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我們只是來此約會

第138章 我們只是來此約會

青枝道:「誰說要嫁你了?」

「孔大夫是怕自己配不上本公子?也是,孔大夫的確不是一個宜家宜室,小鳥依人的那種女子,像孔大夫這種不習女紅,不讀女書,又牙尖嘴利的人,何人敢要?本公子憐憫孔大夫以後怕會孤身終老,便勉為其難娶入家室了。」

「誰說我是女子了?」

「本公子並不在意孔大夫是男是女。只要孔大夫是孔大夫,便可。」

「我……反正嫁誰也不嫁你。」

「孔大夫不打算嫁我,當初為何一而再,再而三趁本公子熟睡時行龍陽之禮?為何又在本公子親吻你的時候半推半卻?」

「我……哪有半推半卻。」

「孔大夫應該問問自己,哪次沒有半推半卻?」

被他說中,她懊惱地跺了跺腳,道:「我還有病人,走了。」

「孔大夫,既然是本公子讓人帶你來的,必然要送你回去。」說著,他跟在她身後,也出了門。

外面王呂正在樓梯處等候,見他們出來,連忙率先下瞭望江樓,去備轎子去了。

這還是青枝第一次和陸世康一同坐在轎子里看江北城的夜色。

一路之上燈光朦朧,人影綽綽。

也不知為何,和他共處一轎,往外看著萬家燈火,彷彿夜色也變得比從前溫暖了起來。

.

話說吳山和陸媛清被那人追趕,一時不知該往何處去逃。

那男子步步緊追,大有不將陸媛清捉走不罷休之勢。

見那男子在後面緊緊跟著,吳山邊跑邊氣喘吁吁道:「這男的是誰啊?他為什麼追你?怎麼,他想強搶民女?」

「不是!」陸媛清簡短回道。

「那他是要幹嘛,咱停下來和他打一架不就完事了?咱們兩個人還打不過他一個人?」

陸媛清不知道如何給他解釋這事,只是道:「他也不是壞人。」

「不是壞人那他追咱們幹嘛?咱們也不是壞人啊!」

「哎呀,我聽錯房間了。就是這樣。」

「什麼,聽錯房間?那咱停停給他解釋一下不就成了?」

「那怎麼行?快別說話了。」

說話太消耗體力。

吳山總算明白了,四姑娘是在意自己的面子。也是,一個姑娘家,還是知府千金,面子比什麼都重要。

看四姑娘逃跑的路線,是東邊,陸府是在西邊,她可是當真不想讓人認出她是知府千金。

「跟我來。」吳山突然想起一個地方,於是道。

「去哪?」

「別說話。」這次輪到吳山讓陸媛清別說話了。

江北城東南角,有一片地方是個貧民所居之地,裡面有些宅里是空著的。空著的宅子多是因為此前住著的人後來買了更好的住所,搬遷至別處去了。

他曾經從那兒經過幾次,發現那兒常常有空院落不鎖門,可以隨意進去。反正裡面東西都搬空了,沒什麼值錢的東西。

那是他唯一想到的能夠躲身的地方。

陸媛清見他似乎想到地方可躲,便由著他帶著自己逃著。

到了那個貧民居住地段,陸媛清便由著他帶著自己在裡面穿梭著。

吳山記得這一帶東邊一個小巷裡有其中一家是沒有人的,於是帶著陸媛清往那處住宅跑,到了那個院門前,果然門是開著的,趁那男子還沒有跟上來,他將陸媛清拉進院門,然後將門一關,從裡面閂上了。

