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湖邊

第122章 湖邊

來到樹林外,便是環城街。

因地處城的西郊,車馬稀少。

青枝本來便不想和陸世康一同回去,但又一想他剛剛才遇到人行刺,之前以她所見,那伙人至少五六個,今日才出現兩個,或許是因為其他是分散到其它處尋找他去了。由於擔憂,她便和他一路同行著。

一路上偶然遇到一些路過的馬車,在經過自己和陸世康時,若轎中的是年輕女子,往往投來的都是愛慕的目光。

她知道,她愛慕的目光當然不會是投向自己的。

更有甚者,一個年輕女子在經過自己和陸世康時,突然命令馬夫在自己停了馬,然後下了轎來。

那是一個膚色白皙,面容嬌好的女子,那女子下轎后,便走到她身邊,道:「孔大夫,今日剛好遇到,真是好巧,我這幾日身子有些厭厭的,幫我把把脈看看,我是哪兒出了問題?」

青枝心裡暗笑這女子可真是會找借口,明明想找機會距離陸世康近些,偏偏還裝著要找自己看病的樣子。

她給這女子把了把脈,果然這女子把脈極其正常,她也不點破,只是對這女子道:「姑娘身子骨還好,就是可能得了別的病症,可謂之為心病。這心病嘛,還需心藥來醫……」

「何為心藥?」女子怔了怔,問道。

「我看姑娘也到了嫁人的年齡了,我身邊的這位公子尚還未曾婚配,不如我便做個媒人,給你們牽個線,如何?」她戲謔說道。

那姑娘突然滿臉通紅,道:「孔大夫說笑了,我真的就是身子骨有些不舒服。若果然沒有什麼病症,我便放心了。」

繼續往前走,又走了百來丈遠時,陸世康指了指西邊道:「看到那個湖沒有?」

青枝往西看了一眼,道:「這個小湖泊有什麼稀奇?」

西郊的這個無名之湖,幾乎是被江北人忘記的湖,這個無名湖若是在別處,可能還會得到些關注,江北城就在芫江北岸,芫江帶給江北人的精神上的影響是無與倫比的。江北城人閑暇時更愛去芫江岸邊散步或會友,這個無名湖便被忽略了。

陸世康道:「我幼年之時,常常孤身一個人來此。」

「為何孤身一人來此?」青枝疑惑不解。

「年幼每當我被父親棍棒教育之後,鬱悶無法排解之時,便會一個人悄悄來此湖邊。」

青枝道:「這兒還有這等用處?」

「湖邊曾經居住了一對夫婦和他們的兒子,農婦身體健康,農夫卻是患有腿疾,行路不便。每次我來這兒,農婦都曾笑我又挨過了。今年春季我突然想到此處偶然來此,卻發現他們已不知去向......」

「那他們是去了哪裡還是?」

「不知。也或許去了別處,也或許......」他沒有說下去。

「我們去看看。」青枝說道。她想找到那農夫,看能不能治好他的腿疾。

陸世康便帶了她往湖邊走去。

湖泊距離環城路越二十來丈,要從一小徑穿過一片林木方可到達湖的岸邊。

到了湖邊,陸世康指著湖北岸一農宅道:「他們就曾住在那個房子里。」

青枝看了看那處農宅,見農宅低矮,有些破舊不堪。只需看到那竹子圍成的籬笆內滿布的雜草便可知道宅內無人居住。

她道:「他們必然不在裡面了。」

他道:「嗯……或許他們去了別處也未可知。」

然後他指了指身旁的一處岸線,道:「當年我便是常常坐在這兒。孔大夫,可否陪本公子坐上片刻?」

青枝問:「怎麼,你想在此回憶一番小時在此處的感覺?」

他道:「其實我更想在此回憶一番孔大夫幼時之事。」

說著,他拉著她岸邊坐了下來。

「我年幼之時?你又知道多少?」青枝倒也希望從他這兒知道些原身青枝的事情。

感覺他坐的距離自己有些近,她便離得遠了一些。

他望著湖面道:「孔大夫年幼之時給人的印象便是,極不合群。在逢年過節之時,也不會參與到孩童的玩鬧中去。然後就是,每次隨你父走動時,總喜歡藏在他背後,偷偷看人。」

「我年幼時偷偷看過你嗎?」青枝疑惑問道。

「有。」

「什麼時候?」

「有一日你和你父一起來陸府為我祖母看病,正好我也在時。」

「那,在我落馬之前呢?」

「孔大夫每次都是偷偷看人的。怎麼孔大夫不記得了?」

「我怎會記得那麼多?我現在覺得,當時一定是我特別怕你才只敢偷偷看你。你也知道你這人,是個正常女子都要退避三舍的......」

「那孔大夫的意思是,你現在不正常了?不然為何現在不再退避三舍?」

「哼,誰說沒有退避三舍了?等我回去咱們便非必要時刻不再相見了……」

「什麼是必要時刻?什麼是非必要時刻?」

「我是大夫,你生病的時候便是必要時刻。」

「本公子想提醒孔大夫,若不相見,孔大夫自己便會病了,病因是思念本公子成疾。若是孔大夫病倒了,還如何給人看病?你家藥房又如何才能有所起色?」

「誰要思念你了!」

「姓孔的大夫......」

說到這兒,他將手放到她的肩頭,將她拉向自己。

「你放手。」她說著試圖將他的手從肩上拿下。

他的手卻紋絲不動,反而將她更緊得拉向他。

下一瞬間,她感覺自己已經被他摟在他懷裡。

再下一瞬間,他的唇已經挨近了她的唇。

她突然之間心跳得有些不可抑制。

水裡不知何時站了一隻白色的鳥,那鳥在水面上輕啄著水面。

水面上泛起層層漣漪,一層層盪開去。

她感覺她的心就像這水面一樣,泛起的漣漪無論如何也無法平復。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2章 湖邊

2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