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逃跑

第17章 逃跑

當青枝被關在陸世康院里西北角一個小雜物房子,徘徊來徘徊去時,方才恍然大悟自己中計了。

什麼驚天秘密,什麼十日後告訴世人,全是引她自己現身而已。

如果她沒猜錯,他現在肯定馬上就會派人去自己家叫自己來為他看病。

如果他將自己關個幾日,自己便幾日不在的話,那他的疑惑就解了。

自己的女子身份同時也就暴露了。

誰讓自己偏偏想出來個著女裝跟蹤的法子呢,剛好入他的圈套。

她不得不佩服他,這點子絕了。

這同時也說明,他現在還沒確定自己是男是女。

這同時還說明,他還算個正人君子。若他是流氓,肯定早就在趁自己睡著之時用驗身的方式弄明白自己的身份了。

眼下自己要做的,是必須快快逃出去。在他派的人到達自己家裡的藥房之前趕到家裡。

這關係到自己的身份是繼續得以隱藏還是被曝光於眾人之下。

想到這兒,她環顧關著自己的這個小房間。

房間長約一丈,寬不到兩丈,房裡除了西北角堆著的十幾個黑色的酒罐子,什麼也沒有。

房的后牆上面有扇小窗,小窗離地約七尺,窗的下沿比她還高,長寬大約均二尺左右,封得嚴嚴實實的。

如果有可以逃掉的路徑,也就只有這扇窗戶了。但是看房裡這情況,似是沒有什麼東西能讓她藉助著爬上去的。

如果有個桌子就好了,她就可以藉助桌子爬上去。

但如果只能是如果。

房間里只有酒罐而已,這些酒罐只有一尺多些的高度,根本起不到什麼作用。

她焦急地走來走去,在房間里從東到西,又從西到東。

不經意間,她的左腳踢翻了一隻酒罐,也懶得將它扶起,任它在地上倒著。

也許,酒罐可以?

她突然之間心裡亮堂起來了。對,將這些酒罐堆起來,高度一定就夠了。

她立刻開始彎下腰,開始擺酒罐。

先擺了五隻放在窗口正下方的地面上,然而在擺好的五隻酒瓶的上面擺了三隻,在最上面,則只擺了一隻。

這樣酒罐堆起來的高度就有四五尺高了。且酒罐下面多上面少,也頗為穩固。

她在堆起的這堆酒罐邊上另放了一隻酒罐,然後藉助這隻酒罐小心地踩到了她堆起的那堆酒罐上。

站在第一層酒罐上,她的手上可以輕易觸及窗戶。站在第二層的酒罐上時,她的腰部剛好到窗口的下沿。再往上站的話,她要彎著腰站著了。

她推了推窗戶,窗戶被輕輕一推便開了。站在窗口,她可以看到窗下面有個行人正在經過。

她認出了,這小房間的后牆的外邊正是陸府北邊的慶春街。

待那個行人離開后,她才開始行動,從推開的窗戶處,她輕輕鬆鬆地爬了出去,跳到了外邊。

從七尺高的窗口跳下來可並非易事,跳下來的一瞬,她感覺到腳因剛才那一跳疼得像被什麼東西重壓過似的。

來不及揉它,她便開始奔跑起來。

她需要立刻找到一輛馬車,能載著她去孔家藥房。

從空無一人的慶春街跑到熱鬧的車水馬龍的明月街,她用了吃只紅棗的時間。

讓她絕望的是,明月街上雖然人多轎多,但想要立刻找到空轎子,卻非易事。

唯一的辦法,只能是強行阻攔一個轎子了。

想到這兒,她立刻向路的不遠處一輛正向她駛來的馬車的馬夫招了招手。

因轎中有人,那馬夫並未理會她,繼續向前而去。

有了前車之鑒,在下一輛馬車又經過時,她提前站在了路中間,強使馬夫將馬車停了下來。馬夫向她大喊道:「姑娘,你想找死不成?」

「我有急事,大哥拜託了,公子拜託了,我真的有急事,很急很急的事。」她彎著腰對著車夫和轎子裡面的公子陪著不是。

那公子笑道:「既然姑娘如此著急,本公子便將這轎子讓於姑娘了。」說著,便付了馬車費下了車。」

她上車后,對馬夫快速說道:「請大哥帶小女子去城東孔大夫家。」

「姑娘,你這麼著急去孔大夫家,是你自己病了,還是家人病了?」

「我去那是為了我家老夫人叫孔大夫。」

「看你樣子穿的應該也是大戶人家的丫頭,怎麼就連個馬車都沒有呢?」馬夫心下疑惑。

「我家的馬車……,被我家姑娘出門用了,她走的時候我家老夫人還沒發病。大哥能不能快點?我家老夫人真的不能等得太久了……」雖然馬夫已經速度不慢了,但她還想他能更快一點。

「既然是人命關天的事情,好吧,我便以最快的速度讓你趕到孔大夫家。不過咱們不能走最近的路線了,需要繞著一些路走,因為最近的路線都是人多的地方,跑不起來。要是萬一跑起來時撞到人了,咱也陪不起。」

青枝道:「聽您的。您覺得怎麼快便怎麼走。」

「好,咱們就繞路走了……」馬夫說著便在下一個路口離開了剛才一直走的人多的街,往城北一條偏路趕去,待到了兩旁都是田地的偏路上,他抽了一馬鞭,馬匹受了指示,立刻飛奔起來。

一路上風呼呼而過,眼前的田地和樹木在迅速退後。

青枝想著,以眼下自己這種速度,應該會比陸世康派的人早些到自己家的藥房,因為被派去的人必不會像她一樣急著趕路,若是走城中的那些街道,只怕速度根本起不來。

但想到自己還要洗去妝容換上女裝,如此一來,自己的時間也絕不會有什麼剩餘了。

待沿著偏路到了城東,馬車又慢走了一段自己家門前那條行人較多的秋水街,家門口便到了。馬夫停在路邊,看著門牌上寫著的「醫者仁心」幾個大字,對青枝說:「到了。」

青枝急忙下了馬車,付了車馬費,便快快來到家裡前院的藥房,見眼下藥房清冷,無病人光顧,錢六正在讀醫書。只看了一眼,她便立刻從門口退出,去了後院自己房間,迅速退去衣衫,洗去妝容,換上自己那身白色男衫。

此時她才稍喘息了一口氣,然後快步來到前院藥房。

剛在藥房里的長櫃前站定,沒來得及和錢六打個招呼,就看到齊方走了進來:「孔大夫,我家公子請你去一趟。」

青枝道:「行,我和你一起去吧。」

錢六問:「那我也要一起去嗎?」

青枝道:「今日不必了。」

錢六疑惑地點了點頭。他不明白青枝因何早上說過今日會一整日不在家怎地現在又回來了,而又因何以前她總要帶上自己去陸府今日又不帶他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7章 逃跑

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