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過河拆橋

第114章 過河拆橋

孔石智氣得倏地站了起來,指著青枝道:「大逆不道,大逆不道!二沖,四平,過來把他帶入房間!給他驗身!」

二沖是他二孫子的名字,四平是他四孫子的名字。

青枝怒道:「祖父,你怎麼會如此野蠻!在大隸這等禮儀之邦,竟然光天化日之下,要給人驗身,若我說你是女子,你會讓人給你驗身嗎?」

孔石智不理會青枝,只衝二沖和四平叫道:「你二人還不快來!把她帶到東廂房,給她驗身!」

青枝倒也不怕,反正該說的都說了,她已無憾。

只不過,要她兩個堂兄給她驗身,是她無論如何做不到的。

她寧願玉石俱焚,那兩人也休要沾她身子。

摸了摸袖裡來時藏的短劍,她無畏地走向前去,道:「不必他們來,我自己走!」

她一臉決絕地向著東廂房走去,二沖和四平兩人一左一右地跟在她身後走著。

正在這時,她突然聽見了陸世康的聲音:

「等等!」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迴轉過身,見陸世康不知何時也站在人群里。

在一眾凡夫俗子的圍繞下,他顯得那麼超凡脫俗,英氣逼人。

就見陸世康走到人群中央,對眾人說道:「我可證明她是男子。」

孔石智見陸知府家的三公子竟然也不知何時到了場,此時面上有些難堪,畢竟剛才他被自家親孫子罵得狗血噴頭。

他正了正剛才因氣急敗壞而凌亂的衣冠,道:「陸公子,你如何證明?」

陸世康道:「在迷路那幾日,我和他在山中同吃同睡幾日,如何不知?在我祖父買的那處望山居,我和他更是共同沐浴過,我妹和我家小廝們俱可以作證。所以,如果我說她是男子,應該沒人可以反駁?」

孔石智這時有些傻眼,難道,他這孫子當真是個男子?

那青荷的夫君又因何在他人面前說青之是個女子?莫非其中有什麼誤會不成?

再說,青荷的夫君又是醉酒之後的胡言亂語,也許,真是醉了說的胡話?

孔石智在心裡盤算著,眼下就算青之真是個女子,現在有陸知府的三公子為他撐腰,自己如果仍是執意驗他的身,保不齊會惹得這三公子生自己的氣。

而在江北城,若是將知府家的公子給惹上了,以後再也別想有好日子過。

識時務者為俊傑。

孔石智不是傻瓜,自然知道這個道理。

他彬彬有禮彎腰對陸世康道:「既然陸公子說我家孫子是個男子,我怎能不信?原是誤會,誤會。不好意思今日讓陸公子看笑話了。」

陸世康未理會孔石智,而是對著青枝道:「孔大夫,我肩上的葯,你今日是不是忘記換了?走,去我府上給我換藥去……」

青枝記得明明早上給他換過葯了才出發的,現在想來他故意這樣說,原是要帶自己離開,免得他一走,祖父再繼續為難自己,於是趕緊道:「今日走得匆忙,忘記換了。陸公子勿怪,我現在便回去拿藥箱給你換。」說著,她走向陸世康。

在眾人的目光中,她和陸世康兩人並排出了門。

青枝聽到孔石智在後面氣急敗壞說道:「大家還在這兒幹什麼?還不散?」

一句話都不曾說的孔門族長孔尚謙道:「大家散了散了。」

青枝和陸世康一起出了祖父的門,就見他的馬車正停在門口。王呂在前面的馬上等著。

和陸世康一起上了轎后,王呂便起了轎。

在轎中,她問陸世康:「陸公子怎麼也出來看好戲了?」

陸世康嘴角勾起,道:「若是不來,本公子怎麼會發現原來以後我要相伴一生的,竟是個如此伶牙俐齒能言善辯的男子?」

他今日剛到府上,便聽陸家人說了這些日子關於青枝的風言風語,而她被叫到祖父家一事,也被好事者很快宣揚到了陸府里。

所以,他便叫上王呂出了門。

到了孔石智宅里,他便站在人群最後面,靜觀其變。

自然,在最關健的時刻,他站了出來,拯救她於水火之中。

青枝回他的話道:「若說能言善辯,誰能比得上陸公子?」

她可還記得那日他在柳左街上和她的那場辯論。

陸世康挑了挑眉,道:「所以,現在本公子對以後的日子有些惶恐了......,若是我遇到的是個依順的男子,還可能有安穩的後半生,偏偏遇到的是孔大夫這般無理還要狡三分的男子,這以後的日子,怕是要動蕩不安了……」

青枝笑道:「趁還什麼都未發生,陸公子還來得及躲開。」

陸世康道:「這句話你錯了兩處。一,我們之間不是什麼都沒發生,二,來不及了。」

青枝心道,什麼後半生不後半生的,他說的好像煞有介事似的,但,她可不會將自己的後半生當真交給一個紈絝公子。

眼下對他有好感雖是事實,但,她認為是此前離他太近了所以如此。

現在生活回歸正軌,不用整日面對他,也許,對他的那份感覺就會慢慢淡了吧。

她始終認為,自己以後還是要另嫁他人的。

想到這兒,她突然意識到,此時該離他遠些才對。

感覺到自己眼下正挨著他坐著,她便遠離了一些。

他彷彿知道她在想什麼似的說道:「怎麼孔大夫就開始過河拆橋了?我才剛剛救你於水火之中……」

「怎麼,你救人就為了別人感激你?」

「對,確是如此。而且,本公子還希望我救的人能以身相許。」

「那是不可能的。陸公子,我是感激你,但,僅限於口頭上的感激而已。若你要物質方面的,也可以提出來。」

「我自然是要物質上的......」

一個什麼都有的人,也會追求物質?

青枝問:「你說吧,我會給你你想要的。」

「人也是物質。我想要的,便是你這個物質。」他抬起她的下巴道。

哼,救她一次就想套住她?

她可不是這麼容易上鉤的人。

她突然之間對前面的王呂大聲道:「王大哥,停車,我要在這兒下車看個病人!」

自然是沒有什麼病人的。

王呂剛剛停車,她便跳下了車,對陸世康道:「陸公子,後會有期!」

抬頭,正看到轎中的他目光閃亮看著自己,似笑非笑,一時之間有些呆住了。

稜角分明的臉,如同雕塑。

堅毅的下巴正是她最愛的模樣。

他真的,是她招架不住的那個人。

是她至今為止唯一招架不住的人。

就見他嘴角微微上揚,道:「孔大夫,後會有期。」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4章 過河拆橋

2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