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何人所為

第146章 何人所為

見陸世康一言不發,在凝神思索著什麼,付周問:「三公子,你說,這是什麼個情況?會是什麼人對他家如此怨恨在心,要狠心燒之?」

陸世康道:「不是別人,正是他鄭家自己人燒的。」

「什麼?自己人?」付周不敢相信地看著三公子。

「對。除了鄭勁長子之外,不會是別人。」

付周覺得三公子實在太厲害了,聽他說起昨日發生的事情的一些細節,就推斷火是鄭勁長子燒的。可是,一個人為什麼要燒死自己的親人?

裡面就算有繼母不假,但,父親總是親人吧?

一個人能連自己的父親都燒死,那這個人得有多無情?

他提出自己的疑惑道:「可是,他為什麼會這麼做?」

「這就牽扯到裡面不為人所知的恩怨情仇了。」

「那,我們還要繼續守著鄭宅嗎?」付周問。

「不用,守著一片廢墟何用……」

「那我們可以回來了?」付周眼睛泛光說道。

這些日子在外面,吃不好睡不好,還得提防被鄭宅里的人發現,過的實在不能說輕鬆。所以他想快些回來。

「你們暫時還不能回來。」

「那我們要去哪?」

「去看鄭勁長子將他父親和他繼母的屍身運往了何處。」

他斷定鄭勁從宅裡帶出的兩具屍身必是鄭勁及其第二個夫人的。

一個人不將屍身就近埋入土中,而是不辭勞苦運往別處,必有其因。

他斷定,鄭勁長子必在下一盤更大的棋。

而這步棋子很有可能會使他鄭氏王朝成真。

沉思片刻他道:「你昨日看到鄭勁長子出門后往何處走的?」

「往東。」

「果不其然,你們就一直忘東,往陳洲方向行進,必能趕上他們。」

付周聽三公子說什麼「果不其然」,什麼「陳洲方向」,心道三公子八成是猜到了什麼,於是道:「是,三公子,我這就去。」

他說著往外走去。

雖然一晚上沒睡,有些困意,腳步也有些乏力,但,三公子的囑咐不能不從。

「稍等。」陸世康道。

聽到三公子叫自己,付周於是止住了腳步。

「你也不必今日就去,先睡個好覺,明日啟程。他們馬後有轎,比你們慢得多。另外,跟蹤時多換幾種身份,以免被發現。」

「是,三公子。」

付周在陸府匆匆用了早膳,就開始出發。

出發之前,他先去孔家藥房開了些提神的葯。他感覺自己再不開些提神的葯怕在路上就會睡著了。

來到孔家藥房,見青枝和錢六正在櫃檯前坐著看醫書,於是道:「兩位大夫,大清早就這麼用功了?」

青枝抬頭看是付周,道:「你怎麼回來了?」

「我跟三公子報告點事情。」

青枝心道,他既然一直在鄭勁宅邊徘徊,肯定已經親眼看到了鄭宅被燒得一乾二淨之事。

給他開了提神醒腦的葯后,她決定去找陸世康問問情況。畢竟自己父親不能完全排除在鄭勁宅里的可能。

眼下直接問付周又礙於錢六在場,付周也不見得會告訴自己。

於是,付周離開后,她立刻提了藥箱出發前往陸府。

提藥箱的目的是為了去陸府有個說辭。到陸府讓人通報時,就說是看看陸世康的箭傷完全好了沒有。

剛出門就遇到自己三姐青顏也在出門。她身穿黃色裙裾,頭上插滿不甚值錢卻很有特色的頭飾,打扮得花枝招展,看樣子又是要去和她那群姐妹聚會。

三姐是個愛出風頭的,在哪兒聚會也不能被人給比了去。

三姐剛坐上轎,看到青枝也要出門,讓馬夫停了轎子,對青枝道:「青枝,你要去哪?」

青枝道:「我......去給人看病。」

「那我順路帶你一程。」

「不用了,我走著去,沒幾步路。」青枝知道三姐本來就覺得自己和陸世康有什麼,現在讓她知道自己去找陸世康,定會左察右視。

青顏道:「沒幾步路也可以省些力氣啊,快上來吧……」

青枝道:「真不用,三姐你快去吧。」

青顏便不再堅持,讓馬夫起駕離開。

馬車行了半里路時,青顏突然想到自己四妹似乎有些不太對勁。

她因何一定要拒絕自己帶她一程?

她要去見的人是誰?陸世康?

再一想她前些日子和陸世康日日共處,她便更覺不妙。

她立刻對馬夫道:「你轉個頭,把我拉到陸知府家門口邊的路口處去。」

馬夫便聽命將她拉到了距離陸府門口有十丈的一個路口。

青顏讓馬車停在路口,然後往外看著。

過了兩刻鐘的時間,就見青枝出現在路的盡頭處。

她一步步往陸府門口走去。

到了門口,她對陸府守門的焦三說了句什麼,焦三就放她進去了。

青顏看著青枝走進陸府院里的身影,用哀其不幸怒其不爭的語氣自言自語道:「果然是來這裡,還想著瞞我!」

她打算,回去后要好好給自己這四妹上堂課了。

「馬東,走吧,去花間樓。」她對馬夫道。

馬東連忙起了轎,將她往花間樓帶去。

.

青枝來到陸世康院里后,見院里無人,於是往陸世康房間走去,見他正在榻上和吳山下棋。

吳山臉朝著門口方向的,因此先看到青枝,連忙打招呼:「孔大夫來了?」

陸世康背影定了定,然後轉臉往青枝看來。

青枝未回應他的目光,只是回吳山的話道:「我來看看你家三公子的傷完全好了沒有。」

「孔大夫真是負責的好大夫。」吳山感嘆道。然後起身幫三公子脫袖子。

青枝上前,看了看陸世康的肩膀,道:「好得差不多了。」

吳山幫三公子穿上袖子,正想重新坐在榻上,就聽他三公子說道:「吳山,你去外面掃一掃地吧。」

知道她無事不登三寶殿,是以借故支開吳山。

「三公子,地不是周三掃的嗎。」

「讓你去就去。」

「是是。我就去,就去。」

他是個傻子也知道三公子是要支開自己了。

吳山離開后,陸世康看了看青枝,道:「孔大夫,坐。」

青枝便大大方方坐在他對面榻上。

剛坐下,就聽他道:

「孔大夫是想念本公子睡不著,所以今天一早便借故來看一看本公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46章 何人所為

25.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