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誰更可信

第158章 誰更可信

話說青枝從客來飯店回到藥房,就見母親正在藥房里站著。

看樣子母親又是來看看藥房有沒有人的。

本來想告訴母親王振興挨打兼欠人酒錢之事,又擔心母親心一軟就去付了,於是便決意不告訴母親。

「這還是沒什麼人啊……」郭氏見青枝回來,嘆了句。

「母親不必擔心,慢慢會好起來的。」青枝道。

郭氏嘆息了一聲,轉身從藥房後門回院里去了。

郭氏剛走沒多久,青枝便在門口聽到自己三姐青顏的聲音:「我和你說,你這頭痛啊,真的可能是失眠引起的……」

一年輕女子的聲音道:「城北的方大夫也是這麼說的,看來我真要早些睡覺了,但早了我又睡不著,哎,這可怎麼辦……」

「在我家拿些助眠的葯吧……」青顏道。

「也行,我在你家買些助眠的葯,看看能不能早些睡。」

「穆溪你說什麼呢!咱們這麼多年姐妹,買什麼買,你拿去吃就行了……」青顏豪邁的聲音回道。

青枝聽到穆溪兩個字,突然想起三姐前幾日說過的她的好姐妹穆溪曾和陸世康有過一段。於是抬頭往門口看去,就見三姐帶著穆溪走了進來。

就見那穆溪身穿淺粉色羅裙,頭戴金蝴蝶釵,面孔白皙透亮,鼻子小巧精緻,眼睛大而清亮。

真是......美不勝收。

這穆溪走進來便嬌弱地叫了一聲:「青之在呢?我來找你開點葯吃吃。」

三姐代替她說道:「她頭疼,睡太少的緣故,青枝你給她開些助眠的葯。」

青枝道:「我先給她把把脈看看。」

是不是因為睡不好,還不一定。

穆溪走到青枝面前,將手伸給她把。

好一隻芊芊玉手。

青枝看著這手,也不知為何,心裡就幻想出陸世康和她牽手的畫面來。

這畫面讓她有一絲不適。

按陸世康自己的說法,他和其他女子從未牽過手,因為在大隸牽個手就要成婚。

但按著三姐那日的說法,就不一樣了。按著三姐說的,他不只牽了人家的手,還......摟了抱了親了。

誰在說謊?

現在穆溪就在眼前,她卻不能去問。

給她把了一會脈搏,她問:「穆溪姑娘每日睡幾個時辰?」

「從戌時睡到清晨。」

三姐道:「你看,她戌時才睡,頭怎會不痛?」

青枝不語,戌時,也就十點而已。

她當醫學生的時候,都是十一點才睡的。從未頭痛過。

這穆溪才二十不到,戌時睡到天亮也起碼有七八個時辰。

只不過在古人看來,她睡得頗晚了而已。

她又觀察了穆溪的顏色,不像是睡眠不足的樣子。

睡眠不足的人常常會膚色暗沉,眼睛無光。但她膚色白裡透紅,頗為健康。

將手從她的手腕處拿開,她問:「穆溪姑娘可是常常做女紅?」

「是啊,你怎知道?我最近兩個月確是做了許多。」

聽她回答,青枝心裡已經有判斷,這穆溪是因做女紅太久維持低頭的姿勢而導致的頸椎出了些毛病。

她起身在穆溪頸后摸了片刻,又問:「你有沒有其他癥狀?比如手麻?」

「沒有。」

青枝將手從她頸后拿開,道:「你以後做女紅時常常起來走走路,便好了。」

聽她的說法,她是這兩個月做的女紅有點多,也就是說沒有常年累月的做。而兩個月的低頭,頸椎應該沒什麼大的問題。她頭痛的最可能的原因是低頭的姿勢久了導致的血液循環不良。

穆溪不甚相信地說道:「怎麼?走走路便好了?怎麼城北的方大夫一家都認定我是睡太少呢?」

在她看來,孔大夫到底還是太年輕了。

這也是這些日子她有什麼毛病都不來這兒的原因。

只要老孔大夫沒回來,她就更信任城北的方大夫一家。

畢竟那邊有老方大夫親自坐堂。頭髮鬍子都白了的大夫,到底更讓人放心些。

今日若不是和青顏一起出去玩回來剛好路過這裡,青顏帶她進來買助眠葯,她根本不會讓她看。

青枝道:「穆溪姑娘不信可試下。你可以先早睡覺但仍然像以前一樣做女紅,看會不會改善?若不能改善,便按我說的來做。」

穆溪見她胸有成竹的樣子,疑惑問道:「怎麼,做女紅也會和頭痛有關嗎?」

青枝回她道:「自然會。」

至於原因,她不便和她多說,牽扯到現代醫學的解釋只會讓自己顯得更不可信。

穆溪道:「行,那我便兩種方法都試試。」

內心深處,她更相信城北老方大夫的方法。

對於這小孔大夫的方法,她抱著的是那邊不行這邊再隨便試試的態度。

只不過礙於好友青顏在場,她不便說出不信任青枝的話來。

那邊錢六一直在看醫書,但也一直在留神聽著青枝和穆溪的對話。

在她們對話完成後,他趕緊提筆在本子上記下了青枝的這次治頭疼的方法。因為這個方法醫書上是沒見過的。

青顏見穆溪有想離開的姿勢,道:「青枝,拿幾包助眠葯出來。穆溪不是要先試下方大夫的方法嗎?她靠自己早了睡不著的,得靠葯睡。」

青枝便從葯架上拿出十幾包配製好的助眠的葯出來,放在櫃檯上,拿布包好了。

青顏將藥包塞進穆溪手裡,道:「拿去吧……」

穆溪正要從袖裡掏出銀子,青顏道:「快別見外了,不然我生氣了……」

「這樣不行。」穆溪執意要付銀子。

「你再這樣就沒把我當姐妹。」青顏按著她的手,不讓她從袖裡掏出銀子。

青枝懶得看她們如何客套,回到櫃檯內坐下開始看醫書。

穆溪邊和青顏客套邊看了一眼青枝,面上如有所思,然後她突然對青顏說道:「我好久沒去過你家裡面了,今日既然路過,在你家玩上片刻吧。」

青顏道:「行啊,那咱們去後院。」

兩人說著往後院走去。

青枝扭頭看了看穆溪的側影,見她側影看著也美極了。

接著看到的便是背影,好一個婀娜多姿的背影。

心下疑惑,陸世康為什麼對這樣的絕色佳人都愛不了超過三個月?

還是說,他天生就是善變之人?

若他就是這麼善變之人,自己該如何收回這份因他而跳動的心?

再看醫書時,便不怎麼看得下去了。

抬頭,就想起那日他雨中那句話——

「說來也怪,此前從不知孤單為何物的本公子,在遇到孔大夫以後,竟品起了孤單的滋味......」。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8章 誰更可信

2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