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棋盤的魅力

第13章 棋盤的魅力

眼下老太太正由兩個貼身丫頭欣兒和笙兒伺候著吃飯。

她的外孫女兒何櫻正圍坐在她旁邊,和她嘮嗑。

何櫻是老太太唯一的愛女陸品月的小女兒。她身著粉裙,膚白貌美,髮髻上插滿了金銀玉飾品,卻是襯托得她那塗了粉脂的臉越發得白。

現在老太太發話了,丫頭笙兒便離開老太太去了鞦韆處,人未走近便遠遠對著陸媛清道:「四姑娘,老太太叫你進屋呢。」

「來了。」

人到屋裡后,老太太放下手裡的棗糕道:「你剛才笑什麼呢?有什麼事值得你如此高興,說出來讓大家都笑笑。」

「嗯……我也沒笑什麼,我剛才看到西牆下的茉莉又冒出了花骨朵兒,馬上要開第二次花了,所以便樂得合不攏嘴了。」

她可不會對老太太說實話,畢竟說了實話以後就無故事可看了。

尤其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就更不能亂說了。

老太太不太信她,又問:「你剛才去哪了?」

「剛才啊?剛才我去我三兄長那兒了。去看看他那隻畫眉鳥兒。」陸媛清擺弄著自己肩上垂下來的一縷青絲說道。

「來你再吃個棗糕。你看你瘦得像個柴火棍似的。」老太太說著遞過來一塊棗糕。

「祖母,我可吃不下了。」她搖頭,一臉拒絕的神色。

「你再不吃胖點兒,出去人家都要把你當丫頭了。你看咱家哪個丫頭不比你還像個大家小姐。」

欣兒在老太太背後偷笑。老太太說的確是實話。眼下這房裡的四個年輕姑娘,除了陸媛清,個個都膚白貌美。自然,最美的要數表姑娘何櫻。但她和笙兒,若是穿了四姑娘的衣服出去,定是比四姑娘還要像小姐一些。

笙兒沒笑,反駁老太太道:「老太太,您可莫說笑了,四姑娘雖然人瘦了點,但氣場總歸是比我們強得多了……」

「真會說話,這個賞你!」陸媛清從老太太手裡接過棗糕,便立刻遞給了笙兒。

笙兒笑嘻嘻接過棗糕,細嚼慢咽起來。雖然她剛才吃過了,眼下也不餓,但姑娘賞的,怎麼也得吃下去。

就在這時,一直在一邊不怎麼說話的何櫻對老太太說:「外祖母,我到院里走走去。」

「去吧。」老太太慈愛地看了她一眼,回道。

陸媛清看著何櫻的背影,臉上有一絲不易察覺的幸災樂禍的神色。

她這個表姐對自家三兄長的那點兒心思,她看得可明白了。

何櫻來到院里,在院里迴廊的拐彎處呆站著看了一會院里的花草樹木,便出了老太太的院門,往陸世康那院走去。

到了那邊,就見他正在院里的迴廊里和吳山在下棋。

邊上站著周大,周三和齊方。

吳山等待陸世康落子時,看到何櫻過來,連忙站起來說:「三公子咱們等會再下。我回房喝口水去。」

周大周三和齊方也都道:「我們也去喝口水。」他們剛才也順著吳山的目光看到何櫻過來了。

陸世康正在眼睛定著棋盤,捉摸著手上的棋子該放何處最為合適,再一抬眼時發現棋盤對面的吳山不見了,再一環顧邊上的周大,周三和齊方也不見了。

「這人都去哪了?」

身後傳來一個嬌俏的聲音道:「他們都被我給嚇走了。表哥,你說我有這麼可怕嗎?」說著吃吃笑了起來。

「你不在你院里好好繡花練琴,怎麼有空來我這了?」他略一抬頭看了她一眼,便又低頭盯著棋盤。

「我來看看錶哥的畫眉鳥,媛清說她剛才來了,回去后笑得合不攏嘴兒,我就想著這兒肯定有好玩的......」

「你去看吧。畫眉就在那棵樹上掛著的籠子里。」

說著,指了指院里迴廊邊的一棵垂柳樹。

何櫻順著陸世康的手指之處望去,就看到了垂柳樹上掛著的那畫眉鳥籠。

她走近鳥籠,看著畫眉鳥,東看西看,也看不出它有任何好笑之處。

今日表妹陸媛清從這兒回去就一直傻笑,若和這兒的畫眉鳥無關,當真只是因為她剛才說的什麼茉莉花要開第二次?

不過,這不重要,她來這兒本也不是為了畫眉鳥。

「表哥,你看這隻畫眉,似乎很喜歡我......」

「喔。當真?」他眼睛放在棋盤上,沒留意她說些什麼。

「當然了,不然你過來看看,它正盯著我看呢……」

「嗯,你就讓它盯著吧……」

「你快來看看,等會它就不盯著我看了。」

「那就讓它不盯唄,你還想控制一隻鳥兒?」他的眼睛始終沒有離開過棋盤。

「我就是想你過來看看它是怎樣盯著我的......」

「它怎樣盯你你就怎樣盯著它唄。」

何櫻沉默了下來。

裡面房間里,幾個小廝都擠在房內的窗戶邊上,向外看著。

吳山無奈搖頭道:「魚兒就是不上鉤。」

周三眨吧著眼睛說:「你們說是不是咱家三公子不知道表姑娘對他的心意?」

周大白了他三弟一眼:「你都知道的事情,他會不知道?你覺著你比他聰明還是怎麼地?」

「那他為什麼就不能和表姑娘好呢?他能喜歡那麼多姑娘,怎麼對她就退避三舍呢?」

吳山沉思片刻說道:「那是因為別的姑娘他想扔扔得掉,這個怎麼扔?對一個不是實打實的滿意的姑娘,到時候又不能扔,他自然不會去碰。」

周三道:「怎麼就不能扔了?她還能把咱三公子拴著不成?」

覺得剛才吳山分析得很有道理的周大此時向他三弟白了個更白的白眼:「你來說說怎麼扔?她只要在老太太和老爺面前一哭二鬧三上吊,咱三公子是娶也得娶,不娶也得娶她!她明知道三公子外面桃花不斷還敢往上湊,不就做的這打算?」

吳山點頭贊同周大道:「我也是這麼覺著的。不能小看這表姑娘,她的心思深著呢。她自己有家不呆,總住這兒,本來就打算不把咱三公子拿下不放手。惹上她以後,三公子想再脫身就難了。要是真惹上她,以後咱三公子別說桃花了,連個桂花都別想再摘了。」

他們邊說邊留神著外面院里的情景。這邊三公子自始至終眼睛沒有離開過棋盤,那樣子彷彿他一心一意全在棋盤上無暇他顧。那邊表姑娘何櫻一臉落寞地看著在籠子里撲來撲去的畫眉鳥。

不久,大約她也看厭了畫眉鳥,轉過身對陸世康道:「我回了,以後再來你這看它。」

「你要是喜歡,帶走也行。」他說著自己幫吳山那邊下了一枚棋子。

「不用了,我又不懂怎麼養。萬一給你養死了,你又要怪我了……」

陸世康沒有回答她,而是又走了一步自己這邊的棋子。

何櫻從籠子那兒經過他時,他沒看到似的。

待何櫻的身影從院門處消失后,陸世康才將眼睛從棋盤上移開。

「人都給我出來吧。」他向房裡喊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3章 棋盤的魅力

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