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分析

第197章 分析

王呂連著趕了三日的路,每日只在吃飯的時候稍微歇息一下,晚上只睡四個小時,總算是又把馬車趕回了虹州。

在路上的這三日,三公子說話甚少,只說最必要的話。多一個字都不說。

有時他無意中看到三公子的面孔,看到他臉上的神色似乎是平靜的,但他又彷彿能體會得到他那平靜外表下的不平靜。

反正,他和第一次來虹州路上判若兩人。

馬車進虹州后。

剛剛趕著馬車進了虹州一條街,王呂便發現有許多人聚在一個路口說著什麼。

「皇上當真竟然如此卑鄙無恥?」有人問。

「這事假不了。」有人回道。

「那鄭勁也太可悲了,他曾經對大隸有如此大的功勞,如今竟然落得這個下場。」

「所以平康王才要舉旗造反,我敬他是個漢子……」

其他許多人在竊竊私語道:「平康王確實是個漢子。」

王呂對陸世康道:「三公子,咱要停下來聽聽嗎?」

陸世康道:「不必。」

「那咱們繼續趕回之前住的客棧?」

「嗯……」

王呂於是趕著馬車往明月客棧行去。

在往明月客棧行去的途中,一路上又遇到了好幾個群聚的聊天處,都是在路口位置,人群都是烏泱泱的一片,談論的都是同樣的內容,也就是說皇上如何昏庸,周鵬如何俠義。

從進城后大約過了半刻鐘,王呂將馬車趕到了明月客棧。

明月客棧是虹州城內數一數二豪華的客棧,就在城中心部位,外觀雅緻,內裝低調優雅,裡面出入的都是權貴或是富商。

到了客棧的二樓,陸世康便命王呂將齊方叫來。

齊方從自己房間來到陸世康房間后,陸世康對他道:「你速去彙報太子殿下,虹州知府馬昌輝已經叛變,讓他前往黎東城安營紮寨。」

「什麼?虹州知府已經叛變?」齊方詫異道。

陸世康回道:「對,你還要告訴他,同時叛變的還有邊境幾個小城,隴上城,粿寒城,明德城,枸櫞城,廣進城等。邊境距離陳州近的城市中尚未叛變的只有崔廣城和廣鞍城,以及虹州以北的黎東城。」

齊方眼睛瞪得大大的道:「三公子如何知道的?」

這些城市前些日子三公子都帶著他們去遊玩了一番,但是,三公子也沒怎麼和什麼官府的人有過什麼交流,怎麼就推斷出哪些城市已經叛變,哪些城市沒有叛變的?

三公子的依據是什麼?

總不能是在信口開河吧?

陸世康回他道:「我們每去一個城市,都可以看出當地官府對待流言的態度。我剛才說的那些官員已經叛變的城市裡,庶民可以隨意在街上散佈於皇上不利的流言,而卻未有任何官兵制止,說明當地官府是在默認流言,甚至在背後推波助瀾。你們可有注意到,散播流言者中,有不少人看起來像是練家子?」

「沒注意。」王呂和齊方同時道。

陸世康道:「這些人往往是罵皇上罵得最賣力的,他們必是城內護城士兵或衙門裡的護衛所扮。」

他停了片刻又道:「但那些尚未叛變的城市,官兵遇到有人聚集某處散播此類流言時,卻是將人群遣散或者是抓獲人群中最慷慨激昂的那幾個人,以至於流言散播不起來。非但如此,官兵還會到處告誡世人不要相信流言蜚語。」

王呂和齊方這才明白,原來前些日子三公子帶他們去各個城市出出進進,四處遊盪,並不是在遊玩,而是在觀察各個城市的官府對待流言的態度和動作。

並從中推斷哪個城市的官員已經叛變,哪個城市的官員還在忠心於皇上。

他們二人當時還想著三公子怎麼大仗在即了還有心思遊山玩水的。

現在看來當時是誤解三公子了。

齊方在內心深處感慨著三公子觀察何其細緻入微,感慨著自己何其粗心大意,對這些見到的場景從來不知加以分析。

他回三公子道:「那我明日就去太子殿下那裡和他彙報,讓他往黎東城那邊拐。」

黎東城在虹州城的西北方向。

太子殿下既然還有幾日能到,自己何必現在去,眼看時間已經黃昏了。

「你今日就去吧。」陸世康道。

「是,三公子,我現在就出發。」齊方只好道。

.

齊方騎著馬沿著從京城到虹州的必經之路趕去,在第二日的中午時分遇到了太子殿下的軍馬。

在齊方自報家門,見到了太子殿下以後,便對太子殿下說明了情況,太子殿下贊道:「本太子就知道請對了人,你家公子分析的極是。」

齊方道:「太子殿下謬讚了。」

三公子被太子殿下如此賞識,他也覺得面子上光彩得很。。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97章 分析

34.87%