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謊言

第149章 謊言

青枝回到自家宅子后,先去換了身乾衣服。然後打算去藥房看看有沒有病人。

才剛走到自己的房間門口,就見三姐青顏撐著傘往這邊走來。

雀兒見青顏過來打招呼道:「三姑娘回來了?」

青顏沒聽到一般,走到房裡,把傘往房門外一扔,來到青枝跟前,一把把她拉進屋裡,把門一關,黑著張臉道:「你和我說說,你今日去給哪個病人看病去了?」

青枝看三姐這架勢,大概知道她是看見自己去了陸府了,或者是看到自己和陸世康同行了,於是道:「我是去給陸世康看看他的肩傷好了沒有,順便問問他一些咱父親的事情……」

「你少來蒙我!父親的事他就知道了?」

「他確是知道一些......」

「我看你是想見他才是真的!你說,你到底和他到哪個地步了?」

「我......沒和他到哪個地步……」

「那你為何說話時不敢看我?」三姐咄咄逼人道。

「三姐,我的事你不用管。」

「我能不管嗎?我能看著你往火坑跳無動於衷?」

「沒什麼火坑不火坑的。」

「看,你完全被他迷惑了!你竟然覺得他可信了!我就問你,你了解他么?你了解他多少?」

青枝沉默不語。若說多麼了解,她確實對他了解甚少。

他聰明,睿智,善於分析問題,幽默風趣,現在對自己確是不錯。

可對他的了解也就這些了。

想要完全了解一個人,需要許多時日。而她實際上和他接觸才多沒久。

三姐看青枝一聲不吭,氣的蹭得坐在床上,道:「我和你說,我好幾個姐妹都和他有過一段。可以說我比你了解他!他和哪個人在一起,都沒超過三個月!」

三姐見青枝還是不吭聲,心道看來自己說的根本入不了她的耳膜,於是添油加醋編排道:「我這麼和你說吧,他和陳嬌兒在一起的時候,說過不幾日就讓他母親派人提親去,但還沒過十天,就又喜歡上我另一個姐妹穆溪了。同樣的他也說要讓他母親去穆溪家提親,但過不幾日,他就完全不記得這事了!」

三姐編排著這些無中生有的話,無非是想讓青枝儘快和陸世康做個了斷。

事實上,她對陸世康和她們在一起的情況知之甚少。

她只知道她有姐妹和他處過一段,過段時間就分了。分的原因她不知道,在一起的情形她同樣不知道。

但凡青枝聽她一句勸,她也不用說這種謊言了。

看青枝還是沒什麼反應,她不得不繼續著自己的謊言:「我告訴你,他這人對誰都摟摟抱抱的,摟了抱了之後,覺得不新鮮了,就不理了!」

「大隸不是只要牽手就要成親嗎?」青枝反駁道。

「話是這樣說,那也得有人站出來說啊。他摟了抱了之後不願負責,誰還能強使他負責?再說了,他父親是知府,誰敢和他過不去?再再說了,一旦這事說出去,他又不娶,人家姑娘也要嫁人啊,所以就只能吃啞巴虧了!」

「你又怎知他對別人摟了抱了,你看到了?」青枝不信,實是不想相信。

「我還真看到了,在那個望江樓上,我就見過一次。」為了青枝迷途知返,三姐說謊信口而來。

聽到三姐說望江樓,本來不信三姐話的青枝突然就信了,因為,她也是在望江樓被他抱進懷裡吻過的。

她咬了咬牙,道:「三姐,你不用說了,我和他真沒什麼,以前沒有,以後也不會有。」

三姐見她終於開竅了,道:「你記住今日你說的話就行。也記得今日我和你說的。」

青枝不答。

她坐在床邊,突然覺得一切都沒意思透了。

三姐見她面色不對,嘆了口氣道:「我也知道,忘記他這樣的人,確是有些困難。但,現在的短痛,好過以後的長痛。你要真和他怎麼樣了,以後才有你哭的呢!」

青枝仍是未答,她從桌上翻起一本醫書,打開,眼睛盯在書頁上。

青顏看了看青枝的神色,臉上彷彿突然失了顏色,知道她將自己的話聽進去了。於是從床邊站起,離開了青枝的房間。

青顏走後,青枝坐在房間半晌,盯著書發了會呆,也不知為何,就想起今日看到的陸世康遠去的雨水中的背影來。

以及今日他說的那些話,還有曾經的那些美好回憶。

心痛的感覺是如此真實。

木然坐了許久,方才站起身,往藥房走去。

雨還在下,看到門口處放著的他那把傘,沒有撐開它,而是拿在手裡,冒著雨將它拿到藥房里。

在藥房看到錢六正在看醫書,又想起自己的藥箱忘在陸世康房裡了,於是對錢六道:「錢六,把這把傘拿到陸府陸世康那裡,然後把藥箱拿回來。」

錢六抬頭,見青枝面色有些不太對勁,但也沒多想,她前幾日也這樣,後來自己就好了,於是道:「行,我這就去。」

錢六拿了陸世康的傘到了陸府,還傘的時候就把傘還給吳山了。

藥箱陸世康房裡放著,他走到陸世康坐的榻前,見他在提筆寫著信,於是輕聲道:「陸公子,我來拿藥箱,青枝忘記拿回去了。」

「怎麼,孔大夫讓你來的?」陸世康頭也不抬問道。

「是,她忘記拿了。她自己又懶得跑,便讓我來了……」

「那你拿去吧……」陸世康道。

錢六就提了藥箱,往外走去。

陸世康繼續寫信。

寫好后,他對外面站的吳山道:「吳山,將齊方叫來。」

吳山手裡還拿著那把傘,齊方在東廂房,要打傘去,他撐起錢六帶來的傘道:「是,三公子。」

陸世康這時方看到他手裡那把傘,問:「這傘是剛才錢六拿來的?」

吳山回道:「是他拿來的。」

說著便往齊方那屋走去。

待齊方來后,陸世康支開了吳山,對齊方道:「將這封信送到京城我二兄長那去,讓他轉交給太子蕭,越快越好。」

「三公子,是我親自去,還是寄走就可以了?」齊方沒明白三公子的意思。

「你親自去。」陸世康回道。

齊方也不多問,到:「是,三公子,我現在就出發。」。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49章 謊言

26.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