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得公子相救

第190章 得公子相救

青荷家在城西,由於城中騎馬速度快不起來,她便繞道從城北郊的偏路上走。

一大早的,天色還有些微暗,霧氣氤氳,路上沒有一個人。

正路過一片茂密的樹林時,突然從樹林里衝出一個人來,那人面蒙黑布,手持長劍,狠狠刺了一下正在疾行中的馬匹,刺中了馬的右前蹄,馬便突然倒了下去,青枝便從馬上突然摔了下來。

來不及反應過來,她的上半身已經被那人用繩子綁了起來,嘴裡也被塞進了一團黑布。

然後那人手腳並用,將她裝進了一隻麻袋裡。

她心裡又驚又疑,想要大喊救命,卻因為嘴裡被塞了布條而無法出聲。

她感覺自己被他背著往前走,也不知道是往哪個方向,耳旁只能聽到他的腳步踩著落葉的沙沙聲,以及他粗重的喘息聲。

她在裡面拚命用力,想要將自己身上的繩子的結掙開,但,無論如何用力,也只是徒勞而已。

也不知走了多遠,就感覺他將裝著自己的這隻麻袋放在了地上。

頭頂突然一片亮光,知道他已經打開了麻袋的口子。

然後他就把她從麻袋裡拉了出來,青枝抬眼看到的是樹林上方的樹梢。從樹梢的沒有邊界推斷,自己現在所在之處是密林深處。

清晨的樹林滿目蕭條,地上是層層落葉,樹上的樹葉已經落了一半,有的還在枝頭搖搖欲墜,有的正在飄落的途中。

有幾枚落葉正好落在她的身上,頭頂。

身子沾地的那一瞬間,她只覺後背突然一陣寒涼。

那是潮濕的地氣,直往人背上鑽。

這人把她平放地上以後,將劍往旁邊的地上一放,就開始褪她的褲子。

她心道,完了。

這人這種動作要麼就是想知道她是男是女,要麼就是知道她是女子想要劫色,只有這兩種可能。

但不管哪一種,自己都完了。

由於手被和身子綁在了一起,她唯有拚命用腳踢他的手,初始時她一腳正踢中他的手,將他踢的手往後猛地一縮,然後怕疼似的甩了甩手。

為了防止再次被踢,這人將他的腿半跪著抵在她腿上,壓住了她的腿讓她無法抬腳。

他繼續著剛才的手上的動作。

眼看自己的褲子已經被這人從腰間褪到小腹,她只有聽天由命地閉上了眼睛。

就在這時,她聽到上方一聲驚叫,放在自己腿上的那兩隻手也突然離開了自己的身體。

她睜開眼睛往上一看,就見何池正提著劍,往那人刺去。

他手裡的劍是這黑衣蒙面人的。

看來,他剛才已經刺了這蒙面人一劍,因為她看到他手背上一片鮮紅,有血沿著袖子往下流。

就在何池想向那人刺第二劍時,那人腳下一伸,往外一拐,將他絆倒了。

青枝這時連忙站了起來,喊了聲:「何公子小心!」

那人趁何池倒在地上的瞬間開始奪他手中的劍。

為了劍不被那人奪去,何池在地上迅速地一個翻轉,然後站了起來。

那人轉而往青枝奔來,為了保護青枝,何池連忙也追了過來。

那人卻突然一個轉身,一腳踹在何池腹部,此時何池方知中計。

青枝急忙叫道:「小心!」

何池被他踹得失去重心,身子往後仰去,那人趁何池想要穩住自己的軀體不致於跌倒之時,輕而易舉地奪過了他手中的劍。

然後一劍往何池腿上刺去,將何池的右腿刺了一個深深的傷口。

青枝見劍已經被那人奪去,連忙急急道:「此事和何公子無關!請你手下留情,沖我一個人來就是!」

何池卻將身子擋在蒙面人面前,讓他無法靠近青枝。

就在青枝以為自己和何池都會命喪於此時,那人手持著劍,卻突然後退一步。

連退了數步后,便突然轉身拿了劍狂奔而去。

青枝和何池都不曾料到他竟會在有十足勝利的把握之下離開此處。

「看樣子,他無意傷害你。」何池看著那人奔跑而去的背影道。

「他或許是別有目的。」青枝道。

所以他從何池手中奪劍只是為了免得留下物證。

將何池的右腿刺傷,也只是希望他追不上他,利於他逃跑……

她將目光從那人背影上轉向何池,就見他腿上的血一直在往外冒,忙道:「何公子,快快幫我把繩子解開,我給你包紮傷口。」

說著走到他前面,讓自己的後背對著他。

繩結在她後背的位置。

何池幫她將後背的繩索的結解開,然後將繞在她身上的繩索一圈圈繞了回去。

在他將繩子全部從她身上拿開后,她連忙跑到大路上去找藥箱。

匆匆跑到路邊落馬處,找到了從馬背上和她一起跌落的藥箱,將藥箱提著跑到了何池所在的密林深處,將藥箱打開,取出裡面的最上面的那層紗布,先將他傷口流血處用紗布綁得緊緊的,以便止血。

邊纏著紗布邊對他道:「你這傷口這麼深,必須先止住血,然後去我家藥房清洗傷口以後才能正式包紮。」

但是又考慮到這兒距離自己家藥房有些遠,騎來的馬又不知受驚去了何處,自己又背不動他,只好先往南跑到環北路那條街,在街上找了個馬車,和那馬夫一起將他攙扶進了轎子里。

她自己也坐了上去以後,便讓馬夫用最快的速度往孔家藥房趕去。

馬夫見何池右腿從大腿處往下幾乎已經被血浸透,立刻用最快的速度趕馬行進。

到了孔家藥房門口時,天色已經發白。

青枝讓馬夫在門口等待片刻,然後攙著何池下了馬,來到藥房內。

此時錢六正坐在櫃檯后擦著櫃檯的桌面,見青枝回來了,還攙著那位頗有名的大詩人何池,驚問:「發生什麼事了?」

青枝道:「剛才路上遇到有人行刺,何公子救了我,錢六你快快給何公子清洗傷口包紮一下,我要趕緊去我二姐那裡了……」

若不是二姐那邊也急切需要自己,自己自然無論如何也要留下來給何池清洗傷口並且包紮好了才走。

何池畢竟是為了自己才受傷的。

想到錢六對這等尋常的傷口處理非常熟練,她才放心讓他來做。

錢六用吃驚且擔憂的語氣說道:「什麼?有人行刺?是誰?」

「不知。」

青枝說著便急匆匆地跑了出去。

馬夫還在門口等她,在她上轎后,對馬夫急急道:「去城西我二姐青荷家。繞南邊的偏路走。」

剛剛在北邊發生了事,她再也不想從北邊那裡過了!

馬夫聽后便又馬不停蹄地往青荷家趕去。

到了青荷家外的巷子里,青之付了馬費便來到二姐家的門前敲門。

很快王振興走過來開門,見她出現在門口,先是瞪大了眼睛,然後對她道:「你怎麼才來?」

她懶得回他,只道:「我二姐在哪?」

「她還在床上躺著。」

青枝快步走到青荷房裡,就見她正躺在她那三面牆壁擺滿了各種柜子,唯有靠北的牆擺著一張床的房間里的床上。

她正閉著眼睛。

她走近她,將她的手從她的身側拿到自己床沿處,給她把起脈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90章 得公子相救

3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