫方面,實不如錢六。」

「哼!你說不適合就不適合?」

「祖父休怒,且聽我分析。」

「哼,我倒要聽你如何狡辯!」

青枝回道:「我大兄長,為人確實不錯,是個好人,但,他確實不適合當大夫。因為他雖是個好人,卻是大字不識,如此年紀,你再讓他習字,如何能習得進?」

大堂兄就在人群里,聽到青枝這句話,低下了頭,看著自己的腳尖。

在所有堂兄里,青枝最敬重大堂兄,他為人忠厚老實,此時不得已誤傷他,心裡覺對他不住,但,畢竟也是不得不傷害他,於是面上只是片時的羞慚後繼續說道:

「我二堂兄,是個精明之人,也識字,但是,他自己眼下開了個門店,我父親也幫了他不少忙,他現在日子過得很是舒坦,何必非要往路程多艱的醫路上走?」

二堂兄的門店是父親給的錢才開起來的。這點上祖父比誰都清楚,當時說是借錢,但從來就再不提還錢的事。父親又是個心軟的,從來沒提醒過他讓他還過錢。

反正就當喂狗了。

如此幫著他們不但沒讓伯父一家心懷感激,反而仍是處處說父親壞話,讓青枝極為惱火。

白眼狼之所以永遠喂不熟,因為他只想和你平起平坐,賺的錢毫無差別,他才會滿意。

但那又怎麼可能?

今天終於有機會好好說道說道這些恩怨,她豈會錯過機會?

「就算他們兩個不合適,那你其他堂兄,又怎麼不合適了?」

孔石智本來也沒打算讓他大孫子和二孫子學醫,他打的是其他三個孫子的算盤。

「其他堂兄,比起大堂兄和二堂兄,更加不合適!」青枝斬釘截鐵說道。

「你有這麼理由這樣說?他們識字!眼下也無事可做!」

青枝道:「學醫識字便可嗎?要是識字便能習醫,這世間得枉死多少人!」

「你何出此言!」青枝祖父拍案而起。

轉瞬又覺有些失態,重又坐了下去。

青枝冷眼睨了她祖父一眼,道:「我就問祖父,如果給你看病的大夫是粗心大意的三堂兄,你會不會讓他給你看病?你應該也記得,有一年他可是連他自己都丟了。」

孔石智沒有作聲。他這個三孫子有多粗心,他比誰都清楚。

一年到頭不犯幾件讓人啼笑皆非的事情,就不是他了。

青枝又道:「祖父,我再問你,如果給你看病的是擅長作假唯利是圖的四堂兄,你會不會讓他給你看病?」

孔石智仍是沒有作聲,一張臉耷拉地比之前更難看了。

他這四孫子是個唯利是圖的小人,他比誰都清楚。兩年前,四孫子幫二孫子的店進過一段時間的貨,二孫子店裡賣些零吃,四孫子進貨時為了得到一點的好處費,竟讓賣家以次充好,賣給他二兄長,他從中得到一丁點的小恩小惠。為了點錢連自己人都騙,這樣的人當大夫,他自然不會讓他給看。

青枝又道:「我再問祖父,要是給你看病的人是如同五堂兄這樣的小混混,你會同意他給你看病嗎?」

她這五堂兄,整日里就是在街上晃蕩,結交了一些狐朋狗友,無惡不作,快把孔家的臉給丟盡了。

青枝見祖父臉色一次比一次難看,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道:「所以,祖父您自己也不想讓他們給您看病,讓他們學什麼醫?讓他們習醫,只能讓江北城多了幾個庸醫!」

頓了頓,繼續說道:「習醫之人,需天資聰穎,勤而好學,更需有懸壺濟世的醫者精神,您覺得您這幾位心尖上的寶貝孫子,哪一個夠格?」

孔石智嘴唇哆嗦著,手亦哆嗦著指著青枝道:「你的意思就你夠格?」

青枝道:「我為醫幾年,天資如何,醫品如何,在場各位自有判斷。」

在場的觀眾本來是來看青枝笑話的,此時聽了青枝的話卻面面相覷。

他們大多數都受過青枝的一些恩惠。有些家貧的,到現在還欠著孔家的看病錢。

與其他藥房有錢才開藥不同,孔家藥房,不管是老孔大夫還是小孔大夫,都以救人為第一要務。

青枝醫德如何他們自有判斷。而且他們也認可,孔青之的伯父孔仲信的這幾個兒子,當真沒一點為醫的風範。

單從氣質形象上講,他們就輸了。

這時孔石智暗覺不妙,在場的人眼看都認可了青枝的說法,事情變得有些失去他本來的初衷了,於是惱怒道:「你父親若是沒生出一個男子,就是不孝!不孝有三,無後為大!且你如此這般以下犯上,更是不孝中的不孝!你這小兒真是氣死我也......」

說話間,他的右手一直指著青枝哆嗦著。

青枝坦然自若道:「祖父何必動怒?祖父該明白,一切皆有因果。所謂父慈子孝,祖慈孫孝,慈在前,孝乃在後......」

頓了頓,拂袖,一字一頓道——

「前者不慈,後者何孝!」。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3章 佔據上風

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