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乞丐的義氣

第178章 乞丐的義氣

就在鄭杭裴一直盯著面前那隻碗一言不發的時候,有個坐他右邊的乞丐說道:「我說,你們有沒有聽說,馬上要發生戰爭了?」

說這話的是個小名叫東子的乞丐,二十來歲,身材細細長長的,兩隻眼睛小得似是總是耷拉著,像沒有睡醒一般。

正是他把當時走投無路的鄭杭裴領到乞丐的隊伍里來的。

「你聽誰說的?」另一名乞丐問道。

鄭杭裴聽得出現在說話的是叫張風的乞丐,他們習慣叫他的外號,張瘋子。

人如其名,瘋瘋癲癲的,沒個正經樣兒。

那叫東子的乞丐回道:「我那天在茶樓邊上給店小二討要茶水時,聽裡面的人聊天時說的,一聽到要發生戰爭了,我就在茶樓外面聽了會。」

張瘋子道:「那他們怎麼說的?」

東子回道:「聽說是因為一個叫什麼鄭勁的一個人的宅子被燒這事引起的,反正也不知道為何,那鄭勁的大兒子鄭杭肅在宅子被燒后就跑到陳洲去找平康王周鵬了,然後周鵬就去幫他調查他家宅子被燒的原因,據說調查出來是太子派人燒的,於是平康王作為鄭勁的生死之交的兄弟,就決意給他兄弟報仇。」

東子說的時候,沒有在意到坐他旁邊的鄭杭裴面上的神情由本來的一臉木然變得突然眉頭緊緊皺起。

他繼續說道:「這戰爭要是真打起來的話,咱們的日子可就難過嘍!」

張瘋子不屑說道:「就算真發生戰爭,又和咱們有什麼關係?咱們又不參與到戰爭中去,管他們怎麼打呢!」

東子斜了他一眼,道:「你傻啊?要是真打起來,到時候別人自己都自顧不暇,還有錢財施捨給咱們?再說了,你知道會不會有哪一方有個狠心的人,攻進了城就開始屠城?」

張瘋子道:「那按你說的,要是真打起來,咱們不只討不到錢,到時候還可能有生命危險?」

這時另一個一直未出聲的乞丐,被人叫做阿福的說道:「東子,你還是沒有說全,到時候戰爭打起來,咱們都有可能被哪一方收入軍中,畢竟一打起來雙方都可能傷亡慘重,都要從百姓中擴充軍隊,到時候咱們作為無業游民,不只是要不到錢的問題了,還有可能被強拉到兵營里去,親自上戰場。那就真的很有可能在戰場上一命嗚呼了。」

東子道:「對,還有這個可能。所以啊,能不打就最好不要打起來。」

張瘋子嘆氣道:「這戰爭的事情,也不是咱們說不讓打就打不起來的,最終不還是得某些人說了算嘛?」

東子也嘆氣道:「是啊,咱們只是小嘍啰而已。」

他們說到這裡時,鄭杭裴突然站了起來。

東子就坐他左邊,見他站了起來,於是抬頭看了他一眼,「你幹嘛去?不會一說到快要戰爭了你就怕成這樣了吧!」

鄭杭裴不作聲,只是往前走。

東子覺得蹊蹺,也站起來,走到他邊上,對他道:「小兄弟,你往哪走?想換個地方乞討?到時候你一個人可沒有人保護你了。」

他太了解當乞丐的這門的行規了,若是孤身一人當乞丐,不管到哪都會受人欺負。

他當時就是看他太可憐了,才將他領到自己這邊的。

他看著他的面孔,覺得他有些不太對勁兒,他面上浮現的好像不是害怕,而是仇恨。

就聽鄭杭裴回他道:「謝謝最近這些日子你們收留了我,但是現在我要離開了。」

東子道:「什麼?離開?你想去哪?你不是說你是個無父無母的孤兒嗎?」

鄭杭裴道:「我無父無母是因為我有仇人,是我仇人殺了我父母,現在我要找他們報仇去了。」

東子拉住他道:「就你這樣子去復仇?你打得過誰?」

鄭杭裴道:「兄弟你莫要留我了,我意已決。」

東子見他態度堅決,道:「可是,你怎麼去,走著去?你家在哪的?你仇人又在哪?」

鄭杭裴本來是想先去陳洲找兄長再說,但現在他不便對東子如實相告,只是說:「我的仇人確實是有些遠,所以,我需要一匹馬。你們能幫我湊錢買匹馬么?」

東子聽聞大笑了一聲,道:「兄弟,你知道一匹馬多少錢嗎?」

「多少錢?」

東子伸出十個手指頭道:「沒有十兩銀子下不來。」

鄭杭裴聽了沉默了下來。

但,就算走路,他也要去。然而,陳洲距離此處有多遠,他亦是一無所知,是以他問東子:「陳洲從這兒走,走幾天能到?」

東子:「走?你想走著去?那我和你說吧,你這身板兒,走一個月也到不了。不但到不了,還可能半路上你就累殘了。」

就他這動不動就腿疼的樣子,想必是膝蓋骨弱得很,能連續走上兩天不出事都算好的了。

鄭杭裴聽了東子的話,眸光瞬間暗了。

東子見他突然之間失望得很,心裡突生起對他的可憐之情。

這孩子就是讓人心疼,那日他在街上見他失魂落魄地瞎走時心一軟就將他帶到自己這邊的乞丐隊伍里來,就是覺得他像是個被世人遺忘遺棄的孩子。

他狠了狠心道:「這樣吧,你要真想去報仇,哥就給你偷匹馬去!」

此前,他只是因遊手好閒不想做事而行乞,卻從來沒做過偷雞摸狗之事,今日見他過於可憐,就想幫他去偷匹馬上路。

不過,偷歸偷,也不能偷那看起來本就不富的,得偷個富人家的馬。

就算是劫富濟貧吧。

鄭杭裴聽了東子的話,心頭升起了一絲希望。

他的馬是被人搶走的,偷個別人的馬,就算是扯平了吧。

但,偷盜一事,可不是小事,何況還是偷馬,萬一被人逮到,這可是要入牢的。

「這事不太好辦吧?」

東子拍著胸脯道:「你放心,哥不會讓人給逮住的。哥有辦法。」

鄭杭裴感激地說道:「那就有勞大哥了。」

東子道:「不過,你得和我一起去,給我盯著點人。」

鄭杭裴道:「嗯,那是自然。」

馬是為自己偷的,自己怎麼可能置身事外?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78章 乞丐的義氣

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