兩人剛剛到院里,便聽到一個女子說話的聲音:「你說,這馬咱明天能賣多少錢?」

聽聲音是三十歲左右女子的聲音,有些沙啞。

一個男子的聲音回道:「我覺著怎麼也得十五兩銀子吧。」

男子的聲音也是三十歲左右,聽起來頗為洪亮。

「你的意思是在這馬上咱能賺個三兩銀子了?」女子道。

「我看差不多。」男子道。

吳山,心道,這下麻煩了,這宅里竟然有人。此時要出去也來不及了,出去鐵定碰到那追趕的男子。

於是他拉著陸媛清輕手輕腳走到院牆東北角一偏屋,走了進去。

一般偏屋都不住人,都是放雜物的。

兩人剛剛走到裡面,就聽到屋裡似乎有聲音傳來,黑暗中也不知道是什麼聲音。

兩人剛剛在屋裡站好,就聽到院里有腳步聲,剛才說話的女子聲音道:「這馬棚咱可得鎖好了,免得晚上有人來偷馬。」

男子說:「是要鎖好了。」

這一男一女是馬販,平日里各處搜羅鄉下養的良馬好馬,去各個城市的馬市上賣,以賺點差價。

這房子是他們剛剛租下來的,也只有在這種沒什麼人居住的貧民居里,他們才能將馬牽進來。

說話間,女子已經將關馬的房間門一關,並順便將門上的鎖給上了。

吳山和陸媛清方才知道,原來自己所在之處是個放馬的地方。

剛才出現的不知名聲音,想來也是馬弄出來的。

再一聞,房間里似乎有股子馬身上的氣味兒。

在院里腳步聲越來越遠,聽不到后,陸媛清輕輕碰了碰邊上吳山的胳膊:「看你帶我來的好地兒。」

吳山道:「四姑娘,咱就即來之則安之吧,今晚只能在這馬棚里睡一宿了。」

門被鎖上,哪也別想去了。

陸媛清懊悔說道:「要不是我非要探我三兄長和誰見面去了,也不至於連累你今夜也睡這了。」

吳山道:「四姑娘說什麼呢?哪有什麼連不連累的?」

從他剛進來陸府那年開始到現在,不知道陪她瘋過多少回了。

說來也怪,她就只愛纏著他瘋,其他小廝她誰也不找。

吳山不知道這是自己的幸運呢,還是不幸。

至少這次來看,可太不幸了!

和馬同住一間屋子他倒不怕,他怕的是和她同睡一間屋子。

而且,怕得緊。

也不知道為什麼,聽著她在自己身旁一呼一吸的聲音,他就心裡發怵。

以至於覺得自己心跳得很不穩。

他還怕今夜陸府發現四姑娘和他一起夜不歸宿,會被人認為他是和四姑娘一起私奔了。

那他當真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了!

一直站著也不行,他對陸媛清道:「咱就坐下睡吧。」

陸媛清說:「你怕不?」說話間也坐了下來。

吳山感覺她坐的離自己有些近,他盡量離她遠點兒,道:「怕什麼?」

「怕馬啊。萬一晚上馬餓了,把咱們吃了,怎麼辦?」

吳山輕笑道:「四姑娘,你不至於以為馬是沒拴著的吧?放心吧,馬肯定拴得好好的。」

陸媛清一想也是,於是輕聲道:「那睡吧。」

還沒睡著,陸媛清突然想到,萬一明天自己和吳山還沒醒,那對男女就醒了,開門看到自己和吳山,可如何是好?

她可是知府千金,吳山又是常常跟著三兄長在城裡來來回回的,江北城的人大多能認得出自己和吳山。

想到這兒,她對吳山道:「吳山,你把手抹抹牆,再往自己臉上抹抹再睡。」

吳山明白她心中顧慮,便照辦了。

陸媛清自己也用手抹了抹牆上的灰,然後往自己臉上抹了抹。

她現在覺得自己安全多了。

天剛蒙亮時,那對馬販夫妻便醒了。

女的剛醒就起床看馬還在不在馬棚。她打開門,看到在馬棚里被鎖著的除了馬,還有一男一女時,震驚得本來就大得不尋常的眼睛更大了。

她一言不發,立刻又重新鎖了門。

到了她和她男人睡覺的那間房間,她對她男人道:「快起床了,有兩個偷馬賊在馬棚里睡覺,看樣子是在昨天咱們鎖門之前進去的,剛好把他們兩人給鎖上了。」

她男人本來睡意朦朧的,聽她一說立刻清醒了起來,「什麼,偷馬賊?」

女人道:「對。就在那房裡,你快去看看。」

剛才她一個人可不敢和他們兩人硬碰硬,所以,必須叫上她夫君去助陣。

男人帶著女人來到放馬的雜物間。

女人開了鎖后,男人走進去,就見房間里果然有兩個偷馬賊。

他們還在牆邊坐著睡著。

男人大聲呵道:「你們是誰?想偷我們的馬不成?」

陸媛清和吳山同時被他呵醒了。

陸媛清看了看氣勢洶洶的男人,又看了看他身後眼放凶光的女人,心道麻煩了,自己和吳山竟被他們當成偷馬的了。

出現在這個放馬的房間里,當真是有嘴也說不清啊。

萬一被這對男女當成偷馬賊揪到父親的衙門裡去,她不只要接受全城人的恥笑,還要挨父親的訓。

不過,這可難不倒她,她靈機一動,道:「我們可不是偷馬賊,我們是找不著地方約會,來你這兒約會了。」

女人看了看她,道:「誰信?你們來這約會?」

說話間她拿起手裡的棍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38章 我們只是來此約會

24.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