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喬裝打扮

第154章 喬裝打扮

回到陸府,吳山見三公子一直沉默著,便也不在他跟前呆,而是忙活自己的去了。

忙活到半下午,他不放心三公子,又去他房裡看看,就見三公子在看著一本什麼書,但看那樣子,卻是心思不在書上。

「三公子,要不要喝茶?」吳山道。

三公子似是沒聽到似的,於是他就返身又往外走。

剛走了沒幾步,就聽背後三公子道:「吳山,你過來一下。」

吳山連忙走到三公子子近旁,問:「三公子有何吩咐?」

陸世康道:「你還記不記得蕭成住過的那處宅院?」

「記得。「吳山不知道三公子提起那處宅院有何目的。

蕭成是江北城的一個秀才,在沒考取進士之前,家裡窮的揭不開鍋,五年前一個夏日****,他自己的破宅子被風雨吹得屋頂掀飛,陸知府念其可憐,加上他聰穎好心,於是買了處宅子讓他一家老小居住。去年蕭成考取進士帶一家老小去砋縣任縣令后,將那宅子歸還了陸家。

那宅子位於江北城西南角,眼下尚還未賣出去。

三公子提起那處宅子,必不是無緣無故,莫非,他打算將它賣掉?可是,賣宅子這等瑣事,他向來懶得參與。

吳山正納悶著,就聽三公子道:「吳山,你去張管家那裡拿那處宅子的鑰匙,記住別讓他看見,然後去那宅里打掃衛生。再然後,你去街上買些胭脂水粉和女服,將自己妝扮成女子去孔大夫家,將她叫到那處宅子里,就說有人生病,但記住別說是本公子。」

「什麼?三公子你生病了?」

「我剛才說的,你照做就是。」

「是是。」吳山雲里霧裡的離開了陸世康的房間。

他分析了一下,三公子讓他做的事情有三件。

一是拿鑰匙然後去蕭成住過的那宅里打掃衛生。

二是買胭脂水粉和女服,妝扮成女子。

三是將孔大夫叫到那宅子里。

這三件事在他看來怎麼就那麼怪呢?

三公子想叫孔大夫出來,卻是為何要讓自己妝扮成女子去叫?

他是擔心自己直接這樣去叫的話叫不來?

還有,他為什麼要孔大夫去的地方是那處宅子,而不是陸府?

莫非他們兩人之間,當真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再想起三公子從煙藹樓回來路上落寞的神情,他認為,一定是三公子和孔大夫之間鬧了什麼不愉快。

到底是什麼不愉快,他就不可能知道了。

吳山邊思想間邊往張管家住處走。張管家住在陸府前院西廂房。

要拿那宅子的鑰匙,還得不讓張管家看到,不是和偷差不多?這事可不太好辦。

不知道張管家在不在,他只能假裝是個門前路過的。

他去的時候,張管家正在屋裡喝茶,還喝得悠哉悠哉的。吳山只往裡看了一眼,腳下沒停地離開了。

過了一小會他再去時,見張管家正在往外走,差點和吳山打了個照面,他便又假裝路過一回,先離開了張管家的院門前。

過了一會,他覺得張管家應該是走遠了,連忙走到張管家院里,去他房裡找鑰匙去了。

在他房裡翻找了半天,才在一個抽屜里找著了鑰匙,但,鑰匙有點多,至少二十幾個,哪個是呢?

正發愁時,他看到鑰匙上都寫著小字,看到一個鑰匙上寫著蕭成住處時,便把那把鑰匙放進袖裡帶走了。

鑰匙拿到了,他連忙趕往那處宅子。

將那宅里好好清掃了一番,然後將門開著,因為他知道等會三公子要來。

出了門后,他要去做第二件事情了,那就是,買胭脂水粉和女服,這可叫他有些為難了。

他這輩子還沒妝扮成女子過,更沒買過這些東西。

一個男子漢,去女子才去的店,買這些東西,還得找個地方去裝扮自己去,他想想便覺得額頭冒汗。

昨日下午才被四姑娘折騰著吃生菠菜而鬧了一晚上的肚子,今日下午又要被三公子命令做這種一想就讓他額頭淌汗的事情。

自己要被這對兄妹給玩慘了。

不過,三公子的命令,他哪敢不聽?

