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如此邂逅

第194章 如此邂逅

這些日子青枝進進出出,給錢六和家裡說的外出的原因是有個病人需要自己多加費心。

初始時家人倒也未覺異樣,畢竟這種情況也常有發生。

後來還是青顏從外面聽到了些風聲,盤問她是不是每日去給何池做飯,青枝只好承認。

青顏倒也不覺得有什麼,畢竟何池是自己妹妹的救命恩人,該還的人情還是要還的。

青顏告訴青枝外面到處都在傳她和何池有什麼不尋常的情感,讓她小心些和何池共處,免得被人誤會些什麼。青枝讓她不用操心。

話說何池在樹林救下青枝這事,知道的人除了被救者青枝和相救者何池這兩位主角,就只有錢六,以及孔家母女三人知道了。

不管怎麼說,這事說出去都挺尷尬的,所以,所有人都對此保持沉默。

再者,孔家母女不說出去的原因還有一個,這事說明了有人始終不相信青枝的身份,想要試探一番。這並不是什麼好的兆頭,萬一其他人也效仿那個蒙面人的舉動,以後就麻煩大了。

所以,隱瞞此事,在孔家人看來,就成了天經地義的事情。

.

九月底的這天,一早便下起了絲絲細雨。

細雨和著秋風,給江北城人帶來了更深一層的寒涼。

由於落雨,青枝一早去給何池換藥以及做飯時,只好撐著傘去。

中午時,雨水也一直沒有要停的意思,因此中午飯點時分,她又是撐著傘去的。

傍晚時雨卻停了,她於是未再撐傘去。

到達他所住的樓下的院里時,見二樓的屋裡已經亮起了燈,但天色還有一絲亮光。

院落里落滿了落葉,濕濕的落葉貼在地上,幾乎鋪滿了他這方的整個院子。

隔壁樓下前方的院子,卻是清掃得乾乾淨淨的,與這邊的景象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由於早上來時正在落雨,她便沒有打掃院子。

現在雨既然已經停了,她便拿了掃把,開始打掃何池所住樓下前方這一片的地面。

正在清掃時,便聽到二樓的窗戶處有「吱嘎」的聲響,抬頭看去時,就見何池正站在窗口,往下看著自己。

她禮貌地抱以微笑。

他回了她一個微笑。

她匆匆掃好了地,便去做飯,做飯的時候卻偏偏又下起雨來。

她將飯菜端上樓,將盤子放在他床前的桌子上以後,便轉身想要離開。

剛剛往門口走了兩步,就聽何池說道:「孔大夫,今日下雨,能否陪在下喝個兩杯?你每日都是在下面做好了飯菜端了上來便徑直離開了。」

「作為大夫,平常不便飲酒,以免因病人突然到訪而耽誤了事情,望何公子莫怪。」她停步說道

「那便我自己飲,你就坐在對面幫我倒酒便好,當然,你也可以以茶代酒。」

「不好意思何公子,在下真的要回去了。」

「孔大夫莫不是因為那日孩童所說的那話便對何某有所躲避?」

「那倒不是。只是我是真的要回去了,萬一藥房里還有病人到訪……」

「孔大夫,我不是你的病人么?我既是你的病人,還是你的救命恩人。如若不是孔大夫的緣故,在下又怎麼會被困在這樓上,過起閉門不出的孤單生活?」

青枝聽他這樣說,一時之間腳下不知道該進還是該退。

確實,若不是自己,他怎麼會一連數日無法外出?想也想得到,像他這種年輕人,過著這樣的生活該有多苦悶。

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

而平常,他想必是經常出入各種文人流連的場所,與其他文人高談闊論的。

心下一軟,便應道:「好,我便以茶代酒,與何公子飲上幾杯。」她返回到他面前,在他對面坐了下來。

待何池幾杯酒下肚后,悠悠道:「孔大夫,在你來之前的這個下午,我做了一個很長的夢。」

說話時他並不看她,只是看著眼前的桌面,神色有一絲惘然。

青枝似是猜到了他接下來要說什麼一般,只是道:「何公子不要光喝酒,也要吃些菜,不然容易醉。」

就聽何池仍然自顧自說道:

「在這個很長的夢裡,每一個瞬間都有著孔大夫在在下的身旁,和在下一起,有時散步,有時呆坐,有時相視而笑,有時相顧無言。」

青枝覺得自己無法再在這兒呆下去了,於是起身道:「何公子,在下要回去給人治病了。」

何池也站了起來,道:「孔大夫,我便是你的病人。如今在下又為孔大夫犯了心病,孔大夫說說,你該如何醫治在下的心?」

青枝低下頭答道:「對不起何公子,我想你定是誤會我什麼了。」說著便往外走。

她並不想再經歷什麼情感上的事情了。

之前是紈絝公子,現在又是多情詩人,她這遇上的都是什麼人啊。

不行,她要對這類人退避三舍。

她不想傷了一次心還不夠,又再被傷一次。

匆匆跑到樓下,見雨仍在滴落,偏偏來的時候剛好未下雨便沒有得帶傘。

也顧不得雨水了,冒著雨沖了出去。

剛跑出院門,就聽到何池在背後的聲音:「孔大夫請稍等......」

聽到他的聲音就在背後,想到他腿上的傷,她便停了步子。

自己剛才是衝下來的,速度不慢,想來他剛才為了追上自己,也是快步下樓的,這對他的傷口沒好處。

就見他拿著傘,一瘸一拐往自己走來。

「何公子今日說的話,在下就當沒聽到,請何公子快快上樓去吧。」她道。

「孔大夫拒絕在下,可是因為已經有了心上之人?」說話間他已經走到了她面前,將傘執在她的頭頂。

青枝斬釘截鐵道:「不是。」

她的確有過心上之人,但,那已經是過去的事情了。

「那是為何?」

雨點聲就在頭頂上方的傘上啪啪拍打著,他的聲音參和著雨聲一起傳到她的耳膜。

「因為在下沒想過這回事。」她回他道。

「那孔大夫什麼時候可以想想這回事?」

「也許,永遠不會想吧。」她道。

「那我希望有一天孔大夫願意想這回事的時候,能想起來何某這個人。」

「何公子請回吧。」她道。

「你明日還來么?」他問。

「若你不胡言亂語,我便來。若你還是胡言亂語,我便不來了。」

總不能現在換個人來。反正,他的腿傷也快好了,也來不了幾日了。

「那就依你,以後我什麼也不說。」

她道:「告辭。」

他把傘拿給她,道:「這傘你在路上帶著。」

她接過傘,便轉身往前走。

抬眼時,就見衚衕出口處,似是有輛轎子停著。遠遠的看不出那轎子的顏色和輪廓。

雖衚衕口處的筆直木杆上有一隻燈籠,但是,到底是距離太遠了。

一步步走近的時候,衚衕口處的燈光便顯得有那麼一絲明亮了。

到了距離那轎子幾丈遠的時候,她認出了,那是陸世康的轎子。

前面馬上坐著的正是王呂。

而轎簾半開,讓她看不清陸世康是否坐在裡面,也不知道裡面有沒有坐著人。

她走近時,就見那半開的轎簾被合上了,她意識到了,裡面是有人的。

在周遭不間斷的雨聲中,她彷彿聽到了轎里傳來了一個極為平靜的聲音:

「走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94章 如此邂逅

34.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