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書房

第164章 書房

大隸京城武安城。

下午。

秋日的陽光照耀在皇宮的金黃色琉璃瓦上,使得琉璃瓦看起來更黃了。

宮內遍布的大大小小的樹木此時也通體金黃,更是讓整個皇宮看起來滿目金黃之色。

御書房內,大隸皇上胡景卿正在案前批閱奏摺,批閱累了的時候,就站在窗口看看窗外的樹,以及隨風飄落的黃葉。

休息片刻便又走回房內接著批閱。

申時三刻時分,就見太子蕭匆匆入門而來。

「父皇,孩兒有要事相商……」太子蕭進來后彎腰行禮道。

「有何要事啊?」皇上抬頭看了他一眼,見他神色甚是激動。

「父皇,孩兒得到消息,說鄭勁的宅子被燒了......」

「這個朕昨日就聽聞了。若是無事,你便回去吧……」雖然這事讓他也頗為震撼,但同時他認為,自己這塊心病總算是去了。

再也不用擔心他有東山再起之心了。

「父皇,您就不想知道是誰人燒的?」

「誰人?莫非你知道?」皇上疑惑問道。

「父皇,您看下這封信。」

太子蕭說著將信承上。

皇上拿起信匆匆看了,疑惑道:「這信的內容當真可信?」

太子蕭道:「信是我好兄弟陸世康寫的,他最近一直在派人觀察他家的動靜,應該可信。」

「那依著他的推測,鄭勁的長子鄭杭肅必然會去找周鵬?」

「孩兒認為他分析的不無道理。所以,孩兒認為,現在必須立刻準備強兵強將去陳洲。畢竟此處距離陳洲所去甚遠。」

「現在不是時候。」皇上搖頭道。

「現在因何不是時候?」

「周鵬必然不會輕舉妄動,畢竟這事關重大,關係他族裡眾多人的安危。在謀反之前,他必然會去查清鄭宅被燒的真正原因,只要他查明鄭宅被燒和咱們皇家無關,他就不會出兵。」

「可是那鄭杭肅必然做好了被查的準備,不會輕易讓周鵬查出來是他乾的。」

「周鵬不是傻子,何況我聽說他有個聰穎過人的夫人,為兄弟一怒而起的事他是不會輕易做的。再者,若是我現在就開始勞師動眾派兵前往,周鵬必然以為鄭宅就是我們燒的。他還會認為,我除去了鄭勁還不夠,如今又想拿他開刀,本來不想反也會反了。」

「父皇所慮甚是,那就聽父皇的,先靜等些日子再說。」

.

陳洲。

平康王府內。

青灰色的琉璃瓦之下覆蓋著的是青灰色的建築。

一個身穿大紅色羅裙,面容姣好,身材纖細的女子依在欄杆上拖腮站著。

她鮮艷的紅裙與青灰色調的整個院落形成鮮明的對比。

她就是平康王周鵬唯一的子女,周靜。

雖周鵬和夫人明氏均容顏一般,卻是意外地生出了一個容顏姣好的女兒,讓老兩口甚是滿足。

又因為明氏在生第二個孩子時那孩子剛落地就夭折了,後來也再沒有子嗣,於是周靜便成了兩口子唯一的愛女。

現在,她靜靜依在欄杆上,往前望去。

前方便是另一座兩層閣樓。

邊望著閣樓,她邊嘆息了一聲。

後面正在房裡做女紅的一個丫頭道:「姑娘又嘆氣了?」

另一個丫頭道:「她這兩日時不時地嘆氣。」

周靜對著房內說道:「蕎麥,春香,你們兩個胡說什麼呢?」

「我們有胡說嗎?春香?」叫蕎麥的那個丫頭捅了捅春香的胳膊,問。

「沒有,我們說的都是實話。」

「算了不理你們了!」周靜說著便離開欄杆,向樓梯處走去,然後下了樓。

到了前面那棟樓,她便走了上去,到了二樓的書房,她從書架上拿起一本本朝文人文遲的《西洲十年》,坐在靠窗的桌前讀了起來。

雖眼睛盯著書本,神情卻在遊離。

她在聽著隔壁的動靜。

她知道,那位鄭勁的長子,鄭杭肅,就在隔壁屋裡住著。

她是在他來的那天傍晚聽說他來了的。

春香是這樣告訴她的:「姑娘,咱這府里總算來了個生人了!」

她那時問:「誰?」

春香道:「聽吳大白說,是鄭勁的長子,叫什麼鄭杭肅。」

春香和府里的清掃院子的吳大白是同鄉,兩人都是附近錢村的村民。

「鄭杭肅?鄭勁長子?他來這兒幹嘛?」她疑惑問道。

「不知道啊。」

第二日,她就在靈堂上親眼看到了他。

他一身雪白,沉默得像一隻不會說話的樹。

面孔上恰到好處的哀戚之色並不讓人覺得他可憐,反而覺得他可敬。

他站得直直的,如傲寒之松柏。

那一瞬間,她的心房裡好似闖進了一隻小鹿。

她透過人群偷偷看他。

不管站在何處,都情不自禁地往他那邊望著。

遺憾的是,他從沒看過她。

除了靈堂上那次以外,她便再沒有見過他。

府里男女不同吃,所以,她難得有見他的機會。

聽春香說吳大白說他住在她前面的那棟樓的二樓,書房的隔壁那屋,於是她今日特意來書房看書。

她想遇著他。

她凝神靜聽,隔壁屋似乎沒什麼動靜。

她希望他也能來這房間里看書,如此便可以偶遇了,但是,一天過去了,她沒見到他的人。

第二天她又去書房看書了。

看了一個時辰后,她聽到了背後的腳步聲,於是端坐在桌前,也不敢回頭看,就覺心跳得厲害。

她知道來的不是父親,若是父親,必然在剛開門看到她便會喊她的名字。

也一定不會是府里的其他人,若是其他人,必然會在剛進門時叫她一聲「姑娘」。

而來的這人,卻是什麼也不說。

她就猜到是他了。

腳步聲在房間某處停了,然後她聽到了他翻動書籍的聲音。

她的心跳近乎要跳出胸腔一般。

沒過多久,她聽到房間里腳步聲又響起,這次是往門口的方向去的。

腳步聲離開后,她就聽到了隔壁那屋關門的聲音。

她的心跳這才慢慢平復下來。

第三日,她又去了。

和昨日一樣,她在書房呆了一會之後,便聽到了背後的腳步聲,他仍然不說話,只是站一會,翻動片刻的書便離開了,讓她不禁猜想他是找本書回房看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64章 書房

29.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