於是,馬不停蹄來到街上。

因為不知道哪有賣這些東西的,他問了個女子。

那女子在回答他在春遲街上有賣這些東西的時候,還怪怪地看了他一眼。

他知道那姑娘八成把自己當成神經了,和昨日生吃菠菜時遇到的路人心裡是一樣一樣的。

他一路小跑著來到春遲街,見這街上既有賣胭脂水粉的,又有賣女子衣服的,甚是欣慰,因為不用跑兩個地方了。

他告訴女店家要買的衣服的尺寸要和自己完全一樣的時候,得到了女店家一個大大的白眼。

那白眼嚇得他往後一退。

買了衣服后,他逃也似的到了賣胭脂水粉的店。

而在這賣胭脂水粉的店裡,由於他買什麼都不講價,在他腳後跟離開店的門檻時,他聽到身後的女店家嘻嘻笑著說了句:「嘻,還有這種傻子。」

吳山心道,自己簡直是太難了。

更難的還在後面。

買了女裝,也買了胭脂水粉,現在要去哪裡裝扮自己?

早知道自己就先買這些,再去打掃蕭成住過的那宅子裡面裝扮自己就好了。他怎麼就按照三公子說的順序來了呢?這個順序完全可以被自己打亂的。

但現在,回那宅子,勢必要多走許多路,因為現在自己在江北城的正中偏東處,距離孔大夫家近。回去的話,得不償失。

思來想去,他決定去昨日和陸媛清走過的那片城東的林子里裝扮自己。

那兒是個幽靜之處,至少昨日他沒看到一個人路過。

匆匆忙忙一手提著女服的袋子,另一手提著胭脂水粉的袋子,他來到樹林處。

為了不被人發現,他從大路上來到了距離大路有十來丈遠的一小叢草叢處。這草叢有他半個身子高,彷彿天然的屏障。

四下里一看,還好,沒有一個人。

在沒有人的時候,先換衣服是最最重要的。

於是,他匆匆脫了自己的外衣,將女服套上。這翠綠色的女服,穿著似是為他量身製作的一般。畢竟,他讓店家拿的是他的碼子。

穿好了女服,他蹲下來,讓草叢完全遮住自己的身子,好不讓路上的人看見。他將自己原本的衣服放進袋子里,開始打開另一隻袋子里的胭脂水粉。

他發現這些玩意他完全不會用。

算了,按自己的想法來吧。那粉白色的,必然是塗在臉上的,那黛色的,必然是塗在眉上的,那楊紅的,肯定是塗在兩側臉頰上的。

忘記買鏡子,他只能胡亂塗抹了。

不知道該先塗什麼,那就從眉毛開始吧。

就在他塗了自己的一隻眉毛,打算塗自己的另一隻眉毛時,突然聽到路上傳來了腳步聲。

就聽一個女子說道:「你在這兒等我,我去去就來。」

就聽另一個女子說道:「你是要去草叢後面吧?我也和你一塊去。我也忍了有一會兒了。」

這兩個女子不約而同地看中了吳山遮身之處的草叢。

她們來到草叢邊,剛打算解開衣服帶子時,發現在草叢後面竟然蹲了個人。

這人一看就是男人,偏偏穿著女裝,手裡拿著黛粉,將自己的其中一隻眉毛塗黑了,另一隻眉毛還淡著。

「你是誰!為何躲在這裡偷看我們!」那站得離吳山近的女子大聲呵道,她一看穿著就是附近的農婦。

「我沒偷看你們啊,我先在這兒的。「吳山有些委屈。

「哼,你敢說不是故意躲在這兒想偷看我們?你是老早知道我們路過這兒所以藏在這兒吧?「另一個也是農婦,氣得白白胖胖的臉都扭曲了。

一個男子,穿著個女裝,蹲在這兒化妝,肯定不是好人!

眼看兩人一起伸著手往自己身上掄來,吳山心裡只閃過一個聲音,那就是:快跑!

現在自己有嘴說不清。何況,萬一再來了其他人,自己就更有理說不清了。

到時候再把自己三公子扯進來,那就更麻煩了。

陸府可丟不起這人。

所以,上上策只有「逃」一個字。

他將胭脂水粉往袋裡一扔,提起兩個袋子就開始跑。

那兩個女子一看他拔腿就跑,心裡更認定他是專門蹲在暗處來偷看她們的了,於是拔腿就追。

好在吳山是個男子,到底跑得比她們快多了,他很快就把她們拉在了後面。

在拐過一個拐角后,見她們不再跟著,他才長長地吁了口氣。

害,這大約是他經歷過的此生最難忘的一個下午了。

他見路邊大戶高高的樹,四下里無人,重又開始將胭脂水粉拿出來塗抹。

先把另一個眉毛補上,然後把塗了臉,最後抹了兩邊的腮紅。

反正不知道自己塗得怎麼樣,但他想,臉上白白的,臉頰紅紅的,大抵有些像個女子了。

他提著兩個袋子,往孔大夫家走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4章 喬裝打扮

2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