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第129章

「他們為什麼不讓你出去?」青枝不自禁問道。

「我也不知。他們一直和我說的是,外面危險。我可不覺得外面有何危險,若說危險,因何那麼多人在外面反而無事?現在太平之年,難道還會有什麼歹徒作惡?」

聽到這裡,青枝覺得這裴兒對自己的身世和父母的身世怕是知之甚少。

大約還從不曾有人對他說起這些。

正想著時,就聽裴兒又道:「我真想逃出這牢籠般的地方。」

他話音剛落,便聽到了外面的腳步聲越來越近,於是閉嘴不再說話。

頃刻間那夫人已經來到門內,手裡拿著一張便箋。

她將便箋遞給青枝道:「我們最近在吃的葯是這張上面寫的葯。」

青枝接過便箋,不用細看,她也能認出那是父親的筆跡。父親寫的字總是工工整整,方便病人在任何時候自己依方抓藥,不像別的大夫,總是潦潦草草,無法辨認,病人很多時候要根據口述抓藥,若是有要長期吃藥的,就要自己再按大夫的交代抄下方子。

看著這張方子,青枝心道,父親果然來了這裡。

但,他現在還在不在這裡?

她將目光從便箋上移開,對夫人道:「這上面的葯倒是還可用。現在你們只需每日去外面曬上一個時辰以上的太陽便可。最初的一段時間仍不可劇烈運動,待骨骼健壯些之後方可慢慢加大動作的力度。」

「那什麼時候才是骨骼健壯些的時刻呢?僅憑感覺是感覺不出的。」

「這幾個月,我會偶爾來此,看看你們恢復的情況。」她正好可以藉此機會來尋找父親,畢竟,她認為自己今日或許不可能見得著他。

「如此就好,謝謝大夫了。」夫人本以為自己腿疾再無藥可救,如今發現事情還有轉機,心裡數年的石頭落了地。

「夫人,還有一事。」青枝道。

夫人問:「何事?」

「你們這兒的房間有許多布局不合理之處,布局不合理的房間,對人的健康亦有影響。比如夫人會客的那個房間,柜子全部將窗戶擋住了,無法開窗通風,在門窗緊閉的房間呆久了,人便會生病。」青枝想藉機去各個房間搜尋一番。

「還有這種說法?」夫人疑惑問道。

「自然是有,夫人可用兩盆花做個驗證,一盆放於不通風的房間,一盆放於通風的房間,一個月以後便可得出結論。」

「這是什麼原因?」夫人疑惑問道。

青枝想到,古人不知空氣為何物。所以空氣這兩字是不能提的。

但,氣這個字他們知道。

她決定用氣代替空氣。

「世間無處不有氣,門窗緊閉,便將外面的氣阻擋在房外了,如此外面的氣進不來,裡面的氣出不去,看不見的污物便會泛濫,久而久之人便會生病。」古人不知細菌為何物,她便以污物兩字代替。

「我只知道氣產自於人,人可以呼出一口氣,但,難道人呼出的氣,會在空中無所不在嗎?」夫人更加疑惑了。

青枝一時不知道如何解釋,畢竟,古人只知道風為何物,知道人可以吐氣,卻對空氣一無所知。

但若是有些她聽不懂的話出口后,會使自己更加不可信。

她沉思片刻后,說道:「夫人不知,氣無所不在。人可以呼出氣,也可以吸入氣。氣可以在空中來回穿梭,但,那並非人呼出的氣,而是空中本有之氣。」

「空中本有之氣?」夫人現在已經將青枝當成異物看待了。

「我們呼進的便是空中的本有之氣。若無空中的本有之氣,我們會立刻有性命之憂。」

「空中什麼都沒有,你卻在這兒胡言亂語,有何居心?」夫人現在對青枝提高了警惕,連她剛才說的也不甚相信了。

她的反應在青枝的意料之中,她也早想到了化解之法。

「夫人同樣可以做個驗證。」實驗兩字也許古人不知什麼意思,她用驗證來代替,「夫人可以用一個油衣裹頭,不用片刻,便會呼吸不暢,那是因為呼不到外面的空中本有之氣了。」

夫人決定做這個驗證,她對剛才悄悄進門在門口站著不說話的中年婦女說道:「關姐,拿個油衣去。」

家裡有雨天出門用的油衣,可以用來做這個驗證。

青枝心道,這位夫人一點不知做這個驗證對她是不無危險的。也許,她對空氣對人的重要一無所知才會如此。

那位被她叫關姐的中年婦女聽了回了句「是,夫人」便立刻出門而去了。

不久,她帶來了一件油衣,遞給青枝。

青枝將油衣鋪開,對夫人道:「夫人可仔細感知下被蒙之後的呼吸變化。」

「好。」夫人道,她才不信什麼氣不氣的。

青枝將油衣裹在她頭上,然後用手將油衣的各處捂嚴實了。

不到片刻,夫人喊道:「悶!快拿開!」

青枝這時將油衣鬆開,道:「夫人現在可信了嗎?」

「為何別人不知道的你卻知道?」夫人大口呼吸著道。剛才的憋悶讓她一時之間有些喘不過氣來。

「我看過一本失傳了的古醫書。」反正不管什麼不好解答的問題,往古醫書上套就是了。

「那,真如你所說,我這裡許多房間布局不合理?」她想起剛才她說過的話。

「我要一間間看過才知。目前來看,夫人會客的那個房間布局是不合理的。」

夫人此時皺了眉眉頭,因為她想起這大夫是花木純帶來的。花木純帶來的人要在自己的宅里逛上一遍,她還是不甚樂意的。

「你是如何認識花木純的?」她問。

「是我在鄉下行醫時認識的,她一開始沒說她是花木純,今日我聽夫人的夫君叫她夫君為太子殿下才知道,她是太子妃花木純。也才知道,原來那公子是太子殿下。」

她語氣平淡,想讓這夫人認為她和花木純只是普通的病人和大夫的關係,以免她認為自己要逛遍她的宅子是為了給太子殿下和花木純探查什麼。

那夫人聽了她說的果然眉頭鬆弛了下來,道:「那我們便一個個房間看過去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9章

2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