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借宿

第175章 借宿

此時已經中午,眾多人挖了一小會野菜先回庄旭清的宅子吃中飯,然後又回來接著挖。

花了半下午的時間,二十來人挖了幾個布袋子的菲菠菜。

由庄旭清騎馬在前面帶路,青枝和陸世康坐著王呂趕的馬車,一家一家去以前的學生家裡送菲菠菜。

對於沒有病的那些孩子,也一樣送了一些,一是為了以防萬一。二來,也是最主要的原因,藉此機會讓他們明白那些孩子生病不是庄先生的問題。

學生父母們見是大夫跟著來,又說的甚是篤定,這些學生家長也意識到了原來並不是庄旭清那裡的水有問題,更不是他在米飯里下了毒,原來是只吃了鹹菜作為唯一的菜食造成的。

也有的學生家長對青枝的話將信將疑,但也決定讓自己生病的孩子一試。畢竟沒別的法子。

就這樣,幾乎到了天黑時分,三人方才去完所有的學生家裡。

從最後一個學生家裡出來,到了村口分別的時候,庄旭清問:「此次孔大夫如何收費?」

他認為此次孔大夫幫了他大忙,收多少他都願意接受。

青枝道:「費用就算了,庄先生也不曾收取學生的費用,我就更不能收取先生的費用了。」

庄旭清道:「這怎麼行?」

「我要是收取先生的費用,就會慚愧得睡不踏實了。先生萬莫再提起費用一事。」

庄旭清嘆息了一聲,道:「那老朽就多多感謝孔大夫了。若是那些學生吃了孔大夫說的野菜能夠好轉,我就送面錦旗給你家藥房掛過去!」

青枝微微一笑,道:「這個真不必了,天色已晚,庄先生路上小心......」

「如此老朽就不多客套了,兩位趕夜路,也要多加小心,咱們後會有期。」說著打馬而去。

此時天色已經微暗。

王呂也抽了一下馬鞭,趕起了馬車。

到江北城少說還要個把時辰,青枝忙活了半天,此時有些累了,便靠在後面的椅背上想要休息一會兒。

不曾想,竟然很快便睡著了。

.

醒了的那一瞬,青枝發現自己竟然躺在一張床上。

床簾關著,從有些透光的床簾往外看去,最先入眼的便是牆壁上的一隻泛著昏黃燈光的油燈。

心裡一萬個疑惑,這是在哪?

她立刻從床上坐了起來。

拉開床簾,環顧四周。

牆壁看起來像是泥土牆,傢具甚少,只是一張床,靠西牆的一隻桌子,以及靠東牆的一隻衣櫃而已。

看傢具質地,現在自己所在的應該是不甚富裕人家的房間。

這屋子看起來更有點像是鄉間的農家住宅。

她匆匆走了出去,見外面正有一輪明月掛在東天邊,看樣子是剛剛升起。

院子里傳來水流的聲音,聽著像是在洗什麼東西,接著就聽見一個老婦人說話的聲音:

「今天就吃這些吧,反正咱也沒別的能招待人家的。」

然後便又聽到一個中年女子的聲音:

「這些夠了,多了也是剩下……」

接著又是一陣淘洗什麼東西的聲音。

聽這對話,這兩人應該不是什麼壞人,於是走上前去,就看見一個老婦人和一個中年婦女在月光下洗菜。

「公子你醒了?」老婦人看見她走近,問道。

聲音聽著頗為和氣。

「我能問下阿婆我現在是在哪么?」

「我們這是韓家村。」

「那,你們有沒有見過我的同伴?」沒有看到陸世康和王呂,她心有些急。

她不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你說的可是那兩個和你同來的男子?」

「正是。」

「他們在那邊屋裡。」老婦人手指著西邊的一間屋子說道。

看到那邊的屋子亮著昏黃的燈光,她對老婦人道了聲謝便立刻往那屋的方向走去。

到了屋裡,就見王呂正在舊布條幫陸世康纏著手。

地上有隻盆,盆子里看著一片血紅。

「陸公子,你怎麼了?」她急急問道。

王呂回她道:「我家三公子手受傷了,我正在幫他包紮……」

「你們為什麼不讓我來包?」她趕緊走了過去。

「我家三公子說這手上的傷是小事,不能叫醒你。」王呂回道。

「這怎麼就是小事了?」現在她已經走到陸世康身旁,王呂就退了下去。

她看了一眼地上的盆子,「這傷口是洗過了?」

王呂道:「我按著之前孔大夫您用過的方法,把鹽倒入涼白開水,就用這樣的水洗了下。」這是他在三公子在望江樓受傷后他聽齊方說的孔大夫用的方法。

青枝解開了王呂包好的舊布條,查看陸世康手上的傷勢,就見傷口在手掌下端,傷口長約半寸,眼下仍在往外滲血。

只看一眼她都覺得疼。

「草藥沒放就綁布條?」她問。

「三公子說這是小傷,不用放草藥。」

「半寸的傷口還小?」她簡直不知道說什麼好。

這兩人簡直沒有一丁點醫學常識。一個大膽命令,一個也敢大膽照做。

到時候引起破傷風就麻煩了。

好在任何時候她都不曾忘記在懷裡放入備用藥包和紗布。

她從懷裡掏出備用藥包和紗布,先敷藥,邊敷邊問:「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有人突然從路邊衝出來襲擊轎子,將三公子刺傷了。然後我趕著轎子拚命跑,甩開了他們。因為三公子手上有傷,我怕他失血過多,就趕到這個離大路遠些的村裡,先給他包紮傷口再說。」

青枝沒想到自己能在轎子里睡得那麼沉。

「為什麼不叫醒我?」她看著陸世康問。

陸世康道:「見你睡得沉,不想吵醒你。」

「什麼事重要不知道?」

她不知道該怎麼說他了簡直。

「小傷口而已。」他道。

「小傷口不及時處理照樣會致命。」

王呂這時插話道:「當真會這麼嚴重?」

「我是大夫,有必要騙人?」此時已經將藥包敷好,她開始纏紗布。

「那好在孔大夫您醒了。」王呂接著轉移話題,「今日不宜再行路了,只能就在這村裡住宿一晚。因為他們必然還是沿著回江北城的路找我們,畢竟此處距離江北城只有二十里路了,他們不會走認為我們會在外過夜……」

陸世康本也如此打算的,此時點頭道:「嗯,只有如此了……」

聽到要在外過夜,青枝有些擔憂,畢竟今日一早就出來了,也沒和家裡打聲招呼。

只有田六知道自己去了玉照茶樓,若晚上家人在玉照茶樓尋自己不著,又要提心掉膽了。

但,若是回去吧,誰知道那伙人又埋伏在何處?

回去路上必然危險重重。

思來想去也只有在此借宿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75章 借宿

30.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