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這都什麼事啊!

第140章 這都什麼事啊!

兩人說完,各自會心一笑,尷尬就這樣化解了。於是又一路打打鬧鬧回陸府去了。

在路上的時候兩人順便找了條河邊洗了個臉。

到了陸府,就如吳山所擔憂的一樣,兩人還沒到陸府門口,看門的焦三遠遠看到他們兩人出現就立刻跑去告訴陸知府和陸夫人去了。

不一會兒,兩人進門,就看見了一大堆人都聚在前院了。

這麼大陣仗吳山見過,不過,那都是三公子惹事的時候。

他從來沒想過,有一天自己會成為主角。

給他的感覺就是,整個府里的人都出門「迎接」來了。

老太太老爺夫人都在人群里,一看到他們,他就覺得自己的腿好像不會走路了一般。

夫人呵道:「你們兩個昨晚去哪了?」

老太太:「小點聲小點聲,回來就好。」

見陸媛清回來,哪怕她真是和吳山私奔去了,她也不忍心責備她寶貝孫女兒。只要她回來了,那就值得原諒。

昨晚陸府所有小廝出動,找了他們一整夜,差點把江北城翻了個底朝天。

一是擔心他們有什麼意外之事,畢竟最近陸世康惹了事。

二是懷疑兩人私奔去了。

知道一點事情的王呂說在望江樓見過四姑娘,但對她後來去哪裡了卻是一無所知。

陸夫人一晚上沒睡著,所以現在看到他們回來,就氣不打一處來。

陸媛清道:「我們就是在外面玩了一整夜啊!」

夫人沒理她,反問吳山:「吳山,你把媛清帶哪去了?」

吳山道:「夫人,不是我帶她出去的,是她帶我出去的,至於去了哪裡,夫人問問四姑娘吧。」

昨晚這事不能在府里這多人面前明說。陸媛清要怎麼和夫人說他也拿不準,所以才這樣回夫人的話。

夫人一聽是陸媛清讓吳山出去的,問陸媛清:「媛清,你說清楚,你們到底幹嘛去了?」

「母親,我先回屋歇會,昨晚沒睡好,我現在累死了……」她只能和她母親一個人說,在這麼多人面前說她可面子上掛不住。

她知道她只能說實話。不然吳山以後別想在陸府呆了。

夫人一聽就知道陸媛清的用意,道:「那行,你先歇會吧。」轉頭對院里眾人道:「大家都散了……」

待只有母女倆在房裡的時候,陸媛清一五一十的將昨晚上的事情告訴了陸夫人。

陸夫人聽了后忍俊不禁。

她知道,這是她這寶貝女兒能做出來的事。也是只有她能做出來的事。

「你三兄長見的是誰你能不能猜到?」陸夫人好奇地問。

她這三兒子能在某日從外回來的時候還能想起來馬不停蹄地去見誰,是從來沒有過的。

「我可猜不到。」陸媛清道。

她希望是孔大夫,因為這樣她才有不一樣的故事可看。

但,她可不敢篤定就是孔大夫。

陸媛清想了想道:「只有王呂知道,但他這人口風可緊了。」

陸夫人想起什麼似的問道:「對了,前幾天你三兄長說和那個孔大夫什麼同吃同睡什麼的,可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陸媛清回道。

「那,你和孔大夫也接觸了這麼些天,你覺得他是男是女?」陸夫人又問。

「肯定是男的!」陸媛清道。

不是男的還能真是女的?開什麼玩笑?

這麼些年過來了,誰曾懷疑過孔大夫?

怎麼可能憑一個人的醉酒後的胡言亂語就胡亂猜測?

主要是,她內心裡希望他是男的。所以對此深信不疑。

不過,如果他真是女的,她覺得也不錯。

如此故事會更加一波三折,精彩程度不亞於孔大夫是男子。

而且,若真是這樣,那她也是親眼見證了三兄長和孔大夫的傳奇故事的人啦。

陸夫人見陸媛清回答得斬釘截鐵,疑惑不解道:「要說他是男的吧,他也確實看起來有點兒像個女子。」

這些天她常常在心裡琢磨這事。

因為她三兒子為了向別人證明孔大夫是個男子,說什麼和孔大夫同吃同睡同沐浴過。

江北城的人都因為這個相信了孔大夫是個男子。

可是,她作為母親,卻是嗅到了一絲古怪的味道。

她常常回想以前見到的孔大夫,越想越覺得,孔大夫的男女問題,還真不能輕易下結論。

再者,她親眼看到了陸世康最近似乎變了。

他一個人的時候,常常如有所思,彷彿在回想著什麼。

但是,這是因為那個孔大夫,還是因為別的女子,她就不知道了。

所以,她和陸媛清一樣,無比想要知道陸世康昨日剛回來就見的人是誰。

陸媛清見母親提到了孔大夫,好奇地問母親:「母親,若有一天我三兄長和你說他喜歡男子,你會如何?」

「喜歡男子?胡說什麼呢?」陸夫人瞪了一眼陸媛清,覺得她凈說胡話。

「我就是打個比方……」

「如果他真喜歡男子,那他就孤身終老吧。沒別的辦法。總不能讓他娶個男子進家門吧……」

「就這樣?」陸媛清以為她母親會無論如何也要棒打鴛鴦,讓陸世康「改邪歸正」。

「那還能怎樣?他要是真喜歡男子,就不能禍害哪個姑娘了,不是只能孤身終老么……」

「母親好英明。那母親,若有一天我喜歡上了一個窮小子,你會怎樣?」

陸夫人看了她一眼,想起剛才她說過她和吳山在關馬房共同呆了一夜。

「你喜歡誰了,和我說清楚。」

「我......就是打個比方……」陸媛清拿起眼前的茶杯,咕嚕著喝了一口道。

「你喜歡吳山?」

「母親胡說什麼呢?我沒把他當男人就。」

「那你是把他當女子啦?」

「我把他當哥們兒,這個哥們兒,沒有什麼性別。」她擺弄著剛才喝的茶杯道。

「我告訴你,你要哪天真喜歡一個窮小子,就一個人收拾收拾東西出門,別想著要家裡的嫁妝,以後也別想從家裡拿半分錢。」陸夫人盯著陸媛清道。

「母親,為什麼我問你三兄長若是喜歡男子你能那麼開明,我問你若我喜歡窮小子時你卻又變得不那麼開明了?」陸媛清手頂著腦袋問道。

「哪個當母親的會想自己的孩子受苦?喜歡男子是本性沒辦法改,喜歡窮小子卻不是本性,可以改啊……」陸夫人說著伸手將陸媛清髮絲上的亂放往邊上捋了捋。

也不知道為何,今日陸媛清問她的兩件事,都在她心裡引起了一絲擔憂。

三兒子和不知是男是女的孔大夫同住同睡同沐浴過,唯一的女兒又剛剛和吳山一起同睡過一夜。

這都什麼事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40章 這都什麼事啊!

2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