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孔大夫真是說謊的好手

第120章 孔大夫真是說謊的好手

青枝道:「你有什麼重要的事情?」邊說邊將手從他手中抽開。

陸世康道:「昨日下午,我派幾匹人馬去周邊查探了你父親的下落,你父親應該無生命之憂……」

昨日在青枝祖父那兒聽到青枝說她父親在她祖母壽辰時未回來,因此和太子蕭見面回去后,他立刻派了幾對人馬在方圓幾十里以內查探她父親的下落。

回來的一對人馬說,在桑石鎮上見過孔仲達,他旁邊還跟著兩個年輕力壯的男子。

青枝聽到陸世康口中的後面一句,著急說道:「你因何如此判斷?」

「有人兩天前在江北城以東六十里地的桑石鎮上見到你父親在一個藥房買葯,身後還跟著兩個人。」陸世康回她道。

「什麼,兩天前?在藥房買葯?」

兩天前,已經是祖母的壽辰過去三天了。他應該是無事,那他為何不在祖母壽辰時回來?

畢竟只是六十里路而已。

還有,他為何去桑石鎮買葯?又是為誰治病?

那跟著的兩個人,又會是誰?

正疑惑時,就聽陸世康道:「所以你可以放心了。」

「我只是在疑惑,他為什麼沒回來。」

「必然是回不來。說來也巧,那日行刺我的人,也在那一帶,那日我派人跟蹤抓到又放跑的那幾個人,就回到了你父親所出現的鎮上不遠處……」

「那個鄭勁的府上,是不是就在那一帶?」

「是。」

「難道我父親此前有一次是去了他府上給人看病?」

她又想起有一日父親出去幾日給人看病,好幾日回來後有些怪異地不告訴家人他是為誰看的病。

「你父親以前去過他府上?」陸世康看了看青枝,疑惑問道。

青枝道:「對,有一日我父親去一處給人看病,好幾天後才回,問他是去哪裡給誰看病去了,就是不說,還說只是給一個普通人看病去了,要我母親不要多問。」

「若是你父親當真那日是給鄭勁或他身邊的人看的病,你父親眼下又回不來,莫非你父親在他府上的時候發現了什麼隱情?不然,只是為他醫治,何至於隱瞞?」

「我也有此猜測。那我父親還在他那裡的話,會不會有什麼危險?」她想起剛才他說的父親去買葯時身後還跟著兩個人,那應該是盯著他的人。

「難說,現在他那裡有人生病,不會對你父親如何,就怕所看的病人病好之後,會對你父親下手。」

「那可如何是好?」青枝有些急了。

畢竟那兒可不是自己想去就能去的。如果父親就在他府上,又被監禁出不來的話,誰也不知道哪天會出什麼意外。

「太子蕭和太子妃這幾日會去他府上敘舊。你不如就以太子妃的隨行大夫身份陪同他們一起去。」

「太子和太子妃?」她覺得自己可沒見他們。

「對。」

「可是,他們為什麼要帶我去?」

自己畢竟只是一介布衣,又不認識他們。

「我會和太子殿下去說說此事的。」

青枝突然想起陸媛清說過的,太子蕭和陸世康因一次行獵而成為兄弟。

雖然覺得自己一介平民,跟著兩人出行不甚自在。但,為了去尋找父親是不是就在鄭勁府上,這是唯一的辦法了。

「他們什麼時候出發?」

「就在後日。」

「那就有勞陸公子幫忙轉告太子殿下了。」

「所以,我這次幫你查找了你父親的下落,又幫你鋪就了讓你去尋你父親的路,你該如何感激我?」

青枝咳了一聲道:「陸公子是個好人,哪裡還需要什麼回報。」

「本公子是個好人不假,但,本公子絕非不求回報的人。」

「以我和陸公子的關係,就不用......回報了吧……」

他從上俯視她,低聲道:「那你說,咱倆什麼關係?」

「好......好兄弟的關係......」她臉突然通紅。

他嘴角一笑,道:「既然是好兄弟,今日你便陪我一起狩獵吧。」

「陸公子,我......還要回去給人看病。」

「那點病人,錢六一個人足以。」

雖然他沒去孔家藥房,但也能猜到大概情況。

「可是......」

「你不說是我好兄弟么?怎麼,好兄弟一起狩獵還需如此難為情?孔大夫,請你拿出男子的氣魄來。」

「我......不會狩獵。所以無法和你一起狩獵......」

總算是找到了一個借口。

再說,自己本來也不會狩獵。

「不會?為兄可以教你。」

「不不,我並不想學。」青枝忙道。

「連狩獵都不會,孔大夫枉為男子漢大丈夫......」

「本大夫給人看病用不著習弓箭之術。」

「孔大夫的生命中,除了救人,可還有其他事情?人活著無一點愛好樂趣,又有何意義?」

「本大夫就是個除了救人沒半刻空餘時間的人,不想習箭術是因為習了也無時間狩獵。想必陸公子有的是陪你習箭術狩獵之人,江北城的姑娘多的是可陪陸公子狩獵的,陸公子找本大夫便當真找錯人了。」

「可惜本公子現在只愛男子。」

「不,陸公子只是在喜新厭舊而已。和對方是男是女並無關係。」

「孔大夫看樣子自以為很了解陸某人?」

青枝便不再回他。

不會有任何一個紈絝承認自己是紈絝的。

「孔大夫不是最善於察言觀色?聰明如你,也不識人心么?」

「人心豈是能輕易看得透的?」

「那孔大夫如何才能看清楚本公子的心?」

「本大夫對你的心如何不感興趣,所以不想看清它。」

「那麼孔大夫只對我心跳如何感興趣?」

聽他又提起把心脈那事,她便更不知如何回他,「本大夫對你的所有一切,都不感興趣。」

他突然俯身道:「孔大夫真是說謊的好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0章 孔大夫真是說謊的好手

2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