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什麼都不知道的吳山

第184章 什麼都不知道的吳山

第二日一大早,陸世康便帶了護衛齊方和馬夫王呂離開了。

吳山也起了個大早,給三公子忙前忙后,在他們離開后,他心裡很是沒底兒。

直覺告訴他,今日何櫻會鬧出什麼幺蛾子來。

但是,在三公子還在的時候,他又不想告訴他這事讓他煩心。

他們走了以後,他就等著接下來的意料之中的事。

果不其然,在日頭一竿子高時,老太太房裡的笙兒就過來了。

她到了這院里時,吳山正在游廊上呆站著。

「吳山,你叫上其他人全都到老太太那屋裡去。」笙兒說著便離開了。

吳山看著笙兒的背影嘆了口氣。

該來的還真是躲不掉。

他叫上了在房裡說話的周大周三,一起往老太太那屋走去。在路上的時候,他對周大周三說讓他們少說話,一切都讓他自己來說。

周大周三連連點頭。

三人到了老太太院里時,就聽到堂屋裡傳來了老太太氣呼呼的聲音:「怎麼,這不是我孫子?你說讓他去就去了?連個招呼也不和我打?萬一這要是最後一面......」

就聽陸夫人道:「老太太說什麼呢,世康他吉人自有天相。」

吳山心道,怎麼老太太讓自己和周大周三過來,不是因為何櫻?而是三公子私自離開的事?

到了屋裡,就看到老太太和陸知府陸夫人都在,還有個何櫻,其他人卻是一個沒有,看樣子都被打發走了。

何櫻在老太太後面,給老太太捶著背。

老太太見吳山他們三個都來了,問:「吳山,昨夜你三公子做荒唐事了,可是真的?」

吳山不知道老太太指的荒唐事是哪一件,是私自離開呢,還是何櫻那事,於是先是躬身行了一禮,然後道:「老太太,您說的可是我三公子一早離開一事?這事我也......」

話才說到一半,就被老太太打斷了,「誰讓你說那事了?你就說,他有沒有做更荒唐的事!」

吳山聽出老太太的盛怒之氣,看了看老太太,見她老人家果然怒氣沖沖,這還是自己第一次見她老人家氣成這樣。

再看了眼陸知府和陸夫人,臉也是黑得很,那神情都是如果三公子在場一定會命人痛打他一頓的神情。

他沉思了片刻說道:「昨夜三公子回來就睡著了,中間我也去過他那屋,就沒見到他醒過。」

陸知府道:「母親,他都睡了,怎麼可能瞎來?這事等他自己回來問他......」

吳山聽出陸知府的氣似乎消了一半。

老太太沒理會吳山說的,只問:「吳山你只說,你可有看到何櫻睡在你三公子床上?」

吳山道:「看是看到了,可是,是表姑娘大聲叫著讓我們去的,我們去的時候,表姑娘清醒得很,但我三公子卻是睡著的,到底發生了什麼,吳山就不知道了……」

言下之意乃是,一個清醒的人還能被一個喝得醉熏熏的人弄到床上去?

他又道:「還有,我在隔壁屋裡,也沒聽到表姑娘求救啊,如果三公子怎麼對待表姑娘了的話,吳山實在不太明白,表姑娘為什麼不呼救……」

正常情況下,一個姑娘要是在成家之前被人非禮了,不是會大聲求救么?

他接下去說道:「當然,吳山也不在場,到底發生了什麼,吳山只能說自己不知道。表姑娘把我們叫過去時,是讓我們看看三公子燙不燙,我摸了下三公子,額頭正常得很,表姑娘難道這也摸不出來么?所以吳山不明白表姑娘將我們幾個叫到三公子房裡是什麼意思……」

他停了片刻又道:「我們被表姑娘叫去的時候,三公子睡那麼熟,連她叫那麼大聲音都沒有醒過來。不過,吳山還是要說,之前發生了什麼小的確實不知道,所以也無法回答老太太您……」

他雖然句句說自己不知情,卻把自己分析出的判斷暗暗的通過這種方式給老太太說了出來。

在座的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知道事情真相了。

陸知府道:「吳山你下去吧,母親,這事等以後世康回來再說……」

吳山聽出,陸知府的氣已經全消了。

就在這時,何櫻突然將手從老太太肩上拿開,人也突然竄到老太太目前跪下,哭著說道:「我就知道,他們一定會這樣胡說的!外祖母,我沒有辦法自證清白,既然這身子已經被糟蹋了,以後也沒法嫁給別人了,唯有一死了之!」

說著就打算往堂里的柱子上撞去。

老太太趕緊喊道:「吳山,快攔著!」

吳山連忙將她緊緊從後面抱住了。不讓她往前撞。

然後吳山對周大道:「周大,快來幫忙!」

周大便走到何櫻前面,攔著那根柱子。

吳山道:「你別攔柱子啊,你到我這邊來,從後面抱住她!你力氣大!」然後自己先放了手。

周大從後面抱住何櫻后才明白,自己上了吳山的當了。

誰願意抱著這麼個人!

就見吳山皺皺眉頭拍了拍他自己的袖子,好像剛才抱過表姑娘之後,袖子變得有多臟似的。然後他就站一邊去了。

好了,現在換他周大煩了。從後面抱住何櫻,周大心裡有苦說不出啊!

最煩的還在前頭,就見何櫻還是拚命得往前用力,嘴裡還說著:「外祖母,您要是不信我的,我也沒辦法讓您相信了!他們幾個自然是只會向著我表哥的!既然回家以後也無顏見人!您還不如讓我現在死好些!反正我也不想活了!我表哥以前就常常暗地裡悄悄和我說些我聽不懂的話,誰能想到他昨夜竟然付諸了行動!」

老太太皺起了眉頭,道:「這樣吧,你的這件事情,我一定會為你做主,但是現在不是時候。你也知道你表哥的脾氣,得等他回來再說……」

「他回來要是不認賬,我能強迫他娶我嗎!不能!我只能打碎牙齒往肚裡吞!只有外祖母您能為孫兒做主!外祖母,您一定要為孫兒做主啊……」

她說著又掙扎著給老太太跪了下來,眼淚啪啪得往地上掉。

老太太嘆了口氣,道:「你先回去吧,這事我會和你舅父舅母商議的。這事你先對誰也別說,姑娘家的,這畢竟不是什麼好聽的事。」

事情到了這裡,何櫻知道鬧下去還是一樣,於是道:「那孫兒就聽祖母的,孫兒相信祖母定會明辨是非的。」

說著,她扳開周大的手,從房間里走了出去。

邊走邊哭。

那哭聲聽著可委屈了。

「你們也回去吧,回去后這事對府里任何人莫要說起……」老太太對吳山周大周三道。

吳山和周大周三一起出來后,三人邊走邊說著話。

先是周大感嘆了一句:「表姑娘這麼會做戲?」

吳山道:「你才知道?」

「以前沒發現啊!」接著換了一種語氣對吳山道:「對了,剛才你也太過分了!為什麼你自己抱得好好的後來非要讓我去抱她?」

吳山道:「你力氣比我大啊!你看你塊頭大大多了……」

「你也是個七尺男兒,個子也和我差不多......」周大道。

「你比我壯了一點點......」吳山道。

「你可別說的自己多文弱似的,我就不信你連個女人都抱不住!你當你自己是三歲小兒?」

「怎麼說你也我大兩歲......」。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4章 什麼都不知道的吳山

3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