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第116章

太子蕭道:「關於那處地點,說來聽聽。」

陸世康道:「說來也巧,某日我帶著幾個小廝和一個大夫去明月山遊玩,一個晚上,偶然在外閑逛時,便遇著了兩個人……」

他一五一十地講了下去,關於和青枝的那部分,要麼不提,要麼適當地改一下說辭。比如發現季城鑿出的那個出逃地點原是因為青枝不得不在外沐浴時,他便說成和大夫一同閑逛時發現的。

當然,他未將他堂兄陸世石帶陸媛和和「少主」見面之事說出來,畢竟此事或許還有迴旋的餘地,另外,此事還事關陸家的安危,以及父親和兩位兄長會不會因此失去朝廷的信任。

因此說起知道那「少主」姓鄭時,他便改為聽到隨從在外面叫他鄭公子。

講到末了時,太子蕭面色凝重,道:「沒想到原來還有這麼一個處在。」

「若我沒猜錯,應該不止這一處,其他地方或許也有類似的場所。」

那兒人數大約有四五千人,他不信對方十年來只找到了四五千人。而且,每個月那「少主」只去那盆地一次,也有些蹊蹺,如果不是其它地方也有去處,他應該不會是這樣的頻率。

到底在大隸還有多少類似的地方,便需要好好地暗查一番了。

「看來,我需要在此多住些時日了。」太子蕭道。

.

太子蕭和陸世康兩人在望江樓交談時,吳山仍是百無聊賴地在陸府內的陸世康院里站著。

他本來想一回來就去相親的,但,思來想去,就是無法做出行動。

畢竟,他還不想這麼早就將自己給捆住。但是,他又對陸媛清說了這事,如果不去相親,顯得他在故意說謊似的。而且還會讓她覺得,自己說謊是為了讓她離自己遠點。

他一會兒想邁步走出院子,去告訴自己父親鐵鋪邊的鄰居,自己明日和那女子相親去,一會兒又想著,算了,再過個幾天吧。

正在他拿不定主意時,造成他糾結根源的那個人出現了。

陸媛清回來用了午膳后回自己房午睡了一會兒,午睡完了后想起,咦,吳山不是說回來便要去相親嗎?

不行,她要跟著去。

她對自己說的理由是,她要看看熱鬧去。

反正在家裡閑著也是閑著,而她是個有熱鬧絕對不會錯過的人。尤其還是吳山的熱鬧,她就更加不能錯過了。

所以她想來就來了。

本來以為吳山可能已經出發了,沒想到還是在院里看到了他,她便朝著他的背影喊道:「吳山!呆著幹嘛呢,還不去相親?」

吳山被她一喊,嚇得差點兒無法呼吸,簡直了,怕誰誰來。

他低聲回她道:「我……就去。」

「那你怎麼還沒去?是在這兒等我和你一起去?」

「我相親又不是你相親,你就別跟著了吧。」

「作為你的朋友,我得幫你看看和你相親的姑娘什麼樣兒,畢竟你們男子什麼都不懂。」

她笑了一下,又道:「什麼姑娘能要,什麼姑娘不能要,你們一概不懂。我和你說啊,有的姑娘太草包了,不能要,這種姑娘以後有你煩的。有的姑娘精得跟個猴似的,也不能要,以後吵不完的架。還有的姑娘有幾個弟弟的,也不能要,以後等著受苦吧。有的姑娘是父母的獨生女,也不能要,這種姑娘以後你要伺候一輩子,她還可能嫌你沒伺候好。有的姑娘太難看不能要,帶出去沒面子。有的姑娘太漂亮也不能要,會跟人跑了……」

吳山道:「四姑娘說的好有道理,那,這麼多都是不能要的,那我能要什麼樣的?」

陸媛清道:「我說能要的,你才能要。所以,你不帶我去怎麼行?」

吳山道:「今日就算了吧,相親這事得先和人家商量著日子才能去……」

陸媛清道:「你笨啊。你要是等正兒八經地商量著日子去相親了,怎麼才能暗地裡發現相親姑娘的缺點呢?所有的姑娘在和你相親的時候都是會偽裝自己的。你得先去暗訪一下,看看那姑娘適合不適合相親,不適合相親的,便不必正兒八經去相親了。」

她今日就想去看熱鬧,怎麼能忍得到明天或者更久以後?

吳山覺得不妥,哪有先暗訪人家姑娘,再正兒八經相親的?這要是讓人家姑娘知道了,不得氣死才怪。

他連連擺手道:「這樣不成,真的不成。」

陸媛清道:「怎麼不成了?我說的沒道理?」

「有道理,但無禮。」

「為了能讓你討到真正滿意的娘子,無禮有什麼關係?再說了,咱們偷偷觀察人家,人家姑娘又不認識你,哪有什麼無禮有禮的?」

說完了后她看了吳山一眼,發現吳山還是不想去,便一把抓住吳山的袖子,道:「走吧!」

吳山被她扯住袖子,也是無奈得緊,但,誰讓她是自己四姑娘呢,他太了解她了,她要是心血來潮要做一件事,你就絕對別想打消她的念頭。

除了順著她,別無他法。

就這樣,他被陸媛清扯著袖子拉出了陸世康院里。

到了外面的過道上,他連忙道:「四姑娘,咱們不能這麼拉拉扯扯的走著,我會自己走路,現在也願意去了。」

被陸知府和陸夫人看到了自己和陸媛清這樣子走著。自己就完了。

以前陸媛清也拉著他袖子走過路,以前自己就從來沒想過這茬。他尋思著,這是因為陸媛清強吻了一下自己,把自己的警惕之心給激發出來了?

陸媛清聽了他的話后就放了他的袖子,掃視了他一眼,暗自一笑。

吳山卻叫苦不跌,心道這都什麼事啊,因為被陸媛清強吻了一次,自己竟不得不出去相親去了。

唉,都怪自己當時在樹上抽什麼風,率先對她說自己回來就要去相親,要是讓她先說話,自己就不會將那句話說出口了。

眼下,悔已晚矣。

出了陸府,陸媛清問吳山:「那姑娘住在何處?」

吳山抬頭看了看天,想了想,道:「好像住在禾下村。」

他鄰居老家住禾下村,那姑娘定然也住禾下村了。

「那你知道那姑娘叫什麼嗎?」

「好像叫什麼荷花。」他記得好像是叫這麼個名字。

「荷花,這名字好記。」

「但是四姑娘,咱們當真要這樣過去?咱這樣去是相親呢還是偷窺人家呢?」

「說那麼難聽幹嘛,咱們是去視察。為了你以後的幸福,先視察,再相親,這樣才不會被姑娘的外在表現所矇騙。」

吳山心道,害,你說什麼就什麼吧。反正自己也沒指望著這次相親能成。

看看陸媛清那興奮的樣子,彷彿相親的是她而不是自己。他就覺得哭笑不得。。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6章

2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