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名家風範

第182章 名家風範

話說陸世康回到陸府以後,吳山見他進門便道:「三公子,蔣經歷大人家的三公子派了他身邊的陳見來找你,說今日他請吃酒,讓你去醉月樓喝酒去。」

蔣三公子便是江北城經歷大人蔣備的三兒子,蔣何易。

「他何時派陳見來的?」陸世康問。

「有半個時辰了。三公子您還去么?」

「去。」

「那,能不能帶我一起去?」他無非是想湊熱鬧去。

「不能,你需在家中為我收拾明日出行所備物什,記得除了近些日子穿的以外,還要收些天冷時穿的衣物。」

「三公子,你要出遠門?去哪?」

「休要多問,等會也莫要和人說起。」接著,他叫上齊方跟著他上路。

吳山疑惑地看著三公子的背影,心道為什麼出遠門而不能說?

三公子和齊方的身影走遠后,吳山便開始幫他三公子收拾物什,他從東牆的柜子里拿一隻大箱子,先將要換洗的衣物放在榻上,打算一件件裝進箱里。

剛往箱子里裝了一件,就聽見背後有腳步聲傳來,他以為是三公子返回來要拿什麼東西,於是扭頭看了一眼,見來人不是三公子,是何櫻。

這大晚上的也不知道她來此何事,於是他道:「表姑娘,我們三公子喝酒去了。」

何櫻失望的「哦」了一聲。

她來是想讓陸世康看看她剛寫的一首詩的。

她想找的借口是,讓他看看她新寫的詩有什麼需要改進的地方。

這些日子三表哥對她照例冷淡得很,不,應該說比以前更冷淡了,她思來想去,決定以深邃的思想打動他。

美貌行不通的時候,便只能另闢他徑。

她從昨日開始苦思冥想著一首關於秋的詩,直到剛才,她才將它拼湊完整並付諸筆墨,詩是這樣的:

傷秋

冷風瑟瑟吹,苦雨蕭蕭落,

若言秋何處,美人心裡頭。

她認為自己這詩寫的非常好,既有傷秋的悲涼之感,還暗暗的將自己心裡的哀傷給表達了出來。

現在聽聞陸世康竟然不在,一路上的幻想中的美好場面便成為了泡影。

在路上她一直想著的是,在她念了這首詩后,三表哥對她生出一種士別三日刮目相看的賞識之心。

但,在她最想他在的時候,他竟不在。

她手裡捏著那張寫了詩句的紙,一時之間不知道自己此時該離開呢,還是該在這兒等他回來。

吳山剛才回了她的話后就又將頭扭回去放衣服了,感覺似乎沒聽到她離開的腳步聲,於是又扭頭往剛才她站的方向看了一眼,見她還站在原處,手裡捏著張紙。

「表姑娘是寫了信給我家三公子么?」

「不是信。我寫了一首詩,本來想讓你三公子幫我看看哪裡有要改動的,可是他喝酒去了。」

「詩?表姑娘怎麼這麼雅興,竟然興起了寫詩的愛好?」

「習作而已。」她木然答道。

「那,我能看看嗎?」吳山道。

何櫻走到他近旁,將那張紙遞給他。

吳山將手裡拿著的衣服放進了箱子里,接過她手裡的紙張看了一眼,道:「表姑娘真是好文采。」

其實他根本不知道她寫的是好還是不好。反正,誇就對了。

何櫻在他看自己寫的詩的時候看到了放在地上的箱子,剛才她的心思都在因陸世康不在而失望那上面了,所以沒留意到地上的箱子。

她眼睛盯著箱子驚訝問道:「怎麼,我三表哥又要遠行了?」

「嗯,聽他的意思,這次可要離開不少日子。」說完這話才想起,剛才三公子和他說過,不要給任何人說起的。

但是又一想,箱子放在這地上了,想瞞也瞞不住啊。

何櫻道:「可是,他怎麼府里誰也沒說?」若他果然明日要出遠門,怎麼府里一點兒消息都沒有?

吳山道:「那可能明日他走之前再和府里的人說吧。」

聽到陸世康明日即將要遠行,還一去要不少日子,何櫻本來打算先離開這兒等會再來,現在則改變了主意。

一想到等會陸世康回來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萬一她回去再來的話,他很有可能已經關門睡覺了。

而明日他出門之前必然忙著和眾人辭行,自己也不便來問他關於自己這首詩的事,那麼,這詩豈不是要是等到若干日子以後才能被給他看到?

想到這兒,她問吳山道:「吳山你也喜歡詩嗎,要不咱們在這兒一起練會詩?」

她根本不想和他一起練詩,但,她又想不到別的可以留下來的借口。

吳山誠實答道:「表姑娘您說笑了,我是個粗人,對詩可一竅不通。」

何櫻道:「這倒無妨的,我本來也不感興趣的,但是你看,我現在就感興趣了,你只要稍加練習,便也會喜歡了。」

吳山可不是傻子,他一早看出來了她就是想在這兒等著三公子返回而已。

他不動聲色回道:「既然表姑娘這麼喜歡,表姑娘便自己在這兒練吧。我可要收拾東西了。」

何櫻道:「那也行,你忙你的,我練我的。」

說著,她自顧自地吟了起來:

「秋來……梧葉黃,秋雨……涕……成行,

無人可……說愁,唯有淚兩行。」

覺得不錯,她將這首詩反覆吟了幾遍,暗自得意於自己竟然在短短的時間便吟出了一首詩,還非常有意境。

她認為,這樣悲哀傷感的詩句,最能打動人心。

她打算等會陸世康回來就立刻將兩首一起吟給他聽。

吳山在她吟的時候背對著她撇了撇嘴,剛才她那首是關於秋的,這首還是,不說別的吧,就是覺著她看著喜氣洋洋的面孔,怎麼也和她詩里的感覺搭不上邊兒。

不過,不管她吟的怎麼樣,誇就對了。

於是,他又誇了幾句:「表姑娘真是太厲害了,出口成章啊!以後我是不是要叫您何大詩人了?咦,你還和那個何池同姓呢?姓何的真的都是天生的詩人!」

何櫻道:「哪裡哪裡,我和人家可沒法比。我還是剛剛開始練習呢!」

「剛練就這麼有名家風範了,那以後就更不得了了。」吳山道。

接下來何櫻又吟了幾首關於秋的詩句,都是像前兩首一樣凄凄慘慘的那種風格,吳山一聽到「秋」這個字,就開始耳朵起繭了,但,他一直彬彬有禮地誇著她,用的詞還都是極誇張的。

比如:

「表姑娘你太厲害了!我怎麼不知道原來陸府里還住著一位高人呢!」

「這些句子你也能想得出來?也就你能想出來了!吳山佩服佩服。」

「表姑娘你真是人中翹楚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2章 名家風範

3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