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第126章

沒過多久,院門再次被打開,仍是剛才開門的那婦人,開門后,她便小心翼翼地閃過了一旁。

身後走出一個中年男子。

在他身後還跟著一個中年女子。

中年男子身形消瘦,四方臉看著無比堅毅,目光如炬。

他身後的女子看起來雖然染了些歲月的痕迹,但卻是一眼便可看出曾經美麗的容顏,一舉一動優雅從容。

青枝猜測,這中年男子必是鄭勁了。

與她想象中的他不同,鄭勁看起來沒有多少習武之人的風骨,反而看似一介儒生。

鄭勁看到太子蕭,面上無甚表情,道:「原來是太子殿下來此,有失遠迎......」

言談間也不下跪。

太子蕭道:「鄭公,我偶然間路過此地,便想著過來看你一眼,不知鄭公過的如何?」

幼年時,太子蕭非常崇拜鄭勁,經常圍在他身邊讓他講站場殺敵的故事,那些幼年的記憶,如今還深深刻印在他的腦海里。

鄭勁被父皇以謀逆罪處置時,他曾極度驚訝及難受過。

不過,他當年不知發生了什麼,就是現在,他也不知道鄭勁當年是不是被父皇冤枉的。

現在再見到鄭勁,曾經的熟悉感卻是不曾改變。

但,到底還是生疏的感覺更多。

見他現在和當時意氣風發的樣子全然不同,鬢角也生出了些許華髮,一時之間有些觸動。

在他看著鄭勁的時候,就見鄭勁凜然一笑,回道:「我鄭某人在此過的倒也不錯,至少有大把的閑暇時間,可以釣魚賞月。怎麼,太子殿下來此,是來看鄭某人如何釣魚賞月的?」

太子蕭道:「我父是我父,我是我,我一直對鄭公懷有敬仰之情,鄭公應該明白。是以經過此處,便必須來此探望一番,不然心下過意不去。」

「我這宅里沒有好酒,也沒有好物可賞。你若不嫌棄敝宅寒酸,就進來吧!」

言畢,自己轉身先行了一步。

背影透著目中無人的冷漠。

那中年女子跟在他身後也一句話未說返回了院里。

院里還有幾個下人,俱是年老體弱之人,在幾位客人進來后,便將幾匹客人的馬和轎子安頓到馬棚去了。

青枝看了看這院子,她還從未見過種了如此多高大樹木的院子。

院里的通向各個房間的游廊,因樹木的遮蔽,顯得無比陰涼寧靜。

樹木雖多得足以蔽日,但風卻仍可以從院外穿進來,吹拂著樹梢,微微晃動著。

樹上的葉子在沙沙作響。

木質游廊里乾乾淨淨,想來是常常有人清掃。

青枝和陸世康以及太子的那個侍衛一道,跟隨著太子蕭和花木純在後面走著。

「幾位貴客慢著,請隨我來。」突然身後有一個年輕女子的聲音傳來,她回身望去,見是一著綠衣的看樣子二十歲左右的女子。

想來也是,鄭勁和太子蕭敘舊,怎會讓其他人同擠一室。

由那位女子帶領著,她和陸世康以及那太子的侍衛來到了一個位於院子東邊的房間里。

裡面有一張桌子幾張椅子,再無其它傢具。

圍著桌子坐了下來后,青枝想著怎麼才能去這宅里的其他地方探個究竟。。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6章

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