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愛信不信

第171章 愛信不信

她愣著不知道如何是好,也不想轉過身面對他。

她知道此時自己的臉要多紅有多紅。

也不知為何,自己總是親自把自己推入尷尬的境地。

與他相識的歷史,幾乎就是自己的半部尷尬史。一輩子沒遇上過的尷尬事,都在這一個月內遇到了。

她還能說什麼?

見她一個「它」字以後沒一句話,他道:「既然孔大夫有時間過來給好好的沒一點裂紋的牆壁把脈,必然是極清閑了,既然如此這般清閑,不如陪本公子喝喝茶吧……」

說著,將她從牆壁邊拉到座位上,他自己也在她對面坐了下來。

「本大夫沒時間喝茶,本大夫要回去了……」她說著便站起身來。

誰知道剛剛起身,還沒邁步,就看到了門口的帘子被人掀開了一點,有個頭伸著往裡看,不是穆溪姑娘是誰?

這穆溪左等右等陸世康不來,正疑惑他去了哪兒的時候,突然聽到了隔壁間里似有他的聲音傳來,於是打算看看他是不是在隔壁間里。

掀開了一點兒帘子,就看到了陸世康正在青枝對面坐著,而青枝正站了起來。

「你們?」穆溪姑娘臉上寫滿了震驚。掀起帘子,人也走進了屋裡半步。

帘子在她身後瞬間合上了。

見陸世康抱臂坐著,一副什麼也不解釋的樣子,青枝只好對她道:「我剛好路過,就上來喝口茶。」

「可是,怎麼這麼巧,就在我們隔壁喝?」穆溪又道,仍是一副不解的模樣。

就聽陸世康回道:「穆溪姑娘有所不知,這位孔大夫喜歡你喜歡得緊,所以安排了你和我見面,孔大夫不過是想等我拒絕你后安慰你,好能趁你正虛弱的時候打動你。」

穆溪更震驚了,這不是陸世康安排的約會?

原來居然是青之安排的?

陸世康最近和青之走得近,所以知道青之對自己的想法?

自己這麼多年,怎就沒看出來?

但,不管如何,一聽到他言語中的「拒絕你」那三個字,心情便突然又跌到了谷底。

「孔大夫,不好意思我對你......並無興趣。」她對陸世康剛才的話信以為真。

青枝連忙道:「不不不,穆溪你誤會了,我安排你們此次見面只是為了讓你們和好如初,並無他意。你可千萬不要聽陸公子胡說,我真的就只是覺得你這麼痛苦我作為友人看不過去而已……」

現在無法解釋自己來這兒的原因,她只有順著陸世康的說了。

穆溪臉色極難看,道:「你們都不必說了!告辭!」

就聽陸世康道:「穆溪姑娘稍等。」

「陸公子何事?」穆溪看也不看陸世康,只是看著腳下的一小塊木地板道。

「穆溪姑娘自己覺得,和本公子算真正開始過么?」

穆溪聽他如此問,愣了一下,半天後道:「不算。」

確實不算,每次都是自己讓他出來,說話也多是自己在說,而他對自己始終沒有說過什麼親密的情話。

她能感覺,他之所以讓自己接近他,無非是想確定自己是不是他想愛的那種人,發現自己不是以後,他便義無反顧的離開了。

所以,聽他這樣問,回想了以往的種種后,她才明白過來,自己和他從沒有算真正開始過。

陸世康又道:「既然我與姑娘從未開始,姑娘又何必再傷心下去?」

穆溪咬了咬嘴唇,道:「原是我自作多情了,我本以為,陸公子也和我一樣用力投入過,只是不愛表露出來而已。如今知道真相,以後再也不打擾陸公子了,此前曾多次打擾,本姑娘甚感抱歉,望陸公子勿怪。」

她有些難過,因此說話時聲音有些顫抖。

以前每次見面之後,自己都會陷入回憶里很久,分析著他的一舉一動,那時候她以為,他對自己也付出了真心,只是不愛表達而已。

沒想到那時所有的分析全是誤判。

似乎是難以承受這個結果,她說完便將布簾打開,人也匆匆離開了。

接著門外就傳來了她小跑離開的聲音。

一個在意自己形象的美貌女子能在有人來往的茶樓這種地方跑起來,看樣子心被傷得不輕。

「你看,你又惹人家傷心了!」她的腳步聲跑遠后,青枝道。

「怎麼,此次不是孔大夫惹得么?」

「你不能否認你才是她痛苦的源頭......」

他不理會她這句話,而是轉移話題道:

「孔大夫需不需要本公子寫個名單,將與本公子有過交流的女子都寫下來交給孔大夫,孔大夫好一個一個地把人家約出來,然後本公子再一個一個地和孔大夫解釋?」

青枝不理會他這句話,只是道:「本大夫要回去忙了,陸公子這麼閑便自己喝茶吧……」

說著便往外走。

手卻被他抓住了,人也被他拉著動不了。

「陸公子想要幹什麼?」

「你既然約了本公子出來,說明你想念本公子已經入骨,本公子就勉為其難,和孔大夫一起呆上片刻。」

「誰約你了?」

「信不是你寫的?」

「可......那是......」接下來的話不便多說。

「你怎能言而無信?」

說著他從袖裡掏出她昨日寫的那張信紙。

她看到它,好像它在訴說著自己又犯了一次的糊塗,於是伸手就去拿它,想要撕碎它。

但,手還未到邊上,信紙就被他拿起,「孔大夫莫不是想毀滅證據?」說著他重又將它放進袖裡。

「你留著它想幹嘛?」她惱道。

他唇角微揚道:「等我晚年記憶力不好的時候,或許需要看到它才能記得今日之事了,到時候我和我們的孫子孫女們講起今日之事,他們會怎麼想你今日之所為……」

哼,他這意思是留著它當自己出醜的證據,還要講給後代聽?

然而轉念一想,誰要和他白頭偕老了?

八字都沒一撇呢!

「我從未想過某日會嫁給陸公子......」她實話實說道。

對於這種太招女子愛慕的,最多就談個一段時間趕緊跑得遠遠的。

就聽他道:「我信。」

「你愛信不信。」她道。

「走,帶你去個地方。」他起身道。

「哪裡?」

「一個好地方。」。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71章 愛信不信

3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