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第144章

青枝和鄭杭裴是半下午時方才分別的。

分別之前,鄭杭裴帶著他買的那本《木刻之術》,先是和青枝一同回到孔家藥房,隨後在距離孔家藥房幾丈遠的地方,牽了來時騎的馬,返程往自家住宅方向騎去。

青枝看著他身影離開后,便轉身進藥房去了。

在鄭杭裴往東趕去時,他心裡認定,今天是不尋常的一天。

因為他竟然自己一個人從家裡逃出來了,還買了平生第一本書,還交了一個朋友。

他想起,他問這個大夫姓什麼時,他說他叫青之,他便以為他姓青,於是稱他青大夫。

這青大夫讓他覺得很自在,他因此有一見如故的感覺。

回住宅的路上,他一直在保持微笑。

經過他的人無不看到他明媚的微笑。

天越黑,他的笑容便也越不被來往的人看清了。

但,他並沒有一直笑到回到宅里。

讓他笑容瞬間凝固的時刻,是他看到自家院落火光衝天的時刻。

月光之下,衝起的火焰幾乎照亮了整個天空。火光讓月亮的光輝也變得暗淡了。

眸中的微笑被驚恐以及極度的不安所代替。

在路上時他已經看到了這片火光,他只是沒想到,這火光竟是從自家發出的。

待確定著火的是自家宅子后,他瘋狂地抽打著馬繩,讓它跑得更快一些。

當來到宅前,他看到高大的木門已經被燒得只剩了半邊。

院里的所有建築,包括樹木,都被火焰所籠罩著,燃燒著。

他下了馬,立刻衝進火里,卻很快因為火的熱度太盛而不得已退了出來。

他的衣角已經著了火。

人都有求生的本能,這本能讓他在這一刻面對火焰退卻了。

他知道,進去也是送死而已。

而剛才進去的那一霎,已經讓他右邊胳膊上的皮膚被燒傷了很大一片。

身體的疼痛固然不可忍受,靈魂的疼痛卻是更加地在他的承受之外。

在滔滔火焰的照射下,他想到,裡面有他最愛的母親,有他尊敬的父親,有他又敬又怕的兄長,還有其他人,那些陪著他成長的下人,他不自覺淚流滿面。

很久之後,他的眼淚流幹了,火也燒得停住了,他去殘缺不全的宅里尋找他父親,母親,兄長,他想象中,他會發現他們被火燒得面目全非的身體。

讓他驚駭的是,他沒找到他們。

難道他們去了別處?

他心裡升起了一絲希望。

他繼續尋找著,在宅里看到好幾個下人的面目全非的焦黑身體。

由於發現所有的親人都不在宅里,他的悲傷突然沒那麼嚴重了。

他決定再重返青之大夫家的藥房,讓他給自己包紮一下因大火而被燒傷了的胳膊。

雖然時間已經到了深夜,但,他明白,自己的燒傷若是不治,只怕會立刻有性命之憂。

一個時辰以後,他騎到了下午才離開的孔家藥房。

此時月色還在,他伸手敲門。

不久錢六開門。趁著月色發現來人是今天白天來過的少年。

錢六記得他是腿疾,而且他今天白天也只是問青枝幾句話,並不是專門來看病的人,只是來問方法是不是對頭的。

白天來了晚上還來,他就有些不明白了。況且他現在困得很,所以不太想要他進來,道:「你怎麼又來了?」

就聽他說道:「將青大夫找來,我受傷了。」

「你燒傷了我幫你看看吧。」錢六說著將門打開,讓他進來。然後轉身去櫃檯上拿火石,打算點起燈。

卻聽到背後的鄭杭裴道:「找青枝大夫來,請儘快。」

錢六以為他是不信任自己,撇了撇嘴,回後院叫青枝去了。

待青枝睡得迷迷糊糊被叫醒時,來到藥房,見錢六已經點起了燈,葯和用具都放好了。

青枝見鄭杭裴燒了半邊胳膊,疑惑問道:「你怎麼燒傷的,在哪?」

「我家裡。」他聲音低低說道,彷彿心緒不寧的樣子。

「你家裡?怎麼燒的,是你在玩火?」她只能如此推測。

「不,我家宅子在我抵達之前已經被燒了,我是想衝進火里才被燒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44章

25.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