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郊外林中

第119章 郊外林中

青枝正想起身時,青顏突然道:「你和陸世康現在什麼情況......」

她可記得他為她作證時說的那幾句話。

什麼迷路時同吃同睡,什麼共浴。

青枝聽她說起陸世康,臉上突然一紅,連忙起身,道:「我們什麼都沒有!」

「那他為什麼那樣說?」青顏仍是坐在長凳上,仰頭觀察著站在自己面前的青枝的神情。

青枝背過身去,背對著她走到櫃檯前,道:「他只是想救我,就胡說了而已……」

「真的只是這樣?」青顏的語氣中充滿了不相信。

「三姐,我餓了,咱們去吃飯吧……」青枝擺弄著櫃檯上的一隻羊毫筆道。

「少來轉移話題,我警告你,你要是真和他有什麼,也要立刻打住這個念頭,我告訴你,他不是個會對任何姑娘負責的人,而且,你還要明白,他這種家庭,到後面能娶哪個姑娘,不是他說了算……」

青枝不耐煩道:「我明白的......」

「就怕你嘴上明白,心裡不明白。」青顏看著青枝沉默的背影,嘆了口氣,「算了你也不是孩子了,該怎麼做不用我多說,走,咱回去吃飯去。」

到了用膳處,母親郭氏和二姐青荷剛剛坐下。

「青枝,剛才那些人都看好了?」郭氏問。剛才郭氏去藥房看了一眼,見一屋子人,青枝在給人看病,就沒進去,在門口站了站就走了。

下午的事,青顏回來就告訴她了,她也覺得青枝今日真給自己解氣。

「嗯……」青枝回她母親道,「娘,明日把錢六叫來吧。」

「是要叫他回來了。」

.

錢六家就在江北城往南十里路的何家村,第二日一早郭氏便命家丁魯武去叫了,到半中午時,錢六便回來了。

這一日,雖說藥房也有人光顧,但,人數總歸比以前少了不少。

也許大多數人在對她身份存疑之前,是不打算來這兒看病的。

但不管如何,有人來,藥房便還能開下去,青枝相信,慢慢一定會好起來的。

作為受了幾年現代醫學教育的人,她懂的比大隸這個時代的大多數大夫多。

江北城的大多數大夫,對許多病症的發病緣由其實並不太了解,他們只憑經驗和醫書上寫的方子給人看病。

許多大夫的看病方法有許多不合理之處。有些只看到表面的病症,卻看不到其後實際上卻是牽扯到別的病症。

譬如她半個月前給一個孩子看病,那孩子口角有瘡,此前給那孩子看病的大夫只開了外用藥物,但其實更主要的原因卻是因為那孩子平日里只吃主糧,飲食缺乏蔬果,所以才長瘡。只塗外用藥就無法治本。

還有其他類似的事情。

而且,她在父親遠遊之前和他一同在藥房給人看過病,她發現甚至連自己父親,懂的也不是甚多。

連父親都如此,其他江北城的大夫就更可想而知。

這便是她認為自己能讓藥房起死回生的底氣。

由於病人不多,半天才來一個,錢六嘆道:「這樣下去,咱們要餓死了……」

「餓不死的,放心就是。」青枝剛說完這話,便看到門外有人往這走來。

竟是王呂。

他站在門口,道:「孔大夫,我家三公子有請。」

「你回去和你家三公子說,我這兒忙著呢,去不了......」

王呂伸頭看了看空空蕩蕩的只有青枝和錢六的藥房內,表情滿是疑惑。

彷彿在說,孔大夫這不閑著呢嘛!哪裡忙了?

青枝道:「有病人剛才來了看人多又走了,說是等會來,他應該快來了……」

錢六道:「沒事的。他來我在這兒,你去吧……」

錢六不知道青枝為什麼對王呂說謊,在錢六看來,陸府的人來找,可是不敢怠慢的。本來就病人少了,陸府的人或許會對藥房產生些好的影響呢。

王呂道:「孔大夫,我們三公子說,他有重要的事情和你說......」

「他有什麼重要的事情?」青枝問。

「他可沒告訴我。」

青枝心道,是他知道自己會拒絕前往才讓王呂這樣說,還是真有重要的事情要和自己說?

她突然想起,不如問問他,父親可有在離家之前對陸府的人說過去哪。

因為父親在離開江北城的前兩天,去給陸老太太配過滋補身子的藥物,為了表示隆重,還是他自己專門送去的。

懷著這個目的,她決定去和他見上一見。

「好,我便去看看他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她道。

隨著王呂來到門外,見陸世康平日里坐的轎子就在不遠的馬路上。

她坐進去以後,王呂便趕著馬車往南趕去。

往南直到臨江街,馬車沿著臨江街往西走,到了盡頭處,又往北駛了幾十丈遠。

接著往西拐入一個兩旁都是樹林的小路上,到了一個路口又往南駛去。

在小路即將到盡頭處時,他停了馬車,道:「我們三公子就在樹林里,捕獵。」

他來此捕獵,又將她叫來何事?

下轎后,便看到了林中站著的陸世康的身影。

他正背對自己站著,距離路邊足有二十丈遠。

他的手上正拿著弓箭瞄著。

她向著他的背影走了過去。

到了邊上時,他似是聽到了她的腳步聲一般,也不回頭看,彷彿知道來的一定是她似的,道:「孔大夫你看到那隻野兔了沒有?」

她順著他弓箭所指的方向看去,就看到了一隻正在奔跑的野兔,於是答:「看到了。」

「我這弓箭,將從它身旁一尺處穿過,射中後面的一顆樹。」他話音落後,箭已離弦。

她順著弓箭方向看去,見箭不偏不倚,正如他所說,從野兔的北邊一尺處穿了過去,然後射到了一棵樹上。

「你明明有射中它的技術,為什麼故意讓它跑了?」她問。

「對於不吃的東西,便放它一條生路。」他將弓箭收起,道。

「所以,你就只是讓我來看你的技藝的?」

他嘴角微揚,道:「孔大夫覺得陸某會這麼無聊?」

「那你讓我來幹嘛的?」

「有幾件事情。」

「都是什麼事。」

「一是你應該明白的,我就不多說了。」

「我不明白。你有什麼就說什麼好了。」

「孔大夫如此聰明,當真不明白?第一個原因是本公子怕你若是見不到本公子,便會日思夜想著本公子,萬一為病人看病時想著本公子走神了,壞了大事就麻煩了,所以,為了江北城的病人能得到更好的醫治,本公子必須讓你時不時的見上本公子一面......」

一聽他沒個正經話,她打算扭頭就走。

本來想問他自己父親的事情,也懶得問了,反正也沒抱什麼希望。

他往前一步,一把拉住了她的手:「我真的有重要的話要和你說。」。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9章 郊外林中

2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