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雨中

第148章 雨中

青枝跑出他的院子后,見陸世康不曾跟來,心道,他竟當真讓自己這樣冒雨一走了之?

出陸府的時候倒也未遇到什麼人,只因落雨時刻,大家都在房裡閑聊。

一直出了陸府門,身後都不曾有人跟來,而自己頭髮已然淋成了落湯雞,身上也外衣也已經濕透了。

冒雨走在陸府門前的街上,接著又拐過另一條巷子,還是不曾有人跟來。

心下感嘆,某人真的半點不懂惜香憐玉。

又或者是,對自己根本沒有真正上心。

真正上心的話,能會是這個做法?

對他剛才說的話,她倒要好好思考一番了。

他剛才說的什麼來著?

說在他心裡,想念自己是世間最正經之事。

偏自己當時還以為他那話出自真心,眼下看來,這人無非愛說漂亮話罷了!

這類紈絝,不都是這樣說漂亮話騙人的?

話說的天花亂墜,實際行動半分沒有。

剛剛想到這兒,就感覺自己頭頂罩了把烏黑油紙傘。

扭過頭,就看到他走在自己身側。

「你跟來幹什麼?」她言不由衷道。

「我再不跟來,只怕某位大夫從此就將我打入冷宮了,只怕以後我連病都無人給治了……」他如是回道。

剛才在她走後,他便開始在自己房中找雨傘,但,找來找去卻是無論如何未曾找到。

大多數時候,他雨天出門是不用自己帶傘的,吳山總是早早就準備妥當。

他只需帶著自己出去就好。

所以,一個什麼事都不用自己做的人,就連個雨傘也不知放於何處。

偏吳山不知去了哪個房間,找到他時,就見他在周大的房間里和周大以及齊方瞎聊著。

也不知他們在說些什麼,以至於語氣都有些不耐煩。

待吳山找到雨傘遞給他時,他便一路疾行往外走去。

終於,在第二個巷子里看到她纖細的身影。

青枝見他出來,剛才對他的那些誤解便立刻煙消雲散,但,又不知如何回他剛才那句話,便沉默著。

就聽他道:「孔大夫,你可知道本公子最慶幸的是什麼?」

「是什麼?」她問。

「是我父親將宅子建得離你家宅子遠而不近。若是只有幾步路,若你在我趕來之前就進了家門,只怕從此本公子要孤單一生了……」

「陸公子說笑了,陸公子怎會孤單?」

「說來也怪,此前從不知孤單為何物的本公子,在遇到孔大夫以後,竟品起了孤單的滋味......」

孤單的滋味,青枝又豈能不知?

每每在給一個病人看好病後,或者是從醫書中抬起頭來時,或者是躺在床上尚未入睡的時候,便感受到無所不在的孤單。

而這種孤單的感覺,需下次見到他方可瓦解冰消,待離開他之後又要重複孤單的滋味,直至下一次見面。

但,心頭的感受卻是不便對他言明,只是沉默。

若是自己不是這等尷尬的身份就好了。而她也不知,自己這種身份又要維持到何時,父親到時又會塞給自己一個怎樣的夫君?

母親那日的那番話,她雖不想多想,但不管如何都會是以後的麻煩事。

一想到那個不知在何處的陌生人,有朝一日會出現在自己家中,讓她左右為難,她便心頭煩悶。

但眼下,和他雨中漫步實是不妥,她彷彿感覺自己三姐就在邊上某個酒樓里坐著,於是,她道:「陸公子,你的傘今日借我,明日就還你......」

「我就和孔大夫再走上片刻就好。」他回道。

說話間,兩人已經走入了一隻空落落的小巷。

小巷空無一人,青灰色的磚砌成的高高的圍牆擋住了裡面的建築。

在雨里,小巷看起來像是覆在一片煙霧裡。

從牆壁上伸出的樹木有的仍是碧綠,有的已經泛黃。

小巷裡因雨打風吹而落了一地的葉子,枯黃枯黃的葉子。

感覺到他的手放在了自己肩頭是在步入小巷幾丈遠之後。

任由他將手那樣放著。

雨水在傘上淋淋漓漓著,兩人誰也沒有說話。

彷彿說話會驚擾這份不可言說的默契。

一路沉默走完了巷中接下來的路。

到了巷口,他將傘遞給她道:「孔大夫,一路小心。」

意識到他將傘借給自己他自己便要淋雨回去,於是抬頭看他道:「那你呢?」

他俯視她道:「本公子不懼淋雨。且,此處距離我家近。」

拿了傘后回看他,就見他臉上已經被雨水打濕,一張稜角分明的面孔縱被雨水沖洗也絲毫不減其英俊優雅之氣。

滿臉雨水的他唇角微微上揚,看著自己,雖笑容幾不可見,但卻很暖,很暖。

她轉過身,撐傘離開。

走過幾十尺遠的時候,回看了一下。

見巷中他高大欣長的濕漉漉的背影正在往前走。

這背影打動了她。

她停下來站在原地,看了片刻,方才離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48章 雨中

2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