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原來是他們

第124章 原來是他們

青枝看到,木容姑娘身後還跟著小綠和翠竹兩人。

青枝道:「什麼風把木容姑娘給吹到我家藥房里來了?木容姑娘可是等了許久了?」

花木純答道:「不久,也就半刻鐘的功夫。」

花木純隨同太子蕭來到江北城后,便向人問路來到了孔家藥房,因青枝不在,此後她每隔幾日來此一次,直到今日來此,她方才聽說小大夫回來了,於是在藥房等待,苦等不來,於是在藥房後面的游廊轉悠,剛才進門之前,她便聽到了青枝和那對夫婦的對話,她也因此對這小大夫更加地喜愛了。

青枝突然想起前幾日在藥箱里發現的玉蝴蝶,那玉她是隨時放於袖中的,便是為的不知道何時再遇這木容姑娘,畢竟這位木容姑娘當時說過會來江北城找自己。

她從袖中掏出玉蝴蝶,對花木純道:「這玉蝴蝶過於貴重,在下不敢收留,還請木容姑娘收回。」

花木純並不接過玉蝴蝶,而是推卻道:「小大夫,這就是你的不是了,哪有將禮物歸還的?我送你這禮物,是因為你足以配得上它。更何況,你還救過我一命,你若是不收下它,我心裡怎能過意得去?」

青枝知道多說無益,只好將玉蝴蝶又放入袖中,道:「如此在下只好收下了,若木容姑娘哪日需要,隨時可來藥房找我。」

花木純轉移話題道:「小大夫,你是不是讀了許多醫書?剛才走的那對夫婦,近乎走遍了整個大隸,卻是無一人知道那對夫婦的前幾個孩子因何在兩歲左右時夭折,如何你聽了幾句言語便可作此判斷?」

青枝道:「我曾經在某個醫書上看到,所以記得。」

她倒也不算完全在說謊,畢竟,現代的醫書也是醫書。

「小大夫定是博覽醫書之人,江北百姓有如此大夫,真是幸運。小大夫可願意隨著我入京城當御醫去?以後我所有的病都由你來看。」

花木純說到這裡,突然想到這話有暴露自己身份之嫌。但,在小大夫面前暴露身份,她倒是不擔心的。

青枝早知道她是宮裡的娘娘,連忙拒絕道:「木容姑娘說笑了,在下何德何能去宮中當御醫?如果哪日木容姑娘需要在下去京城為姑娘看病,在下定然在所不辭。但當御醫的話,在下還是才疏學淺了些。」

「走,陪我喝酒去!」木容姑娘看了看漸晚的天色道。

青枝倒也並不推脫。

她平日里無人可以推心置腹地閑聊,如今木容姑娘來此,又找她去喝酒閑聊,她當然欣然前往。

不過,因為青枝是男子身份,兩人同行畢竟不妥,所以花木純先走一步,讓青枝稍後去位於清德街上的江風酒樓找她。

在江風酒樓的二樓的包廂里,青枝和花木純一起舉杯閑聊到戌時,方才各自歸去。

第二日並無他事,青枝一直在藥房呆著。一天也只有五六個病人來藥房求醫。

期間還有城北的祖傳醫家方家的一個小廝在門外探頭探腦看了一陣,彷彿在看孔家藥房現在病人幾何。

中午的時候,青荷的夫君王振興還曾出現在了藥房門口。

他在門外站了一會兒,不敢進來。

青枝還是送走一位老婦的時候才看到他站在藥房門外的。

王振興看到青枝看向他,臉色尷尬說道:「四弟,我這人就是嘴巴賤,喝醉酒了就亂說話,我平日里只是看著你細皮嫩肉的,像個女子,所以才胡說八道的,你就原諒我一次吧……」

他站了半天發現藥房來人甚少,非常後悔自己當日喝多了酒。畢竟,這藥房可是他的銀庫。

青枝冷笑了一聲,道:「我原不原諒你不打緊,我三姐原諒你就行了。反正是你們一塊過日子的。」

王振興舔著臉道:「你幫我說說,讓她原諒我。不管怎麼說我們也有了兩個孩子,總不能她帶著孩子和你們過一輩子吧?」

青枝道:「那我就說了不算了,她不願意和你回去,我說了也無用。」

王振興道:「那,能不能讓我看看我兩個孩子?我可有些日子沒見他們了。」

「你要見自己進去,和我說什麼?」青枝不理他,轉身回藥房去了。

這王振興站在門口猶豫來猶豫去,最終還是沒敢往孔家門內走上一步,他一怕孔家會有人抽他,二怕青荷眼下還在氣頭上,不理自己,站了一會後,便灰溜溜地走了。

在他走後,錢六搖了搖頭嘆道:「自作孽,不可活。」

青枝應和錢六道:「也不知我三姐當時看上他哪點了?」

錢六道:「或許是看上他會花言巧語了吧。不過我敢打賭,你三姐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去跟他回家去了,女子總是容易心軟的。」

錢六還記得自己剛來那年青荷還未嫁人,王振興動不動來這兒一趟,那張嘴可能說了。

「錢六,你好像很了解女子似的?」

「不了解,不了解,我哪裡了解女子,在我看來,她們個個都讓人費解。」

錢六說著想起自己從醫以來去別人宅里給人看病所見識過的女子們,在他看來,這江北城的女子們,怪異的可不在少數,有的前一刻還在板起臉,下一刻便和人有說有笑,有的皮笑肉不笑,有的大家戶的幾房的女子們聚在一起時,說的話和神情甚是不符,個個說的話聽著甜得像蜜似的,但個個的神情卻是恨不得能將眼前的另一個女子吃了。

這些江北城的女子們啊,可讓他費解了。

他決定如果他以後娶妻,一定要娶個單純得不能再單純的村姑,不然,他可吃不透女子的心思。

搖了搖頭,他將目光轉向醫書。

青枝也從書架上拿出一本醫書,坐在錢六左邊讀了起來。以前可沒有多少能在藥房看醫書的時候,現在能多看就多看些。

不同於錢六的全部按著醫書上的來記,青枝看醫書時是帶著些許的批判的態度的。

畢竟古代大夫由於本身知識的受限,寫的醫書也便有不少不合理處。

每看到不合理處,青枝便和錢六指出來,讓他記住。錢六不知青枝的依據在哪,但,他覺得青枝說的肯定是對的,也不知為何,他特別信任她,這信任基於青枝的人品和她這段時間以來表現出的和往常的不同卻被證明是正確之處。於是對青枝說的他都用心記下了。

就這樣,兩人病人來時忙活一陣,病人走了便開始看書,如此又過了一天。

第二日便是陸世康和青枝說過的讓她隨著太子蕭和太子妃出發去鄭勁府上的日子了。

她起了個大早,特意裝扮得和平日里的衣著不同,發束也不同,彷彿換了個人似的。

讓她意外的是,當自己藥房門外停了一頂轎子時,她發現轎簾掀開后,坐在轎中的竟然是曾經見過的白玉無暇的公子,和木容姑娘!

那白玉無瑕的公子竟然是太子蕭,那木容姑娘竟然就是當朝的太子妃,花木純。

這也太巧了。

但她也並未特別驚訝,因為此前她也隱隱約約地猜到了一些。。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4章 原來是他們

2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