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孔大夫,這房子有何病症?

第170章 孔大夫,這房子有何病症?

錢六回來后,青枝又讓他幫自己去辦一事,那就是去玉照茶樓預定兩個包間去。

預定的包間一個是聽林間,即是給陸世康和穆溪用的。

而另一個房間,聽泉間,是給自己偷聽用的。

錢六見要預定兩間,疑惑地問:「青枝,你既然想當和事佬,怎麼不和他們一個包間么?」

青枝頭也不抬看著醫書道:「我怎麼能一直和他們一個包間?他們和好了我便自己在那喝口茶再回來。」

錢六一想也是,青之可極少有放鬆放鬆的時候,於是趕緊又趕到了玉照茶樓定包間去了。

在錢六離開后,青枝又開始考慮自己要不要再買身衣服喬裝打扮打扮,沉思片刻后,她決定不買了。

她可以和他們的進出茶樓的時間錯開。

她若是早於他們半個時辰去,晚於他們半個時辰回,到時候一定不會遇到他們。

主意一定,便開始安心看書了。

這些日子病人少也有不少好處,那就是可以有更多的時間看醫書,糾正醫書中的謬誤,以及還有時間做偷聽陸世康這種她自己也覺得荒謬之事。

第二日。

是個天氣晴好的日子。

青枝早早就到了玉照茶樓二樓的聽泉間,比之前想的提前半個時辰還要早個一刻鐘。

事實證明,好在她提前了這麼久,不然就有可能會碰上穆溪了。

她被茶樓小廝引進聽泉間,茶水上來后,她未動茶水,而是站在窗口的窗帘后,從窗帘的縫隙里往下看,就看到樓下的穆溪剛剛下了轎子,往茶樓處走。

她居然提前了半個時辰來?

就見她今日穿得甚是華麗,一身裁剪極好的白色羅裙將她的身材襯托得更加完美。她的臉雖然從上往下看不清楚,但想來是經過了精心的打扮的,這一點從她那一絲不苟布滿飾品的髮髻可以看得出來。

這麼個美人兒,陸世康當真可以無動於衷?

正胡思亂想時,就聽到了過道里的腳步聲。

聽著應該是兩人的腳步聲。

腳步聲在自己這間的左側那間也就是聽林間的門口停了,接著是茶樓小廝的聲音:「姑娘,這便是聽林間了,請進。」

接著是兩人進去的腳步聲。

接著,她聽到了穆溪和茶樓小廝的對話。

小廝問穆溪:「姑娘要喝什麼茶?」

穆溪回道:「玫瑰茶和綠茶,再拿點吃食來。」

「請姑娘稍等。」

然後就聽到有腳步聲遠去,看樣子是茶樓小廝離開去端茶具和零嘴兒去了。

見小廝和穆溪的對話自己可以聽得一清二楚,她知道自己選對地方了。

因為這茶樓無門,門口是布帘子遮著,方便小廝來回進出。

這個茶樓也有密閉性不錯的雅間,要更貴些,更隔音些,但,那當然不是適合偷聽的地點。她自然不會選擇。

現在,穆溪已到,就只等陸世康了。

她站在窗口窗帘處,從窗帘縫隙里往下看。

下面人來人往,車水馬龍。

站在窗口時,下面的喧鬧之聲便不絕於耳。

過了約摸半刻鐘,陸世康的轎子出現在了樓下。

在他下轎的那一霎那,看到他身穿白色長衣的身影出現時,她心跳突然有些加速。

心跳加快的原因不是因為情感,而是別的。

這是想要看好戲,知道真相,以及擔心自己會被他看到的這些原因加起來而導致的心跳失常。

她輕輕吐了一口氣,然後從窗口處走回了房間內,坐在了房間正中的茶桌旁的長椅子上。

坐下后,她看了眼門口的布簾,很好,遮得嚴嚴實實的。

不用擔心被他看到。

不過,他本來也不經過這兒,那間比這間靠近樓梯。

沒過多久,她就聽到了外面過道里的腳步聲,越來越近的腳步聲,一聲一聲都似踩在她的心跳上。

那必然是他的腳步聲了。

不急不慢。

她甚至可以從中想像得到他從容不迫的優雅舉止。

腳步聲在隔壁的門口暫停了一刻,然後她聽到布簾被掀開的聲音。

「是你?」他應該還站在門口,他的聲音是從門口發出的,聲音中透著訝然。

「陸公子,好久不見。」穆溪的聲音從房間里側傳來。

青枝凝神靜氣聽著。

能聽到他走了進去。

但,接下來卻聽不到他們在說什麼。

難道,他們在沉默?

還是,他們在竊竊私語?

她站了起來,走到牆壁邊,側臉將耳朵放在牆壁邊聽著。

兩隻手無意識地放在牆壁上。

隔壁間里。

陸世康坐在穆溪對面后,半晌沒出聲。

他不出聲,穆溪也不知道說什麼好,就臉紅著坐著,想著該怎麼開口說第一句。

突然聽到陸世康低聲道:「穆溪姑娘請稍等片刻。」

穆溪見他聲音低沉,似是刻意壓著,也低聲道:「好。」

陸世康輕輕出了門,便先到了左側的隔壁屋望月間前站了站,見裡面傳出來了兩個男子聊天的聲音,於是又輕輕走到了右側的隔壁那屋門前。

門上方的牌子上寫著聽泉間。

裡面沒有傳來任何聲音。

他輕輕掀開布簾,就看到了趴著牆邊側耳傾聽的孔大夫其人。

他走了進去。

為了不讓孔大夫聽到自己的腳步聲,他下腳極輕。

走到她身後,他將一隻手壓在她放於牆上的手上,低聲問:「孔大夫,這房子有何病症?」

青枝本來一直在留意聽著那間里的動靜,突然一隻手壓在自己手上時,嚇了一跳。

待聽到他的聲音,心跳就更是要跳出胸腔一般。

感覺到他就在自己背後,他吐氣的氣息就在自己頭頂,她不敢轉身,還沒想好怎麼回他,就聽到頭頂他的聲音又在低聲響起:「孔大夫可是在為這房子把脈?」

他的手本是壓在她放於牆上的手上,現在則將她的手輕輕抓在手中,道:

「孔大夫的手當真是厲害,可以為人把手腕處的脈博,可以為人把心處的脈博,如今還能為牆壁把脈博......」

她還是沒想好怎麼回。

「孔大夫,這房子有何病症?」他又重複了剛才的第一句。

「它......」

她無法回他。

就聽他又道:

「它是年久失修了?還是心跳失常了?或是地基有了問題?不然孔大夫因何出現在這兒,為這牆壁把脈?」

句句調笑。

而她,一句話也說不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70章 孔大夫,這房子有何病症?

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